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鼻炎肚子脹氣_有什么辦法緩解漲奶痛

討厭王子55 「姊,妳終于回來了,妳的手機怎么會打不通啊?」孟意棠從沙發上跳起來,心急地迎上孟琪惠。
孟琪惠將剛從量販店買回來的菜放到餐桌上,不解地走向她。
「手機剛好沒電,發生什么事了?這么急著找我?」
「圣詠已經知道我親生父母以前發生的所有事了。」
「她是怎么知道的?」所有知情的人,都已經瞞了這么多年,怎么會突然爆出來?
「妳還記得以前老愛對我冷言冷語的林明盈嗎?就是她講的。」
「她不是搬去美國了?怎么會……」這是怎么回事?
「都是章域尋那混蛋害的,林明盈很喜歡他,他卻拿我當拒絕她的擋箭牌,所以她就拿圣詠開刀,以此來傷害我,好讓我把章域尋還給她。」孟意棠壓抑著胸口不斷冒出的酸味,解說著。
「那孩子怎么還是這樣的執拗!」
她還記得她陪她父母去她家爭取意棠兩姊妹的監護權時的情景,她一直認為孩子都是純真善良的,但看到林明盈的惡行惡狀后,她發現……很多事情不是她想像那樣的簡單,林明盈就是一例。
當時才五歲的林明盈,一聽到有人要領養她們,她就把意棠叫到后院,并將她打趴,像壓狗般地將她壓在泥濘地爛泥巴上說:『我不會讓妳們得到幸福的,我已經叫我媽媽留下妳們了,我要妳們永遠當我奴隸,我要看妳們每天哭、每天偷東西被警察抓的樣子,因為……很有趣。』
嫌少生氣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咬牙切齒,第一次嚐到賞人巴掌的痛快,第一次罵髒話的舒暢,全因為林明盈。
她到現在還留著當時為了捍衛意棠而留下的傷痕,因為她的后腦勺有塊五元大小的圓禿,就是林明盈當時用石頭幫她留下的,也因為這樣,讓她爸媽順利地拿下意棠姊妹的監護權,她當時因為那一擊,昏迷不醒好幾天,不過有幾天她必須承認,是她裝的。
沒想到那個討人厭的小女孩回來了,而且還踏入她的禁區內,傷害她最親的的人來。
「姊,現在我該怎么辦?圣詠完全不理我。」
「別擔心,圣詠交給我處理,另外我想跟妳談談關于域尋的事。」
孟意棠一聽到章域尋的名字,心跳就不自覺地加速起來。
「我、我跟他今天會翹課,都、都是因為林明盈的關係,下、下次不會再這樣了。」
「不是,我不是要跟妳聊這個,而是……」本想跟她聊聊小灰兔跟挖豬屎王子這段過去的,想想還是算了,怕孟意棠一下子無法消化接受。
「而是什么?」
孟琪惠搖搖頭,「算了,沒什么,妳把菜放到冰箱去,我去看看圣詠的情形。」
看著孟琪惠上樓的背影。
到底是什么?跟他又有什么關係了?

討厭王子56 翻來翻去,翻來翻去,睡不著就是睡不著。
從床上坐起。
今天明明發生那么多事,不管精神還是身體都無比的疲倦,但是就是睡不著,滿腦子都在想章域尋。
想他停留在她手腕上的溫度,想他炙熱的擁抱,想他貼近的氣息,想他總帶點痞的笑容,想他過去遭遇過的痛苦,還有他那多情情圣般的濫情。
總而言之就是……閉上眼就全是他的影子。
雖然這陣子腦子里都是他的身影,但都是厭惡咒罵的,罵完眼一閉,她依然能一覺到天亮。
但今天卻讓她怎么樣也不敢閉眼,因為迎接她的是急速的心跳聲與令人抓狂的莫名愉快。
才一天的時間而已,她怎么會變得這么奇怪。
抓起枕頭,將滿腔的煩躁發洩在枕頭里。
啊——大喊一聲。
閉上眼,章域尋的身影依然如影隨行,用力將枕頭往衣櫥丟去,除了將今天章域尋選給她的休閑服給打落外,一點用也沒有。
雙眼一接觸到那套掉落的休閑服,她馬上跳下床,快速將休閑服丟入衣櫥內,眼不見為凈。
煩躁地走到窗邊,打開窗,讓室內迎來些清涼的夜風,人則斜坐窗臺上,看著只剩昏黃路燈的街道。
她到底是怎么了?
拿起放在書床上的相框,看著照片中蹲在花臺前種花的兩個小朋友。
「你能告訴我是怎么了嗎?」摸著照片中那個又胖又白的小男孩。
深深嘆一口氣,跳下窗臺,伸手正打算將窗戶關上時,發現對街的路燈邊有個鬼鬼祟祟的黑影。
定睛一看,竟然是讓她整晚睡不著的罪魁禍首——章域尋。
一確定是他,她馬上往下蹲。
他怎么會在這里?這么晚不睡覺跑來這邊做什么?不怕被嵐姨發現后,被扯耳朵嗎?
