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有人愿意讓女朋友玩3p_月球秘密到底是真是假

討厭王子13 孟意棠聽到這里,突然有種得救的感覺,因為終于有人聽進她的話了。
不過可惜,孟意棠這得救的感覺只維持了三秒,便被迫宣告結束,甚至被推入另一個深淵中。
「因此我更加確定是我兒子玷汙了妳妹妹的清白。另外妹妹,有時候辦那種事,并不一定要全部脫光,只要某部份能拉開就可以完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想妳當時一定是穿著裙子,而我兒子就是藉這點得逞的對不對?」
孟意棠聽完韓嵐芬的解析后,當場傻眼,因為她萬萬沒想到韓嵐芬會用如此的邏輯來判斷整件事。
她開口才想澄清,但韓嵐芬卻已經搶先奪去發言權。
「琪惠,我有個辦法,可以解決這兩個小朋友間發生的錯事。」
「什么辦法?嵐姨請說。」
「我想說,發生這種事對于女孩子來說是最為不利的,妳也曉得,每個女人都被上天賦予了項男人無法取代的能力,就是『生育』。我是怕說,萬一弄個不好,妳妹妹有孕了,到時生下或拿掉孩子都是件難以抉擇的事。再說,如果孩子生下來沒父親照顧的話,對孩子來說,是件多么難以彌補的缺憾。反之,若是將孩子拿掉,對母親的身心都是莫大的傷害,所以我想說,如果妳父母不反對的話,就讓這兩個孩子結婚吧!」
韓嵐芬此話一出,立即得到兩極化的反應。
孟意棠跟章域尋驚叫著不要,但孟琪惠卻是滿心歡喜地猛點頭。
「太好了,其實在來這之前,我已經跟我父母討論過了,他們也覺得用這辦法來解決這件事最好,之所以遲遲不說,就是怕委屈了域尋弟弟。」孟琪惠真是既驚又喜。
「那畜生有啥好委屈的,既然想法達到共識,我們就邊準備婚禮邊等妳父母回臺,妳放心,妳妹妹嫁到我家來之后,我一定會像照顧女兒般的照顧她,不會讓她有半點委屈的。」
「謝謝!我只怕她會給您添麻煩了。」孟琪惠擔憂道。
「她再會添麻煩也沒有我兒子會添,再說,妳妹妹很得我緣,我剛看到她的時候,還以為看到年輕的我,個性跟我很像,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很合得來的。」韓嵐芬慈愛地看著孟意棠。
真是怎么看就怎么喜歡,她這個臭兒子沾過的女人她看過的,沒有五十也有四十,但就是沒半個她看得順眼的。
但不知為何,一看到她,就有一股說不出的疼愛,源源不絕地自她胸膛蔓延開來,感覺就像是看到失散多年的女兒般。
古人常說:『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但『婆婆看媳婦不也愈看愈喜愛』,為什么有人愿意讓女朋友玩3p_月球秘密到底是真是假這或許是上蒼想彌補她一直想要有個『真正的』女兒的缺憾吧!
「那我妹妹以后就請嵐姨您多多照顧了。」孟琪惠深深地鞠了個躬。
一旁始終插不上話的孟意棠,趁孟琪惠鞠躬的空檔,連忙搶話道:
「夠了!姊,妳把我的人生當成什么了?結婚咧!那是一輩子的事情耶!有沒有尊重一下我的意見!妳別忘了,我還是個學生,而且還未成年,這么小結婚,妳不怕我的人生就這么毀了!況且,我跟他根本什么也沒發生,哪會有孩子啊!」
孟意棠見姊姊半點反應也沒有,便轉頭看向章域尋。
「章域尋,這事是你惹出來的,還不快點解釋,你想害死我啊!」
「媽咪……」
章域尋才開口,韓嵐芬便以她強勢的作風,搶去他的發言權。
「妹妹,是不是我家兔崽子威脅妳?要妳把事情壓下!妳別怕,阿姨給妳靠,我一定會替妳作主!」
「嵐姨,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樣,我發誓。」
孟意棠以為把發誓這招拿出來用,韓嵐芬就會靜下心來,信了她的說詞?
