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 我錯了 奴兒不敢了調教_有聲混世小農民馬小樂第一部 小說

Chapter 3. 上次巧欣問她某人是不是她未來的男朋友,她說「誰知道」。
但是現在這情況……不,應該說自從遇到他之后,連她自己也覺得納悶了。
手上端著托盤,林婕妤糾結的看著坐在窗邊第二個位置的客人,手上的曼巴還騰著霧氣。
她今天在咖啡店打工。被吩咐要送咖啡給窗邊第二個位置的三號桌,結果──
結果三號桌那位客人,正是何育清。
清清喉嚨,林婕妤鼓起勇氣走上前,雖然說會有點尷尬,不過還是薪水重要啊。
「先生,您的咖啡。」綻出一抹職業式的微笑,林婕妤用標準的腔調對何育清開口,熟練的將咖啡放在他桌上,然后轉身預備落跑──
「婕妤?」抬頭正想說聲謝謝,何育清了發現來人是林婕妤,怔了怔,覺得著實嚇了一跳,「妳在這里打工啊?」神色恢復了平靜,他揚唇勾起了微笑,問。
「呃,是啊。」落跑沒得逞,林婕妤只好尷尬的掉頭回到三號桌旁,乾笑著開口回應。
「妳只有在這里打工嗎?」開口,何育清幾分關心地詢問。他在系上有稍稍打聽了關于她的事……聽說她的學費、生活費等等都是自己支付的。一個咖啡店的薪資應該不夠吧?她的生活……是不是很拮據啊?
基于雞婆濫好人本性,何育清又在心里替別人擔心了起來。
「還有書店跟一些……呃,創作類職業。」乾笑了幾聲,林婕妤偏了偏頭答。她是作家這件事大致來說只有江瑋恩、方巧欣還有她老媽知道而已,她基本是不想四處宣揚的。「那你呢?」想著問候幾句應該也不打緊,于是她抱著托盤反問。
「我偶爾兼職家教,或是在餐廳、飯店工作。」說著,何育清頓了頓,「我去那里拉小提琴。」依舊笑得淺淡,他回答道。
「唔哦,好厲害!」林婕妤一臉驚嘆地瞠大了眼。想不到他的音樂造詣這么深,成績竟然還好到能兼職家教……跟她簡直,是兩個世界的人啊。「我彈鋼琴常常出錯,沒辦法靠演奏賺錢。」傻笑著搔了搔頭,她說。
「唉呀,是小妤的朋友呀。」八卦的女聲有些突兀的響起,林婕妤開始默默為自己哀嘆了起來。她當初想落跑就是因為她的店長姐姐是出了名主人 我錯了 奴兒不敢了調教_有聲混世小農民馬小樂第一部 小說的八卦啊……「既然是小妤的朋友、這杯咖啡我請客!」十分阿莎力的開口,說罷,她還向林婕妤眨了眨眼。
店長是個熱愛八卦并且喜歡當媒人的人,認識店長的人絕對都會知道這點,林婕妤哀嘆默想著。而且何育清又是帥哥,這下她肯定要被裱死了……
「這位是……」何育清困惑的看向眼前穿著制服,一臉豪邁的女子。
「這位是、咱們美麗大方的店長姊姊。」笑得很僵,林婕妤故作殷勤地開口介紹,并拚命忍住自己想翻白眼的舉動。誰教他們店長總是用威脅利誘叫他們這樣介紹呢?「這是我朋友,叫何育清。」說著,她無奈看向一旁不停的以眼神暗示她介紹他的店長。
愣了一愣,何育清有禮的笑笑,「一杯咖啡而已,不用麻煩了。」笑著婉拒,他拿起桌上不停騰著熱氣的曼巴咖啡淺嚐了一口,「很好喝。」
其實他今天只是聽了朋友推薦這間咖啡店的咖啡很香很好喝,再加上出門買東西剛好路過才會進來的,也沒想到林婕妤會在這里打工……他們最近,似乎真的特別有緣啊。
不過咖啡確實是好喝,他想,他應該還是會再來的。
「那當然。我們店里的咖啡都是我親自煮的,當然好喝。」店長的聲音帶了一點得意,「不過小妤這丫頭老說是怕苦,就是不肯捧場!」斜眼瞪了林婕妤一眼,她有些責怪地道。
「我不喝咖啡,喝奶茶的嘛。」林婕妤無辜的咕噥。
何育清依舊溫和笑笑,心里卻默默記下林婕妤愛喝奶茶不喝咖啡的喜好。
「小妤──」
氣份正凝,一個開朗萬分的女聲由門口傳來,由遠而近。
而林婕妤下意識的閃到何育清身后。
這家伙……換她來上班,又撲來了。
江瑋恩撲到一半,連忙煞車,喝!林婕妤居然找了盾牌!