雙手攀回窗臺,雙眼則偷偷看向剛剛章域尋所在的位置,但人已經不在那里了。
一股深深的失落感重擊著她,站起身,打算將窗戶關上時,發現她家的蓮霧樹正在激烈的搖晃中,但風一點也不大。
等到她意識到是怎么一回事時,她存在已經被章域尋給抓到了。
「睡不著啊?」章域尋從樹葉中探出頭,對著她痞痞地笑。
孟意棠看到那抹笑,一股莫名的暖意讓她的胸口一陣緊縮,想哭的慾望立即涌現,但她馬上將那情緒壓了下去。
「我睡的可好了,我是剛去上完廁所發現窗戶沒關,是來關窗戶的,跟你這個半夜不睡覺,跑來我家做賊的人不同。」
章域尋不想戳破她的謊言,因為他可是半小時就跑來站崗的,是因為發現她的身影,才會現身的,不然他只是想看一眼她睡了沒就走的。
「就算我是賊,也是個準備偷心的賊,算是個雅賊。」
偷心兩字激起她一陣臉紅心跳,幸好夜色掩護了她臉上的紅,不然現在不知道被章域尋怎么抓弄了。
「採花賊就採花賊,雅賊?你對書畫古董又懂多少。」
「不懂,但我懂我愛的東西,這不也是種雅興嗎?」深深地看一眼孟意棠。
狼狽地別開他的注視,「很晚了,快回去吧!不然被嵐姨抓到你深夜不回家,小心你真的會變成無耳怪。」
「妳擔心我?」
「誰擔心你了,我是擔心嵐姨會擔心,快回去吧!」伸手就要把窗戶關上。
「妳跟我講聲晚安我就回去。」章域尋賴皮道。
「你就為了這聲晚安跑來這里?」
「不然我睡不著。」
「找嵐姨講不也一樣,只是聲晚安而已。」
「人不一樣,感覺自然就不一樣,我媽咪要是跟我道晚安,我只會起雞母皮,太做作了,但是妳……我會覺得很窩心跟安心的。」
臉上好不容易消退的紅,又爬上了臉。
「噁心……晚安晚安,我已經講了,快走啦!」
「那我走啰!晚安,小意。」對她揮了下手,便從樹上跳到馬路上。
孟意棠看著他跨上放在墻邊的腳踏車,無法控制地對他說:「路上小心。」
說出的剎那便后悔了,因為她在那一剎,知道她的失眠、心跳、臉紅、感動、心疼,都是為了一個原因——她愛上了那個正在對她微笑的男孩。
這個可能讓她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在心理頭大叫一聲。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那種人把別人的感情當兒戲,她生平最恨的就是這種人,怎么可能喜歡他,怎么可能……
但當他以那燦爛無比的笑容對她笑時,她的心馬上隨之起舞,跳得飛快。
雙眼馬上瞪向那還在原地不走的章域尋。
「不是要走嗎?快走啊!」口氣顯得有點暴躁,看來她真的被他的存在給影響到了。
「有件事我忘了跟妳講。」他清了下喉嚨,馬上對她大聲喊道:「孟意棠,從明天開始,我會火力全開的追求妳,可別逃了。晚安,小意,記得夢中要有我喔!」
說完,他瀟灑的騎車走了,留下彷彿剛被核彈炸過的孟意棠,呆愣地立在窗口。
直到被聲清脆的口哨聲喚醒,她才脫離那狀態。
「意棠,妳把人家給迷得神魂顛倒,半夜為什么鼻炎肚子脹氣_有什么辦法緩解漲奶痛不睡覺,跑來做愛的告白,真的是,士別多年,刮目相看。」趙軍毫半身探出窗,對著孟意棠大聲揶揄。
「軍毫哥!你怎么還沒睡?」
「『孟意棠,從明天開始,我會火力全開的追求妳,可別逃了。』叫那么大聲,要我怎么睡啊!妳看這附近一帶的人都被吵醒了。」
孟意棠這才注意到,原本入睡的鄰居們,紛紛切燈探出窗外看,有的甚至走出來,往她家看。
這讓她丟臉地縮入窗臺下,不時何時來的孟琪惠,走到窗戶邊,代替章域尋跟大家道聲歉,接著帶上窗戶,拍拍臉紅到可以煮蛋的孟意棠的頭。
「睡覺吧!」說完,人便往外走,但在她關門的剎那,突然對孟意棠說:「下次叫他別在這時候告白,大家都聽得見的。」
「姊!」抓起身旁的灰兔布偶就往門砸,但馬上便被合上的門給擋住攻擊。
她看著灰兔布偶,然后轉頭看向照片中的小胖胖。
「你在哪里?你再不來,我就快被追走了,你知不知道。」她一股即將背叛的罪惡感,重重壓著她。
看來今晚她休想入眠了,實在太煩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9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