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奴責罰鞭臀縫_有實力的軟萌受

Chapter 17. 週末夜晚九點。
人群熙攘的大街、電影院前。
斯文俊秀的少年一身淺灰的低領短T和深藍色薄外套,合身的衣服顯得他身型頎長精瘦。他雙手插在口袋里,漫無目的的目光悠悠,似是在等人。
「跶跶跶……」急促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少年回過神來,微微側身,他看見來人后嘴角隨即揚起了笑。
「呼、呼……」嬌小可愛的少女跑到了他面前,雙手抵著膝蓋直喘氣,「對、對不起,我迷路了……」掩在髮絲中的神情有些窘迫,她及腰的褐髮因為剛運動過的關係而顯得有些亂。合身的白色T恤和牛仔短褲看起來極普通,垂在耳際旁的一條細髮辮卻透露了一點細心打扮過的心思。
迷路……?早知道就去接她了……何育清想著,心里有些擔心了起來,幸好沒事啊。「真是的……下次迷路時打給我吧,我再過去找妳就行了。」大手放在她頭頂上輕拍了拍,他說,語氣有些無奈。
「呃哈哈,知道了。」莫名被他的舉動弄得有些臉頰有些發燙,林婕妤乾笑著理了理有些亂糟糟的頭髮,頭頂似乎還殘留他手心暖暖的溫度。「那,走吧?」抬頭笑望向他,她道。
至于為什么這兩個人現在會在這里約會呢?于是關于這個我們得從兩小時前看起──
話說林婕妤正無聊的隨意在網路上閑逛著,由于太黏電腦的關係她幾乎不常從電視上獲取新知,于是逛著逛著她發現了──自己最喜歡的電影續集居然上映了!
不過她喜歡的電影屬于恐怖片,雖然很喜歡但不論怎么說一個人看總還是會怕,方巧欣又出門打工去了,于是林婕妤便拿起手機打給了江瑋恩。
「喂?」電話那邊傳來江瑋恩慵慵懶懶的聲音,「干麻?」毫不拖泥帶水地,她問。
「江恩恩你有空嗎?」林婕妤開口,然后略略遲疑了一會,「能不能……陪我去看電影?」語氣帶了些試探,她問。
「妳請我我就去。」電話那頭的人絲毫沒有遲疑的馬上給出了答案。
「……」她就知道會這樣。
「……什么電影?」想了一想,江瑋恩頓了會,又問。
「《惡靈X堡》。」
「我不喜歡看那種電影主奴責罰鞭臀縫_有實力的軟萌受耶。」皺了皺眉,江瑋恩說。如果是《福爾X斯》的話她也許還有可能會去,畢竟華生跟福爾摩斯真他媽的有夠帥啊!「啊對了,妳可以找妳家育清啊,他一定會答應的。」想起了某位帥哥,她不懷好意的笑了笑,語氣曖昧萬分。
「掰掰。」面無表情的直接掛掉了電話,林婕妤抽了抽嘴角。翻了翻電話簿,她想了一想,然后撥給了葉雅琪。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老子在趕稿──!」才方撥通電話,電話那邊便傳來了葉雅琪毫無形象的怒吼聲。截稿日期快到了啊渾蛋!她之前混太久快開天窗了啊渾蛋──
「……對不起大姐我錯了妳去忙吧。」沉默了三秒鐘,林婕妤迅速講完一串話,然后默默地掛了電話。
難道真的得找何育清了嗎?林婕妤糾結。一男一女什么的不免讓人感覺有些尷尬,可是要說跟她比較熟的人的話,好像也只剩下育清了……猶豫了半晌,她看了看電話簿里的聯絡人資料,終于還是按下了通話鍵。
「喂?」電話那頭的何育清聲音溫潤依舊,「婕妤?有什么事嗎。」他的聲音染上一點笑意。她彷彿還能想像他微瞇著眼笑的模樣。
「呃,那個……育清你現在有在忙嗎?」頓了頓,林婕妤的語氣有些尷尬。雖然明明和他已經可以算是挺熟的了,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就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啊……
「沒有,剛練完琴而已。」方將小提琴收到柜子里,何育清走出小小的練琴室,帶了一點疑惑的語氣他開口:「怎么了?」
「那個,能不能陪我去看場電影?」搔了搔頭,林婕妤乾笑著開口道,「一個人看實在有點無聊可是巧欣和江恩恩她們又都沒空……」