何育清有些驚駭的看著只差上幾秒就要撲上來的江瑋恩。
她們的互動方式都這么……熱情的嗎?
「江恩恩,停!」發現蹲在別人身后的行為不太對,林婕妤探出頭,伸出兩手比了個「stop」的手勢。
「喂小妤妳找盾牌,犯規啦!」江瑋恩不滿的雙手插腰,佯怒瞪著眼前的景象。雖然眼前的美男是很養眼沒錯啦,可是找人肉盾牌也太卑鄙了!而且、而且……
為什么何育清會在這里啊?
「誰跟妳犯規,明明是妳那熊抱的架勢太驚人了。」林婕妤探出頭來無賴的對江瑋恩吐吐舌。拜託啊,她可沒有江瑋恩系上的朋友這么強大可以把她接住,她的個頭可是比江瑋恩小很多耶,別說接住了,被壓死的機率還比較大吧?
「好了好了,別在我的店里打打鬧鬧的,客人都在注意這里了。」店長一臉習以為常的,懶散又無奈的揮了揮手,「江瑋恩快去換制服,我先回去工作了。小妤你們倆慢慢聊啊。」說著,她以不容反抗的力道把林婕妤從何育清后面給拎了出來,離開時在她耳邊輕聲地開了口:「小妤的眼光不錯啊。」
曖昧的眼神,曖昧的語氣。
就知道她不安好心,平常哪可能讓我和朋友聊天。林婕妤在心里默默腹誹感嘆,順便給店長丟了一個白眼。
江瑋恩也對林婕妤投了一個曖昧眼神。「既然妳忙,那我也不當飛利浦了、先去換制服了啊。」揮揮手,她瞇起眼,詭笑著離開了她的視線。
林婕妤默了。
算了,反正解釋也沒用、越描越黑而已……
不過說也奇怪,她也不過就是在國高中被排擠漠視之后開始不再習慣和男生哥倆好,所以男性朋友不多罷了。怎么她在聯誼上認識了何育清大家都要一臉曖昧?
難道是皮相問題?
「對了,你FB的照片是誰拍的啊?」正打算回到工作崗位,林婕妤想起那張令她納悶許久,很像被偷拍的照片,于是忙趁機開口問。
「那是我妹妹拍的,因為不常拍照的關係,所以我就用了那張。」何育清笑得有點無奈,「她也有拍佑軒。」
「范佑軒有FB嗎?」提到范佑軒,林婕妤想起上次心血來潮查了范佑軒的名字,結果沒看到他,那家伙是不是沒有FB啊?
依照江瑋恩的說法:沒有FB的人基本等于不是現代人。
「有啊,不過他是用英文。」聞言,何育清笑答。不知道是不是怕被找到什么的……不過佑軒是用英文沒錯。
原來是用英文啊……林婕妤想著,外文系的果然就是不一樣。「你妹妹是個、什么樣的女生啊?」想起那篇留言,林婕妤有些好奇的問。總感覺何鈺芯似乎是個很活潑的女孩子呢。
「我妹妹啊……算是個活潑直率的女生吧。」何育清笑了笑,「前幾天她從臺中打電話過來,說是湛藍色回了她的留言,還說湛藍色說他認識我呢。」莞爾,他笑得有些淘氣。
林婕妤僵了僵,「是……是哦?」乾笑幾聲,她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你妹妹住臺中啊?」為了避免自己露出馬腳,她連忙轉移了話題。
「嗯,她在臺中唸書。」依舊揚著笑,何育清順著她的話題接了下去,也不曉得是不介意、還是不知道她的刻意。「我們家鄉在嘉義,兄妹算是分得很遠吧。」微微側頭看向窗外,他墨黑的眸子映入一點云光,有些悠遠的模樣。
「這樣啊……」林婕妤默默的點了點頭,覺得他的表情有點哀傷。「我家就在高雄而已,但為了不每天賴床給我媽添麻煩,再加上她要我獨立,所以我就搬出來住了。」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她笑說。
「這樣啊。」何育清也笑著回應她。
「嗯嗯,我媽的廚藝很讚的,改天有機會再請你來我家吃飯啊。」想起她那搞笑老媽的絕世廚藝,林婕妤覺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她身邊似乎有很多廚藝精湛的人啊,也怪不得她總是不太會做菜。「我的廚藝普普通通勉強能吃而已,實在是沒遺傳到她啊。」而且某部份來說還是硬學的,畢竟她還是不能太丟她媽的臉嘛。
嗯,她沒有罵髒話喔。
何育清微微頓了頓。帶一個男孩子回家吃飯不會被誤會成……那種關係嗎?
