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進入就不反抗了_有人愛上駕校教練嗎

討厭王子53 為了他失而復得的愛情,事事都要小心謹慎不可。
「很簡單,只要有章叔公司的情報網,就算人藏到天崖海角都能找到。」
「搞了老半天,原來妳早準備好算計我了!」
「我是一個小時前才開始算計你的好嗎,哪有早,而且你剛不也回絕我了,自然協議不成立,所以哪來的算計。既然協議不成立,我們散會吧!就讓我這樣恨我二姊一輩子吧!」挖了口冰淇淋圣代,起身準備走人。
「等、等一下。」
趕緊抓住她的手,防止協議破裂,因為他不想再看到孟意棠傷心難過的樣子了,那傷心總會傳染給他,他痛恨那種感覺。
「我答應就是了,不過妳要答應我,絕對不能把我幫妳找親生父親的事情跟妳二姊講。」章域尋覆額,頭疼得要命。
「既然找你幫忙,自然不會拆你的臺,這點你放心。」坐回椅子,繼續挖冰。
「妳找妳親生父親做什么?」
「沒做什么,我只想看看那個拋棄糟糠之妻的人,現在過得如何而已。」孟圣詠口吻聽來輕鬆,卻暗含著一股讓人寒毛直豎的怒火。
「妳在打什么主意?」
「身為十六歲的小女孩,哪懂得打人主意啊!」說完,雙手食指戳梨窩,裝可愛道。
「太假了,雖然我不知道妳想做什么,不過……不要超過。」
「是,未來的二姊夫。」
「既然我們協商成功,那可以原諒妳二姊了吧!」
孟圣詠含著湯匙,仔細觀察了會兒章域尋的表情,然后將含著的湯匙拿出來,用湯匙柄戳了下他堆滿皺痕的眉間。
「嘖嘖嘖,未來的二姊夫,你真的愛慘了我二姊你知道嗎?你現在已經一切以她為中心,為她痛,為她煩,也為她捨不得,你這悶燒十來年的火,一解放,果然不同凡響。」
章域尋搶走她手中的湯匙,挖了口冰沙塞進她的嘴里。
「回答我的問題。」
抽出湯匙,「只要你能保證,我二姊在三十歲前還是完璧之身,我就試著不跟她嘔氣。」
「這不在協商內!」況且……有哪個男人受得了心愛的女人在面前,而不沖動的!而且一忍就是十二年,誰受得了啊!
「怎么?為我二姊犧牲十二年的獸慾都辦不到,沒想到……你是這種變態、色狼、禽獸、畜生加精蟲沖腦的王八蛋,你到底是愛我二姊的心?還是她的身體?」
「當然是她的心!身體……當然也愛,哪有人心跟身體是分開愛的!」
「當然有啊!無怨無悔的癡情人就是只愛心的人,而變態、色狼、禽獸、畜生加精蟲沖腦的王八蛋就是只愛身體的人。」
「孟圣詠——」
知道自己的要求已經接近燃點的孟圣詠,將留在杯底的草莓挖起啃掉,才道:「開玩笑的啦!總之,短時間內我是不會原諒我二姊的,不過那三個要求要是完成的愈快,說不定我會原諒她愈快喔!未來的二姊夫,這段期間,我二姊就交給你了,幫我好好照顧她。」
「這點妳不用講我也會做的。」章域尋一臉理所當然。
「在走之前,先透露一個消息給你,其實……你有一個看不見的敵人。」
章域尋一聽,警戒馬上傳遍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那個人是誰!」章域尋站起身一副準備跟人干架的兇樣。
「冷靜點好嗎!你這么激動要我怎么講。」
壓下他才道:「那個人就是目前在時尚界享有金童美名的Otis,他有在你家的公司設柜,我二姊愛死他了,他的報導、動向,還有新一季的設計理念,她都了若指掌,要不是那個設計師太低調了,到現在還沒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不然以我二姊對他的狂熱,就算在丑在畸形,她都會毫不猶豫的以身相許。」為他的才能。
章域尋聽到這里,原本火傘高張的火氣,隨即降回常溫,而且嘴角還帶著令人噁心的竊喜。
