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之王 快餐店 小說_有害的昆蟲有哪些 圖畫

Chapter 19. 「哥──、哥──」
亞麻色短髮的俏麗少女在學校長廊上大叫奔跑著。她用力揮舞著右手,淺色的髮絲在陽光下反射出淡金色的光。
清麗而精緻的五官及嘴角明亮燦爛的笑容映著清淺淡金的陽光,襯得她活潑耀眼。自信的氣息使得路過的人都不禁回頭看了兩眼。
是個陽光般燦爛的女孩。
「好久不見──!」大聲叫喊著,少女直直地撲進了斯文少年的懷抱,清澈響亮的聲音大大的迴蕩在長廊上,尤其引人注目。
少年──何育清微笑著無奈的接住了自己的親妹妹──何鈺芯。他眼底含帶一點笑意,目光一點寵溺的味道。「嗯,好久不見。」說著,他輕輕將她推開了一點。眼前金燦燦的淡色髮絲令他嘴角的笑容越發越無奈了起來,「妳什么時候把頭髮染成這樣的?」嘆了口氣,他有些無力而無奈地揉了揉她的頭問。
「哎?」何鈺芯無辜的眨了眨眼,「不覺得這顏色挺漂亮的嗎?」微微歪頭,她笑出一排潔凈白牙,無限天真的模樣。
「話說回來,妳找到房子了嗎?」沒有打算繼續再糾結在這個話題上,何育清知道她總是這樣一時興起,自己勸也沒有用。「還是有抽到宿舍了?」知道她找學生套房的事一直沒有著落,于是他關心的問。
「那個啊,運氣不好,沒有抽到。」何鈺芯無力地垂下了肩膀,嘆氣。她籤運還真不是普通的差,好朋友們都抽到了就她抽不到嗚嗚嗚……「這兩天我借住我同學家,今天應該就會過去你那里。在找到房子前就先請你多多指教咯!」說著,她退到他面前朝他燦爛一笑。
「嗯。」何育清也只能無奈。這是前幾天他看鈺芯似乎找不到房子才這樣提議的,不過突然說要搬過來他還是有點吃驚啊……「對了,妳的直屬學長姐是誰知道了嗎?」雖然才上了一堂課,不過他記得去年這時候他應該已經抽了。男生們總是會有一些追學妹的風潮,他實在有些擔心。只希望不要是太奇怪的人就好……
「那個啊──」聽到這個,何鈺芯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亮,「沒記錯的話哥你應該也認識……」
「育清?」那邊林婕妤抱著書走了過來,看著和他樣貌相仿的何鈺芯,她面色有些困惑,「這位是……」微微偏頭,她問。
「婕妤。」見她走了過來,于是何育清微笑望向她,「這位是跟妳提過的,我的妹妹,鈺芯,何鈺芯。」笑著向她介紹自己的妹妹,他說,然后側頭望向何鈺芯,「鈺芯,這位是──」
「婕妤?妳是林婕妤學姐對吧?」一聽見名字何鈺芯眼中瞬間光芒大盛。那個像是動物發現獵物一樣閃閃發亮的目光讓林婕妤不禁倒退了兩步,「請幫我簽名!」從隨身攜帶的包包抽出一本厚厚的小說,她滿臉崇拜地道。
「……啊?」呆愣的看著眼前那本熟悉無比的小說,林婕妤表示腦袋當機,理解不能。
「妳不就是上次有回我的湛藍色嗎?」何鈺芯好心的替她恢復了記憶,「我是妳的忠實粉絲和直屬學妹何鈺芯呀!」
聽見這番話連何育清也震驚了。湛藍色?……唔,很久以前似乎聽她含糊地說過什么「創作類職業」的……難道就是說這個?
