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用手快速弄會出水_月經沒來肚子脹咋回事

討厭王子29 「小意妳看看,狗果然是狗,就是聽不懂人說的話。」章域尋得意地對她挑了下眉,繼續諷刺她。
「章域尋!你別太過分喔!」林明盈氣炸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污辱她。
章域尋肆無忌憚的挑撥,可把孟意棠嚇得緊抓著他的袖子,要他不要在刺激林明盈了,因為她害怕若將林明盈逼急了,會透露出更多她不堪的過去。
感受到孟意棠的制止,章域尋輕拍了下她顫抖的手,要她不用擔心,他自有分寸的。
「妳到底想怎么樣?」為了讓孟意棠盡速離開這里,章域尋挑明的問。
「我想怎么樣?我為了你,不惜放棄國外完善的學習環境,千里迢迢地轉到這什么都沒有的窮鄉僻壤來,只為了跟你讀同一間學校,能更接近你,你不感動也就算了,竟然還說我是狗,這不叫過分,叫什么!」林明盈發狂地控訴著。
「我有叫妳來嗎?如果妳嫌這里窮鄉僻壤,妳大可轉身走人,我絕對不會攔妳的。」
畢竟攔個只會賣弄風騷、攀親帶故的人,只會給自己添麻煩而已。
「你說什么?」
林明盈難以置信自己的犧牲,換得的竟是這樣的反應。
「章域尋,你到底有沒有聽清楚我剛說的每一個字?」
「有啊!妳說妳為了我放棄國外完善的學習環境,跑到這里讀書,而我回答妳說,妳可以馬上走人,我不會攔妳的。」章域尋複訴一遍他們兩人剛才的對話。
「我都為了你做了這么大的犧牲,難道你都不會為我所做的犧牲感到感動或是心動嗎?」林明盈氣憤地問道。
「一點也不!因為這是妳自己決定的,并非我逼妳的。」
章域尋無情的攻擊讓林明盈美麗的臉蛋,猙獰了起來。
孟意棠見狀,害怕地更加揪緊章域尋的袖子,甚至搖頭要他不要再跟林明盈正面沖突了,因為她真的好怕丑陋的過往,會被她一件件洩漏出來,傷得她體無完膚。
章域尋低下頭,輕聲對她說:「放心,我不會讓她傷害妳的。」
伸手一撈,將孟意棠摟入懷中,用自己的體溫,來緩和她的緊張。
他們這樣近乎自然的親暱,看在林明盈的眼中,是那樣的刺眼,是那樣的讓她妒火中燒。
「夠了!章域尋,我到底哪點不好?讓你這么厭惡?」
「全身上下,包括內在。」
「你說什么!全身上下,包括內在!」
擁有可以馬上稱霸模特兒圈的身材與美貌的她,竟然被這樣的嫌棄!
「我沒有一處吸引你的,那她呢?那她又哪里吸引你了!」
林明盈以嫌惡的眼神,瞪著長相根本無法跟她相比的孟意棠。
「她吸引我的地方可多了,我喜歡她分不清損友益友,傻傻地替人出頭的雞婆,我喜歡她被我冤枉時那熱鍋上螞蟻般驚慌的神情,我喜歡她對著我生氣那鼓著腮幫子卻毫無殺傷力的斜瞪,我喜歡被我激怒到極點,就會對我手打腳踢的四肢。但有點我卻很討厭,我討厭她原本充滿活力的眼睛,裝載了無助、恐懼與傷悲!因為那會讓我感到無比憤怒!」
章域尋話一落,孟意棠的心忍不住一暖,原本的恐懼與緊張,也漸漸地緩和下來。
「你在耍我是不是?全都是些缺點,根本就沒有任何讓人喜愛的成分!」
章域尋聞言,冷哼了聲。
「怪不得我討厭妳了,膚淺的可以,真愛一個人,不是只看她的優點,而是連她的缺點也要懂得包容,像妳這種人是不會懂的!」
「我是不懂,我只知道,我配不上你的話,為什么用手快速弄會出水_月經沒來肚子脹咋回事那她就更不用講了!因為她是個出身低賤,父母皆有問題的下等人種!你知道她父親為了高攀富家千金,拋棄了她們姊妹跟她母親,她那脆弱的母親,因為逃不過情關,燃燒了自己的生命,將她跟她妹這兩個麻煩寄放在我家,而且她曾經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逃家到處偷東西,這樣卑下的……」
林明盈刻薄的話語,徹底激怒了章域尋,他不等她說完,便搶言道:
「妳又有多高尚?自以為有張美麗的臉龐就認為所有人都該喜愛妳、該順從妳,但妳的心卻髒的讓人噁心,林明盈小姐,我告訴妳,妳是我這輩子見過最令人噁心的人。