「可以啊。」何育清回答得很乾脆。反正也沒什么事做,出去看看電影散散心也不錯。「是什么電影?」想了想,他好奇地提問。
「唔,《惡靈X堡》。」
……
于是就有了現在。
拿著九點半入場的電影票,何育清和林婕妤手里拿著飲料零食併肩站在電梯門前。說真的他聽到她要看這部片的時候有點驚訝啊,像這種生化活尸什么的片子他還以為只有男生會喜歡……不過,被她找來看電影,他心里不知道為什么居然覺得……有點開心啊。
──他對她抱持的心情越來越複雜,這點他并不是不知道。何育清一直都不算是個遲鈍的人,他越來越喜歡看她笑的樣子、喜歡她有點害羞的表情、喜歡她找他聊天、喜歡待在她身邊……就連思緒里也越來越常出現她的身影,每每發生了什么事他總是不自覺想起她。
但他從未對任何人抱有過這樣的感情。這讓何育清感到很迷惘。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里頭空蕩蕩的沒有人。
封閉的小小空間里因為何育清的沉思而顯得有些安靜。林婕妤思考了下話題,終于開口打破沉默,「話說育清你有看過這個系列的電影嗎?」側頭看向他,她有些困惑地問。她這樣隨隨便便就把人家拖下來一起看會不會有點不道德啊……?
「沒有。不過聽說過。」何育清聳了聳肩,「反正我也挺好奇的。」偏頭揚起一個笑,他說。
她發現他的笑容偶爾會有幾分孩子氣,總是平和溫潤的眼眸里偶爾劃過的淘氣竟然讓她覺得……很可愛。
發現自己微微有些走神,林婕妤忙轉頭移開了目光。她干什么一直盯著別人看啊真是!
走出電梯,他們依照著票上面的編號走進放映廳。放映廳的空氣因為空調的關係而有些寒冷,一列一列的紅色椅子圍繞在弧狀的大屏幕前,顯得十分華麗的樣子。林婕妤穿上原本拿在手上的外套,和何育清找到位置后便落座。
廳子內的人漸漸多了起來,紅色的椅子漸漸被填滿,電影不久后便開始播放。
其實林婕妤不喜歡看鬼片,但對于病毒、災難類的影片卻莫名的情有獨鍾。像這樣的活尸片也是,雖然對于緊張的場景不太能免疫,但她還是很喜歡看這類的影集。
──她的神情始終看起來很興奮。雖然到的緊要關頭時還會捂起雙眼開一點指縫,但從專注的神情看來似乎看得很是開心的樣子……何育清不住側頭去看她隨著劇情而時常變換起伏的表情。昏暗的燈光中,她的瞳仁卻異常的明亮。
他看著看著,然后便輕輕地笑了。
或許就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整場電影,他看的幾乎都不是螢幕,而是她的表情。
☆ ☆ ☆
半夜十二點,林婕妤公寓前。
她停好了摩托車站在一旁準備要上樓,而何育清戴著安全帽靜靜地對著她笑,并也準備要發動機車離開了。
「今天真的非常謝謝你。」林婕妤靦腆地笑笑。育清果然是好人啊好人!如果他不來陪她,她今天就真的要在電影院里一個人抱著零食尖叫了嗚嗚嗚……
「不會。我也嗯……看得很開心。」說這話的時候其實何育清有點心虛,畢竟他事實上似乎根本沒看到什么,不過臉上微笑依舊。「那么,我先走了。」
「再見。」看著他的背影遠去,林婕妤笑著揮了揮手。
回到公寓,何育清梳理了下便準備上床就寢。放在床邊柜子的手機卻響了起來,而來電顯示是何鈺芯。
怎么這么晚了還沒睡?微微皺了皺眉,他接起了電話。
「喂?哥你去哪啦,今天打了好多通給你都沒接。」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是熟悉的輕快語調,語氣里倒帶了點埋怨。
「和朋友出去看電影所以開了靜音,抱歉。」帶著歉意地笑了笑,何育清看了下手機畫面,果然有幾通未接來電,不過剛剛并沒有太在意。
「朋友?男的女的、男的女的?」電話那邊的聲音興奮了起來,「看什么電影?是你上次要送禮物的那個嗎?」連珠炮彈似的丟下一串問題,她的語調隨著問題的增加而越加飛揚了起來。