「哎哎哎?」林婕妤被驚得又倒退了好幾步。她緩緩的舉起手,右手食指顫抖著指向了何鈺芯,「妳妳、妳……」這這這這個學妹為什么會知道她的身分?她她她她沒有告訴過何育清啊!難道是江瑋恩或巧欣講的?她看了一眼那邊還在震驚狀態的何育清。不可能,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不知道。那──
「雖然很驚訝,不過……」從驚訝中回過神,何育清率先提出了問句,微笑,「鈺芯妳是怎么知道的呢?」既然是沒有公開的事,而且看她又那么驚訝的樣子……應該是不會隨意公開的事情吧?他想著,內心感到萬分困惑。
「原來哥你不知道啊?」何鈺芯對此表示感到很驚訝,「不過……哥,你知道,『人肉搜索』是很好用的哦。」偏頭露出可愛的微笑,她說著,然后淘氣地眨了眨眼。
林婕妤徹底沉默了。喂喂喂這是作弊吧這絕對是作弊吧喂!
☆ ☆ ☆
當然最后林婕妤還是給何鈺芯簽了個名。
「……總之,其實也沒有特別想隱瞞啦,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到處宣揚什么的。」乾笑著搔了搔頭,林婕妤有些抱歉地解釋道。
和何鈺芯的談話并沒有很久上課鐘聲就響了。教授還未到,教室里鬧哄哄的,學生們喧喧嚷嚷的打鬧聊天著。
「原來如此。」聞言,何育清露出一個了然的微笑,「不過剛聽到時確實很驚訝啊。」微微偏頭,他有些無奈地笑了笑說。不過這么一來也就能夠跟她先前那些奇怪的反應連結了、提到湛藍色時特別興奮期待的表情、說到鈺芯很喜歡她的時候非常開心的模樣……
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她的呢?對于她的記憶他清楚得幾乎不可思議。每每想起來他總是感到困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自己變得這么在乎她的呢?
「欸嘿嘿,是嗎。」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林婕妤傻笑。
「對了,上次的傷有比較好了嗎?」想起那次自己倉倉惶惶趕到現場的事,何育清有些擔心地看向她包裹在長褲下的膝蓋。那次的傷看起來真得很嚴重啊,不過離那時候也已經過了兩個禮拜了,不曉得有沒有比較好一些?
「嗯嗯,好很多了哦。」林婕妤笑著捲起褲管給他檢查,原本血肉模糊的傷口已經變成了一塊一塊的痂,應是不久就能好了。「那次真的是非常謝謝你呢。」想起被他揹著到公寓門前的事她就有些不好意思啊……她有些尷尬靦腆地笑笑。
「不會。」見她傷口好了許多何育清也放了心,于是只是淺笑。
教室的門「吱呀」得被打了開來,身材圓潤的女教授踏著響亮的腳步聲走進了教室,學生們則瞬時安靜了下來。「各位同學──今天有位轉學生轉到了我們班上來。」她走到講臺中央響亮的拍了拍手以引起學生們的注意,聲音清晰而宏亮,「現在我們歡迎她進來。」話落,她便退到了講臺左方,目光望向了門口。
一聽到有轉學生這樣稀奇的東西學生們便開始在底下嘰嘰喳喳地討論了起來。是男是女是圓是扁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騷動的聲音隨著那邊沉寂的時間越來越久而越發越大了起來,好奇的學生們緊盯著沒有任何動靜的門口喧嚷著,直至數秒后那一陣從緩而清晰的腳步聲「喀蹬」地踏入了教室。
