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懲罰臀縫紅腫_有劇情有肉用道具的小說

討厭王子 番外篇~2 孟意棠左手抱著章域尋鍛鍊有成的狗公腰,抬眼回答他剛剛的詢問,「三個月一下子就過了,這次規定參賽作品要湊足十二套,而且其中要包含一套禮服或婚紗,你自己是做禮服跟婚紗的,也知道做一套禮服與婚紗的時間是很耗時的,所以不得不熬夜了。」
「不是說可以請人代工嗎?」他低頭看到了孟意棠因反覆懷孕而豐滿有料的雙乳。
讓他渾身躁熱了起來,他頻頻告訴自己,時機還沒到,如果現在就行動,一定會被知他甚深的孟意棠發現的,被發現的結果就是……他將面臨一段比獨守空閨還要凄慘的事情,例如被強迫禁慾,時間長短以皇后娘娘的心情為基準。
深吸口氣,緩緩躁動的情慾。
「請人家代工就失去自己完成作品的意義了,我想自己親手完成作品,這樣贏了才實至名歸。」
「但妳這樣會很累的,又要搞我們家那六個小蘿蔔頭,又要忙比賽,萬一生病了怎么辦?」
他用下巴揉揉孟意棠細軟的髮頂,眼里充滿了擔心,因為孟意棠是那種一旦決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人,所以常常把自己累出病來,而且她又是那種不太會求救的人,常常都是熬到自己快撐不下去時才會求救。
「不會啦!這次我有請大姊跟璜姊幫忙啦!而且媽媽跟媽咪也說要幫我照顧小孩,這次我不會像之前準備成果展那樣把自己給累壞的。」
說到那次成果展,剛好是孟意棠懷第三對雙胞胎時,因為黃金的求學時期都在懷孕中渡過,讓她不得不延到二十四歲才正式成為大學新鮮人,哪知道她千防萬防,還是被章域尋給破了功,讓她在畢業前夕,必須挺著六個月的肚子趕成果展的衣服,趕到她差點就把整個家族都在盼望的妹妹們給流掉了。
最后她后面的作品,幾乎是在醫院里邊安胎邊與章域尋完成的,那次章域尋氣得整整一個星期不跟她講話,那是她跟他結婚以來,第一次見他發那么大的脾氣,把她嚇得主人懲罰臀縫紅腫_有劇情有肉用道具的小說連最后的成果展都不敢去看,乖乖待在家里安胎,只能靠著孟圣詠幫她拍攝的影片,知道當天自己的作品在伸展臺上的效果。
「妳要是再給我弄一次,我就把妳給綁在家里,哪里也去不了,免得讓我擔心。」
一想到當時的情景,他害怕的將孟意棠緊緊擁入懷里。
當時醫生說要是再晚點發現,母女們都會出問題。
「對不起啦!這次我不會再向那次一樣,讓你擔心了,況且這次我又沒懷孕,身體不會像那次一樣那么脆弱的,放心啦!」
翻身覆上章域尋結實的身軀,捧著他的俊臉給了他一個深深的吻,安撫他總是那么小心翼翼的心。
章域尋知道時機來了。
他反將孟意棠壓入身下,展開兩人都熟悉的情慾,當兩人衣褲盡退,汗水相濡時,幾乎陷入章域尋製造出來的意亂情迷中的孟意棠,抓住捧起她的臀,準備長驅直入的大手。
「等等,等等!套子套子。」
雖然她平常有吃避孕藥,預防章域尋突然的性起,但凡事小心點會比較好。
想起她家那三對雙胞胎,便不得不謹慎些,因為章域尋的基因太強了,讓她三胎都是雙生子,她可不想冒著第四胎依然是雙生子的危險而貿然懷孕,畢竟生孩子快,養孩子難,一想到她家那六個性格個異,每天像條蟲一樣讓她發火的小蘿蔔頭們,她就頭痛。
要不是現在章孟兩家都住在同一個社區,有長輩可以幫忙照顧孩子,她恐怕會跟章域尋照顧孩子,照顧到過勞死。
早上先忙著逼六個蛔蟲上身的孩子們吃早飯,先送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去國中,接著送老五老六去小學,回到家才剛忙一會兒自己的事,就接到電話說,誰誰誰在學校闖禍了,接著他們倆夫婦就必須去學校把湯圓給搓好,善后孩子闖下的禍。
就是這一刻,讓她深深的了解為何韓嵐芬會變成母夜叉的原因了。
孩子闖禍,真的很難靜下心來處理,尤其是她家老大老二開始學他老爸在學校拈花惹草,讓她一個頭兩個大,反而是身為父親的章域尋,一臉的無所謂,直說這只是孩子的成長過程罷了,要她別太緊張。
這要她如何不緊張,她可不希望,四十歲還沒到就當阿嬤了,那簡直是場噩夢,因為她完全還沒享受到自己的生活,就要在迎接一個孩子又一個孩子中渡過。
所以孩子要教,套子也要準備好,因為比起當阿嬤,她更不想再當一次媽媽,每天那六張媽不停的嘴已經夠她煩了,再多一張或兩張她會瘋掉的。
況且誰知道避孕藥的效力是不是真的那么萬無一失,凡事準備周全的最好。

