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男生喜歡用手掏褲襠_有兩個兒媳婦的婆婆

討厭王子41 「嗯哼!請問眼前這對翹課的亡命鴛鴦,是否準備結帳了?」
她的詢問卻換來二種答案。
「要。」章域尋的答案。
「不要。」孟意棠的答案。
面對他們的答案,店員小姐微微一笑,走出收銀臺,先將打好的發票交給章域尋,轉身將章域尋挑的情侶套裝拿給孟意棠。
「我把標牌剪了,已經不能退換了,拿去換吧!這樣走在百貨公司里才不會那么受矚目。」
「謝謝!」
孟意棠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過衣服,走進更衣室內換衣服。
店員小姐一見布廉拉上,她馬上走到章域尋身旁,在他腰間送上一記拐子。
「這樣戲弄人家很好玩厚!」店員小姐一擺先前的客套,熟稔地對章域尋嘲弄道。
「還好啦!」說是這么說,但他一想起孟意棠剛才那心急如焚,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樣,就忍不住地爆笑出聲。
店員小姐看著那彷彿偷到魚的貓般的賊笑,二話不說馬上又了個拐子,這次的力道比之前的還要重上數倍。
「噢!璜姊,就差那一點,我早上吃的三明治就通通貢獻在妳店里了,難怪到了三十二,還沒人要。」章域尋小聲地虧著店員小姐,好報那一拐之仇。
「是三十一!」璜語不客氣地又送上一拐。
璜語——是章域尋八歲時,上這里買第一雙運動鞋就認識到現在的熟人,甚至可以算是他的保母,以前他爸媽忙的時候,就會把他跟他姊托給當時還是小菜鳥的璜語照顧,如果說他老媽是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那璜語就是打敗他的最佳寶典,因為他跟他姊所有的糗事跟弱點,她幾乎都知道。
「噢……三十一、三十一。」真的差點吐出來。
「花小鬼,你剛在電話里要我幫你什么?」
「幫我看她的大腿內側是不是有顆紅痣?」他指指更衣室里的孟意棠。
「嵐姊說你愈來愈變態我還不相信,沒想到是真的!」
「璜姊拜託妳不要跟著我媽咪起舞可以嗎?我是為了確定她是不是我常跟妳講的那個人。」
「你說小灰兔?」
「就是她,我現在只差一個特徵,就能確定她是不是小灰兔了。」
「差那顆在大腿內側的紅痣?」
「就差它了,幫我一把啦!拜託!讓我媽咪幫忙的話,她一定會打草驚蛇的,現在我只能求妳了。」
「OK!幫你之前,先把衣服換一換,剛剛嵐姊打電話來問你有沒有在這里,如果你不想被抓到的話,最好快點去換。」
「那紅痣……」
「我會想辦法的。」
章域尋一臉擔心地抱著衣服走進另一間試衣室里,他進去的同時,孟意棠正好把衣服換好,走出更衣室。
璜語一看到她出來,先是傻了一下,不過馬上鎮定下來,先從柜檯拿了把剪刀,才走到站在穿衣鏡前,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孟意棠。
因為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能穿這種粉嫩系的顏色,而且尺寸竟然如此剛好,他是怎么知道她的尺寸的?
「小姐,妳男朋友真的很了解妳,不然的話,是無法選出這么適合又合身的衣服的。」
璜語故意逗弄孟意棠,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左手往她大腿的布一掐,右手的剪刀則一剪,顧著臉紅的孟意棠,根本沒注意到布料破損的聲音,只是一個勁地想否認自己與章域尋之間的關係。
「我、我、我跟、跟他!不、不是……」
「情侶吵架難免,可是不要吵太久,小心弄巧成拙喔!哎呀!褲子怎么破的這么厲害,不好意思,我拿件新的運動褲給妳換,等等喔!」
褲子破了?她剛剛怎么沒有注意到?而且還破到都看得到內褲了,這是怎么破的?
孟意棠還在回想剛剛穿衣的過程時,去拿褲子的璜語這時回來了。
「不好意思,那件長褲店面沒有妳的尺寸,妳可以把長褲先脫下來,然后我到倉庫找一下嗎?」
「喔!好。」覺得璜語的請求有些不合理,但還是進入更衣室,脫掉長褲,將破損的褲子丟到門上,讓璜語回收。
這時換好衣服的章域尋走出來,才要問情形,璜語用手勢叫他先待在更衣室里,接著從倉庫里找出符合孟意棠尺寸的長褲,走回更衣室前。
前后不到五分鐘,可是璜語卻覺得自己剛跑完三千公尺。
她微喘地敲敲更衣室的門,「小姐,找到符合妳尺寸的長褲了。」
孟意棠開個小縫,想從門縫間接過衣服,但是璜語卻故意用力拉開門,讓孟意棠順著她的力道走出更衣室外,接著故意讓自己的手機掉在她的兩腿之間,然后在蹲下去撿的同時,順道看了下孟意棠的大腿內側。
「不好意思,我有點粗魯,希望沒有嚇到妳。」
