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玩3p的人越來越多_月經沒來沒有白帶

討厭王子27 十四年了,母親那沙啞變調的哀嚎聲,總是侵襲著她,讓她害怕的夜夜無法成眠,雖然她想盡辦法想忘掉那段恐怖的回憶,但就像是被下咒般,不時地跳出來影響著她,讓她恐懼害怕。
本以為這段過去,會隨著她跟她妹妹被收養而煙消云散,沒想到竟然還是有人知道。
等等,這件事除了母親的親戚知道外,就少有人知道,會是誰知道這件事?
她迅速地轉過身,看向知曉這段過去的人。
是名身材高挑,五官立體,充滿ABC氣息,看起來有些過熟的小美人。
她認得她,她是當初讓她背負上施暴者罪名,害她小小年紀便要流浪街頭,到地下道當乞丐,甚至成為小偷的表妹——林明盈!她不是全家移民到美國了?怎么會……
孟意棠緊張地微微倒退一步。
「妳們想不想知道另一個內幕啊?」林明盈睜著讓人羨慕的美眸,邊對著孟意棠發布摧毀的訊息,邊對著其余四人說道。
「想,何止想而已,是非常的想。」四人異口同聲道,并學著林明盈,將帶著報復色彩的雙眼,投射向孟意棠。
「妳們知不知道,那個不要臉,曾經為了一個破爛到不行的嬰兒包巾,出手毆打好心收留她們姊妹的舅舅的女兒,把她打到流鼻血,甚至連新生出來的乳牙也被她給打斷了。」
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
孟意棠害怕的抱住自己不斷顫抖的身體,無助地看著不斷從身旁經過的同學,希望他們能救救她。
但人心是自私的、是怕事的,趕著上課的人群,視若無睹地從她身邊一個個遠去,沒有半個人為她眼中的恐懼而停下腳步,任由她被林明盈不斷吐露出的過去給吞食。
「好可怕喔!這么小就這么暴力。」燕燕佯裝驚嚇地往后瑟縮一步。
其他三人見狀,馬上有樣學樣,也跟著害怕的往后瑟縮一步,一副會被孟意棠揍的模樣。
看著曾經和睦相處的同學們,為了個花心男,如此的傷害她,她心痛的難以自己。
章域尋那家伙到底哪里好了!好到不惜以傷害她來平息她們心中的忌妒。
如果這么喜歡的話,讓給妳們她也不會有半點意見,只求妳們不要再這樣傷害她了,因為她快不能負荷了。
落井下石,向來是人類最卑劣的行為之一,痛恨孟意棠到極點的林明盈,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可以殲滅情敵的機會。
「我跟妳們講,更可怕的不只這樣,后來她被愛女心切的舅媽關到門外,好懲罰她的不應該,誰曉得她竟然抱著她妹妹四處游蕩,聽說還跑到地下道扮乞丐跟行人要錢,可能是行人給的錢太少,妳們知道嗎?她竟然跑去偷附近商店的奶粉跟麵包,最后被店員抓到,送到警察局去。」
林明盈邊說還邊囂張地逼近已經驚慌到不行的孟意棠,直到她撞到身后的樹干,她才停下逼近的動作。
「哼!沒爹娘教養的小孩果然……」
鶯鶯說到這里,突然感覺肩上一陣重,本能的往后看去。
「狄斯!」那重量是章域尋的手。
「真熱鬧啊!妳們在聊什么啊?可以讓我加入嗎?」章域尋揚著陽光燦爛的微笑問道。
「沒…為什么玩3p的人越來越多_月經沒來沒有白帶…沒什么!」
鶯鶯驚慌地退到同伙身后,不敢直視章域尋,就怕自己的眼神,透露了內心的心虛。
「這么小氣,妳們可以知道,我卻不能知道,妳們怎么可以對我這么見外!搞小團體、小團體、小團體!」章域尋跺著腳,像是耍拗的小女孩一樣,不停地吵鬧著。

討厭王子28 鶯鶯不想被心上人就此討厭,不知所措地看向整件事的主導人——林明盈,向她求救著。
林明盈面對鶯鶯的求救只是冷漠地一撇,彷彿妳是誰啊?我認識妳般的陌生,甚至不顧其他同伙眼中的斥責,滿心歡喜地迎向朝思慕想的心上人。
「尋,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啊?我們真是心有靈犀啊!」
