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最近老是想讓人日_月球的背面的秘密

討厭王子09 「二姊,別搶啦!相機會摔壞的。」
「誰理妳,把相機給我。」
就在她們兩人爭搶不休時,一名有頭滑順長髮,看來文靜婉約的女子,睜著大且疑惑的雙眼,不解地看著她們。
「意棠、圣詠妳們兩個在干什么?」女子發出如絲緞般滑順悅耳的嗓音問道。
兩女聞聲,轉頭望向女子,妳一言我一句地搶著解釋這一切時,倚靠在青竹圍籬上的章域尋,突然看見曾經是他第三小老婆的清秀女孩,從間隔兩屋的鐵欄桿邊與他四目相交,然后像是發現寶物般,捂著大張的嘴,轉身快跑,看來,是去通風報信了。
糟了!被發現了,他必須另找個地方躲才行,
他害怕的左右張望,尋找另一個安全的藏身之處,但不管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
這時,孟意棠的聲音突然傳來,讓他隨即往眼前的建筑物看去。
就是這里。
于是章域尋往地上一躺,衣服故意弄得凌亂骯髒,然后……
「漂亮姊姊,她、她、她……她強暴我!」章域尋劃破孟意棠與孟圣詠的吵鬧聲,將他扭曲過的事實,傳達給孟琪惠聽。
孟意棠一聽到這控訴,馬上發飆大吼。
「章域尋,你是哪條神經接錯線啦!亂講些什么!」
「意棠妳……」
女子難以置信地望著孟意棠,臉色蒼白地彷彿下一秒就會昏倒的模樣。
「姊,妳別聽那個雜碎亂說,我沒有強暴他啦!」孟意棠搖著手連忙跟現任一家之主──孟琪惠解釋著,希望澄清章域尋的誣告。
「二姊,敢做就要敢當,這樣才是個提得起放得下的女子漢,大姊,剛剛二姊強暴那個哥哥的那一幕我都看見了。」孟圣詠聲援著章域尋。
「孟、圣、詠!妳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不要隨便亂搭腔好嘛!」
這個死圣詠,跑出來亂做啥啊!
「姊,妳一定要相信我,我跟他是清清白白的,一點曖昧關係也沒有,妳不要相信圣詠的胡言亂語,我真的沒對他怎么樣,我發誓。」
「可是圣詠……」
孟琪惠腦筋一團混亂地看著各說各話的妹妹們。
「大姊,妳剛就沒看到那畫面,二姊趴在那個哥哥的身上,把他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害得那個哥哥畏懼地一直叫,可是二姊卻不在乎那個哥哥的感受,還繼續這樣這樣、那樣那樣,最后為了處罰他太吵,還咬了他的*※……」
后面的敘述孟圣詠以耳語的方式傳達給孟琪惠了解。
孟琪惠聞言,雙眼瞠大,不可思議地瞪著孟意棠。
「意棠,妳、妳咬了人、人家的*※啊?」孟琪惠紅著臉支支吾吾、模糊不清地問道。
「孟圣詠,妳到底跟姊講了什么啊?」
為什么她姊此刻的表情是那樣地令她害怕。
「妳自己問大姊。」
「妳……姊,我承認咬了他,但絕對不是圣詠跟妳講的那……」
孟意棠開口才解釋一半,便又被好事的孟圣詠給搶去了發言權。
「大姊,二姊她承認了喔!我可沒誣賴她喔!」
「孟圣詠,妳可不可以不要再火上加油了!妳是想把我的名節給毀了啊!」
「妳有名節,那哥哥他就沒有嗎?他就活該平白被妳吃乾抹凈嗎?」
「難道這就是性別歧視,女人有名節,男人就沒有,這或許就是身為男性的悲哀吧!」
章域尋說著說著,還故意趴在草地上佯裝傷悲地痛哭流涕著。
「你──們──」
孟意棠快瘋了。
「現在該怎么辦?他們未成年,而且都還沒畢業,就發生這種事,要我怎么跟爸媽還有對方的父母交代啊!」孟琪惠煩惱地不知所措了起來。
「姊,妳……」
怎么會變成這樣?誰來救救她啊!