──林婕妤發誓,她從未見過這樣氣質漂亮的女孩子。
褐色長髮的少女一身粉橘色的雪紡紗洋裝飄逸漂亮,白皙透紅的肌膚教人看了無不羨慕。她一雙淺褐的眸子里有一點藍,身材高挑、雙腳勻稱、氣質典雅,清雅秀麗的精緻容顏儼然像是從皇宮里活生生走出來的公主一般。
「我的名字叫做顏涵昕。」清澈悅耳地女聲含笑,顏涵昕站定在講臺中央,白板上清秀的字跡清晰的劃出她的名字,「剛來到這里有許多不懂的地方,還請各位多多指教。」有禮的彎腰做了一個九十度的鞠躬,她嘴角的弧度恰好的親切溫和,如春風一般和煦。
「……顏涵昕?她不是那個有名的鋼琴家的女兒嗎?……」「是啊是啊,她母親也是世界著名的聲樂家,他們家族歷代各個都是著名的音樂家呢。……」
聽到了熟悉的名字學生們又開始躁動了起來,臺下又再次嘰嘰喳喳的亂成了一片。而話題的主角卻依舊淡然微笑著靜靜佇立在講臺前,彷彿對于這樣的場面早已司空見慣了。
「顏涵新同學是從美國回來的留學生,大家要好好向她學習。」教授走到了她身旁微笑對眾人說著,然后掌心向上,示意她入座。
顏涵昕禮貌地對教授微笑著點頭示意。她直直地向后走,然后毫不猶豫的坐到了何育清的左邊。
那邊男同學間響起了一陣嘆息聲。
「育清,」顏涵昕側頭望向他,眼底的笑意有別于在講臺上時親切卻疏離的淡然,是真實的歡欣,「好久不見。」微笑說著,她淺褐的眼里有一點懷念。
見到熟悉的精緻臉龐何育清微微有些怔愣,似是有些驚訝的樣子,「是啊,好久不見。」扯開唇角,他也露出了同樣溫和的微笑,「妳不是去美國了嗎?怎么還會回來?」困惑地開口,他問。
咦,認識的?林婕妤在一旁更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了。她是聽過一點關于顏涵昕的名號啦,好像是什么音樂世家來著,在電視上似乎也有看過……育清竟然會認識這種超有名的人物嗎?該不會他其實也有什么顯赫的身家背景什么的吧?林婕妤開始陷入了天馬行空的幻想中。哎哎,偶像劇不都這樣演的嗎,雖然她知道育清家只是平凡的小家庭啦。
「因為想回來呀。」微微偏頭,顏涵昕笑得燦爛。
聞言,何育清也只能無奈地笑了笑。
「對了,」想起自己之前似乎曾提過關于她的事,于是他轉頭看向林婕妤,「婕妤,這位就是我向妳提過的那位很會彈鋼琴的朋友,是我的青梅竹馬。」揚唇微笑,他向她介紹,然后復而轉頭望向顏涵昕,「涵昕,這位是我在信上提過的林婕妤,是我……」躊躇著在腦中組織了下語句,他頓了頓,然后再次開口,「很重要的朋友。」遲疑了約莫三秒鐘,他道。
「妳好。」顏涵昕幾不可見地微微愣了一愣,然后微笑著向她伸出手,「育清在信上時常提到妳。」笑得溫婉親切,她說。
林婕妤還在發愣,看著眼前那只白皙修長的手她怔了怔,然后才后知后覺的發現對方似乎是在跟自己打招呼表示友好,「啊、呃,妳、妳好!第一次看到這么漂亮的女生,一不小心就看得失神了。啊哈哈……」忙握住了她的手,她有些尷尬地傻笑著抓了抓頭道。
「妳這樣說,我會很不好意思的。」偏頭笑得有些靦腆,顏涵昕揚唇對她露出微笑,白皙透著紅潤的臉頰露出一點可愛的酒窩。
「好了──各位請安靜。」總算是開始準備講課,講臺上的教授再次拍了拍手以引起眾人的注意。
于是教室總算是恢復了安靜。
眼角的余光映著溫言微笑著得兩人,林婕妤有些發愣。他們的話題她不懂,他們的世界和她像是隔離的。
她瞥著那個氣質典雅的女孩,突然就自卑了起來。
他們看起來就像一幅畫,像偶像劇里最天造地設的男女主角。她應該感到很開心的不是嗎?