林明盈伸手正要拉住章域尋的手,增加兩人的親密度時,章域尋突然加快向前的腳步,讓她狠狠地撲了個空。
「小意,妳應該不會對自己的『未婚夫』這么小氣吧!夫妻之間是不能有秘密的喔!快跟我說,她們剛才跟妳聊些什么?人家好想知道喔!」章域尋嘟著嘴,拉著孟意棠還不停顫抖的手詢問道。
早被恐懼給淹沒的孟意棠,只能抬起無助慌亂的雙眼看著他,除了不停的顫抖,什么也說不出來。
看到孟意棠這個模樣,將胸口那把本就燒得火旺的怒火,添上把油,旺的他差點沉不住氣,直接打破他不打女人的誓言,狠狠給眼前這幾個女人一巴掌,尤其是帶頭的林明盈。
但家教實在太好了,讓他還是忍了下來。
事實上,這整齣鬧劇,他從頭看到尾,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出來,第一是怕被那群曾經跟他有段游戲關係的女人們給扒來吃,第二是她想知道林明盈的狗嘴能多吐出一些象牙來,才會導致他只敢躲在樹后偷聽,不敢現身。
但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看著可能是他初戀情人的孟意棠,被人以如此卑劣的手段欺負,如果再不出面,一來顯得自己太沒種,二來也顯得太沒良心。
奇怪了?這個叫林明盈的女人看起來怎么有點眼熟?好像在哪看過?
經過了一分又二十七秒的回想,關于林明盈的記憶緩緩從他的腦海深處浮現。
啊!想起來了,原來是她,她不是應該在美國繼續找可以讓她吃穿不愁的金龜婿嗎?怎么跑到這里來?
正當章域尋研究著林明盈出現的原因時,一旁的林明盈已經尷尬地收回撲空而懸滯的雙手,重整心情,重新展開示好攻勢。
「尋,好久不見,你變得更加帥氣更加有男子氣概了。」
林明盈拉著章域尋的手,迷戀地看著他那張中西合併的英俊臉龐,恨不得將這個未來不可方物的男人佔為己有。
為了他,她狠心甩掉了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千里迢迢從美國來到這里,甚至知道這樣的男人,身旁一定有許多天仙美人在旁圍繞,為了讓自己在這群女人中顯眼,她做了所有可以讓自己變漂亮的事,包括會阻礙生長的強迫性行為。
她非得到他不可!不然她這些努力豈不是都白費了。
面對林明盈的親暱接觸,章域尋不著痕跡地將手抽開,轉身走到那群滿臉驚恐的女孩們面前。
他先是對她們露出一抹醉人的笑顏,讓她們鬆懈心防,然后傾下身對她們小聲道:
「小甜心們,做人有時候別太過分,過分到侵犯別人看重的東西,我知道過去我對妳們有諸多不對,如果妳們想找人理論、找人發洩,請沖著我來,別在我背后做些卑鄙的小動作,傷害些毫無相干的人,下次如果再讓我看到的話……」
章域尋突然停下,原本掛在嘴邊的笑容,突然一滅,凝成一抹威脅。
「我會讓妳們了解,妳們眼中的白馬王子,也是會變成陌生且令人害怕的惡魔!」
說完,他嘴角一揚,將威脅抹去,換回醉人的微笑,走向孟意棠,將無助的她,給拉離這個讓他想發怒的所在。
章域尋的一連串反應,讓林明盈徹底傻眼,她精心裝扮出來的美貌,非但引不起他的注意,還將她視為透明人,這樣讓她感到無比的屈辱。
「章域尋,給我站住!」林明盈大聲地遏止他。
章域尋將她的遏止當成是狗叫,理都不理,只是一個勁地拉著孟意棠離開。
「章域尋,你給我站住!我叫你站住——」
見自己無法留住章域尋,她快步追上他們兩人,橫身擋住他們的去路。
「章域尋!我叫你站住,你是耳聾啦?」林明盈咆哮道。
「小意,妳有沒有聽到一只狗在叫嗎?好吵喔!」章域尋邊挖著耳朵,邊以不屑的眼神告訴林明盈,那只吵雜的狗,講的就是她。
「章、域、尋,你、說、什、么?」林明盈氣得直發抖。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8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