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抹去一世塵埃 免費_有什么推薦的小說女生

討厭王子67 一個禮拜過去,他也住在她家一個禮拜了,這一個禮拜,天天過得心驚膽顫,害怕開門見到他,害怕聽到他的聲音,甚至連他的腳步聲也害怕,她都快草木皆兵了。
又六點了,這一個禮拜,為了躲他,她每天五點半起床,六點上學,同學都笑她想當第一名,上課『第一名』,老師還因此將教室的鑰匙交給她保管,說什么讓她方便自習,較有上進心的同學還因此受到感召,跟著她早起自習,若他們知道她早起是為了躲避學校的風云人物,他們對于她的欽佩,恐怕會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說也奇怪,她一直以為她跟章域尋的事,會因為林明盈為你抹去一世塵埃 免費_有什么推薦的小說女生而傳遍校園,結果一如往常,同學對她的態度還是那樣有點熟又不太熟,還有那些曾經伙同林明盈威脅過她的小老婆們,她們面對她的態度雖然依然不佳,但不至于上前挑釁或是冷言冷語。
最最奇怪的是林明盈,自從那天在學校跟她起完沖突后,人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她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另一個跟林明盈一樣一點消息也沒有的圣詠,不曉得這一個禮拜她在干什么?學校請假,嵐姨在美國,大姊說她很好,但她不想知道很好兩字,她想知道的是她現在怎么樣?心情如何?什么時候回來?或是她要怎么樣才愿意原諒她?但這些消息要如何從一個故意封鎖消息的人身上獲得。
沉重一嘆。
眼睛往一旁的鬧鐘看去,快六點半了,再不出門,一定會跟剛起床的章域尋撞個正著。
揹起書包,房門才開,就被剛拖著行李回來的孟圣詠給嚇到。
「圣詠!妳什么時候回來的?」一說完,她就覺得自己問了個白癡的問題。
「妳是沒看到我的人跟我的行李嗎?妳說我是什么時候回來的?」早就原諒她的孟圣詠還在演戲,因為她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拉不下臉說原諒。
「在嵐姨家過得好嗎?」
「妳又在問廢話了!嵐姨家有錢有勢,要什么有什么,能不好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指心情上的。」
「沒看到背叛者,心情能不好嗎?」說完孟圣詠就后悔了,但是說出去的話跟潑出去的水一樣,收不回來,就算能收,她也拉不下臉收。
「圣詠!脾氣也鬧了好幾天了,該好了吧!得寸進尺只會讓人感覺妳很無量而已!夠了。」提著韓嵐芬從美國敗回來的伴手禮的孟琪惠,一聽到馬上斥責。
好面子是孟圣詠的罩門,不管怎么樣她就是拉不下臉,不想製造更多的后悔,拖著行李往自己的房間去,手一甩便把門關上,一點也不理會孟琪惠的叫喚。
孟琪惠看著孟意棠難過的表情,馬上上前安慰她。
「別太在乎圣詠講的話,妳也知道她是刀子口豆腐心的人,她現在一定在為自己講的話后悔中,別聽進心里。」
「我知道。」說是這么說,但她的眼神還是充滿了擔憂。
「別在想圣詠的話了,來看看嵐姨從美國帶了什么東西給妳。」
拉著她就要往房間去,這時她卻發現客房的門大開,但是那個惱人的章域尋,卻不見人影。
「他呢?怎么沒在房間里?」
這讓她害怕的看向不遠處的浴室,害怕他突然從里面跑出來。
「域尋剛剛回去了,因為圣詠回來了。」
她怎么忘了嵐姨當時趕他的承諾——『只要圣詠回來,他就可以回去』。
躲了他一個禮拜,現在他走了,照理說心情應該很輕鬆的,但是她卻悵然若失。
看了眼孟琪惠,又看了眼孟圣詠的房門。
她很想把章域尋就是挖豬屎王子的事實跟她們兩人講,但話總滾到嘴邊就又吞了進去,她不懂自己在顧慮什么,但是就是講不出口。
像現在就是,口張開了,講出來的話,卻是跟腦里想的背道而馳。
「太好了,終于不用在跑到樓下洗澡上廁所了。」說完,心里頭竟然冒出一股酸澀的思念。
「怎么了?是不是還在為圣詠的事擔心?」
本來想搖頭,但想了一下,還是點了頭,她不希望被孟琪惠察覺她對于章域尋的情緒。
「妳就是想太多,圣詠一定會原諒妳的,遲早的問題罷了,我們還是來看看嵐姨送妳什么禮物,聽說妳會很喜歡的。」
拉著她進房,將她壓坐在床上,然后把那二尺正方的禮盒給她。
「打開來看看。」
依令打開禮盒,里面放的是一件水藍色的小禮服,禮服上面放了張卡片。
其實她看到那件禮服時已經很激動了,但禮服帶給她的激動,遠遠比不上那張卡片來的高。
她難掩興奮地看著孟琪惠。
「嵐姨說,這禮拜五晚上會派車來接妳,到時記得穿上這件禮服出席。」
禮服的柔軟,讓她忘記孟圣詠帶來的心痛,更忘記了章域尋帶來的煩躁,她只記得,她終于可以見到崇拜以久的偶像了!