☆ ☆ ☆
「涵昕姊──」
下課的時候,何鈺芯洋溢著一張燦爛的臉就撲向了顏涵昕的懷里,臉頰磨著她不停的蹭。
被撲得有些無措 ,顏涵昕也只能順了順懷里比她小了一歲,和她情同姊妹的女孩的柔順短髮,唇角的笑容有些無奈,卻很溫柔。
林婕妤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何鈺芯也跟顏涵昕很熟啊?也對,育清不是說了是青梅竹馬嘛。只是看樣子他們的關係是真的很好呢。
「那么,哥、涵昕姊、小妤姊,我還有課,先走了哦。」從顏涵昕的懷抱中離開,何鈺芯整了整儀容,然后向三人招了招手,跳躍著輕快的腳步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下一堂課是鋼琴的課程,他們三人因為皆有修課的關係所以便打算一起走。三個人走了幾步后顏涵昕想起什么似的頓住了腳步,然后回頭對兩人抱歉地笑了笑,「差點忘了教授要我過去填學生資料。你們先走吧?我等等就過去。」
「沒關係,妳先去,我們在這里等妳。」何育清依舊笑得溫和。
聞言,顏涵昕對兩人道了聲謝。離去時她的目光在何育清身上留戀了片刻,然后才小跑步地奔向了辦公室。
顏涵昕離開后,兩人之間便是一片寂靜。
林婕妤第一次覺得自己和何育清無話可聊。她微微張了張嘴想說些什么,卻終究什么也沒說。
她有好多好多事想問他。關于何鈺芯的、關于顏涵昕的……可是她又有什么資格問呢、自己明明不了解他卻自以為地和他很要好、她……
其實她終究也不曉得自己在紛亂些什么。只是如此想著,竟覺得心頭有些苦澀。
林婕妤,別又輕易失了自己的心了。她垂眸想。
「和涵昕是在我九歲那年認識的,」何育清開口打破了壓抑的沉靜氣氛,溫潤的眼微抬遙望向天際,然主宰之王 快餐店 小說_有害的昆蟲有哪些 圖畫后他旋身靠在了林婕妤身旁的墻壁上,目光悠悠長遠,「那時候鈺芯吵著要學鋼琴,爸媽又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去鋼琴教室,然后就讓我陪著她一起去了。……」
那年他們九歲。
九歲的何育清只有一百四十幾公分高。他在學琴的休息時間無聊地到處亂晃,然后無意間便逛到了五樓的最深處。他從玻璃門后看見穿著洋裝的長髮女孩垂眸看著鋼琴默默地掉著眼淚,很失落很悲傷的樣子。
回頭望了望四周,他見四下無人,于是便悄悄推開門走了進去。
「妳怎么了?」雙手負在身后,何育清歪著頭關心而疑惑地問,「為什么要哭?」
「……!」聽見了他的聲音,女孩──顏涵昕被驚得肩膀微微一顫。連忙抬袖擦去臉上的淚珠,她扯開唇角,硬是給自己掛上了溫婉典雅的微笑。「請問,有什么事嗎?」強撐著的笑臉努力掩飾著自己方才的失態,她精緻漂亮的臉蛋上是超齡的成熟。她的語氣彬彬有禮,卻很疏離。
她是不被允許掉眼淚的。九歲的顏涵昕生活里只有必須完美的一切。才藝、氣質、禮儀……她必須精通各種樂器,每天都有各種不同的課程,若是哪里有一點不好便會招來父母和老師的責罵。她的世界里只有同學、學校老師和外客虛偽諂媚的笑臉,她被教導如何藏住自己的一切去面對眾人的面具。
溫婉、典雅、端莊,她必須是顏家最完美的千金。
剛才她是不小心彈錯了一個音被老師罵才忍不住在休息時間掉眼淚的,沒有想到會有人進來……她心里有些慌。
「欸欸?我只是問妳為什么哭,沒有叫妳不要哭啊!」何育清有些手足無措地抓了抓頭,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偏頭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微笑,「想哭的時候就哭,想笑的時候就笑嘛!」