「啊啊!別誤會別誤會,我不是那種意思……我媽她不會誤會的啦!」感覺到何育清有點困窘的反應,林婕妤隨即意會到她這么說有點奇怪……就連她自己聽了也覺得有些奇怪啊。
她那個媽媽啊,一點也不像媽,就某些方面倒還比較像她小孩,也因此而常常被她這個女兒罵幼稚。
何育清見狀笑了起來,「嗯,我知道。」笑著,他將剩下有些冷卻的咖啡飲盡,「我還有課,先走了。下次再聊吧。」起身,他溫和的對她笑了笑說。
「嗯,我也該回去工作了。」笑著,林婕妤抱著托盤和他向前走了幾步,「掰掰。」站定在柜檯前,她對他笑著揮了揮手。
何育清也向她揮了揮手,結帳,離開了咖啡店。
他想,他應該還會去那里光顧吧。
他在心里如此笑著重述。

Chapter 4. 「林婕妤,外找!」
文學課剛上完,眾人正收拾著東西,一個男同學就在窗口轉頭對著林婕妤大喊。
林婕妤頭痛了。來堵人了來堵人了,她不過是上次為了搶午餐所以晚了點,有必要直接到這里來堵她嗎?
而且為什么是喊她的名字啊?江恩恩也是共犯耶!
慢慢起身收拾好東西,她搖了搖一下課就趴下去的江瑋恩,然后深吸一口氣,走向門口──
「我親愛的型男團長小宏宏啊──」說著,她一臉親暱的撲了上去。
陳靖宏推推眼鏡,皺眉,一臉嫌惡的推開了林婕妤,「林婕妤,少噁了妳。」他的嘴角抽了抽,有些無言。
戴著一副眼鏡,看來十分斯文,眼神卻無時無刻透露著殺氣、臉上也貼著「生人勿近」標籤的,正是林婕妤前面提過的樂團團長──本名陳靖宏,是鍵盤手。他今年大二,大了林婕妤等人一歲。
而前面的麻煩還沒解決,陳靖宏身后又來了一個。
「小宏宏,我好想你啊──」某男一臉興奮的撲了上來,陽光帶著稚氣的臉龐,褐色的頭髮閃閃發亮。而讓人驚詫的是──他背上還背著電吉他。
「周丞央,你──」給我滾開!轉身,陳靖宏話未落,只覺后面又來了一股氣勢──
「小宏宏──」江瑋恩背著包包,氣勢洶洶的閃過林婕妤,不顧一切的跟著湊了上去。
于是陳靖宏囧了。這樣他是要閃個屁啊!
周丞央,林婕妤團里的電吉他手二號,陽光男孩之一,也是陳靖宏高中時候的同學,目前和他合住。
他們團長疑似保姆的狀態倒是沒驚動到任何人,文學課的學生一個個走出教室,心理想的都是同一句話:「習慣就好。」
而不遠處一個留著黑褐色中長髮,樣貌清秀的女孩背著貝斯走了過來。抬頭,她用無比清澈的目光看向陳靖宏,抬手作捏物狀,「捏。」……然后就真的捏了下去。
她是葉雅琪,樂團的貝斯手,職業漫畫家,是個有點害羞、有個喜歡捏人臉的癖好,有時候會習慣的喵喵叫的女孩,也是團長的暗戀對象。
可憐的陳靖宏僵著身子,前后各掛一個,面對前方正蹂躪著他臉頰的葉雅琪更是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動作……他到底為什么會喜歡上這個性情古怪的女孩啊?
