為什么很容易和男朋友生氣_月球不為人知的秘密

載著流星的人(11)
「然后呢?」楊心璦跟蔡以鈞緊張兮兮地問。
紀唯停止用吸管攪動杯子里的可樂,不解,「什么然后呢?」
「妳是怎么回答沈佑嘉的啊?」楊心璦焦急,「沈佑嘉為什么會覺得很高興?妳沒有問他嗎?」
「就是啊,突然停在這么曖昧的地方,讓人聽得很緊張耶!」蔡以鈞也說:「接下來咧?你們說什么?」
「什么都沒說,我媽就剛好打電話過來了,后來他也回家啦。」紀唯翻翻白眼,「不然你們以為他會說什么?」
「也沒什么……只是沒想到沈佑嘉會說出這些話,覺得有些驚訝。」蔡以鈞拿起薯條嚼了起來,「所以,妳跟妳媽真的就要搬去沈佑嘉家了?」
「嗯,八月。」紀唯無力。
「那不就是下禮拜?雖然早就知道這件事,但現在聽來,突然又覺得好快喔。」楊心璦托著臉,接著又想到什么似的,趕緊問:「對了,紀唯,這件事妳已經跟關旭彥說過了嗎?」
「喔,說啦,他知道我八月要搬家。」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他知不知道妳媽媽再婚的對象,是沈佑嘉的爸爸?」
「……不知道。」當發現蔡以鈞忽然搖搖頭,紀唯納悶:「干么?怎么了?」
楊心璦嘆一口氣,擔心說道:「紀唯,我覺得妳還是趕快跟關旭彥講一下會比較好喔。」
「為什么?我媽要再婚的事他本來就曉得,知不知道對象是誰對他來說有差嗎?」
「任紀唯,妳真的太天真,也太不了解男生的心態了!」蔡以鈞嘖嘖,身子向桌子一傾,「難道妳忘了,關旭彥跟沈佑嘉兩人是同一屆的,雖然他們不同班,而且可能也不認識對方,但應該多少都看過這個人吧?」
「嗯,所以咧?」
「所以,妳站在關旭彥的立場想一想,萬一他知道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現在居然要和一個與自己同校同屆的男生住在一個屋檐下,天天朝夕相處,不管是早上起床,還是晚上吃飯睡覺,都會看到對方的臉,有哪一個正常男生會不擔心?不抓狂的啊?」
紀唯拿著紙杯,先是陷入短暫愕然,之后卻還是困惑地問:「可是,就算我跟沈佑嘉住在一起,頂多也只會變成兄妹的關係,又不可能會發生什么事,有什么好擔心的?」
「唉,所以我才說妳不懂男生的心態嘛。誰知道之后會變成怎樣啊?光是想到沈佑嘉對妳說的那些話,連我都覺得不太妙了!」
「總之,紀唯妳還是告訴關旭彥吧,不然要是他從別人口中聽說這件事,結果造成你們兩個的誤會,那就不好了。」楊心璦說:「妳暑假有跟關旭彥聯絡嗎?」
「比較少,他好像跟他爸媽去沖繩玩了。」
「那等他回來,妳就找個時間跟他說吧。雖然你們兩個還沒有開始交往,但也差不多了,所以一定要講,知道嗎?」蔡以鈞指著她。
「什么差不多了?亂講什么啊?」紀唯瞪他,心卻倏地一跳。
「不是嗎?明明就互相喜歡了,還在那邊拖,反正妳趕快把這件事告訴關旭彥就對了啦,不然要是因為沈佑嘉,結果害他生氣不理妳,到時妳連哭都來不及了!」
「好啦好啦,知道了,你們也擔心過頭了吧?關旭彥現在人還在沖繩,我最近又要開始忙搬家,沒什么時間,等開學的時候再跟他說吧!」紀唯喝完可樂,拿起已經空蕩蕩的薯條盒一看,隨即站起身,「還是有點餓耶,我再去點個漢堡吃。」
紀唯哼著歌離開后,蔡以鈞跟楊心璦不禁互望一眼,也只能再次搖頭嘆息,祈禱一切都能相安無事。
雖然關旭彥知道紀唯家里的事,但對于是要住進沈佑嘉家,和他從此成為一家人,紀唯倒不覺得需要特地去講,畢竟主要是為了母親,對于是否會造成其它影響,她并沒有想這么多。
但在聽死黨們的解釋跟分析后,她也開始覺得,似乎真的告訴對方會比較好,只是不曉得關旭彥會有什么反應?真的會像蔡以鈞說的那樣,覺得擔心嗎?
