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抽打奴臀縫紅腫_有古風的小說

第一章 緋色的驟變 (3) #
「路路,我是粘叔,妳冷靜聽我說…妳爸爸他…病倒了,醫生說他可能不行了,快回來看看妳爸爸吧!」
打電話給管路路的是粘宗成,他是管路路好朋友粘芷妍的爸爸,也是自己父親管精明在公司的左右手。粘宗成的妻子陳美儀是管路路已故母親齊芯婭的國中好友,所以兩家的關係不比一般,管路路跟粘芷妍從小就認識了,一直到現在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所以這通電話可信度很高,管路路一接到消息就頭皮發麻,在法蘭西斯的幫忙下,也立刻就啟程趕回臺灣。
但無奈她有多急,從英國回臺灣再怎么快,都還是要花上半天的時間,而這段時間對她來說,簡直度秒如年…帶著焦慮忐忑的心情,她一路都沒有休息。
終于,飛機飛過半個地球,好不容易終于抵達了臺灣的桃園機場。一下飛機,只帶一個小包包的管路路快速入境出了海關,手機打開后,她馬上收到粘芷妍傳的簡訊。
『外面都是記者,拜託想辦法瞞混過,我在右邊等妳,老位置。』
看完簡訊,管路路大嘆一口氣…
臺灣的媒體還真是恐怖!不過這也說明:她爸爸是真的在危急狀態了!
「笨芷妍,我什么都沒帶,是要我怎么瞞混?」她收起手機,打算出去就來個百米沖刺。
快步走到大廳門前,半透明的自動門隱隱約約能看到外面的大批記者。管路路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一股腦兒地往右邊沖出去。
那些守候在外的記者們,看見一個馬尾少女從里面跑出來,連墨鏡都沒帶的她馬上就被認了出來…
「出來了!她出來了…管家千金抵達桃園機場了!」記者一窩蜂炸了,紛紛跟著管路路一起跑了起來。
「路路,這邊。」粘芷妍一身輕裝,神情看起來很憔悴。
對于管路路引起的騷動,她早已習慣了,車鑰匙已經拿在手上準備好,在管路路還沒跑到她的位置時粘芷妍就開始移動了。
管路路一路沖到她旁邊,但速度并沒有減緩下來,兩人就這么一路跑到停車場。
粘芷妍火速開了車門坐進駕駛座,她發動車子的時候,管路路也已經繫好安全帶了。
「快走吧!」粘芷妍說完採下油門。
「呼,快帶我去醫院。」
「好!妳要有心里準備,那邊也很多人。」
「我知道。」管路路喘著氣點點頭,「哪一次不是這樣?」
「也是。」從小到大,粘芷妍就隨管路路一起被記者追,所以她也很了解管家的情況。
車子很快就甩開了記者群,安全駛上高速公路之后,粘芷妍開始跟管路路說明這幾天的情況。
「管叔倒下來我們也很驚訝,所以我猜妳應該也什么都不清楚…」
「我爸上次健康檢查明明一切OK,為何這么突然就倒下了?他平常也很注重保養…」管路路皺著眉頭,用略帶哽咽的聲音問。
每年的健康檢查,她都是陪著管精明去醫院,就算人在國外留學也一樣,一定會抽空回來督促他,所以她敢肯定管精明的身體狀況一直都很好!
可怎么會這么突然就倒下?除非…
「聽我爸說,好像是管叔瞞著妳也瞞著大家,他這病…好像很久了…醫生說管叔一年多前就開始治療,只是一直沒有公諸于世,連妳也…」
果然!管路路懊惱地抓抓頭,那個臭老爸,居然瞞著她!
