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救人被別人糟蹋大全_有你終成雙許默免費閱讀

討厭王子71 「小心點。」
她抬頭一看,是她不想見,渾身細胞卻一直高喊著他名字的人——章域尋。
「你是Otis!」
「我是,中文唸奧狄斯,有人叫我尋、域尋、狄狄或狄斯,更有人叫我挖豬屎王子。」
所有跟震驚有關的名詞,都已經無法形容此刻孟意棠的心情,只能說,她彷彿被無數道雷轟到一樣,整個人呆愣到無以復加的極限。
他承認了,承認了!承認他是挖豬屎王子,承認他是她一直等待的人,更承認他是她一直崇拜的人——Otis。
呵!她怎么會這么蠢,挖豬屎的臺語諧音,跟Otis的發音很像,她怎么一點都沒有察覺!
三個名字,三個不一樣的發音,卻都是同一個人,都是曾經給過她溫暖跟甜蜜的人!
用力推開他,「他們是他們!你是你!他們跟你是不一樣的個體!你不可能是他們!」她還是不愿承認這些巧合,人甚至緩緩地往門移去。
「沒關係!早料到妳會嘴硬了。」
轉身先用早就買好的鎖鏈,將門把給鎖上,然后將鑰匙收進自己的褲袋里,止住孟意棠逃亡的意念。
「不好意思,妳太會跑了,這么做是為了避免妳跑掉,現在不管颱風、地震、火災,我們都必須在一起。」
孟意棠被他這招給嚇到了,沒想到他會做這么絕,抓起桌上的電話就要打。
「小意,勸妳死了那條心吧!」他搖了搖手上的尖嘴鉗,「線已經被我給剪了,妳又沒手機,現在唯一的生路,只有我這里的鑰匙而已。」拍了拍褲袋內的鑰匙。
「把鑰匙給我!」
章域尋搖了搖食指,「等我把我想講的話講完,自然會交給妳。」
轉身便走進去一旁另設的玻璃房內,也是章域尋創作跟製作的地方,他從里面推出一具立裁用人臺,上面穿著一件裝飾過度,華麗卻不是很精緻,比較像是戲服的粉紅色禮服。
「還記得它嗎?我想妳應該記不太得,為了幫助妳想起來,我還準備了張圖來幫助妳恢復記憶。」
是張護了貝的圖畫紙,上面畫了個金髮戴著皇冠的公主,公主穿著跟章域尋人臺上的禮服一樣的禮服。
「這件禮服是我學會做衣服的第一件作品,我做完時,老師跟同學紛紛跟我講說,那件禮服是他們看過最沒品味的禮服,但對我來說,卻是最美、最完美的,妳是不是也這樣認為?」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繼續裝傻。
「想不起來嗎?沒關係,我還有張王子圖,連同衣服都在里面,要不要我推出來給妳看?」
見他轉身要拿,馬上喊住他:「不要!我不想看,你到底想怎么樣?」
「沒怎么樣,只是想要拿回當初有人跟我約定的東西罷了。」一屁股坐上一旁的工作椅,一臉的理所當然。
「那你去跟那人要啊!」
章域尋以他那深邃的灰藍眼睛緊盯著孟意棠說:「妳沒看到我正在要嗎?」
害怕他的注視,孟意棠狼狽的別開臉,不想與他的眼睛有任何的交集。
「又躲!小意妳到底要我怎么做妳才愿意面對我!」他指的是心,「需要我提供更多的證據證明我就是妳一直找的人嗎?還是需要我把那張證書上的每個字背給妳聽?」
孟意棠直接把耳朵捂起來,以為這樣就聽不到,就可以不用面對章域尋。
面對孟意棠這樣的反應,章域尋沒有生氣,只覺得熟悉,因為這就是他認識的小灰兔,膽小、脆弱、畏縮、害怕面對事實的小灰兔。
蹺起腳,雙手疊至胸前,滿是玩味地看著孟意棠。
「我是何堂儀,我愿意嫁給挖豬屎,結婚之后想跟挖豬屎生跟七矮人一樣多的孩子,養跟桃樂絲一樣的小狗狗,一起住在跟睡美人城堡一樣的家里,門的前面種很多的玫瑰,后面的院子種很多我愛吃的蘋果,種挖豬屎愛的芒果,還有姊姊愛吃的蓮霧,妹妹愛吃的草莓,一輩子都不吵架、不分開,一起做很多漂亮的禮服賣朋友賺錢,然后一起變老公公跟老婆婆,一直很快樂、很快樂,一直到我們上天堂也很快樂。」
章域尋唸完,孟意棠的手已經離開了耳朵,眼眶含淚地看著他。

討厭王子72 「為什么沒有打電話給我?我每天每天的等,就為了等妳的電話,我甚至等到直接拿被子在電話旁等,卻怎么樣也等不到?這是為什么?不是說到了會打電話給我嗎?」