錯!她這么做只是把事情愈描愈黑而已,也讓章域尋重獲自由的耳朵,又被韓嵐芬的手給箝制住。
「怎么又來了,媽咪,很痛咧!」
「痛!做出那種天理不容的事,你還敢喊痛!今天就算我擰掉你的耳朵,也改變不了你對不起人家妹妹的事實,說,你是用什么手段威脅人家的?讓她這樣的偏袒你!」
「冤枉啊!媽咪。」

討厭王子14 「做錯事只會喊冤,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韓嵐芬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會養出你這樣一個沒擔當的小畜生來!」說著說著,章域尋的耳朵馬上獲得一陣飆淚的痛楚。
「媽咪,有做我就會承認,我真的是冤枉的!」
「寶貝,你知道什么人最會喊冤嗎?就是誣陷的那個人。」
「媽咪,我承認我誣陷她,但我發誓絕對沒有碰她半根寒毛。」
「嵐姨,他真的沒有碰我,真的真的真的。」孟意棠連講三個真的,強調章域尋所言的真實性。
但堅定認為章域尋有罪的韓嵐芬,根本不愿採納孟意棠的供詞,硬是將章域尋判定有罪。
「妳不用再包庇他了,一直以來,我一直以為我兒子只是個愛玩愛情游戲的花花公子。沒想到,因為我的疏于管教,使他愈玩愈惡劣,惡劣到連妳這樣純真善良的女孩子都欺負下去。放心,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讓他把虧欠妳的一切,一分一毫還給妳的。」韓嵐芬放開擰著章域尋耳朵的雙手,握住她的手,信誓旦旦道。
孟意棠一聽,整個人都傻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做反應。
因為她沒想到,章域尋會把自己的信用度搞得如此的差,差到連生養他的母親都不愿相信他所說的一切。
這下她該怎么辦!她姊不信她,嵐姨也不信她,遠在他國的父母恐怕也不信她,這天下還有誰信?
圣詠——算了,她的話已經被姊列為不可信的範圍內,章域尋——更是不可能的任務,天哪!這下她該怎么辦啊?
「妹妹,妳喜歡什么樣形式的婚禮啊?西式?還是中式的?」韓嵐芬彷彿是籌備自己的婚禮般地興奮。
「婚禮?我根本就不想結婚,需要婚禮做什么!」
「是啊!而且……『我還年輕,心情還不定,難接受她的情』。」
章域尋這凍人的歌聲一出,降龍十八掌也從他的后腦勺轟下。
「到了這個節骨眼你還唱得出歌來!你是沒神經還是沒大腦啊!」
「媽咪,我的意思是說,沒有感情基礎的人,即使結了婚,也不會幸福的!」
「幸福!你還敢講!人家的幸福已經被你毀了!你還要你的幸福做什么!滾開啦!」一腳從章域尋的側腰踹下去,讓他如失控的火車撲倒在不遠的沙發上哀嚎。
踹完兒子,韓嵐芬回過頭看向孟意棠,「妹妹,我知道我家寶貝毀了妳的人生,讓妳身心受創,不想跟他結婚是正常的。」這點她理解。
「嵐姨他沒……」
韓嵐芬右掌做出制止的動作,要她不要說下去。
「讓我說完,我參加不少慈善活動,看了不少受侵害的受害者,不是不在相信男人,就是不敢結婚封閉自己,有的甚至藉由淫亂的生活來處罰自己,我不希望年紀輕輕的妳,受到這樣的折磨。雖然要求妳跟這個小畜生結婚,會讓妳痛苦,畢竟沒有人會愿意跟個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如此接近,甚至親近。
但這小畜生是我兒子,我不能眼睜睜看他就這樣人生全毀,畢竟他跟妳一樣,是那樣的年輕、那樣的前途無量,要我毀了他,實在做不到,所以才想以結婚的方式來彌補妳,我知道這決定很自私、很殘酷,不過我跟妳保證,我一定會竭盡所能來彌補妳,求求妳,就成全我這次的自私吧!拜託!」
說到這里,韓嵐芬忍不住紅了眼眶,因為她沒想到自己的教育竟是如此失敗,讓她最疼愛的小兒子,從個花心貨,變成個強姦犯,她這個做母親的,真的做得太失格了!
孟琪惠看見韓嵐芬如此,心中的愧疚更深了,趕緊握住她的手。
「嵐姨,錯在我妹妹,不是域尋,妳就別自責了。」說著說著,她的眼眶也紅了,因為孟琪惠也正為自己的教導不當,而深深懺悔中,畢竟孟意棠有一半的人生都是她在帶的,所以她有今日,有一半是她的責任。
「妳要我怎么不自責,要不是因為我家這個小畜生一時的沖動,今天妳妹妹就不會擁有那樣戰慄的回憶,妳妹有何錯。」
「但一時沖動并不是域尋,是我妹啊!」
「不,是我兒子。」
「是我妹。」
「是我兒子。」
接著就看她們妳一言我一句的搶當罪人,身為事件當事人的章域尋與孟意棠。
前者躺在沙發上,一臉的莫可奈何,后者則是一臉的欲哭無淚。
這也難怪,因為一個無聊的誣陷,讓她的青春和自由提前走向終點,任誰都想哭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7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