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男的會咬女的奶_有兩個老婆怎么處最好

討厭王子43 每日的午休片段,乖孩子都會趴在課桌上睡午覺,好補充應付下午課業的體力,但卻有個壞孩子,溜到學校安排給攝影社做為教學專用的暗房,拿著剪刀,翻閱著她從各大書局收集來的報章雜誌,而這個壞孩子正是孟圣詠。
她此時正專心地擴充著她的『鼻膜破裂、血脈賁張帥哥備忘錄』中,因為她決定將『鼻膜破裂、血脈賁張帥哥備忘錄』從學校發展到國際去。
就當她快樂地剪貼著雜誌上的影視帥哥時,暗房的門突然被打開,一張陌生卻艷麗的容貌,隨即出現在孟圣詠的眼前。
一開始孟圣詠為那美麗感到驚嘆,但那櫻桃紅唇一開口,那美麗如曇花一現般,化為煙塵,只留下令人厭惡的潑婦嘴臉。
「妳是何棠儀的妹妹?何詠儀?」
孟圣詠一聽到被領養前的舊名,她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放下手中雜誌跟剪刀,防備地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妳怎么知道我跟我姊以前的名字?」
「我是以前養過妳們姊妹的舅舅的女兒,也就是說,我是妳表姊。」林明盈搬出過去施予她們兩姊妹的恩惠,來做自我介紹的開場白。
但她這個開場白,卻讓孟圣詠做噁地揚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原來妳是那個自稱我舅舅,心腸卻比鋼鐵硬的王八蛋的女兒啊!今天我出門的時候,一定是忘了替我媽上香,不然怎么會這么倒楣,會在我最快樂的時候,來了個這么令人做噁的人。」
「妳……」
林明盈本來想來場舌戰,但是想想,接下來的話絕對讓她千瘡百孔,便停下開罵的念頭。
「看來妳不像妳姊那樣軟弱好欺負。」
「妳跟我姊碰過面?」孟圣詠以兇惡的眼神瞪著林明盈,眼神中在在顯示著捍衛的意味。
「干嘛用這么可怕的眼神看著人家,人家的心臟不好,要是把我嚇得病發,小心妳可是要償命的。」林明盈假惺惺地捂著胸口,佯裝害怕地回瞪著孟圣詠。
「我想妳來,不是來跟我講這些有的沒的吧!」
「腦筋不錯嘛!我的確不是來敘舊的,而是要妳幫我勸勸妳姊,跟章域尋解除婚約。」
孟圣詠一聽,冷哼一聲。
「怎么?吃了我未來二姊夫的硬釘子,沒輒,只好跑來跟我這個未來的小姨子要人,會不會不要臉了點?」
孟圣詠的話,讓驕縱蠻橫慣的她,難嚥這口氣,手一高舉就要朝孟圣詠打下。
面對這一巴掌,孟圣詠沒有逃也沒有閃,反而站起身,揚高臉,狠狠地瞪著她。
「說不過就打人,妳還真是十數年如一日,一點長進也沒有。」
孟圣詠毫不畏懼的雙眼,竟讓她有些怕,怕她這掌下去,將會有可怕的后果等著她,一咬牙,逼迫自己將高舉的右手放下。
「看來妳姊把我的形象扭曲得真夠徹底,不然以當時只有二歲的妳,怎么有辦法知道這么多!既然妳姊有辦法把我的形象如此扭曲,她應該也把妳親生父母的死因也扭曲的很完美吧!也是啦!如果不扭曲一點的話,怎么有臉在唯一的親人面前生活。」
「什么意思!」
「妳去問問妳的好姊姊啊!問她當年妳爸是怎么對待妳媽的,問她當年是怎么拋棄想走上絕路的母親,讓她把自己活活燒死在家里。不過丑話說在前頭,人都有自我保護機制,如果妳怕妳姊對妳有所隱瞞,可以到市立圖書館去找妳姊姊四歲生日前一個月的報紙,一方面可以核對妳姊姊的說辭,二方面能讓妳更了解當時的情況。」
這女人分明是來找碴的,她不能就這樣入了她的陷阱。
眼珠子一轉,壓下滿肚子的疑問,回道:「我還以為是什么事咧!原來是這件事啊!下次要威脅人之前,先調查清楚,免得沒達到目的,還白忙一場。」
說完,孟圣詠便坐回椅子力裝鎮定,抓起雜誌佯裝翻閱,但是整顆心卻全都懸在林明盈剛剛說的話上。
林明盈看著孟圣詠的蠻不在乎,讓她氣得牙咬得嘎嘎作響。
「妳是說,妳姊把妳父親為了攀附富家千金,把妳們姊妹還有妳媽遺棄的事,全告訴妳了?還有妳媽發瘋吵著要自焚,妳姊怕自己遭殃,抓著妳逃出家,放任妳媽燒了自己的事也告訴妳了?」
孟圣詠為這從未聽過的消息震蕩了下身子,但被她巧妙地隱匿了下來,因為她知道,可以告訴她正確答案的人,不是眼前這個小人,而是她的親姊——孟意棠。
「我當然知道,妳別忘了,我們是親姊妹,姊妹間是沒有秘密的。」
「妳!」
林明盈一直以為孟圣詠會是顆毀了孟意棠的好棋子,萬萬沒想到,這棋子早就是顆廢棋了!失算!