「你要我怎么打?我們一到那里,我爸媽就忙得不可開交,我只是個養女,哪敢要求太多,那時候擔心的只有我爸媽會不會因為當時生活困頓,把我跟我妹丟到孤兒院去!但我一回臺灣,馬上就打電話給你,但卻查無此號,等問到你的消息時,換你不在臺灣了,我以為你移民了,但我有請我爸媽動用朋友的力量找,但怎么找就是找不到!」章域尋的質問把她氣到了。
「終于承認啦!」
「如果我一直不承認的話?你打算怎么做?」
「我會把所有可以證明妳是小灰兔的證明全用上,必要時,要我搜身檢查都沒關係,尤其是大腿內側的那顆紅痣。」雙眼往孟意棠的腿部看去。
孟意棠則腳一退,退到椅子后方,遮住穿短褲的雙腿。
「你怎么知道我大腿有紅痣?」
「以前妳睡傻時不小心看到的。」
「不小心?」不知道為什么,她一點也無法相信他說的不小心。
章域尋心虛地雙眼往上一飄,他絕對不會跟她說,當時她的裙子被電風扇掀起快到大腿,因為看到有一點紅紅的,他『基于』好奇,伸手拉高一點,就這樣看到了,所以有一半不是他故意的,他只是順水推舟更上一層樓而已。
孟意棠一看他雙眼漂浮就知道,她老早就被他給毀了最初的貞潔,但她現在不想計較這些,她只想知道,眼前這個本來痛恨男人始亂終棄、無法專一的大男孩,為什么會變成妻妾成群的人,以玩弄別人感情為樂的人。
「你還記得你在我家跟我講的話嗎?你說你會這么花心是另有原因的?什么原因?」
章域尋沒有回答,而是從椅子上站起,走向辦公桌。
孟意棠看他朝自己走來,如驚弓之鳥,一溜煙逃到離辦公桌有二公尺遠的書柜前。
「反應有必要這么大嗎?我只是想拿東西而已。」
拉開辦公桌中央的抽屜,拿出一本厚厚的本子,丟給孟意棠。
「這是什么?」
「看就知道了。」
孟意棠看了他一眼,確定他不會在前進,才打開本子,里面都是些女孩子的照片跟詳細的三圍資料。
不看不火,愈看愈火,本子用力合上,將本子用力丟還給他。
「你把你的花名冊拿給我看做什么!是想跟我炫燿你多有魅力,多有本事嗎?噁心。」
起腳就要走向大門,但下一秒就被章域尋的解說給凍住腳步。
「我這些年設計的每件禮服都是為妳設計的,難道妳沒發現?注意我的品牌LOGO,是只灰色小兔子,兔子外面不是有圈字——『送給屬于我的女孩,小灰兔。』難道妳都沒注意到?」
「我一直都有在注意,也懷疑過,但是你這些年闖出來的知名度太高了,我不太相信我等待的人,有這么大的成就,下意識就直接把你給剔除。」
「什么?還以為知名度愈大妳愈容易找到妳,結果……反而讓妳直接剔除!」想到這里,他忍不住爆笑出聲。
笑自己這么努力,結果卻是讓自己繞更大圈在找人,白癡的可以。
「笑什么笑?我還是不懂你設計禮服跟花名冊里面那些女生有什么關係!」
章域尋為孟意棠的遲鈍嘆了口氣,「妳這樣還聯想不到嗎?妳我分開十數年,這些年妳高矮胖瘦我又不清楚,所以就到處收集不一樣體型的女孩,來設計禮服,就是預防哪天遇到妳,好直接拿適合妳體型的禮服給妳。」
卻也因為這樣,讓他擴展了業務,造福了各式體型的人,當然也讓他的知名度更加遠播。
「直接拿適合我體型的禮服給我?為什么?」
「當然是可以直接穿著禮服到法院結婚啊!」
沒想到裝在他腦袋里的想法竟然還停留在幼稚園時期,難道他不曉得,未滿二十歲是無法私自結婚的,不過也因為這樣,終于讓她找到一點他沒變的地方。
「既然如此,她們為什么都說是你的妻妾?」
「那是她們自封的,為了讓她們愿意幫我試裝,我便陪著她們玩這后宮游戲,為了這個游戲,我規定了不少規矩,就是避免她們當真,但最后她們都玩的比我認真。」
「難道你就玩得不認真嗎!記得我去你教室找你的時候,不就把美人鐵三角放在手掌間玩弄,看你玩得挺快樂的!」這讓孟意棠想到就氣得牙癢癢的。
章域尋捧著自己的臉,嘴巴一縮,做出吃到酸梅的章魚嘴,「哇!好重的醋意喔!酸到我的牙齒都軟了。」
「誰吃醋了!我沒有吃醋!」抓起書柜上的書就要丟向他。
章域尋為了個人性命著想,馬上舉手投降。
「好好好,妳沒吃醋,妳沒吃醋,沒吃醋的孟意棠小姐,我們是不是該聊聊那張證書上的承諾?」
孟意棠看著那張她親手寫的結婚證書,憂憂一嘆。
「怎么?不想履行里面的承諾?」
孟意棠搖搖頭,「我只是在想,我們對對方的了解,僅止于過去那短短的半年,況且當時我們那么小,有些記憶早就不在了,你確定我們真的要履行那個承諾?」
「難道妳不喜歡我?」
