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被男朋友揉胸會發出嬌喘聲_有個15厘米的男朋友是個什么體驗

討厭王子47 自有品牌,難道他就沒有!在他十五歲那年就成立了,怎么樣,比你這個老頭早好幾年啦!
「想不想去我的柜上看看啊?上禮拜才設置好的,順便給我個意見。」趙軍毫伸出手,做出邀請。
面對趙軍毫的邀請孟意棠并沒有馬上應諾,因為她為禁錮她左手的主人遲疑了。
她抬頭看了眼手掌緊縮得讓她發疼的章域尋,他臉上的緊繃讓她下意識地忍下伸手的慾望。
而一旁始終觀察著他們兩人互動的趙軍毫,在看到孟意棠那抹不知覺的請示眼神,讓他對于他們倆人之間的關係為什么被男朋友揉胸會發出嬌喘聲_有個15厘米的男朋友是個什么體驗,更加看好了。
章域尋的佔有,孟意棠的接受,在在看得出來,他這個妹子已經傾心向他了。
她這朵始終只懂得捍衛自已,不愿為任何男人開的花,終于懂得綻放了。
這樣的進步,讓趙軍毫擔憂的心,帶來一絲寬慰。
就在趙軍毫欣喜著孟意棠打開自捆的心房時,一陣雜亂的跑步聲遠遠傳來,接著聽到跑步聲來不及煞車,直直撞向人體的碰撞聲。
趙軍毫扶著背打算將撞他的沖擊看清楚時,下一秒馬上像是垃圾一樣的被推開,直直地撞向前方的櫥窗。
「你們還有時間吵架,還不快跑!」沖擊的真面目是璜語。
章域尋一看到璜語,如同看到救星般,「璜姊,妳不是想要有錢又帥又專情的老公嗎?那個送妳。」
他以單手將璜語扳過身,把她推向趙軍毫,讓她落入他的懷中。
「他可是載譽歸國的新銳服裝設計師,錯過這次,下次就遇不到了。」
現在璜語根本不在乎那個什么有錢又帥又專情的新銳設計師,她現在只在乎自己的手腳能快一點,不然的話,黑山女魔就要吃人了。
璜語狼狽地穩住歪七扭八的怪姿勢,快速從趙軍毫的懷中離開,雙手左右一推。
「璜姊,妳要我們跑去哪里啊?」章域尋問道。
章域尋的左一句璜姊,右一句璜姊,讓孟意棠研究了下他們兩人熟稔的互動,終于從中看出了端倪。
「你認識她?」孟意棠別過頭看向章域尋。
「妹妹沒時間跟妳做解釋了,總之簡單來說,花小鬼是我店里的常客,而我是他從小到大的臨時保母就這樣。」
「那剛剛在店里?」
璜語看出孟意棠眼神中即將冒出的火苗,隨即澄清道:「剛才的一切沒有騙也沒有假,只是單純的生意往來,兩位,算我求你們了,再不走的話,你們會被拆成八塊并且餵狗的。」
兩人不解地異口同聲問道:「為什么?」
「因為你們的老媽老姊已經往這里來了!」
「完了!」這是孟意棠。
「慘了!」這是章域尋。
「沒時間喊慘喊完了!你們在不跑,就真的慘了完了,快走啦!」
璜語說完,將他們兩人用力一推,兩人便疾速地往樓下跑去,消失在電扶梯的深處,留下剛消化完那場混亂的趙軍毫,與快喘死的璜語。
「妳跟那個弟弟很熟嗎?」趙軍毫問道。
「熟啊!有事嗎?」
「有這榮幸請妳吃頓飯,順便聊聊那弟弟的事嗎?」
「聊他?為什么?」
「為了我妹妹。」
看來趙軍毫還是放心不下章域尋。

討厭王子48 絕對不是那樣,那個林明盈說的都是假的,都是謊言,不可能是真的!