討厭王子30 妳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千里迢迢從美國來此,并不是因為妳喜歡我,而是我是章氏集團的二公子,妳知道只要勾搭上我,妳就可以當名讓人稱羨的富太太,每天沉浸在名牌中,過著可以任意揮霍的人生!林明盈,雖然我喜歡美女、欣賞美女,但不代表我識人不清,我誠實的告訴妳好了,如果全世界只剩下妳這個女人,我寧愿自殺,也不會選擇妳的!」
章域尋毫不留情的剖析與徹底的拒絕,讓林明盈的顏面蕩然無存。
「章域尋,我林明盈想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手過,即使我得不到,別人也休想得到!」林明盈一雙割人的利眼,狠瞪著倚偎在章域尋懷中的孟意棠。
「是喔!我好怕喔!」章域尋用力抱著孟意棠,佯裝害怕地顫抖著。
林明盈見狀,對孟意棠的恨更深了,對章域尋的怨也更濃了。
「章域尋,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后悔這樣羞辱我!甚至讓你哭著求我原諒你的!」林明盈咬牙切齒道。
章域尋聞言,斂起臉上不正經的笑容,無所畏懼地說:「我會拭目以待的!」
林明盈狠狠地掃視了下他們兩人,然后轉身走人。
終于走了,教訓這花癡真浪費不少時間,上課鐘都打快半小時了,那還要回去上課嗎?半堂課都過了。
正當章域尋考慮著要不要將剩下的半節課曠掉時,胸前的溫暖讓他想起孟意棠的存在。
低頭看著靠在他胸上的孟意棠,他怎么沒注意到她的睫毛是屬于短翹型的,看起來挺可愛的,濃黑的眉毛,說明了她的剛烈與固執,鼻子……有點小塌,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卻感覺挺順眼的,緊抿的唇,強忍著淚水的眼……透著一股讓人憐惜的不忍。
這股不忍讓章域尋收緊手臂,讓孟意棠更加貼近他,想藉此讓孟意棠知道,有他在,他不會再讓其他人欺負她了。
但他卻不曉得自己的緊抱,卻喚醒了沉醉于他懷中所釋放出的安心感的孟意棠。
孟意棠先是將章域尋緩緩推開,然后……又快又準地賞了他一記又重又響的巴掌。
「噢……妳做什么!瘋了啊!」章域尋捂著又辣又燙的臉頰,問著恩將仇報的孟意棠。
孟意棠沒說什么,只是憤恨地瞪了他一眼,撿起滑落在地的書包,一語不發地往教室走去。
被打得莫名其妙的章域尋,氣憤地追上她,將她拉住。
「喂!小姐,打人總要有個理由吧?」
孟意棠手用力一甩,將章域尋甩掉,繼續往前走,但沒一會兒便被章域尋給擋了下來。
「孟意棠,想走就把妳打我的理由告訴我!不然妳上廁所、洗澡我都跟妳跟到底!」抓著她的雙手,不悅地質問。
「放開!」孟意棠掙扎著。
「不放!」章域尋死抓著。
「叫你放開是沒聽到嗎?」孟意棠朝他大吼。
「要我放開,除非妳把打我的理由告訴我!」章域尋不甘勢弱地吼回去。
孟意棠瞪著他,從他堅決的眼神中,知道今天要是不把理由告訴他的話,他說什么都不會放過自己的。
「好,我告訴你原因,我打你是因為今天的屈辱是你給我的!如果不是你,我過去的傷疤不會這樣被撕開!不會這樣被放送!我現在就不會這樣的忐忑不安!害怕今天的一切會讓圣詠知道!一切都是你!如果不是你這么到處留情的王八蛋!今天我就不會這么倒楣了——」
孟意棠愈說,音量忍不住愈飆愈高,情緒也愈來愈不控制不住,剛才收回的淚水,又滿上了眼眶。
「你知不知道,我現在恨不得把你那張招蜂引蝶的臉給打爛,但我卻不能,因為你剛才救了我,于情于理我不能這樣對你,你懂不懂啊!」
知道原因的章域尋,將她的手拉至有著手指印的左臉上。
「打吧!打到妳心情好,打到我的臉爛掉,或是妳想罵我、吼我都隨妳,這是我活該的。」
孟意棠用力收回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8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