章域尋這個問題讓孟意棠心跳緒亂,雙頰嫣紅,眼神因害羞而閃避。
「我不是很清楚。」
「那這樣清楚嗎?」
不知何時靠過來的章域尋,將孟意棠嚇得往后一退,結果雙腳卻被屯在地上的布匹給絆到腳,整個人往后倒,章域尋手一伸,撈住孟意棠的腰,將她貼近自己。
「這樣清楚嗎?」他再問一次。
她心煩意亂地想將他推開,但他右手卻像是強力鉗子一樣,緊緊抱著她,讓她哪也不能去。
「妳這缺點該改一改了,遇到不想回答或困擾的問題就用逃避來表現,很糟糕,不過這就是妳,但妳什么都可以逃避,就只有我們的事,怎么樣也不能逃。」
「你到底要我怎么樣?」他身上專屬的味道讓她的焦躁不斷升高。
「誠實的面對我,面對對我的感覺。」
空出的左手,將她老是閃躲的臉扳向他。
「不要再逃避我了好嗎?我們找彼此等彼此十多年還不夠長嗎?好好面對我們之間的感覺。」
低下頭,輕輕吻住孟意棠,將自己這些年的等待、祈求、思念,傾注于這個吻中。
這次少了路人的打擾,章域尋很快就控制住孟意棠,讓她很快便陷入自己營造出來的甜蜜中,可是他卻控制不了自己的野性,原本放在她腰上的手,這時一點一點的往下滑,滑到屁股處,甚至將她往自己的慾望推。
孟意棠一感覺腹部的滾燙,馬上用力掙扎,但章域尋卻像是饑渴許久的野獸一樣,不斷地深入,不斷地將孟意棠的氧氣耗盡,捧著臉的左手,甚至沿著T恤的下緣進入,解開了孟意棠的內衣釦子。
這讓孟意棠知道,自己再不動手捍衛,幾分鐘后,一定會渾身被脫個精光,接著就會發生玫瑰花瓣掉落,她咬著棉被哭泣的事情,她可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于是她的腳開始亂踩。
亂踩一陣后,終于成功踩到章域尋的腳,讓他吃痛放開自己,她則趁機跳過布匹,逃到門前。
「這就是你對我的感覺?」慌亂地整理自己的儀容,尤其是那被解開一半的內衣釦。
「對不起,我忍不住。」
「忍不住?就可以這樣不尊重我?把鑰匙給我!如果不想被我當成色狼的話!」
「小意,對不起,剛剛是一時的情不自禁,我真的……」
「閉嘴!把鑰匙給我,現在!馬上!不然我永遠都不跟你講話!」
「首先我跟妳道歉,道歉我剛剛的禽獸行為,再來妳必須告訴我,妳打算怎么面對我們過去的承諾?當作沒這回事?還是履行?」問完便把鑰匙丟給她。
打開鎖,看著章域尋,「那是我們最美好的回憶,我不想當作沒發生過這件事,但我也不想履行,因為我們真的分別了太久,對于彼此的認識還不夠多,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從朋友開始做起,給我們多點時間認識對方,好嗎?」
「那明天有空嗎?我們像朋友一樣吃飯逛街或是看電影?我保證是紳士之約。」右手高舉,做了個發誓的手勢。
「我比較喜歡買份早餐到公園吃,然后逛書店。」
為救人被別人糟蹋大全_有你終成雙許默免費閱讀 「妳要我跟著妳去逛火山,在云端用餐都沒有關係,那我明天七點騎腳踏車去接妳。」
孟意棠被他夸張的話語逗出了笑容,「逾時不候。」
「逾時不候。」
孟意棠一走,一直用鏡頭監控著他們的孟圣詠,從隔壁的會議室走了過來。
「你剛剛為什么不壓到底?虧我二姊今天是危險期,中標的機率很大,不然你們七矮人計畫要多久才能完成?」
一年一個也要七年才能達成,問題是,誰能保證能一年一個。
「有妳在偷看,我怎么敢壓啊!我可不想做真人春宮秀給妳這個未成年少女看,我可沒這興趣。」
「你那七矮人計畫是所有計畫中最難實現的,愈晚做愈難達成。」
「放心,一定會實現的,而且很快。」
「很快?」
剛剛不是才說要從朋友做起嗎?以她二姊那慢郎中,沒有二三年的觀察期是不可能進一步的,況且她還有一堆計畫需要自我實現,那要等到多久才有辦法達成?
「現在妳需要擔心的不是我跟妳二姊的承諾,而是妳的計畫,妳等這么久,不就是為了那個計畫而來嗎?」
「他到了嗎?」
「飛行中。」
太好了,有了『他』,計畫就好進行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0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