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女人脫了下面好難看_有什么適合女生看的小說

討厭王子69 孟圣詠躲進臥室,愛德華蹺著二郎腿等著風暴的來臨,馬歇爾站定門前,門一開,讓起腳踹門的林明盈,直接因失衡而踉蹌進房內。
馬歇爾看她那要摔不摔的狼狽,讓他必須以清痰的聲音,來掩飾差點爆出的笑聲。
「林小姐,請。」
林明盈整整有些凌亂的髮型,瞪了眼馬歇爾,便走到愛德華面前。
「我叫這么久你是沒聽到嗎?你看我的手,都敲到脫皮了!」說完,冷嘲一聲,「哼!我怎么忘了你是個瞎子,看不到任何的一切。」
一旁的馬歇爾聽到,眼神馬上露出扁人的火氣,他從來沒有喜歡過林明盈,她渾身散發出的自以為是,總是令他反噁至極,要不是看在她是他主子未婚妻的份上,早就對她不客氣了。
林明盈將她那重到可以砸死人的名牌包往愛德華身旁的空位丟去,任由名牌包的底角劃傷他的手臂,自己則坐到對面的單人椅上,明顯的感覺到她對于愛德華的嫌棄與鄙視。
「少爺你的手……」
馬歇爾急著想處理他手上的劃傷,卻被愛德華給拒絕了。
「急著叫我來臺灣有什么事嗎?」
「從叫你來臺灣到現在都已經過兩天了!一到臺灣還躲給我看!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我這不就被妳找到了。」愛德華一派溫雅的笑。
林明盈厭惡透他這樣的笑,充滿虛偽跟距離。
「算了,我不管你為了什么躲我,我現在只想跟你談談我們之間的婚約。」
「我們的婚約怎么了?想提前還是延后?」
「我想解除。」
「解除?為什么?」
「不為什么,只因為我找到更適合的人了。」
「我們擅自解除婚約,我們的父母恐怕會不開心,畢竟他們是那么希望我們在一起。」
「打一開始我就不想跟你在一起,你除了那張臉能看外,沒半點我喜歡的,情婦的小孩,原本的繼承權被后來誕生的弟弟給搶了,眼睛又看不到,請問這樣的你,會有未來嗎?我生下來就是公主,未來還是公主,我可不想從公主變成廉價看護,照顧你一輩子。」
馬歇爾氣到快沖過去打人了,但被愛德華的手勢給阻止,身為求援者的孟圣詠聽到林明盈的一番談話,意外的冷靜,一雙古靈精怪的眼珠轉個不停,像是在策劃著什么似的。
「既然妳這么厭惡我,我也不想當那個延誤妳青春的殺手,那在問過我們父母后,我們就可以分道揚鑣了。」
「問他們!我瘋了不成!他們一定不會答應的!」
「那妳打算怎么做?」
「發新聞稿,之前我們訂婚的時候,我們父母搞得沸沸揚揚的,弄到全美國差點都知道我們訂婚,這次我想用這個辦法解除我們的婚約。」
「解除總要有個理由,理由是……」
「你就發表一篇致歉信,說你移情別戀,愛上另一個女孩子就好。」
「林小姐,妳別太得寸進尺,明明是妳移情別戀,為什么要我家少爺扛這個罪!」馬歇爾的耐性快用完了,拳頭握到指甲都在手心印出痕來。
「我對你家少爺本來就沒有感情,哪里算是移情別戀,在況且,我是女生,我相信你家少爺是名紳士,不會讓我扛這個罪的,是吧!愛德華。」
「少爺!」馬歇爾不希望愛德華為了幫人,就此揹上負心漢的罪名。
「馬歇爾沒關係,我不在乎,那我過幾天在發新聞給記者。」
「不用,我來之前已經發了,來這里只是告知你一聲而已。」
「就這么迫不及待?」行動力還是這么快,不過這就是他要的。
「我們的關係能早一秒斷就早一秒斷,明天好好把你的負心漢角色扮好,也祝你找到愿意看護你一輩子的人,雖然機會不大,不過用點錢,一定會找到的。」
起身,拿走沙發上的名牌包,便踩著高跟鞋,叩叩地離開。
林明盈一走,孟圣詠馬上從臥室里出來,「你放心,我會洗刷你負心漢的名聲,并且賠你個未婚妻的。」
「我真的不在乎,不用麻煩了,我會幫妳,其實也是在幫我自己,我早就想跟她解除婚約了,之前礙于她的意愿無法如愿,現在終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解除,雖然辦法糟了點。」
「少爺。」馬歇爾捨不得他這么犧牲。
「很晚了,幫我送圣詠回家吧!」
「愛德華,我絕對不會讓你白幫的,說到做到。」一諾千金可是孟家人很重要的品性。
「如果我要妳來代替林明盈當我的未婚妻呢?」愛德華開玩笑地問道。
孟圣詠想了一下,回道:「好啊!」
她的回答讓馬歇爾呆了,更讓一向沉穩的愛德華傻了。

討厭王子70 孟意棠站在汴京百貨公司前,看著百貨公司的最頂樓。
沒想到她的偶像的工作室,就設置在章域尋家的百貨公司的頂樓,難怪嵐姨可以拿到他的邀請卡。