「學長你放心,我一定會叫我爸媽還你一個公道的。」孟圣詠拍胸脯保證著。
「孟圣詠妳別再亂了喔!」孟意棠已經氣到快殺人了。
「這位弟弟,我們可以進屋里談嗎?談談這件事該怎么處理?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合理的交代的。」
「我真的沒對他怎么樣,姊,妳聽我說啦!」
孟意棠扯著孟琪惠的袖子,企圖說服她,但她的口沫橫飛遠遠勝不了章域尋那張飽受摧殘,且快要凋零的絕望表情。
孟琪惠皺著眉,頭痛地看了她一眼說:「我們先進屋再說好嗎?」
孟意棠聞言,知道自己再怎么說,她善良體貼的姊姊再也不會相信她了。
面對此情此景,孟意棠心里只有一個想法──昏過去。

討厭王子10 正當章域尋享受著逃過一劫的快感時,被誣賴成強暴犯的孟意棠,可就沒這份好心情了。
「妳這個該下十八層地獄的小惡魔,為什么要這樣陷害我?難道妳看不出來,我跟那個小子一點關係也沒有嗎?」被孟仙瑩派去泡茶的孟意棠,抓住正往廁所奔去的孟圣詠。
「二姊,妳有什么話可以等到我上完廁所在說嘛!」
孟圣詠夾著腳想繞過孟意棠往廁所跑,但隨即又被一手給抓了回來。
「想尿遁啊!」
「誰想尿遁了啊!我是真的尿急。」
再憋下去,不膀胱炎也尿褲子了。
「我理妳尿急不急,妳為什么要這樣陷害我?」
「二姊,冤枉啊!我哪可能陷害妳啊!」
「妳跟著那雜碎起舞,他說什么妳就跟著接什么,這不是陷害是什么!」
「才不是陷害咧!我是在幫妳。」
「幫我?請問妳幫了我什么?妳害得我成了現行的強暴犯,這叫幫我啊!」孟意棠對著孟圣詠薄弱的耳膜攻擊道。
「妳不是喜歡域尋學長嗎?」孟圣詠揉著嗡嗡響的耳朵,無辜地回道。
「我幾分幾秒幾月幾日跟妳說我喜歡那個雜碎了啊?」
「如果妳不喜歡他的話,干嘛趴在他身上,還對他做出那樣饑渴的行為來?」孟圣詠張牙舞爪裝出一副猛虎出閘的模樣問她道。
「那是因為他緊抱著我不放,我要他放手,他不放,一氣之下所以才咬他的,妳以為我愛趴在他身上啊!」
「什么?二姊妳是說,真正的強暴犯是域尋學長,不是妳!」
沒想到事情的真相會是這樣地令人意想不到。
「他不是強暴犯,他只是……」
孟意棠想將事情的整個經過講清楚,卻被孟圣詠沒耐心地搶去了發言權。
「看不出來喔!二姊妳也有這么大的魅力,讓我『鼻膜破裂、血脈賁張帥哥備忘錄』里,排行第一名的美男子如此的招架不住,二姊,有妳的喔!」
孟圣詠讚賞的對孟意棠猛比大拇指。
「孟、圣、詠,如果妳想被我修理的話,可以繼續擴展妳那亂七八糟的幻想。」
「難道不是這樣?為什么最近老是想讓人日_月球的背面的秘密
「我都跟妳說了,我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我會趴在他身上,完全是因為他怕自己的行蹤,因為我的關係,洩漏給那些為他爭風吃醋的妻妾們發現,所以才被強壓在他身上。」
「啥!原來真相是這樣啊!真是一點也不羅曼蒂克。」
孟圣詠失望極了。
「羅曼蒂克個頭啦!妳馬上去跟姊解釋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不然妳就給我走著瞧!」
孟意棠用力地推了下孟圣詠,要她去客廳解決讓她頭大的現況。
「我偉大的二姊,我可不可以先去廁所?在去幫妳解釋啊?」
孟圣詠轉頭請求道,不過她的請求隨即被孟意棠銳利的瞪視給打了退堂鼓。
「好啦!好啦!馬上去、馬上去。」
不過孟圣詠走到半途,突然又折了回來,滿臉僵笑地回到孟意棠的面前。
「我不是叫妳去跟姊解釋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呃……二姊,說實在的,域尋學長雖然花了點,但好歹他也是我『鼻膜破裂、血脈賁張帥哥備忘錄』里排行第一的美男子,沒內在也有外在,所以接下來如果發生什么事情,妳自己就多忍耐點。」話落,孟圣詠便一溜煙地沖到廁所,洩洪去,也避難去。
「圣詠、圣詠,妳這話是什么意思?給我解釋清楚,不要跑!給我站住!」
當她追上前想問個明白時,孟琪惠嬌滴的聲音卻同時從客廳傳了過來,讓她定住腳步,也定住了她與章域尋之間的聯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7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