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爺爺奶奶總是搶寶寶_月經前胸脹一定沒懷孕

討厭王子23 外頭一干人等一聽到孟意棠尖叫,馬上沖門而入。
一進入,馬上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住。
女人神情驚恐地倚坐在玻璃前掙扎著,上衣凌亂酥胸半露,而男人半身匿于女人的澎裙內,以令人臉紅心跳的速度激烈蠕動著。
「哇!現場春宮秀,快拍下來!快拍下來!」孟圣詠抓起相機對著孟意棠又前又后的亂拍一通。
相對于孟圣詠的興奮,無耳怪創造人——『韓嵐芬』可就沒那種好心情了。
「你這個小畜生——」韓嵐芬沖上去,抓住章域尋的雙腳就往外拉。
被拉出裙外的他,竟還死命抓著孟意棠的右腳不放,甚至還伸手去撫摸小腿上的疤。
韓嵐芬一看到,伸手馬上就往章域尋的耳朵揪去。
「你這個小畜生,就這么饑渴!再一個半月就畢業了,你連一個半月都等不下去,之前你還敢給我喊無辜,現在罪證確鑿,要我怎么相信你、相信你!」韓嵐芬氣到邊扭轉章域尋的左耳,空出來的手,邊重打他的背。
「媽咪、媽咪,手下留情,您再打下去扭下去,耳朵分家就算了,背如果一直打下去,小心傷到脊椎,我可不想后半輩子只能躺在床上過著讓人伺候的生活。」
「這樣還便宜你了!」說完,加重手中湊兒的力道。
「饒命啊!媽咪,您再打下去,輕則植物人,重則您兒我小命會沒有的。」
「是啊!親家母,再打下去域尋真的會受傷的。」孟母忍不住出手相救,因為那一聲聲的捶打聲,讓她很擔心章域尋的存亡。
「親家母,這小畜生受點傷又怎么樣,再怎么樣也比不過意棠心里頭的傷害!」才說完,又往章域尋招呼過去。
孟母見不對,趕忙用眼神跟丈夫求救,孟父立即上前架住又要捶向章域尋的韓嵐芬。
「冷靜點親家母,這其中一定有什么誤會,對吧老婆。」
孟母附和的猛點頭。
「誤會?都人贓俱獲了,誤會在哪了?明明叫他儀式進行前不要進來,他這小畜生就是忍不住、就是忍不住!」每說一句,套著三吋高跟鞋的腳,就往章域尋踹去。
「親家母冷靜點,現在事情的原委都還沒問清楚就打孩子,難免會引起孩子的不滿,先問清楚再說。」
「就是嘛!就是嘛!」說完馬上溜到慈祥的孟母身后尋求庇護。
「閉嘴!我韓嵐芬上輩子是做了什么缺德事!這輩子要被你這個小渾球這樣折磨。」說著說著悲從中來,讓韓嵐芬痛哭了起來。
看到韓嵐芬一哭,一伙人都慌了,尤其是章域尋,因為他的媽咪可是貴夫人圈中有名的滴水不漏,就是她的眼淚只為真正需要同情跟憐憫的人流,剩下的,就是她殺人前的預告。
「糟了!」章域尋驚嚷一聲,便快速退向房門。
孟父孟母不解章域尋為何如此驚恐,就在他們還一頭霧水的時候,本來哭哭啼啼的韓嵐芬,突然轉變成暴走的女魔頭,先一個飛踢,踢倒正打算落跑的章域尋,接著一記鎖喉功,再來十字固定、女王式背摔,最后頭部坐擊。
招招感覺直要章域尋的小命似的,讓一干人等看得心驚肉顫,包括本該鼓掌為什么爺爺奶奶總是搶寶寶_月經前胸脹一定沒懷孕叫好的孟意棠。
「二姊,妳再不出手相救,有人就要為妳而死了。」孟圣詠凍住拍到一半的手,頂了頂孟意棠。
「孟圣詠,妳在胡說八道些什么!關我什么事了!」
「當然關妳的事了,畢竟是因妳而起。」上下瞄了眼她的衣衫不整。
「我會變成這副德性也是他害的,我還巴不得他被打得更慘!」
「是嗎?」孟圣詠不等孟意棠回應,便對著韓嵐芬大喊:「嵐姨,我二姊的衣服真的是我未來二姊夫脫的。」
接著便見章域尋像是砧板上的肉,被人又摔又打又捏的,打到鼻血都噴出來了。
「圣詠!妳到底在干什么!」孟家父母氣憤的怒喝孟圣詠的落井下石。
「又不是我講的,是二姊講的。」雙手一攤,將所有罪過推得一乾二凈。
兩夫妻馬上看向孟意棠,要她出面解決。
本來她有些不甘心,但是一看到章域尋被打得那么慘,氣也消了泰半。
她走上前去,拍拍暴力核心,「嵐……」
才開口,韓嵐芬便瞬間停下手,轉身,雙膝落地,便朝孟意棠跪下。
「嵐姨,您在做什么?」她趕忙跟著跪了下去。
一旁的孟家父母上前想拉起韓嵐芬,卻怎么樣也撼動不了。
「我實在太對不起妳了,早知道就不該把妳跟這個小畜生湊成一對,不然妳就無須受到這次的傷害,嵐姨對不起妳。」
「嵐姨,其實……」她想解釋這只是場誤會,但又被愛搶話的韓嵐芬給搶去發言權。
