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打奶乳_有又色又黃的小說

第一章 緋色的驟變 (1) 時間回溯到半年前,地點是英國劍橋大學外的一棟學生公寓。
管路路穿著貼身的牛仔褲,白色的背心襯出她的好身材,長及腰的黑髮簡單用大腸圈綁個馬尾在腦后,方便她整理行李。
房間內雜物堆得到處都是,但大多都是書。管路路對書有種潔癖,總是要同作者、同出版社集中在一起,有分集數的書也必須要依照集數放好,不然總覺得會有哪里怪怪的。
此刻的她,正拿著大捲膠帶組裝箱子,這些雜物得在今天全數包完才行,不然明天絕對會來不及寄。
「路路,有需要幫忙嗎?」門口傳來一個男聲,管路路沒有回頭,因為這個聲音她很熟悉,是住在樓下的法蘭西斯。
法蘭西斯是法國人,但繼父跟同父異母的姊姊都住在英國,他母親也決定搬到這邊,于是他乾脆就到英國來求學,后來也順利考上劍橋,成為管路路的學弟。
他留著一頭漂亮的長金髮,眼睛是水藍色的,常常被管路路笑說是芭比娃娃…嗯,男的。
剛認識的時候,法蘭西斯以為管路路是日本人,由于他非常喜愛日本動漫,于是想盡辦法想認識她,雖然后來發現她是臺灣人,但因為有共同興趣,所以兩人愈來愈熟悉,加上又有鄰居這層關係,沒多久就變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友。
「法蘭,你來的正好,快來幫我把書裝箱!」管路路對著門口朝手,法蘭西斯脫了鞋就走進來,彷彿把這邊當自己家一樣。
「要幫妳裝哪些書?」
「嗯…就那邊整理好的先裝…」管路路終于抬起頭來,指向房間一個角落,但等法蘭西斯走過去,打算照她的指示搬書時,管路路又大叫一聲,「啊!等等!法蘭不是那邊,你先幫我整理那堆好了,這邊還沒好!」她叫完馬上放下還沒黏好的紙箱,沖過去剛剛她指的地方,將那堆書給抱起來保護好。
法蘭西斯對管路路突如其來的舉動感到疑惑,但也沒多想,抓抓頭就去另一邊整理了。
管路路鬆了一口氣,把手上的書小心翼翼地收在角落…嗯…應該說藏比較恰當。
呼,還好還好,這些書全都是好朋友粘芷妍從臺灣寄給她的BL全集,被法蘭西斯看到可不好!
她大大鬆了口氣,再再確定那堆上面貼著18R標籤的BL漫畫小說不會被法蘭西斯看到后,她又重回了紙箱現場,接續剛剛的動作忙碌了起來。
有了法蘭西斯,打包的動作快了一點,沒多久所有東西都被乖乖裝箱,也分門別類放好,就等著明天寄出去了。
房間里面瞬間變空蕩蕩的,管路路有點不習慣。但能回到臺灣是好的,因為她好久沒回去了,她想念爸爸也想念臺灣的美食。
「路路明天就要走了呢,好快。」法蘭西斯坐在房間地板上,拿著毛巾擦著汗,表情非常不捨地說。
「真的好快,法蘭也再半年就要畢業了吧!」管路路露出淡淡的笑容,從冰箱拿出僅剩的兩瓶啤酒,將其中一杯丟給了法蘭西斯。
「嗯…那今晚去慶祝一下吧!都最后一晚了!」法蘭西斯拉開啤酒罐,仰頭就喝。
「還慶祝?昨天跟杰老師慶祝過,前天也跟瑪格她們狂歡過,我們一群女孩,你還硬要跟去,你難道都忘了?」
「當然沒忘,但今晚是最后一晚耶!不覺得應該也去慶祝一下嗎?」
管路路看著法蘭西斯認真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法國人都這樣一天到晚想慶祝,但法蘭西斯看起來是認真的,她想了一下覺得去一下也無妨,就點頭答應了。
兩人喝完啤酒,又稍微收拾一下東西之后,就肩并著肩出門了。但管路路走到一半,突然發現自己居然連錢都沒帶就出門了,完全是兩手空空。
「我回去拿一下好了。」她跟法蘭西斯這樣說。
「不用了啦!今天我請客。」法蘭西斯拍拍胸補,一臉就是包在他身上的樣子。
「怎么好意思讓你破費?」管路路嘴巴這樣講,但卻收回要回去的腳步,繼續跟法蘭西斯往前走。
「一點點心意而已,哪里算是破費?呵呵,路路真可愛。」法蘭西斯笑了,然后非常自然地伸手摟住管路路的肩,她沒拒絕,他也就一直摟著,摟到餐廳才放下。

第一章 緋色的驟變 (2) 他們去的是學生公寓附近的一家餐廳,這家餐廳算是公寓附近最高檔的,雖然比起真正高檔的還有一點距離,但以學生餐廳來講,這已經是最豪華的了。