顏涵昕傻愣愣的看著眼前男孩沒有一絲心機的燦爛笑臉,然后「哇!」的一聲,居然真的大哭了起來。
「哇啊……」大概是沒有料到她會真的哭出來而且還哭得這么兇,何育清對著眼前大哭的女孩一下子更加手足無措了。他從旁邊抽了幾張衛生紙給顏涵昕,然后小心翼翼的開口,「我叫何育清,教育的育,清水的清。妳叫什么名字?」
「顏、顏涵昕……」接過何育清手上的衛生紙猛擦眼淚,她抽泣著聲音哽咽說。
那是他們的相遇。
只是何育清或許永遠也不會知道,那時他的笑容對于當年那個女孩的意義吧。
「……后來,高二那年涵昕就被送到了美國,我們就只有靠電子郵件聯絡了。」收回望在天際的悠遠目光,何育清側頭看向林婕妤露出微笑。他會主動開口其實是有一點解釋的意思的……雖然也許是他想太多,但他畢竟不希望她誤會。「總之,我和涵昕就只是──」
「抱歉,給你們久等了。」顏涵昕小跑步著奔了回來,秀麗的臉龐上掛著飽含歉意的微笑,「走吧?」看向何育清,她笑說。
林婕妤至始至終就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他說他們的故事,也只是安安靜靜地跟在他們后面。她的頭垂得有些低,目光恍恍惚惚地似是在思考著,以至于她沒看到何育清一直向后往她看的關切目光。
顏涵昕很可憐,而她們的相遇是她的解救。她喜歡育清吧?從眼神、笑容、語氣和心思上顏涵昕無一不是一心一意向著育清的,否則又怎么會特地從美國回來。
望著他們的背影,林婕妤忽然覺得,自己離他們好遠好遠……

Chapter 20. 「……妤?小妤?林婕妤!」
「是!」
她最近似乎越來越走神了啊……不行,得振作點才可以。
「輪到妳了喔。」蘇毅欣放下麥克風然后拍了拍一旁林婕妤的肩膀,「怎么了?還好嗎?」眼里帶著擔憂,明知她不會說,他還是忍不住關心地問。
「沒事啊。」牽著微笑搖了搖頭,林婕妤如他所想的沒有回答,只抒了抒氣拿起麥克風,然后緩緩走到了麥克風架中央。
要說沒事是真的沒事,要說有事似乎也可以算做有事的樣子。
第一件事是那個人給她寄來了同學會的邀請函,第二件事是一位和她許久未曾聯絡、照顧了她整個童年的婆婆癌癥走了。
而她直到昨天才知道婆婆生了病。那個得知她去世的昨天。
對于那個人所存在的過去的壓力以及對于婆婆的愧疚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她很想哭,卻發現自己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早就忘了該怎么哭了。再加上連日以來莫名的煩躁和郁悶讓她的情緒幾乎已經到了臨界點。
午后的烏云壓得很低,云層黑壓壓的擴散成一片壓抑的深灰。夾雜著雨水氣息的空氣原該是涼爽的,卻因為沒有遲遲下雨的關係而變得更加沉悶了。
好想淋雨啊、在雨中奔跑的感覺一定很自由吧──余光瞥著窗外,她神情有些恍惚的想著。
江瑋恩率先起頭地打了個節拍,充滿搖滾風格的前奏響起,配合著電吉他的前奏林婕妤默數拍子,然后緩緩開口唱:
「在久旱未雨的地方,被謊言圍繞著的村莊,經歷一個世紀的迷惘,夢想難道都是奢望……」
校慶離現在還有一個多月,而她負責的獨唱歌曲是飛兒樂團的《光芒》。只是一首原該是快樂自信的快歌卻被她唱得有些壓抑,彷彿是即將熄滅的光芒似的沒勁。
「停──」歌曲行進至第一段結束,陳靖宏終于忍不住地大聲喊了停,「林婕妤妳到底在唱什么?妳知道校慶就要到了嗎!」緊皺著眉,他受不住地大喝,口氣威嚴得有些懾人。如果是平常那些需要很多愛情方面情感的歌也就算了,怎么今天她連這樣平時應該能夠輕鬆駕馭的歌都唱得不好?他感到很想罵人。