見狀,林婕妤馬上開始移動腳步,往旁邊輕輕飄了過去。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站住。」陳靖宏語氣森然,目光冷冽,「毅欣已經在社辦等了,妳敢逃給我試試。」斜睨著林婕妤,他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領導者的威嚴,說出的話不容拒絕。
于是林婕妤只好摸摸鼻子,灰溜溜的又飄了回來。
前方一名身材姣好的褐髮少女手里拿著幾本漫畫。她慢悠悠的晃到了江瑋恩的面前,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唉呀,江瑋恩,妳又在不正經了。」嘴角微彎,她的聲音很甜,帶著一種從容的味道。
她是任婉靜,是法律系的系花,林婕妤和江瑋恩大一上學期時的室友,胸部大、臉蛋好、身材也不錯、成績也好。唯一就是腐女了一點,喜歡看BL漫畫,是個愛笑的女孩。
順帶一提,她也是周丞央的明戀對象。
江瑋恩正欲往任婉靜撲上去,卻因為余光瞥見某兩個身影而停下。跳下陳靖宏的背,她規矩的往走廊的方向打了聲招呼,「帥哥大媽!」
于是范佑軒僵住。
帥哥大媽這個稱號的來由是因為江瑋恩住家樓下常常飄出食物香味,而她一直以為那香味是個「大媽」所造成的,還幻想著里面可能有個幸福家庭什么的……
結果某天江瑋恩發現,住在她樓下的其實一直是范佑軒。
于是就成了「帥哥大媽」。
「哦哦,育清啊。」林婕妤笑著走向了范佑軒身旁的何育清,「我們要去團練,要來看嗎?」上次她問過他要不要來,這次剛好遇見了,就順便邀他吧。
「好啊。」何育清也笑。
「帥哥大媽,你也一起來吧──」江瑋恩見林婕妤已經邀請了何育清,便也看向范佑軒,滿臉的期待模樣。反正是朋友嘛,一起來也沒關係,也好讓她展現一下她打鼓的帥氣啊!
「樂團啊?」范佑軒問。不知道她是負責什么樂器的?
「是啊是啊,我是鼓手喔。」江瑋恩笑得頗為燦爛。
范佑軒愣了愣。對了,上次遇到他要去社團的時候,他好像有聽到林婕妤提到鼓棒什么的。
爵士鼓啊,總覺得很像是她會的東西。
周丞央不知道什么時候從陳靖宏身上下來的,人已經蹦蹦跳跳的往社辦的方向跑去了,「OK,走啰──」
看著自己的朋友,陳靖宏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 ☆ ☆
每隔三個月的月初他們都會去情人碼頭表演,算是一種小小的嶄露頭角,也還算小有名氣。
而這個六月的一號他們要去表演,也因為這樣,所以陳靖宏才會如此緊迫練習。
他是個要求完美的人,當然不容許任何錯誤。
「怎么去擁有一道彩虹,怎么去擁抱一夏天的風……」這次表演的結尾曲目是五月天的「知足」,副主唱蘇毅欣帶著點磁性的聲音唱起來很適合,十分好聽。
蘇毅欣是團里的陽光男孩之二,性格開朗,但不像周丞央那般無俚頭,算是運動好手,長相頗為可愛。
林婕妤坐在一旁聽著他唱歌。她總覺得蘇毅欣唱歌很有感情,很好聽呢!
不知道是神經大條還是故意忽視,林婕妤一直沒有看見蘇毅欣若有似無飄往她那里的眼神。
「你們的副主唱很厲害啊。」何育清笑著夸獎。雖然對唱歌沒什么研究,但他覺得蘇毅欣的歌聲十分動聽。
「呵呵,是啊是啊。」林婕妤樂滋滋的點了點頭。雖然被稱讚的不是她,但畢竟是團里的人,所以覺得很開心啊。
她待在這個團快要一年了,大家的默契培養得非常好,每次團練都能讓她覺得十分開心。
蘇毅欣唱得很順,馬上就輪到林婕妤了。
「如果有一天,我回到從前,回到最原始的我,你是否會覺得我不錯?……」
江瑋恩有時候真的會很佩服林婕妤的遲鈍。
蘇毅欣的眼光一直在她身上耶,她為什么可以一點感覺也沒有啊?
而且照她這種機器人一樣的感情,團長一定會──
「重來、重來!」陳靖宏受不了的打斷林婕妤的歌聲,「林婕妤,妳可不可以有點感情啊?這是情歌,曖昧的感覺,懂嗎!」大聲斥罵著,他一臉忍無可忍的指正道。
林婕妤一臉的無辜。
她又沒談過戀愛……雖然不是沒有喜歡的人啦,但是、但是──
但是一想到他,她就覺得心痛。
「好啦好啦。」癟癟嘴,林婕妤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唸了,但是她也沒有辦法啊!什么曖昧嘛,這要她怎么體會啊……
這根本是在逼她揭開自己的傷疤嘛!
「如果有一天,我回到從前,回到最原始的我,你是否會覺得我不錯?……」
心里拚命的想著那個拒絕自己六年感情的人,林婕妤在開唱時,情感部分已經好了很多,只是多了一點哀傷。
那個人在她心里留下了太多痛,又要她怎么去回憶?
