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奴兒錯了請鞭罰_有內涵的英文單詞紋身

討厭王子 幸福最終回 二年后,一切人事都隨著時間與時空而有所變動。
韓嵐芬在丈夫將自己的棒子交給大兒子后,便跟著丈夫實現過去一直想做的事——『環游世界』,并半強迫地邀請章家父母加入旅游的行列,逼迫他們緩和過去工作的壓力與辛勞。
而孟琪惠,依然是個快樂的單身貴族,目前她的重心都放在如何精進她的裁縫技術,現在是章域尋跟趙軍毫搶得要死的樣品師傅。
至于孟圣詠與愛德華,孟圣詠正在準備考愛德華目前就讀的大學,她并非要留學,而是愛德華為了孟圣詠跑來臺灣讀大學,一邊讀書一邊寫他的新書,他用前本書的版稅買了孟圣詠隔壁鄰居的房子,還叫馬歇爾打了副備分鑰匙給孟圣詠,并歡迎她天天來。
搞得現在孟圣詠放學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跑去他家白吃白喝打擾愛德華寫文,但愛德華卻十分享受她的打擾,可馬歇爾卻很不開心,因為她每次來都會製造一堆垃圾,讓他必須跟在她屁股后面拼命撿,就怕視障的愛德華踩到,但孟圣詠卻依然任性且愉快地窩,窩到孟琪惠每天都要上門抓人回家,不然的話,她會直接睡在那邊不回家了。
至于逼迫章域尋必須介紹又帥又專情又有錢的男友給她的程璜語,現在也忘了這件事,現在每天過忙碌且與趙軍毫爭執的日子,哪有時間想章域尋當初欠她的約定,因為她現在是他的特助,兩人每天都為了工作上的事或是私事吵架,但是兩人卻怎么吵也吵不散,趙軍毫現在一天沒有程璜語在身邊就會心神不寧無法工作,而程璜語則是一天沒管到趙軍毫就會焦躁不安抓狂發怒,兩人變相地分不開對方,只是兩人都遲鈍的沒發現這點。
而被茱蒂帶走的林明盈此刻在哪里,她現在在非洲的落后部落,正在做著錢少又髒又累的人道救援工作,有好幾次她都企圖逃跑,都被茱蒂的保鑣給抓了回來,經過這二年的潛移默化,當初那個愛錢勢利重名利的林明盈變了,現在她成為人道組織的中堅份子,每日T恤、牛仔褲加雙髒到不行的運動鞋。
本來茱蒂讓她回去,她卻愛上了這樣無私的付出,自愿留下,即使明知這是她過去唾棄的工作,她母親叫她回去好幾次,她卻一次也沒回去,氣到說要取消她的繼承權,她竟然冷靜地跟她媽說,她無所謂,過些日子她打算回到美國讀書,為了能獲得更多的知識,未來能幫助更多的人。
順道一提,林明盈的父母離婚了,林父得到了林明盈的監護權,卻失去了三分之二的財產,目前開了間寵物旅館,終于圓了他一直想做的事,現在他逢年過節都會回來臺灣看看孟意棠跟孟圣詠,彌補當初對她們兩姊妹的虧欠,并且為他那苦命的妹妹掃墓。
至于章域尋與孟意棠這對年輕夫婦,目前正處于磨合期,每天都有新的話題可以吵,為今天該吃什么吵,為誰多看異性一眼吵,為誰該起床為兒子們泡牛奶而吵,最近吵最厲害的是,章域尋又搞出條人命來了,讓孟意棠的大學生涯被迫往后延期,因為她這胎孕吐的特別厲害。
她卻不曉得,這胎是章域尋意料中的事,因為他無法忍受其他的男生看她的眼神,因為生完孩子的孟意棠,身材除了變豐腴外,更因為章域尋的精心滋潤,讓她渾身無不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韻味,現在她可與以前那個不起眼的丑小鴨不可同日而語,為此,章域尋為了隔絕那些讓他討厭的眼神,他把保險套給戳破,在開學前,順利將孟意棠給鎖在家里,順便繼續進行他的七矮人計畫。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徹頭徹尾將孟意棠鎖在家里,說白點,他不是真的想要七個小孩,他只是想要利用孩子牽制孟意棠而已,將她鎖在別人碰觸不到,自己又安心的地方,因為他害怕她又像過去一樣的消失不見,他再也無法接受那樣的驚恐了。
但他卻不知道,其實自己可以放輕鬆點,無須這樣地小心翼翼,因為……孟意棠真的真的很愛他,愛他總像盾牌般地給她支持跟安全感,愛他總在她需要的時候出現,并給她溫暖的懷抱,愛他總能讓她又氣又笑,像瘋子一樣亂叫,愛他的賴皮幼稚與欠扁,因為讓她感覺像多了個難纏的兒子,最愛最愛他給了她最渴望的家庭,雖然孩子皮的不像樣,他又不正不經沒個大人樣,但他卻給了她滿滿的幸福。