「……是女孩子,看的是《惡靈X堡》。」沉默著等她問完問題,何育清有些無奈,但還是默默地回答了問題。妹妹的個性他太了解,如果不回答的話下場會更慘的……
「哦哦──!是故意挑恐怖片互相依偎什么的嗎?哥你居然答應了?」何鈺芯的聲音又更加興奮了起來,眼睛幾乎要變成了星星眼。哥居然會答應和女孩子看電影而且還是恐怖片耶!該不會她哥終于要開竅了──
「不……嗯,是雖然似乎有點害怕,但卻看得很專注,很興奮的樣子。」彷彿又想到了電影院里她專注而明亮的眼眸,何育清說,然后嘴角又不經意漾起一點笑意。
似乎就連這樣想著她,也會覺得很開心。

Chapter 18. 對于林婕妤來說,暑假最定期的事務大概就是打工了。
因為沒有課的關係,大學生一般總會在這種時候多攅點錢。
「謝謝惠顧,歡迎再來!」露出職業招牌笑容,女店員對方開門離開的客人有禮地鞠躬道。
午后的咖啡館因為接近晚餐時間的關係人漸漸多了起來。夕陽斜斜地從落地窗映入,暖色系的光照著美式風格的裝潢,溫煦得像是十二月的陽光。
「那么我就先走咯!」將制服換下,林婕妤在臨走前往店門口內喊了一聲,然后隨著風鈴「叮鈴」的聲響踏步離開了咖啡館。
路上的人車因為時值下班時間的關係而有些多,廢氣和喇叭聲充斥在忙碌的人群間,灰濛濛的都市顏彩惹得人的心情都煩燥了起來。城市的顏色正是漠然的冷灰,烏煙瘴氣的隔開了人的距離。
為了快點回到公寓她抄了近路。這條路的人煙較稀少,因為是工業區的關係附近的工廠很多,因此貨車也特別多。
林婕妤因為旁邊的貨車的關係被擠得很邊邊,綠燈亮起來的時候她本想直接鉆過去,卻在要發動機車時發現自己的外套勾到了一旁的大貨車!
還來不及扯下外套,身旁的大貨車已經開動了。來不及穩住身子的她一下子被拖了下來,摩托車橫倒在地,只穿了短褲的腿在柏油路上被拖行,她咬牙扯破外套往旁邊滾了一圈。終于停止被拖行,于是她鬆了口氣,正想起來去扶摩托車,林婕妤卻發現自己站不起來了。
膝蓋因為被粗糙的路面用力摩擦過的關係脫開了一層皮,摻雜著砂石的傷口還不停冒著血,血淋淋的樣子顯得怵目驚心。好痛……林婕妤緊咬著下唇,靠著手的力氣勉強將自己拖到了橫倒的機車旁,但卻已經無力站起。
怎么辦?坐在路旁,她有些苦惱。雅琪現在應該還在趕稿,江恩恩和巧欣在打工……難道她要打一一九嗎?伸手她努力地從一旁的機車拿到了包包,嘆了口氣,她看了看電話簿,決定還是打打看好了。
于是首先她撥給了方巧欣。
「嘟──嘟──」
「嘟──嘟──」
「嘟──嘟──」
……
方巧欣的電話再次宣告了拜天公。
林婕妤默默然。這家伙八成又把手機放在公寓里了吧……
下一個,葉雅琪。
「喂……?」葉雅琪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虛軟無力。
「雅琪?妳怎么了?」聽見好友難得無力的聲音,林婕妤忙關心問道。
「小妤喔……我在補眠,三天沒睡了……」電話那頭的葉雅琪虛弱地回。
「呃,好吧,那沒事了。」林婕妤再次默默然地掛了電話。
就剩江瑋恩了。她有些猶豫地想,那家伙現在應該也在打工吧……
想了又想,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她還是撥了電話。
「嘟──嘟──」
「嘟──嘟──」
……
「您撥的號碼沒有回應,請稍后再撥謝謝……」
渾蛋她還真的忘了這家伙也是個拜天公達人了,還是就算手機有帶出去也會漏接的那種……唔啊啊啊難道真的又要打給育清了嗎?林婕妤糾結了。她已經給他添了好多次麻煩了啊,可是比起育清打給團長什么的好像更奇怪……
打打看吧?她咬唇想了想,反正也不一定會接通,而且再打不通的話她就真得得打一一九了啊……
「婕妤?」電話那頭是何育清依舊溫和的聲音。
「那個……你現在有空嗎?」不曉得該怎么開口,林婕妤問得有些尷尬。「你可不可以,帶紗布、優碘和白藥水來XX路的第X個路口來找我?」
「怎么了?」何育清困惑。帶那些東西要做什么?為什么要到那里?