她決定一切都等到開學,和關旭彥見面再說,不然繼續思考這些事,她的頭又要開始痛了。
轉眼間,當炎熱的八月來臨,搬去沈家的那一天,也隨之到來。
在客廳通完電話的任母,朝紀唯的房間喊︰「唯唯,走啰,叔叔來了。」
「喔!」紀唯提起包包準備走出去時,忍不住又回頭望望只剩一張空床的房間。
終于,要和這個家說再見了。
她緩緩一嘆,為什么很容易和男朋友生氣_月球不為人知的秘密收起不捨與惆悵,和任母一起走出屋子,一臺黑色轎車已經停在門口。沈父搖下車窗,對她們微笑揮手,再下車十分紳士地幫任母車門,而當紀唯也打開后車門,卻立刻發現一張燦爛笑臉。「嗨!」
沈佑嘉坐在后座,笑容滿面地和她打招呼,看起來精神抖擻。
紀唯沒想到這家伙也會跟過來,整個人一陣無力,坐上車后,也與他保持距離。
「所有家俱,搬家公司都已經處理好了吧?」開車中的沈父問。
「是啊,這一家很有效率,只剩下幾小袋東西了。」任母說。
「那好,我們把剩下的全都放到家里,整理完后,晚上就一起出去吃東西,放鬆一下,妳跟紀唯這幾天都在忙著整理行李,一定很辛苦。」沈父莞爾,接著就伸出右手,輕輕覆蓋在任母的手上。
紀唯一注意到時,目光也就這么跟著落在兩人交疊的雙手上,一時沒有移動,直到沈佑嘉喊道︰「老爸,可以在前面的便利商店門口停一下嗎?」
「怎么了?」
「我要買個東西!」當車停住,他馬上下車跑進店里,一分鐘后,便拿著一袋東西出來,回到車上。
「筱琴阿姨,這個給妳。」他從袋子里拿出一瓶飲料給任母。
「啊,謝謝。」任母驚喜,「佑嘉怎么知道阿姨喜歡這個牌子的麥茶?」
「我問老爸的。」他嘿嘿笑,又拿出一罐飲料給身旁的紀唯,「這個給妳喝。」
紀唯怔住,抬眸看了他一下,下一秒就聽任母對沈父說︰「你看看佑嘉這孩子,不但貼心,還很細心,連我之前跟他說唯唯喜歡喝麥香紅茶,他都記得呢。」
紀唯看著那罐紅茶,最后伸手接過,說了句謝謝。
「不客氣。」聽到她回應,沈佑嘉顯得十分開心,又轉頭對前座的父親說︰「老爸,你的熱拿鐵,我就等到家后再拿給你啰!」
「好。」沈父點頭,任母也同時回眸,對沈佑嘉投以慈愛及讚許的眼神。
等到沈佑嘉打開一瓶雪碧喝了起來,紀唯的視線才轉回手中的紅茶上,心里總算明白母親會這么喜歡這家伙的原因了。
紀唯凝望窗外,一棟又一棟的建筑物在眼前流逝,帶領著她到另一個陌生地方。
那一刻,她不自覺再度陷入思緒之中。
手里那罐麥香紅茶,也始終沒有打開來喝。


載著流星的人(12)
「好了,到了,佑嘉,爸爸去停車,你先帶紀唯到家里去。」當車子停在一棟公寓樓下,沈父對兒子說。
「OK,收到!」沈佑嘉迅速下車,等到紀唯也出來,竟從她手中一把搶過行李袋,「我幫妳拿上去!」
「喂,等一……」紀唯還來不及搶回,他就已經跑上階梯,拿出鑰匙開啟一扇構造別緻的鐵門,然后回頭對她一笑,「走吧,我帶妳去參觀我家,還有妳的房間,都已經弄得差不多了喔!」
紀唯完全不曉得他在亢奮什么,只能無奈地走上階梯,跟過去。
直到今天,她才終于踏進這個地方。
這里的住宅區景色優美,環境不錯。在抵達這里前,紀唯就注意到附近有不少商店,公車站,還有菜市場,生活機能算是很好。
到了他們住的這間公寓后,紀唯搭電梯到九樓,沈佑嘉馬上打開其中一道門,進屋開燈,一片乾凈明亮的畫面便呈現在紀唯眼前。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寬敞的客廳,以及被擦得光亮的磁磚地板,因為黃色燈光的照耀,而跟著映出溫暖的顏色。