討厭王子68 叮咚、叮咚、叮咚……失火般的電鈴聲響撤屋內的每個角落,可見來客急躁到一秒都等不了。
「少爺開門嗎?」一名穿著筆挺西裝,冷酷粗獷的男子,問著坐在沙發椅上悠閑喝著咖啡的俊帥男子。
「再等一下。」
快燒起來的電鈴聲持續一分鐘,來客受不了寂靜的回應,手腳併用猛擊著門,彷彿要把門給拆了似的。
「愛德華!我知道你在里面,給我開門!開——門——」林明盈在門外像潑婦一樣的大叫。
「少爺開門嗎?」粗獷男子再問一次。
他沒有正面回應他,只是將空的咖啡杯高舉。
從小就服侍他的粗獷男子馬上就曉得他的意思,將咖啡杯接下,走到酒吧倒了杯咖啡給他。
「愛德華——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限你十秒內開門!不然我就去買把斧頭,把這扇門給劈爛!十、九、八、七、六……」
「少爺?」粗獷男子快受不了這一陣又一陣的噪音,他可沒有俊帥男子的好脾氣。
「再等等。」自在地喝口咖啡,彷彿這些噪音只是大聲點的鳥叫聲罷了。
粗獷男子很想馬上開門把林明盈揍暈,讓她無法再發出這些噪音,但礙于主子的命令,他只能拿出他最大的耐性忍耐著。
終于室內的第三個人受不了,從床上彈起,雙眼充滿血絲地瞪著發出噪音的門。
「是哪個王八蛋這么沒教養!一大早不睡覺擾人清夢!」孟圣詠因睡眠不足嘶吼著。
愛德華放下咖啡杯,摸了下手腕上的手錶,「睡美人,不早了,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五十九分了。」
「晚上九點五十九分!」
孟圣詠叫一聲,看向墻壁上的時鐘,不巧的是,剛剛跨過了界線,已經到十點了。
她緊張地跳下床,雙手隨便梳了梳凌亂的頭髮,邊穿鞋子邊吼著總是那派悠閑的愛德華:「你為什么不叫我?我都睡了十三個小時了!我大姊現在一定到處找我!」
「我看妳睡得那么熟,時差一定還沒調整過來,就沒叫妳了。」
孟圣詠昨天一曉得他來臺灣,七點不到就騎著腳踏車來飯店找他,詳談計畫的后續動作,結果她實在熬不住睡神的誘惑,不知不覺地睡了過去,她甚至不曉得什么時候被搬上床的,更別說是時間的流逝了。
「我在這里待這么晚,又跟兩個男人共處一室,還在男人的床上醒來,如果被我大姊知道的話……」
想到這里她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她可不想步上她二姊的后塵,那實在太可怕了。
「我的腳踏車鑰匙呢?」
愛德華拿出放在口袋里的鑰匙,淘氣地搖了一下。
孟圣詠沖上去就要拿,卻被愛德華一拋,丟向總是站在他右側的粗獷男子。
「你在做什么!」孟圣詠火了。
「我們有客人。」
「客人?」
她這才注意到那刺耳噪音,「誰啊?」
才問,快把門給踹破的林明盈,馬上做了解答:「愛德華!你眼睛不行,難道耳朵也不行了!給我開門聽到沒——」
「她怎么知道你住在這里?」
「她找人查少爺的行蹤。」粗獷男子回答道。
「看樣子消息放出去了。」愛德華說道。
「那現在……」
「擇日不如撞日,既然來了,就開始吧!」
「來得及嗎?有些細節……」孟圣詠擔心計畫不夠周密。
「少爺做事,妳放心。」粗獷男子拍胸脯保證道。
「妳先進房間去,我來跟她談。馬歇爾,可以開門了。」
再不開,他們可能就要賠飯店一扇新的門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0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