「呃……我的腳受傷,站不太起來了……」
☆ ☆ ☆
說何育清是用飛的趕到現場一點也不夸張。
聽到林婕妤受了傷還站不起來什么的他一下子幾乎無法思考,況且就情況聽起來似乎有點嚴重……心頭一陣擔心,他一路急急地趕。她怎么會這么不小心!
不過真正讓他驚得倒吸了一口氣是在看到傷口之后。
兩邊膝蓋上是一大片還冒著血的擦傷,手、腳和其他地方也遍布著傷痕,夾雜著砂石的傷口血紅和灰黑交錯顯得有些可布。林婕妤的模樣看起來十分狼狽,連頭髮也有些亂了。
也難怪她會說她站不太起來,這個樣子要怎么走路?可是包扎了之后不會更痛嗎……不過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得先把傷口消毒吧。這么嚴重的擦傷,又是在時常活動的地方,很容易會感染的。
「啊,育清!」抬眼發現了何育清,林婕妤忙笑著向他招招手,「巧欣他們的電話都撥不通,又要麻煩你了,真不好意思……」抓抓頭,她有些尷尬地道。
「不會。」何育清笑得有些無奈,他其實一點都不在意幫她什么的啊。
從車上拿了醫藥箱,他在她前面蹲下,然后拿起白藥水便直接往傷口倒了下去。
「嘶──」頃刻襲來的刺骨疼痛讓林婕妤不住緊咬住了下唇,隨著腳上的痛覺加劇,她的唇瓣也被她咬得微微泛白。好痛──!眼淚都要掉出來了嗚……
「怎么會這么不小心?」見對方臉色發白,眼眶還泛紅的可憐模樣何育清也著實有些心疼。他嘆了口氣,盡量放輕了動作,語氣帶了一點責備。「這種傷口的話,還是去看個醫生比較好吧?」一面清理著傷口,他說。雖然只是擦傷,可是這么看起來幾乎都已經見皮見肉了……他不是唸醫科的,對傷口的處理并不是很了解,要是他沒有處理好而害她的傷細菌感染了怎么辦?
「沒事啦,我常常受傷,習慣了。」蒼白著臉,林婕妤勉強擠出了個微笑說,「也是停紅綠燈的時候外套不小心勾到旁邊的貨車了所以──好痛!」
「傷口里卡了很多砂石,妳忍著點。」手里的棉花棒小心而仔細地清理著傷口上的髒污,何育清斂了斂眼,不想去看她的表情。看她痛得眼淚都要掉出來了他也著實不好受啊……
「嗯。」林婕妤默默應了一聲,緊咬著的下唇幾乎要滲出血來。
消毒完傷口,何育清拿了個新的棉花棒沾上一點碘酒仔細地上了藥,然后用紗布將傷口細細地包扎了起來,終于算是大功告成。「站得起來嗎?」將她橫倒在一旁的摩托車扶起,他將手伸向林婕妤,示意要扶她。
「還……可……以……」撐著何育清的手勉強站了起來,雖然嘴上那樣說,但林婕妤明顯站得很逞強。「這樣就可以了,謝謝你。」被扶著坐上了摩托車,她側頭對他感激地笑了笑說。
「還是去看個醫生吧?」何育清不放心地微微擰起了眉頭,「而且妳們公寓沒有電梯吧?」想起這件事他的眉頭擰得更深了些。她連站立都困難了,又要怎么上樓梯?
「唔呃……」林婕妤被噎得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她還真忘了沒有電梯這回事,畢竟脫離那個罪惡的操場以后她的腳就很少再受這樣的傷了,有也沒這么痛的……「沒事沒事,回去勤點擦藥開學前就會好了。」距離開學還有兩個禮拜,其實以前這樣的傷口也不過一、兩個禮拜就會好了。不過她光想到洗澡爬樓梯什么的就覺得腿都軟了,這下打工也要請假了,巧欣看到了之后有非唸她一頓不可……嗚啊啊啊她好悲催啊!