法蘭西斯貼心地替管路路拉椅子,一整頓晚餐下來,他都表現地異常紳士,管路路也非常受用的當個淑女,就讓法蘭西斯服務。
因為是慶祝,法蘭西斯大手筆地開了一瓶紅酒與管路路對飲,雖然紅酒等級也是次等,但看著紅色液體在高腳杯里左右搖晃,感覺就非常浪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兩人身上都穿著平常穿的衣服,管路路直嚷要是穿漂亮一點就好了,法蘭西斯則是一直笑說以后還有機會的。
整個晚上,兩人一直都很愉快,管路路也一直保持著就要回家鄉的好心情。
雖然對學校還有朋友非常不捨,尤其是法蘭西斯這個好友,離開了就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見面,但歸鄉的喜悅還是蓋過了一切。
「有機會一定要再來英國喔!」回程時,法蘭西斯垂著眼,對著管路路要求。
「一定,我一定會來看你的。你也可以來臺灣看我,那邊飛日本只要三小時左右,你來我就帶你去玩。」
「一言為定喔!」法蘭西斯笑了,「我想要去看日本最大的動漫展。」
「沒問題,包在路路身上!」
一邊聊一邊回公寓,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雖然管路路就住在樓上,但法蘭西斯堅持要送她回家。以往不會這樣的,今天他到底吃錯了什么藥?
踏上老舊的樓梯,管路路一邊猜著法蘭西斯是不是要告白了,一邊想著自己還有沒有什么東西沒打包…就在這個時候,兩人聽見了一個非常大的鈴聲。
「咦?是不是路路的手機?」法蘭西斯對這個鈴聲很熟悉,而且一層樓就只有四戶而已,應該是管路路的手機在響沒錯。
這棟學生公寓的隔音設備不怎么好,它唯一的優點就是所有房間都是套房,而且家具齊全,不然以這種隔音,大概很少學生會來租。
「好像是耶!我沒帶手機好像就會有人找我,呵。」管路路掏出鑰匙,快速地開了門進去。
一打開門,鈴聲又更響了,管路路走進尚未開燈的房間,一眼就看見放在桌上,螢幕正發著光的手機。
她立刻將手機接起來,「Hello?」
法蘭西斯跟著管路路脫鞋進來,順手幫她打開房間主人打奶乳_有又色又黃的小說的燈,他似乎不打算就這么回自己的房間去。
但等他走進來后,卻一直沒聽見管路路說第二句話,她也一直維持剛接電話的動作,就這么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
「路路,怎么了?」法蘭西斯朝管路路喚了一聲,她卻像嚇到一樣回頭,手機從手里滑了下來。
碰。
手機碰撞到地板,背殼跟電池整個摔了出來,電話大概也斷掉了。
法蘭西斯走過去,替她撿起手機裝好,然后看著發著呆、臉色有點發白的管路路…
「路路,還好嗎?」
管路路看了看法蘭西斯,想張口說些什么卻說不出口,試了幾次都一樣,她索性不說了,用力推開法蘭西斯,跑去把自己的包包從桌上拿過來。
「護照…冷靜…我要冷靜…」她喃喃著,汗頭額上低了下來。
「路路!」法蘭西斯走過去,抓著管路路的雙肩阻止她的動作,大聲吼著:「到底怎么了?」
被法蘭西斯一吼,管路路再也受不了,眼淚從雙眼流了下來,「我爸爸…爸爸他…他們說…醫院…我…要快…回臺灣…」
她說的斷斷續續,但法蘭西斯懂了。他起身開始幫慌亂的管路路收拾行李。此時此刻,他也沒辦法管他其實訂了蛋糕,并在蛋糕里放了枚戒指的事。
「妳的東西我明天會幫妳寄,地址妳給過我了。吶,東西應該都收在里面了,等等我載妳直接去機場,妳一定可以很快就回到臺灣,放心。」
「法蘭,我…」管路路淚痕未乾,看著幫她忙來忙去的法蘭西斯,不知道該說什么。
法蘭西斯將外套拿過來,協助她穿好,并且輕輕抱了抱她,「什么都別說,走吧!」
管路路在他懷里點點頭,法蘭西斯用力抱了她一下就牽起她的手,往停車場沖。
當時的法蘭西斯,完全沒有想過…他與管路路這一別,下一次再接到她的消息,居然就是一張喜帖。
人生很多時候都是被命運掌握著,你想改變也改不了…法蘭西斯深刻體會到這一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1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