「沒、沒關係!」有點嚇到的孟意棠,看在璜語誠心的道歉上,也就算了,拿了長褲便回到更衣室。
章域尋一聽到門關上的聲音,馬上跑出來,抓著璜語猛問:「怎么樣?有沒有?有沒有?」
「等你把兩套運動服外加一條剪壞的運動褲的錢付了,我再跟你講。」
三千塊馬上塞進她的手里,「這樣可以講了嗎?」
璜語嘴才一張,孟意棠已經換好褲子從更衣室出來了。
兩人一看,馬上輕聲異口同聲道:「發簡訊。」

討厭王子42 一張風韻猶存的美顏,此時被不斷滿溢出來的怒火給燒得扭曲變形,讓周遭的人收起欣賞的眼神避之而后快。
韓嵐芬一進百貨公司,一雙噴火的眼眸便四處張望尋找虐子——章域尋的行蹤,一點也不在意自己兇狠的模樣已經影響到部分業績。
這里沒有,那里也沒有,看來人不在這里,應該在那里。
頭往上一抬,便踩著三吋高跟鞋,叩叩叩地快步走向電扶梯。
等一下,上去之前要先準備一下家伙。
她左右張望了下,隨即鎖定放在電扶梯前,以不鏽鋼製成的指示牌。
向前走了幾步,抓起莫約四尺高的指示牌,左右揮幾下。
嗯!好用。
右腳一跨就要搭上電扶梯,卻被一聲急促的叫聲給喊住了腳步。
「嵐姨、嵐姨,冷靜一點。」是同樣接獲教官通知,而被韓嵐芬硬帶來此處的孟琪惠。
「要我怎么冷靜!那混小子自己翹課也就算了,竟然把意棠也拖下水,今天要是不給他一點顏色瞧瞧,下次不知道又要怎么帶壞意棠!」
一個使勁,沉重的指示牌隨即落在韓嵐芬的肩上,殺氣騰騰地跨上電扶梯。
孟琪惠見狀,顧不了自己快喘不過來的氣,幾個箭步馬上追了過去。
「嵐姨,事情還沒搞清楚前,先冷靜一下,而且說不定不是域尋帶意棠翹課,而是意棠帶域尋翹課的。」
說完,伸手想將韓嵐芬肩上的指示牌接過,但卻被韓嵐芬一個閃身給拒絕了。
「這是不可為什么男生喜歡用手掏褲襠_有兩個兒媳婦的婆婆能的,妳不是說,意棠從來沒有翹過課,是個很乖的孩子,這么乖的孩子怎么會突然翹課,而且好巧不巧正好跟把翹課當是興趣發展的混小子一起翹課,我看八成是那個混小子,覺得自己一個人翹課無聊,硬拉意棠跟著翹課的!」一定是這樣。
「嵐姨就算是這樣,那妳也用不著拿這告示牌啊!這打下去會出人命的,妳總不希望意棠還沒過門就沒了丈夫吧!」孟琪惠緊張地提醒道。
事實上她是怕看到章域尋被打成殘廢,以后必須靠他人護理過下半生的悲慘歲月。
「告示牌不好,沒關係我換一樣。」
一到二樓,韓嵐芬馬上將告示牌給放下,抓起一旁用來點綴的盆栽,上下揮幾下。
嗯!順手。
美腿一跨就要往三樓的電扶梯而去。
「嵐姨,這個也不行啦!」孟琪惠硬是搶下那盆栽,因為那盆栽的盆子可是用陶土捏成的。
「琪惠!」韓嵐芬微惲地看著她。
「嵐姨,這個也很危險,如果一個失手可是會出人命的。」
因為這陶盆砸下去,絕對頭破血流腦漿四溢,想救也救不活的。
孟琪惠滿臉的擔憂,讓她只好放棄第二項訓兒利器。
當她轉身要往三樓去找其他比較不傷人的工具訓兒時,一只拿著鋁製棒球棍的白皙手臂,突然出現在眼前。
「用這個吧!又輕又好用,打下去還會發出清脆的響聲。」呼!趕上了。
那個花小鬼竟然重色輕友到這種程度,竟然要她去幫他擋素有女魔頭之稱的嵐姊,也不想想她這個待他如親弟般疼愛的璜姊,會不會被他老媽給撕成碎片,自私地利誘她來擋駕。
花小鬼你最好說到做到,幫她找到個帥氣有錢又專情的未來老公,不然小心她爆露你以前做過的每一件壞事。
「璜語!」韓嵐芬驚訝地看著向來上班不早退不遲到的璜語,竟然會在上班時間出現在她眼前。
「嵐姊,如果覺得還不夠順手的話,我還有高爾夫球桿。」搬出隱藏在身后,剛從店里扛出來的高爾夫桿組。
老天爺,求求禰,千萬不要讓嵐姊真的拿起來用啊!不然她可就賠大了,畢竟動輒上萬的高爾夫球桿,確實比一支千把元的棒球棍貴上好幾倍。
「妳不好好顧店,跑來這里做什么?」接過她手中的鋁棒問道。
老天爺禰真是慈悲無比啊!有空一定會去燒香感謝禰的。
「打工的店員來了,正好有空閑時間趕來幫妳教訓不孝兒啊!」璜語隨便找了個藉口回應韓嵐芬,說完便轉身向一旁疑惑地看著她的孟琪惠,「妳好,我是樓上圈叉運動用品店的店長程璜語。」
「妳好,我叫孟琪惠。」
孟琪惠才剛自我介紹完,急性子的韓嵐芬迫不及待地問道:「我家那混小子有到妳那里嗎?」
「有!剛走而已。」
「往哪個方向走?」韓嵐芬抬頭左顧右盼著。
「他們剛剛去了書店,等一下就會上來,妳們可以在那附近的咖啡店攔他們。」
「是嗎?琪惠我們走!」
抓起一旁的孟琪惠,人便往地下室走去。
呼!誤導成功。
花小鬼啊!只能幫你幫到這里了,接下來就要靠你跟老天爺了。
不然的話,我們兩人下一次見面的地方,可能就會改在醫院,或者是更寒冷的地方——地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8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