走進百貨公司,搭上VIP電梯,來到Otis工作室。
電梯門一打開,馬上被一件件排列在工作室四處的精緻禮服給吸引目光,看來是今年最新一季的。
「妳是孟意棠小姐嗎?」一名燙著大波浪,腳踩紅底高跟鞋的時尚輕熟女,走到她面前有些冷漠地問道。
「我是。」
「設計師還沒到,他請我先請妳到他的辦公室等。」
孟意棠左右張望了下,「怎么沒有其他人?」
整個空間只有她跟眼前這位小姐而已。
「員工都到巴黎準備下個月的服裝展了。」
「不是,我是問沒有邀請其他的人嗎?」
「沒有,只有妳,這是韓夫人特別要求的,不然妳恐怕沒機會見到設計師,因為他這禮拜預定要去巴黎的,他為了妳特地晚一個禮拜出發。」
「為了我?」這讓孟意棠受寵若驚。
「韓夫人為了妳特別請求設計師見妳一面的,不然我們家設計師一向不見客的,他是看在韓夫人的面子上,才特別破例。」
這讓孟意棠非常不好意思,看來回去該好好謝謝嵐姨的引見。
「我知道,Otis很注重隱私的。」
「不好意思孟小姐,我等等要趕飛機,辦公室在那里,請妳自便,工作室可以隨便參觀,設計師大約三十分鐘后就會來。」丟完話,人便拖著行李箱,往電梯而去,留下孟意棠在原地不知所措著。
電梯門一關,她馬上對著那門無奈地罵著:「怎么有這樣的員工,就不怕她是小偷喔!」
一個人也沒有,反而讓她更緊張了,因為這表示等等她要跟她的偶像一對一見面。
不曉得他是怎么樣的人?他在時尚界的神秘,可說是人人皆知,有人說他不愿公開,是因為他有嚴重的精神疾病,只要見到人就會發狂打人。也有人說是自卑自己的外表,聽說長得跟輾過的豬頭沒兩樣。更有人說,他想藉由這股神秘來抬高聲勢、製造話題。
但不管是哪個原因,為啥女人脫了下面好難看_有什么適合女生看的小說他的設計無人出其右,新嫁娘為了擁有他的禮服,幾乎爭破腦,暢銷到其他的禮服設計師都忍不住眼紅,造謠、抹黑、拷貝通通來,就曉得他的禮服是多么的暢銷,多么的讓人想擁有了。
雖然他如此的神秘,卻有個傳聞讓他被媒體封為『癡心設計師』。
聽說他小時候喜歡一個小女生,喜歡到現在,癡心不變,為了找那女孩子,他開始設計禮服,為了就是讓小女生能找到他,他設計的每件禮服都是給她穿的,但是十數年過去了,他的成就日益劇增,但是他心儀的小女生,還在茫茫人海中,下落不明。
為此他還發下重誓說:『此生若無法與她結合,他寧可孤獨一生。』
這也是她崇拜他的其中一個原因。
雖然外傳這不過是宣傳手法之一,但她寧愿相信這是真的,世上真有人愿意為了一個人守候,如果她不這么相信的話,她害怕自己會懷疑與那人的誓約,害怕自己的等候,不過是可悲的一廂情愿罷了。
雖然等到的結果讓她很失望,她不懂時間為什么把一個人改變得那么徹底,徹底到人站在她面前,她竟然一點痕跡也找不到。
這些年她天天想著她的王子變成什么樣了,是胖?是瘦?是高?是矮?幾乎她所有可以想像的樣子都想了一遍,卻沒想到變成今日的面貌。
幾天前,她還自信滿滿的認為自己絕對認得出來自己的王子,結果……別說認得了,根本就是兩個樣,即使那結果好到讓她訝異到差點把眼珠子嚇出來,除了花心這一點外。
一想到他這點,捏在手里的絲帶花當場被她從禮服上拆了下來,嚇得她到處找家伙想把手上的絲帶花接回去,卻發現那朵絲帶花不但被她扯下來,還被她撕破了個大洞。
怎么辦!怎么辦!
當她急得如熱鍋上螞蟻時,突然看到Otis的辦公室的藍色小木椅上,擺了一只跟她那只很像的泰迪熊,只是眼珠子是黑的。
絲帶花隨便往一旁的桌上放去,轉開門把走了進去。
一進到里頭,一股強烈的緊張,隨即縈繞著她的全身,讓她忍不住地顫抖起來,因為里頭的擺設,都熟悉的讓她害怕。
幼稚園時最愛的粉紅塑膠杯,黃色小鴨手帕,姊姊織給她的紅色小花圍巾跟手套,幼稚園到海邊玩時挖的沙,玻璃罐上還有奇異筆寫著的歪曲日期,最最令她害怕的是,那張表框的手寫結婚證書跟合照。
Otis怎么有她的東西,這是為什么?
上前翻開壓倒在辦公桌上的另一個相框,里面框住的是她跟章域尋第一次疊在一起的照片,他為什么會有這張照片?
對了,這張照片是圣詠拍的,圣詠怎么會把照片給Otis?還是Otis跟她要的?但為什么會特別要她跟章域尋照片?而且還是這種曖昧到令人容易誤會的照片。
難道……不,不會的!世間哪有這么巧的事。
她不愿相信地倒退一步,卻撞上一堵溫暖的肉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0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