而方巧欣是最懂她的,卻也無可奈何。
「妳唱得也很好啊。」林婕妤下場休息的時候,何育清這么笑著對林婕妤說。
「謝謝。」喝了一大口水,林婕妤笑著回應。
唱歌是她最喜歡的事,可是要她唱得有感情,她卻不那么行。
因為她只學會了逃避──
逃避愛情。
「唉唉,毅欣啊,我實在是有點擔心你們校慶要合唱的曲目阿。」方巧欣支著白色電吉他,百般無奈的看著蘇毅欣。
「為什么?」蘇毅欣一臉困惑。
「因為林婕妤那家伙一定又會被團長罵『沒感情』啊。」何況男女合唱一般都那么甜蜜,更別說是那種熱戀中的情侶會唱的歌了……方巧欣瞥了一眼林婕妤,那家伙啊,讓她去找一個男朋友忘了高中的那個人也不聽,只會自己一個人難過。
對了,如果是他……
方巧欣邪惡的偷偷笑了起來。或許有機會喔?
「沒關係啊,感情可以慢慢培養……」蘇毅欣笑著,十分自然的回答,自然到他自己講完了才發現不對勁。「我、我是說,感情可以慢慢找、咳。」面色微微一紅,他連忙改口道。
「是嘛是嘛,感情可以慢慢找的嘛。」林婕妤笑著接話,腦袋自動忽略了前面蘇毅欣第一次說的話,只當他是說錯。
何育清默默的看了蘇毅欣一眼。
看起來……蘇毅欣似乎,喜歡林婕妤啊。
「江恩恩──妳看這個男的好帥哦!」另外一邊,任婉靜則一臉興奮的指著手中的漫畫對江瑋恩叫道。
「哦哦,真的耶,好帥──」江瑋恩一臉花癡的湊了上去,「是不是BL的男生都比較帥啊?」說著,她抬頭覷了范佑軒一眼。
范佑軒一臉無言。BL?那是什么啊……
「嗯嗯,搞不好喔。」不知道何時湊上來的林婕妤一臉正經的點了點頭,抬頭望向何育清,「欸欸,他們兩個,誰攻誰受啊?」眼前就有兩個帥哥,又是朋友,討論起來特別適合啊!
「他們兩個啊……帥哥大媽就一臉受啊!」江瑋恩看著范佑軒,語氣十分自然。
任婉靜默默看著討論得起勁的兩個人乾笑了幾聲,「現實的妳們也喜歡喔?」她覺得真人版的BL有點噁心。
「哎哎,兩個美男嘛,挺養眼的啊。」江瑋恩撇撇手,笑。
周丞央看著一臉呆愣的對望著的何育清和范佑軒,笑著上前去搭肩,「嘿嘿,需要翻譯嗎?」想當年他和陳靖宏被討論時也是一臉茫然的。
兩人轉頭看向周丞央,一致點頭。
「『BL』啊,就是『Boys’ Love』,男同性戀的意思。」周丞央一臉正經的解說了起來,「至于『攻』呢,就是男性的那一方;『受』呢,就是女性的那一方。」看了看表情逐漸僵硬的兩個人,他還是面不改色的繼續講解。
范佑軒的臉更無言了。
……他為什么是受啊!
何育清的臉也難得的僵了。呃、男同性戀……?
「哎哎,帥哥大媽你就認命吧,你只有當受的份啦!」彷彿聽見了范佑軒的腹誹似的,江瑋恩走上前去,語重心長的拍了拍他的肩。
「……」范佑軒沉默。為什么她會知道他在想什么啊?
「因為你的表情好懂啊,雖然林婕妤比你好懂。」攤攤手,江瑋恩笑望向林婕妤。
范佑軒沉默。
「喂喂,江恩恩妳什么意思!」一旁的林婕妤不滿的抗議了起來,她……她哪有好懂啊喂!
「我說的是事實啊──」江瑋恩攤手,用「不然妳咬我啊」的眼神看著林婕妤,而后又用「你說是吧」的眼神看向何育清。
何育清只能默默笑得無奈。為什么看他啊……
林婕妤白了江瑋恩一眼,索性不理她,「別理她別理她。對了,育清,以后你想來就可以來啊,隨時歡迎喔。」看向何育清,她笑了笑,表示跟江瑋恩說話只會耗費她的腦力,她基本不想理。
「那我以后可能會常常來打擾喔。」何育清也看著她笑。
「歡迎歡迎啦──」林婕妤笑得很無所謂。
蘇毅欣有些怔忡的望著何育清。這家伙……不會變成他的情敵吧?
「五分鐘到了,繼續練習!」抬手看看手錶,陳靖宏大聲宣布道。
「團長──!」
社辦內,傳來六個人的怒吼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2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