「如果沒事的話,這里很擠,請吧!」
「不用妳說,我自己也會走!」
當林明盈咬牙摸鼻子要走人時,卻發現表面上看起來輕鬆自在的孟圣詠的右手,緊緊地抓著運動褲,像是在壓抑什么。
林明盈看到這一幕,原本滿腔的怨火,瞬間化為暢快。
孟意棠,不,應該說是何棠儀,跟她搶男人,那就讓妳明白,跟她搶男人會有什么下場,哼!

討厭王子44 章域尋站在兒童館的廣場前,看著那只一樓高的泰迪熊,仰著頭,研究這只大熊是怎么運來的,看這噸位,應該不少。
轉頭才想問孟意棠對于這只大熊的運送方式有什么想法時,發現本來站在他旁邊的人,已經換成吸著奶嘴,包著尿布,穿著粉紅色小洋裝的小小女孩。
人咧?
左右張望了下,才想走進兒童館里,卻發現他要找的人,蹲在櫥窗前,聚精會神地看著一只二尺高的灰色小兔布偶。
那只灰色小兔布偶,看起來很像他以前送給小灰兔的那只。
走向她。
「妳喜歡那只兔子?」
孟意棠被他突然的貼近嚇到。
自從跟章域尋認識以來,她發現自己愈來愈容易被嚇到,尤其是被他。
「嗯,我有一只跟它很像的兔子。」
孟意棠的回答讓他不知覺地握緊拳頭。
「誰送的?」
「幼稚園的一個同學送的,本來那只兔子是我同學帶來幫助睡眠的,但是我很愛它的觸感,他當場就把那只兔子送給我,送給我的時候,還跟我說:『兔子給妳,但以后我要是睡不著,妳要當兔子陪我睡。』當時我還用蠟筆跟他簽了張結婚協議書。」孟意棠說到這里忍不住地露出懷念的笑容。
但是章域尋卻笑都笑不出來,手中的拳頭反而愈握愈緊,亢奮的情緒止都止不住,因為他已經幾乎百分之百的確定,孟意棠就是小灰兔了。
因為他還留著那張結婚協議書,他記得要擬那張結婚協議書前,他還有跟他媽咪請教過,為了擬那張結婚協議書,他可是背了一個多月的字,才擬出那張沒有任何錯字的結婚協議書。
沒想到,他要找的人,竟然在他身邊這么近的地方,難怪他把外國給掀了,一點消息也沒有。
現在他要怎么跟她相認?直接跟她說:『我就是幼稚園給妳兔子布偶,并且跟妳簽結婚協議書的人?』
不行!這樣一定會嚇到她的,要慢慢來,慢慢來……況且大腿內側的紅痣還沒有消息,還不能完全確認她就是小灰兔。
深吸一口氣,緩下亢奮的情緒,但是這時璜語卻傳來一個讓他根本快要失控的消息給他——『有紅痣,在左腿內側。』
真的是為什么男的會咬女的奶_有兩個老婆怎么處最好她!真的是她!
狂喜讓他渾身忍不住的顫抖,他恨不得現在馬上抱著孟意棠狂吻,告訴她這些年他找她找得有多辛苦,但他知道,他不能這么做,因為這么做會讓她逃得比光速還快的。
「妳想要那只兔子嗎?喜歡的話,我可以買給妳。」壓抑著顫抖的嗓音問道。
她搖搖頭,「不了,我已經有一只了,會看它,只是因為它跟我那只很像而已,況且它的眼睛并不是藍色的。」
說完,抬頭看向章域尋,卻被他那雙灰藍色眼眸里的深邃給吸引,想轉開卻又捨不得,因為那深邃,竟讓她想起小時與她立下婚約的『他』。
「就說妳偷偷愛上我了,妳還不信。」
「我又不是瘋了!」是啊!她怎么會把他跟『他』混做一談!
推開他,但章域尋卻像銅像一樣,怎么推也推不動,自己反而被圈禁在他的雙臂間,逼得她只能往身后的櫥窗退,但不管她如何退,她與他之間的距離,還是近得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
「那我們來玩個游戲,如果不管我怎么接近,妳都不會臉紅的話,那就代表妳沒偷偷愛上我,如果臉紅的話……」章域尋故意停下話,并且朝她耳邊貼去。
孟意棠看著愈來愈近的章域尋,感覺自己像是被逼到懸崖邊般的手足無措,情急之下,她往下一蹲,企圖從下面逃脫,但馬上被眼明手快的章域尋逮個正著,擁進懷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9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