「芷妍,我爸到底…生了什么病?」
「我爸沒跟妳說?」粘芷妍瞪大眼睛,一臉覺得很不可思議。
管路路搖搖頭,「粘叔沒說。」
車內一下子安靜了,粘芷妍幾度想開口對管路路說什么,但嘴巴開了又合,合了又開,就是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管路路看粘芷妍猶豫的樣子,腦袋轉了轉,聰明的她大概就猜出來了。
「癌癥嗎?」她垂下眼簾,彷彿這個就是答案。

第一章 緋色的驟變 (4) 粘芷妍吸了一口氣,「妳還是一樣厲害,什么都預言的到。」
「不是預言,是推里。大腸癌?胃癌?主人抽打奴臀縫紅腫_有古風的小說還是肝癌?」
「肝癌。」
「我就說他酒喝太多,應酬也太多…」管路路說一說,又開始哽咽。
「路路…」
「我沒事。」她調整了一下情緒,讓自己的悲傷壓了回去,「我可是管路路。」
粘芷妍不說話了,因為她知道多說也無法安慰到管路路,尤其是在她說出『我可是管路路』這樣的話之后。
車子一路安靜到醫院,在開進醫院的大門時,粘芷妍就看見擠在門口的記者群跟SNG車,那些記者看到她座車眼睛也都亮起來,紛紛開始架機器。
粘芷妍沒有理會那些記者,略過停車場,直接將車往醫院旁邊的出入口開。
「有特別出入口,我們從那邊出入,車也停那邊。」粘芷妍向管路路解釋。
「嗯。」
特別出入口因為有管制,所以沒有任何記者在這邊。停好車后,粘芷妍帶著管路路一路沖到加護病房,粘宗成與陳美儀兩人正坐在加護病房的門口,一臉焦慮。
「爸、媽…路路安全接到了。」粘芷妍拉著管路路沖過去,粘宗成與陳美儀一看到是管路路就迎了上來。
「路路…妳終于回來了。」陳美儀握著管路路的雙手,眼淚就流了下來。
「粘叔、粘姨…我回來了。」管路路喘著氣,「我爸…怎么樣了。」
「會客時間也快到了,先進去看看他吧!」粘宗成看了看錶后說。
幾分鐘后,加護病房的會客時間到了。由于一次只能進去三位的關係,粘芷妍就在外面等,其他三人穿著無菌衣,消毒手之后就走了進去。
管路路一路從英國趕回來,接到粘宗成的電話到現在,已經快整整二十四小時,她雖一臉疲憊,但還是強打起精神,走到她管精明的病床邊。
「爸…」管路路剛喊出口,淚就從眼眶里掉了下來。
幾個月前才見過面,當時的管精明面色紅潤,身體強壯跟牛一樣…可現在管精明的臉整個瘦了下來,幾乎可說是凹了一圈,像洩了氣的球一樣。
身上的管子插滿了他的身體,光看就覺得很痛,但管精明聽見女兒的叫聲,還是慢慢張開了眼睛…
「路…路…」
「爸…你、你怎么…」
「別…哭…」虛弱的管精明說話很吃力,但他更吃力地想抬起手,想抹掉管路路頰上的淚珠。
管路路見管精明的動作,飛快抹去淚水,然后用手緊緊握住他受如柴骨的手。
「爸,你放心,我會很好,你只要專心養病就可以了,其他什么都不用擔心。」
「好。」管精明淺淺笑了。
雖然他這樣回答,但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他知道自己這病…大概也養不好了。
接著,管路路斷斷續續說了一些安慰管精明的話,當中粘宗成與陳美儀也插了幾句話,會客時間很快就過了,三人被迫從病房中出來。
離下一次會客時間還有四小時,管路路也決定趁這個時候,把所有事情搞清楚。
院方知道管精明的特別性,所以為了不造成其他病人的困擾,特別準備了一間休息室給管精明的家屬朋友,之前的記者採訪也都在這邊進行。
粘宗成與陳美儀帶著管路路走進休息室,粘芷妍則被分配去外面應付那些記者,三人入座后,粘宗成開始娓娓道來這兩天發生在管精明身上的事…
「妳爸其實已經病很久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1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