二姊說是意外就是意外,她說的才是真的,再說她們姊妹倆的感情這么好,怎么可能有秘密,況且她們發誓過,絕對不會對另一方隱瞞任何心事的,所以這一切全是林明盈為了搶二姊夫,而編造出來的。
對!一定是這樣,二姊才不是那種會為了保全自身性命,丟下母親自焚而亡的人,不然的話,當時走路還搖搖晃晃的她,早跟著母親一起被燒死了,哪還有可能生龍活虎的活在這世上。
那是假的!那是騙人的!一定是這樣。
孟圣詠反覆的催眠自己,孟意棠說的是對的,而林明盈說的是假的。
但無論她如何的催眠自己,那絲懷疑還是存在著。
也因為那絲懷疑,讓她忽視上課鐘的催促,奔回家中,牽出孟琪惠的腳踏車,沖向市立圖書館。
一到圖書館,她不顧那輛腳踏車是如何被孟琪惠呵護且喜愛,隨便一丟,人便沖進圖書館,像只茫然失措的飛蟲般,搜括著她姊姊四歲生日前一個月的所有報紙。
花了一個小時的搜尋,終于讓她找到那篇報導。
『夫絕情,憂郁母自焚,四歲姊姊帶二歲妹妹逃離憂郁母魔爪,保住一命。
今年二十七歲的王姓少婦,夫為娶有錢千金,用計誘騙王姓少婦簽下離婚協議書,得手后進而拋妻棄女,讓王姓婦人身心受創,進而得嚴重憂郁癥。
今早她憂郁癥再犯,騎車前去加油站買了桶汽油,先是將自己與四歲與二歲的女兒打扮好,然后為自己與女兒們淋上汽油,大女兒因汽油的怪味發現母親的怪異,害怕的抱著剛學會走路的妹妹企圖逃離母親的魔爪。
但精神早已嚴重異常的王姓少婦,根本無法分辨是非,強行抱住受到嚴重驚嚇的女兒,點燃打火機,正準備自焚,卻被大女兒給推開,讓她摔倒在地,同時點燃地板上的汽油。
大女兒見火燒起,拉著妹妹倉皇逃出家,并將大門關上,讓企圖將她們姊妹抓回屋內的母親關在屋內……』
看到這里,孟圣詠再也看不下去了,因為她知道接下來發生什么事了。
她整個人癱坐在閱讀區的木椅上,呆呆地盯著那段被刻意隱瞞的過去。
為什么瞞她?憑什么瞞她?過去發過的誓又算什么!什么姊妹間不能有秘密,這不是秘密又是什么了?
全心全意的相信妳,相信她們姊妹倆絕對不會有秘密,結果最該讓她知道的秘密,還是從個爛人口中說出,她才知道!
呵!原來這就是沒有秘密的親姊妹,真是太可笑了!
一股被騙的傷感盈滿她的胸口,讓她必須咬住牙,才能壓抑住不斷漫出的憤恨。
「不是說知道嗎?為什么還跑來這里找以前的報紙?該不會是……在騙我吧?」
尾隨孟圣詠而來的林明盈,拉開她身旁的椅子坐下,并將那份報紙拉置她的桌前,但卻被孟圣詠的右掌壓住。
「妳跟蹤我?」孟圣詠轉過頭,瞪著眼前一臉得意的林明盈。
「冤枉啊!我可是比妳早半小時到這里的,不然怎么有辦法幫妳把當年的報紙找出來,放在妳容易找到的位置。」
「那恭喜妳,妳成功了,成功離間了我跟我二姊的感情,不過……妳休想靠這點讓我幫妳把我域尋學長奪來給妳,因為妳惹到我了,還有……妳根本配不上域尋學長!」
丟下一顆摧毀林明盈那道快裂到耳垂的得意笑容的核彈,便起身離開圖書館,留下林明盈發狂地將桌上的報紙給撕爛,順便引來圖書館館方的『熱烈關注』,請她前去辦公室泡茶聊天。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9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