討厭王子 番外篇~3 「妳不是平常就有在吃避孕藥,還需要套子嗎?」果然防他跟防賊一樣。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你也不想想那六個孩子是怎么來的!第一次是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有的,第二次是你故意把套子戳破讓我中標,第三次是我睡得茫茫然時強行進入,我可不想再生第四對雙胞胎,養六個孩子我已經精疲力盡了,所以我不想再冒任何的險了,你太滑頭了,我可不想真的湊齊七矮人,年紀越大,身材越不容易恢復,謹慎點好。」
她忍不住低頭看了眼越來越肥沃的小腹,自從她生完女兒們,就沒像生前面四兄弟那樣容易恢復了,況且……她不想再重複睡眠不足還要起來餵奶換尿布的戲碼了,雖然有個人會幫忙做,但還是太累了。
孟意棠的視線讓章域尋低頭吻了下她肥嫩的小腹,「那這樣我以后少出國,把時間多拿來陪妳『運動』,這樣妳就不用在擔心小腹的問題了。」
孟意棠一聽到他這沒正沒經的暗示,臉馬上脹紅,羞憤地搥了下他的肩。
「你成熟一點可以嗎?都已經是六個孩子的爸爸了。」
章域尋輕啄了下她剛剛逞兇的手,「我也很想成熟,但碰到妳我就是很難保持成熟,怎么辦才好呢?」
說著說著,便抬起孟意棠的腿,將自己的慾望挺進她的體內。
孟意棠一感覺他的炙熱侵入體內,難以自己的一陣顫抖,嬌吟控制不住的高揚而出。
章域尋則放任自己的慾望,享受著兩人相融的溫暖。
「域尋……套子……」她緊抓著他的肩頭,想辦法在他的掠奪下維持冷靜。
但章域尋卻吻住她的唇,加快纏綿的速度,將他出國這兩個月所積累的慾望,一次發洩而出, 炙熱濃濁的呼吸聲,赤裸的身體如蛇般的交纏著,兩人眼中只有彼此。
孟意棠早忘了剛才的擔憂,沉溺于章域尋製造出來的情慾中無法自拔。
章域尋看著孟意棠染上情慾的迷濛雙眼,一抹得逞的精光從他的眼中發出。
渾然不知已遭算計的孟意棠,一次次的捲入章域尋製造的激情中。
直到三個月后,在紐約參賽時,看著她早上請人買來的三支驗孕棒,支支都是呈現陽性反應,印證了她這一個多月來的猜測。
她果然『又』懷孕了!
想也不用想,便曉得導致今日結果的人是誰!
她忘了剛拿到亞軍的喜悅,在等待頒獎的后臺氣憤的大叫一聲,便沖到前臺,抓起她那個善于算計人的老公,直奔他們投宿的飯店。
一路上都不講話,始終臭著臉,已經猜出個大概的章域尋,在心里歡呼一聲,深深為自己寶刀未老的小蝌蚪們感到驕傲,就一天,他家老七……應該還有老八,便這樣來了。
他真的是太『強』了,回到臺灣,一定要跟那個臭小子炫耀一下。
他瞄了眼已經快炸開的孟意棠,故意裝得一臉莫名地隨她進房。
一進房,她立即將三支驗孕棒丟到床上,「章域尋!是你搞得鬼對吧?」
他湊近一看,看著驗孕棒上他熟悉不過的圖案,心里暗暗大笑一聲,一轉頭,眉頭馬上堆起晴天霹靂般的哀愁,無奈地看著孟意棠。
「怎么會這樣?我們不是都避得好好的嗎?」
「章域尋!你少演了,這明明就是你搞得鬼,說!你這次是用什么辦法讓我懷上的?」孟意棠真的快瘋了的大叫著。
總不能老實的跟她說,他買通醫生把她固定吃的避孕藥換成維他命,更不能老實的跟她說,他一直都在算她的危險期,更更不能跟她說,他請鎖匠把鎖在梳妝臺里的保險套偷出來,并把整盒的保險套都戳破,然后在重新包裝回去吧!
這奸計要是被她知道了,絕對會被禁慾一輩子的!為了自身的『性福』,絕對絕對不能曝光。
「老婆,我真的沒有搞鬼啊!妳不是避孕藥一直都有在吃,我也都有戴套套,這樣怎么可能會有?」章域尋裝傻到底。
「章域尋!那你的意思是說……我偷漢子啰!」不說不氣,越說越氣,拿起手上的包包就往章域尋打去。
「老婆老婆……息怒啊!小心身子啊!」抓住孟意棠施暴的手,將她橫抱起身,輕輕放上床。
自己則壓著她,拿掉她手上的包包,預防她在盛怒之下,殺了他這個全世界最帥氣的模範老公。
「我怎么可能說妳偷漢子,妳幾乎每天都快被我榨乾了,怎么可能還有余力去偷漢子,況且妳要去哪里找像我這么帥又這么『勇猛』的漢子。」
孟意棠一聽到章域尋毫不客氣的自褒,讓她好氣又好笑,原本熊熊燃起的火氣,瞬間降溫了三成。
「說這樣的話,你不覺得害羞嗎?」
「有什么好害羞的,因為這是事實,不然妳這里怎么又會有了。」他輕輕撫上孟意棠的肚子,一臉的驕傲。
孟意棠氣憤地拍掉他的手,將他的臉扳正,要他面對自己。
「這次你確定沒有動手腳?」
「真的沒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1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