客廳里的東西并不多,有整組的米色布製沙發,簡單典雅的玻璃桌,底下還鋪著一塊精緻毯子。至于客廳另一邊,則擺著四人座的木製餐桌,整間屋子充滿古色古香的氛圍。
在紀唯的想法里,通常會將家里如此擺飾的人,一定還會把一些水墨畫,或是幾幅書法字帖裱在墻上,但她卻看不到任何類似的東西,反而只有用壁紙貼的植物圖案,而那些壁紙,就和她原先家里貼的是同種類型,因為那是任母最喜愛的風格。
想到這,紀唯不禁又是一愕。
「任紀唯,妳的東西都在這里喔,快來看看吧!」
沈佑嘉的呼喊讓她回神,跟著他走過客廳,來到兩扇面對面的門之間,沈佑嘉打開其中一扇,一股熟悉的淡淡香味立即撲鼻而來。
是她最喜歡的檸檬香。
她望望眼前的這間臥室,無論書桌、還是衣櫥,都是從原先家里搬過來的,唯有床單已換新,并且多增添一個新書柜,以及電腦桌。
「這是筱琴阿姨前幾天來的時候幫妳整理的,至于書柜跟電腦桌,是我老爸說要送給妳的,原本他打算買一個新書桌給妳,但筱琴阿姨說妳很喜歡那個書桌,所以就留著了。」沈佑嘉滔滔不絕地說︰「廁所跟浴室在廚房旁邊的轉角,新毛巾跟新牙刷也都幫妳準備好了。我的房間就是妳對面的那間,有什么事隨時都可以找我別客氣。我老爸的房間則在另一邊,空間比較大,還有個小書房。喔,對了,妳的行李袋,我放在床頭邊了喔。」
「嗯,謝了。」紀唯張望四周,當沈佑嘉離開房間,她的腦海也浮起一些疑問。
這間屋子有五個房間,其中一間是客房,另一個較小間的,則是用來放雜物的倉庫。這些年來應該就只有這對父子居住才對,兩人各睡一間房的話,總共用掉四個房間,那么她現在待的這個房間,之前是用來做什么的?
「任紀唯,妳要不要來陽臺看看?有種很多植物跟花喔──」
客廳墻上的那些壁紙,也不太像是他們會喜歡的風格,莫非是沈父為了討母親的歡心,才貼上去的?
「任紀唯,妳快來看,我家還有跑步機,這樣下雨的時候妳就可以在家跑步了!」
平時的話,應該只有這對父子在家才對,可是房子居然可以整理得這么乾凈整齊,幾乎一塵不染,這有可能嗎?
「任紀唯,我有養烏龜喔,要不要來看看?一只公一只母的喔!」
會不會是有請人來幫忙?不然這種房子要仔細掃起來,也是很吃力的。
「任紀唯,廚房冰箱跟柜子里有超多零食的喔,肚子餓的時候可以吃,妳喜歡吃哪一種的啊?」
在今天之前,母親應該來很多次了吧?這點她倒是沒問過。
「任紀唯,妳怎么還在房里?快點出來啊!」
這么說的話,可能就是……
「喂,任紀唯!」
紀唯兩手猛然朝桌上一拍,努力地撐住身子!
她強忍著想將外頭那只吵死人的獅子給海扁一頓,讓他從此閉上嘴巴的沖動,接著望向書桌上的小鏡子,看見一張疲憊不堪的臉時,她的耳邊仍不斷傳來沈佑嘉在叫她的聲音。
任紀唯,妳要堅強,妳要忍耐,忍到妳習慣為止。
為了母親的幸福,妳一定要忍住,謹記蔡頭說的話,千萬不能因為一時沖動,就不小心把那個白癡給做掉了!
堅持下去,妳可以撐過去,可以熬過去,一定可以的。
她不停在心里自我催眠跟安慰,并祈求老天爺可以聽到她的請求,讓她有足夠的耐心跟毅力渡過接下來的日子。
當天晚上,他們一家四口上餐館用餐,沈佑嘉依然不斷跟紀唯說話,就算紀唯始終沉默不語,他也不屈不撓,繼續跟她聊近日看的電影,以及和同學去玩的地方,哪個藝人團體要來臺開演唱會……等等各式各樣的話題,甚至因為講得太開心,他不自覺將手上的叉子一甩,就這么把上頭的食物甩到紀唯的臉頰跟身上,幾滴油膩膩的菜漬,瞬間在她的白色上衣上渲染開來!