「妳不用再說了,為了彌補妳,為了不讓妳再次受到傷害,我決定……取消妳跟我家小畜生的婚禮,并且將這小畜生送到少林寺去,讓妳徹底脫離他的魔爪。」
這決定一出,章域尋大叫,孟家父母勸退,孟圣詠惋惜,而孟意棠卻是滿心的內疚,畢竟她只是不希望他再出現在她的世界里,并沒有要他下場如此悽慘。
「媽咪,我絕對不會去的!」
「不去!我自有辦法讓你去的!」韓嵐芬完全不管章域尋的抗議。
「嵐姨,這處罰太嚴厲了,況且他還有一個半月就要畢業了,總要讓他完成學業,不然就枉費您們這些年的栽培,一切都等他畢業再說好嗎?」本來想解釋他們倆人之間沒什么,但知道只會越描越黑,便以學業來勸說。
「就是啊!」孟家父母忙附和道。
「那妳該怎么辦?忍受得了這小畜生與妳朝夕相處嗎?」
「我跟他不同班,樓層也不同,出了學校又走不同路,他對我的影響不大的,如果您不放心,我可以請我大姊每天送我上下學,在學校可以找圣詠監視他,別看圣詠小小瘦瘦的,她可是柔道黑帶,拿過全國比賽的前三名。」
韓嵐芬看向孟圣詠,她馬上表演一記過肩摔給她看。
「看在妳的面子上,我就暫時饒過他,如果他在學校要是欺負妳的話,打電話給我,我馬上到學校幫妳收拾他。」
「好。」
韓嵐芬惋惜地看著孟意棠,「真的、真的很希望妳能當我家的媳婦,妳真的跟我很有緣,可惜我家的小畜生配不上妳。」
話落,便拎著以奇怪眼神緊盯著她右腳的章域尋,離開更衣室,去解除外頭的熱鬧。
而孟意棠則為他的眼神感到心慌,彷彿他知道自己腳上的疤痕的秘密一樣。
他會知道嗎?

討厭王子24 韓嵐芬一回到家,手指就要往章域尋的耳朵過去,但卻被他一個蹲身給躲了過去。
「你敢給我逃——做錯事還敢躲!」
「媽咪要打等一會兒在打,我有問題問您。」
「等我打完,在給你問!」雙手一伸就要掐向他。
但又被他閃過去,「媽咪,這事關我未來一生的幸福。」
「你一生的幸福?你剛剛才毀了人家一生的清白,還敢在我面前講自己一生的幸福,你還真夠不要臉!」
「這一生的幸福,不單單關于我也關于孟意棠。」
「關于意棠?怎么說?」
「媽咪您不是婚禮前有跟琪惠姊拿她小時候的照片,可以給我看嗎?」
「你要照片做什么?該不會是打算靠照片意淫吧?」
「媽咪我沒這么下流好嗎?」
「你不下流的話,為什么剛剛你會在意棠的裙子底?還還還……那樣的蠕動!」
「厚!媽咪給我拜託一下好嗎!都跟您說八百次了,我是為了躲您才會藏在孟意棠的裙子里的,要不是您那么兇,我會這么躲嗎?」
「你說什么?我兇?要是你不歪不正,我需要這么兇嗎?我要是不兇點,你現在已經成為警局的常客了。」
「有那么嚴重嗎?」
「哪沒有,光是誘拐未成年少女就可以讓你關到頭髮長滿蝨子了!」
「我又沒有誘拐她們,是她們自己靠過來的,而且我也需要她們幫我做些業務上的忙。」
「你根本是以業務上之便,行拈花惹草之實!」
「算了!算了!反正我在您心中,早就是塊墨缸里的布,洗也洗不乾凈了,重點是,照片快給我啦!」
「你到底要照片做什么?」
「我懷疑孟意棠是小灰兔。」
「意棠是小灰兔?可能嗎?」
第一名字完全不一樣,第二她印象中的小灰兔乾乾瘦瘦的,但是意棠小時候的照片卻是白白凈凈的,兩個年歲看起來差不多,會是嗎?
她將放在皮包里的照片拿出來給章域尋看。
「是嗎?看起來不太像啊!」
章域尋照片一接過手,一張張的仔細看,完全看不到他想看的特徵。
「有沒有再近一點的?腿那部份的,如果可以,最好有大腿內側跟腳踝那部份的。」
「還說你沒有邪念,那為什么要大腿內側跟腳踝那部份的照片?畜生就是畜生!真是牽到北京還是畜生!」邊說邊扭捏章域尋的耳朵。
「媽媽咪啊!為什么您老是不把話聽完,我會要大腿內側跟腳踝那部份的照片,是因為小灰兔的大腿內側有顆紅痣,雙腿的腳踝有燒傷的疤痕,剛剛我鉆進裙子里時,只有看到腳踝上的傷疤,要看大腿內側的紅痣時,就被您給拉出去了,讓我什么也看不到,所以我才想說,看她小時候的照片應該可以找到些蛛絲馬跡。」
「但我有的照片只有這些,要更深入的訊息,一是問本人,二是問琪惠或是圣詠。」
「那我大概知道該怎么做了。」眼神流轉著詭異。
「如果查出來意棠真的是小灰兔你要怎么辦?」
「我會讓您今天所做的一切派上用場的。」
即使她討厭他,忘了他,他都會讓她實現當時所做的承諾,一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8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