「……對不起。」垂下眼簾,林婕妤的瀏海蓋住了雙眼,臉上表情顯得有些模糊。
「算了,先休息吧。」見她今天這樣反常陳靖宏也罵不下去了。他嘆了口氣,有些無力地撫額道。今天林婕妤是怎么了?前幾天有些恍惚也不至于這樣──
對了,今天那個音樂系的家伙似乎還沒來。
一聽到休息江瑋恩和周丞央等人隨即又在歡呼之后打鬧了起來,范佑軒則如往常的在一旁默默地看。林婕妤望了一眼那個空蕩蕩的位置,覺得心里有個地方似乎也空蕩蕩的,冷清得教人難受。
何育清今天沒來,應該是去陪顏涵昕或何鈺芯了吧?也許他和顏涵昕不久后就會在一起了也說不定。畢竟他們是青梅竹馬,個性和才華也都那么匹配──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溫溫潤潤的聲音在門口響起,嘴角的笑容依舊是清清淺淺地。何育清的語氣帶了一點歉意,望著眾人的目光有些無措,「她們說想來,我又沒法拒絕所以……」
「哇哇──是真的鼓耶!噢噢噢還有電吉他!」何育清話還未完,后面何鈺芯就迫不及待地沖進了社辦好奇的又摸又看,活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似的。「欸欸?佑軒哥!」雙眼微微瞠大,她望向那邊淡定如山的范佑軒,右手直指著他,滿臉的訝異。
「好久不見。」隨后緩步走進社辦的顏涵昕微笑向范佑軒打了個招呼。在看到陳靖宏時她眼中閃過一抹驚訝神色,而后才恢復平靜地向他笑著點頭致意。
陳靖宏見到她也是一愣,然后也點了個頭算是回禮。
「……好久不見。」范佑軒看著兩個女孩以依舊淡定的面癱臉給兩人打了個招呼。上次是有聽育清說過何鈺芯和顏涵昕都來這間學校了,不過他還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她們……
「團長也認識顏涵昕?」看見他們兩個皆是點頭致意,似是有淺識的樣子,于是林婕妤不禁好奇地開口問。
「在一些宴會上見過。」陳靖宏淡淡地答。
……所以說團長你家到底是有多有錢啊!林婕妤忍不住在心里如此吐槽。
「小佑佑有認識正妹居然都不告訴我!」江瑋恩一臉責怪地瞥了范佑軒一眼,像是在控告他沒義氣的眼神讓他瞬間無言了。怎么,又是他的錯了?「兩位正妹好,我的名字叫做江瑋恩,是這個團里最威風帥氣的鼓手。」耍帥地行了個紳士禮,她看著眼前的正妹暗暗打量著。一個活潑一個氣質……何育清這是要開后宮了嗎?那邊那個氣質正妹……嘖嘖,林婕妤有情敵啰──?難怪這幾天看她都失魂落魄的。
「我叫顏涵昕,是育清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禮貌的向她簡短介紹了自己,顏涵昕依舊溫婉地笑。
「江瑋恩?妳就是江瑋恩學姐嗎!」何鈺芯一下子又激動了起來,「我超喜歡妳的畫的!請幫我簽名──」雙眼閃亮地看著江瑋恩,她說著,然后從疑似百寶袋的包包里抽獎似的搜出了一本薄薄的插畫集,滿臉期待地地給了她。
那個包包里到底都裝了些什么……何育清看著有點汗顏。
「欸──?」歪頭,江瑋恩呆呆的看著遞在自己眼前的東西,表示理解不能。
那本書好像,一整個就是有點眼熟啊──
「妳是野翼吧?」何鈺芯眨了眨眼,無限崇拜的模樣,「我是妳的忠實畫迷何鈺芯哦!」說著,她抬眼看著江瑋恩,笑得天真燦爛。
「哦……」江瑋恩默默接過書和筆簽了名,關于她的資料找找就有了,也不是很難,反正也沒有刻意去隱藏什么的。是說這本畫集的主題……簽完名,她將書遞還給她,帶了些試探的開口:「該不會妳……」看著書封的畫,她挑了挑眉問。