那是楊心璦跟蔡以鈞去年合送她的生日禮物。
「哇,任紀唯,對不起,我幫妳擦!」沈佑嘉驚慌失措,連忙拿餐巾幫她擦拭衣服上的油漬。
紀唯閉上眼睛,沉住氣,告訴自己忍耐,忍耐。
「我看看,這樣應該可以。咦?奇怪,怎么好像越來越髒了……」
不能扁他,不能宰他,不能殺他。
「算了,佑嘉,沒關係,回去再洗就好,不用擦了。」任母說。
「可是,這樣子……」沈佑嘉抓抓頭,與紀唯同時望向那慘不忍睹的衣服,茶色的菜漬被擦出了一大塊,在白色中相當醒目。更慘的是,紀唯并沒有外套可以遮蔽,代表她等等就得這樣回家。
「任紀唯,妳臉上還有耶,我幫妳擦。」眼看沈佑嘉的餐巾又要湊過去,紀唯馬上伸手擋住!
她深呼吸,轉頭揚起笑容對他說︰「不用了,我自己擦就好,衣服沒關係,不用在意。」
沈佑嘉完全沒察覺到紀唯眼中的殺氣,看到她對他笑,也跟著傻傻笑了起來,以為她真的不在意,于是回頭拿起餐具吃飯,繼續說個不停。
跟沈佑嘉住在一起之后,發生在紀唯身上的慘事,這還只是冰山一角。
暑假期間,只要紀唯在家里,沈佑嘉就會三不五時跑去敲她的房門,就連她在客廳里看電視,沈佑嘉也會坐在一旁嘰嘰喳喳個沒完。
她完全搞不懂怎么會有男生話這么多?一連幾天都被他的噪音跟騷擾轟炸,好幾次都快抓狂,但當腦袋一浮出沈父和母親的臉,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然而更慘的是,沈佑嘉最后還找到她的臉書帳號,當看到來自他的好友邀請,紀唯又是一陣胃痛,一分鐘后,她決定不理,想到平時就已經被他煩得要死,要是在網路上還得被他繼續糾纏,那她真的會瘋掉!
只是沒想到幾天后,他們一家人坐在客廳看電視時,沈佑嘉忽然就當著長輩的面,對紀唯納悶問︰「欸,任紀唯,妳為什么都不加我臉書啊?」
原本正在啃蘋果的紀唯差點被噎到,驚愕的望向他,發現他那雙清澈眼睛對她眨啊眨的,閃著純真的光芒,讓她一時搞不懂這家伙究竟是單純問問,還是故意要讓她難堪?
察覺到任母和沈父投來的目光,紀唯當下只能壓住心慌,裝傻道︰「有嗎?我怎么沒看到?」
「有啊,大概一個禮拜前我就寄邀請給妳了,可是一直沒看到妳的回覆耶。」他偏頭。
「可能是我臉書出問題了吧。」紀唯表面冷靜,背脊卻已經在發涼了。
「是喔,那我再發一次給妳看看。」他抽出手機,紀唯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一陣清脆的「叮咚」聲,就從她的口袋里響了起來。
一時之間,現場三人的視線都落在紀唯身上。儘管她的心臟在那刻幾乎停止跳動,她還是故作鎮定地從口袋拿出手機,點出螢幕一看,佯裝訝異的口氣說︰「咦,這次有了耶。」
「哈,太好了!」沈佑嘉眉開眼笑,「這樣以后我也可以看到妳的狀態了!」
「現在的年輕人真好,有這么多東西可玩。」沈父莞爾。
「老爸,你也可以辦一個啊!」
「哈哈,不了,老爸不玩這個,還是你跟紀唯兩個玩吧。」沈父說完,任母也接道︰「唯唯,以后跟佑嘉出去玩的時候,就多放一些照片上去,妳叔叔喜歡看照片,多拍一點給他看。」
「老爸,沒問題,這個就交給我!」沈佑嘉拍拍胸脯。
當紀唯看到手機螢幕上,顯示加入沈佑嘉為朋友的成功訊息,笑在嘴上,哭在心里。
往后的日子,真的不得安寧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6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