我的王子,雖然我討厭你,但是我愛你。

討厭王子 番外篇~1 「老闆,請在這邊簽名,另外明天下午三點有場會議,是與奧亞談合作方案。」
今年已經三十五的章域尋,歲月在他臉上留下了成熟洗鍊的男人味,但大男孩的幼稚與胡鬧依然在雙眼間不退。
他坐在自家的牛皮沙發椅上,快速簽上自己的大名,「我不是叫你把接下來一個星期的會議都停掉嗎?」不爽地瞪著跟了他十多年的男秘書。
「老闆,我知道你就差一個就完成了你的畢生心愿,但我想你應該沒有辦法整天都在實行那個行動吧?」外表俊帥一點也不輸目前線上任何一個男模的男秘書,毫不客氣的懷疑章域尋的能耐。
「你那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天天都營養均衡,固定運動的人,怎么可能無法撐一整天!」章域尋不容許自己的能力被質疑的辯駁道。
「老闆,身體好,有時候并不能代表你那方面就好,況且你也要體諒一下老闆娘的體力。」男秘書趕緊在章域尋拿起桌上的雜誌扔向他時,找了個臺階為自己的性命安全鋪路。
「啰嗦!這是我跟你老闆娘之間的事,去去去,別壞了我的計劃。」為了這個計劃他可是算計了三年,就怕某人懷疑。
他忍不住往二樓看了一眼,知道某人還在睡,便趕緊揮手下達逐客令去。
男秘書只能掛著無奈的笑,打電話給客戶,取消接下來一個星期的會議,因為他知道,即使他老闆明明醒著,他寧愿躺著床上看著老闆娘的睡顏,也不會來公司半步的,除非公司要倒了。
見男秘書出了門,章域尋馬上把家里所有的門窗關死,又打電話給他媽咪,要她今天下午去把孩子們先接回去她家住,韓嵐芬知道自己的兒子又在打什么主意了,愛孫子的她,自然就順著他去胡鬧,只是吩咐他別讓孟意棠累著了,便把電話給掛上。
門關好了,窗子也關好了,電話線也拔了,手機全部開震動,音樂也切開了,蠟燭……還是別點的好,萬一在緊要關頭燒了不該燒的東西該怎么辦。
把所有的芬香蠟燭收回抽屜內,自己便往二樓的臥室而去。
他輕輕將房門給打開,看到昨天畫了一天設計稿的孟意棠正趴在加大的彈簧床上,睡到流口水。
這是他最愛的一幕,自然可愛又帶著有趣。
他沒有將還在流著口水的孟意棠吵醒,而是將散落一地的設計稿給撿起謹慎地收入一旁的抽屜內。
這些設計稿是孟意棠今年要拿去紐約參加設計師新秀大賽的作品,所以章域尋知道絕對不能有任何的閃失,不然在比賽結束前,他必須獨自一人獨守空閨到天明。
他可不想當什么深宮怨夫,現在收好為妙。
脫了拖鞋,爬上床,看著半顆沉溺在口水中的枕頭,嘴角忍不住的笑了。
可愛。
撥開蓋住她半張臉的長髮,在她疲憊的臉頰上親吻了下。
他的吻驚擾了沉睡中的孟意棠。
孟意棠張開睡眼惺忪的眼看著章域尋,「幾點了主人奴兒錯了請鞭罰_有內涵的英文單詞紋身?」
說完,習慣性地給了章域尋一個吻。
「早上九點半過一點點。」
「孩子們你送去上學啦?」注意到自己又流口水的孟意棠,將沾著口水的枕頭抽開,丟到床下去,伸手抽來另一顆沾著章域尋氣息的枕頭。
每次章域尋只要出國忙,她睡不著時,都是靠著章域尋的枕頭來幫助睡眠的,感覺就像是他一直陪在身邊一般。
「不是我送,不然妳送嗎?我不在臺灣這段期間,妳又熬夜啦?」心疼地摸了摸孟意棠眼下的黑影。
「要比賽了,必須先把設計稿畫出來,接下來要把衣服做出來才行。」
「不是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嗎?」章域尋看她在枕頭上一直挪來挪去,就為了找個她覺得舒服的位置,長久以來,只要他不出國,她都是枕著他的肩窩入睡,導致她有點睡不慣枕頭。
他將她攬過來,讓她可以靠著自己的肩窩。
低頭看著即使每天看,不知為何就是看不膩的臉龐。
孟意棠的外表并沒有太多的改變,除了少了年輕時期的嬰兒肥外,一樣的平凡,不過卻多了為人妻為人母的嫻靜與溫暖。
他伸手將孟意棠掛在眼頭上的眼屎摳掉,還他一雙乾凈順眼的杏眸。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1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