「當然!」瞬間意會了江瑋恩的意思,何鈺芯的雙眼又更加閃亮了些。
「何育清和范佑軒?」
「弱攻和總受!」
……等等他好像聽見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范佑軒抬頭看了一眼何育清,他的友人則回給了他一個無奈的笑。
果然還是裝作什么都沒聽到比較幸福吧。范佑軒默默撇過了頭,索性裝做自己已經戴上了隱形耳塞。
那邊眾人在熱熱鬧鬧的喧嚷著,陳靖宏在座位上閉目沉思,蘇毅欣跑去便利商店買水去了,而林婕妤則坐在窗邊戴著耳機獨自聽著音樂。
什么時候才會下雨呢?沉悶的空氣壓抑著她的心臟,幾乎窒息。積滿了雨水卻無法宣洩的烏云悶得空氣更加沉重了。
就如同現在的她一般。
「怎么了?」見林婕妤今天似乎安靜得過分,何育清脫離喧嚷人群走來了她的身邊,然后關心地拍了拍她的肩。
她今天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啊,一向散發著光彩的雙眼此時看來卻黯然得讓他心疼。
「沒事啊。」林婕妤以一樣的回答報以一樣的笑容,在他的眼里卻是逞強得明顯。她伸手摘下一邊耳機,眉眼微歛著淡淡開口,「不過因為我唱得不好,所以提早休息了。」淺淺地扯開唇角露出一個苦笑,她說。
「嗯……沒事的,只是今天狀況不好而已。」何育清微笑著揉了揉她的頭,然后拉了張椅子在她對面坐下,「能聽妳唱歌嗎?」偏頭笑得溫柔,他說。
「可是我最近唱得不好……」林婕妤的聲音帶了一點失落。
「沒關係。」何育清嘴角的笑意溫和依舊,「我想聽妳唱。」
音樂播放器正好撥完了一首歌。下一首歌的旋律配著她沉郁的心突然很合適,她將歌拉回了起點,清了清嗓,然后輕聲開口:
「下雨天了怎么辦,我好想你,我不敢打給你,我找不到原因
為什么失眠的聲音,變得好熟悉,沈默的場景,做你的代替,陪我等雨停
期待讓人越來越沉溺,誰和我一樣,等不到他的誰
愛上你我總在學會,寂寞的滋味,一個人撐傘,一個人擦淚,一個人好累
怎樣的雨,怎樣的夜,怎樣的我能讓你更想念
雨要多大,天要多黑,才能夠有你的體貼
其實沒有我你分不出那些差別,結局還能多明顯
別說你會難過,別說你想改變
被愛的人不用道歉……
(南拳媽媽-《下雨天》,詞/LARA,曲/張杰)」
何育清只支著頭靜靜的聽。他一直都喜歡她乾凈且清澈明亮的歌聲,雖然她在團里時常被唸著說沒感情,但她的歌聲里總是會有一點淡淡的溫暖和平時所缺少的自信。
可是今天她的聲音聽起來就好像……真的要哭了似的……
他想將她擁入懷中讓她盡情的哭。他很想對她說些什么、想對她問些什么、今天究竟是怎么了,為什么要勉強自己笑……卻終究什么也沒有說出口。他畢竟不是她的誰,又有什么資格做這些。
而且她最近,對他總是有一點淡淡的疏離。
「婕妤唱歌很好聽呢。」顏涵昕不知何時也脫離人群走了過來,秀麗的臉龐上掛著清清淺淺的笑意,和何育清的笑容相似得合襯。
「啊,是啊。」被顏涵昕的聲音拉回了神志,何育清揚唇扯出溫和笑意,「真的很好聽,一點也沒有不好。」溫潤淡然的眼里閃過一點澀,他歛下眼掩去那抹異樣,然后笑了笑說。
一個俊秀斯文,一個氣質典雅。
璧人一樣的佳偶。
林婕妤看著兩人微微愣了愣,然后也扯開唇角露出了一個靦腆的笑,「謝謝。」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心頭卻更加沉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6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