原來小意早就把他深深埋進心里,看來心心相許,已經不遠了。

討厭王子54 「未來的二姊夫,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笑得這么噁心?發生什么事了?」笑得像是得逞的色狼一樣。
「沒、沒事,一點事也沒有。」
「你確定?」她狐疑地看他一眼。
難道……這是他面對壓力的反應?真怪。
「確定。」
趕忙收回那令孟圣詠反感的笑容,詢問他迫切想要知道的疑問:「妳知道妳二姊為什么會這么喜歡Otis的原因嗎?」雖然孟意棠喜歡的人是設計師身分的他,但他還是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孟圣詠不屑地冷瞟一眼章域尋,因為他問了個非常蠢的問題。
「何止知道,根本是到了透徹的程度,我不知道Otis是不是有透視能力,因為他每一件作品,每一個設計,都實實在在實現了我二姊的構想,說到這里,真的不得不感到神奇。」
「怎么說?」
「每次我二姊只要跟我談構想,沒多久,Otis就會實現她的構想,巧到讓我們有陣子懷疑家里是不是被安置了針孔,還真的找人來測,結果自然是沒有,但這樣的巧合始終持續著,我二姊從本來的厭惡,到后來的欣賞,甚至轉變為現在的崇拜,因為他真的強到……只能用神來讚揚他了。他不但把我二姊的構想發揮出來,并且還做了番提升,讓我這個對禮服一點興趣也沒有的人,也開始學著欣賞,因為他設計的禮服,要我穿,我真的會穿。」
「有這么好嗎?」他那得意的竊喜又不自覺地爬上臉。
但這次他的竊笑孟圣詠沒有注意到,因為她正忙著戳杯底不停滾動的抹茶湯圓,邊戳邊回答章域尋:「當然有,不過那是以設計師的角度來說。」
章域尋一聽,原本臉上的興奮,隨即轉冷。
「以設計師的角度?」
「當然,不然該以什么角度來喜愛?」
「以男人啊!」
孟圣詠抬起頭看向臉上寫滿火氣的章域尋,不解他的火氣來自何因。
「連長相都不知道的人,怎么從男人的角度欣賞啊?」
「可是妳不是說……小意愛他愛到以身相許都可以。」
「我是指我二姊愿意傾盡她的才能,全力幫助他在事業上更上一層樓,當然如果有機會的話,異性相吸,成為一對令人欣羨的伴侶,我也是樂見其成的。」
「那妳二姊對于Otis的看法是……」
「別擔心,目前只是純欣賞而已,還沒到愛的程度。」
孟圣詠以為章域尋在擔心Otis的威脅性,進而安慰他,但她卻萬萬沒想到,她的安慰,換來的是章域尋沉重失望。
「干嘛這么沮喪,雖然人家的成就比你高,說不定也比你帥,但不管怎么比,也比不過你在我二姊心中的地位的。」吞掉那顆抹茶湯圓,結束她的午茶時間。
「怎么說?」緊張的問。
「我二姊把你送給她的每樣東西都留著,即使破舊不堪,她都捨不得丟,從這里就可以知道,她對你有多么的執著,而且不一樣。」
孟圣詠的話,讓章域尋從南極重新回來夏威夷,心情好到他都快跳草裙舞了。
這時孟圣詠從櫥窗遠遠看到一件軍綠色制服,從這邊走來。
顧不了仁義道德,她隨便交代幾句,便將被幸福煽動得渾身輕飄飄的章域尋丟在原地,自己則自顧自的逃命去。
三分鐘一到,一名年約五十,為什么進入就不反抗了_有人愛上駕校教練嗎看起來一絲不茍的伯伯,一屁股坐到原本孟圣詠坐的位子上,以他聲如洪鐘的嗓音對著他說:「章、域、尋,腳踏車騎得挺快的嘛!」
他這才發現對面的人已經變了樣,變成了與他媽咪勾結之深的恐怖人物。
「教、教官好。」
「跟我回學校,這樣你就會知道我到底好不好了!」
孟圣詠妳這個沒義氣的家伙——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9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