「那至少讓我送妳回去吧?」沉默了半晌,何育清說。畢竟她這個樣子他真的沒法安心啊,少說讓他親眼看著她進公寓至少也放心點……
「嗯,嘛。好吧。」見他這么擔心自己林婕妤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她把人家叫來的……搔了搔頭,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說。
☆ ☆ ☆
回到公寓的第一個任務果然就是爬樓梯。
看著林婕妤一瘸一拐的走得很逞強,何育清無奈下了車,蹲下身子,轉頭對她露出了一個微笑。「上來吧?」
林婕妤愣了愣,然后急忙揮了揮手,「不、不好啦,我很重的。」想起自己昨天還站在體重機前哀號的畫面,她有些尷尬地道,「況且這樣也未免太麻煩你……」
「沒有關係,」何育清笑得溫和,「而且我的力氣也不算小的。」偏頭笑了笑,他看著她的目光也帶上了一點笑意,溫煦柔和。
原本還想婉拒,林婕妤糾結的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樓梯,猶豫再猶豫,終于還是走向了他。「那就麻煩你了。」有些尷尬地將手搭在他的肩上,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
何育清很輕鬆地便站了起來,抓著腳的力道刻意放得較輕,腳步也走得很穩。林婕妤覺得更尷尬了。這么近的接觸比營隊那天還要讓人害羞,雖然也不是沒有被男生背過不過……
「唔,果然有點重啊。」裝作吃力地沉了沉聲音,何育清開口笑說。
「……去死吧你。」惱羞成怒,林婕妤咬牙切齒地回應,還順道在對方的肩膀上捏了一把。可惡,她剛才才沒有覺得他的肩膀感覺很寬厚很有安全感什么的……
「噗。開玩笑的。」何育清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突然覺得逗她生氣似乎也是挺有趣的事啊。「到了。」再次蹲下把林婕妤放了下來,待她站穩后,他才再次站了起來,「那么我先走了,下次小心點,別再受傷了。」抬手拍了拍她的頭,他笑笑說。
「啊,嗯。」愣了一愣,林婕妤有些怔地回應,「謝、謝謝。」
何育清笑著輕輕搖了搖頭,揮揮手,然后轉身走下了樓梯。
☆ ☆ ☆
何育清回到公寓的時候又接到了何鈺芯的電話。
因為在過不久就要開學的關係她很積極地常打來問他關于學校的事,同時也正在找公寓,不過這個似乎就不太順利了。
才方回到家何育清又不住開始擔心了起來。那種傷口不去醫院處理真的沒問題嗎,她那么迷糊的個性會不會又去撞到什么……
某人的雞婆本性又開始發作了。
「……哥?哥?」何鈺芯在電話那頭困惑地喊了喊,「哥你有在聽嗎?」
「……抱歉,我走神了。」何育清歉然地笑了笑,「剛剛說到哪了,能再說一次嗎?」定了定神,他抱歉地問。
「哥你最近常常走神喔──」何鈺芯曖昧地刻意拉長了尾音,「談戀愛了?有喜歡的女生了?還是……佑軒哥出軌?」笑得不懷好意,她開玩笑地調侃道。
怎么連自己的妹妹都……何育清有點無奈,最后那個問句實在是有點刺激到他啊。「別亂說話。」苦笑著糾正,他說。
畢竟依她的個性,他再怎么糾正也沒用啊……
「嘿嘿,哥你和佑軒哥很匹配啊。」何鈺芯壞笑著說,然后仰面大大地嘆了口氣,「是說哥你什么時候才要開竅啊──」
和何鈺芯結束通話后,何育清開始認真的思考起自己最近的異常。
總是不自覺就想到她、聽到她出事便著急得不行、想要保護她、照顧她……
喜歡……嗎?
他……喜歡她嗎?
「嗶嗶!」手機傳來訊息通知聲,何育清拿起看了看,是林婕妤的簡訊:
「今天真的非常謝謝你><!」
嘴角不住上揚,他看著寄件人的名字,忽然就笑了。
喜歡……嗎?
或許他,真的是喜歡她的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6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