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機械文明的小說_有有黃的小說細節越細越好

Chapter 42. 夜晚時分,公寓內。
從浴室走出,方巧欣用毛巾搓了搓濕漉漉的頭髮,邁步走向梳妝臺。而林婕妤則依舊坐在電腦前「噠噠噠」的敲著鍵盤。
「所以……妳把巧克力送出去了?」挑了挑眉,方巧欣走到她身旁,語氣有幾分玩味。
手指敲動的動作驀然停下,林婕妤頓了一頓,然后裝作沒事的繼續敲起了眼前黑色鍵盤。「……嗯。」雙眼依舊直直盯著電腦,她有些尷尬地應了一聲。
「他有說什么嗎?」微微側頭瞥了她一眼,方巧欣拿浴巾擦著頭髮,語氣很淡。
「他說……很好吃。」微低下頭,林婕妤開口,雙頰染上了一點紅。
不過,不曉得他收到的時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其實她心里很忐忑卻問不出口。對他來說,她應該、不會是跟那些人一樣的花癡吧……
放下毛巾,方巧欣揚眉,然后拿著吹風機吹起了濕漉漉的長髮。這小子倒不錯嘛,看來是不久后就可以送入洞房……她是說交往嗯。倒是這讓她想起,最近似乎有一個挺重要的日子……「我說妳啊,何育清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嗎?」想起前陣子似乎聽她說過他的生日是二月十八,她看看時間似乎也是差不多了,「何不趁著那時候告白算了?」斜睨了她一眼,她開口笑問。反正他也喜歡小妤嘛,直接告白不就皆大歡喜了嗎……還是要去慫恿何育清?畢竟依林婕妤那個性她肯定會說──
「欸、告白?什、不不不行啦!」忙轉過頭去看向她,林婕妤先前佯裝的淡定全數破功,語氣有些激動了起來。告、告白?……她怎么可能說的出口,也根本還沒有做好準備……
而且育清對她應該不可能……要是、他們以后連朋友也當不成怎么辦?
「為什么不行?」方巧欣淡定的抬眸反問,「妳又確定他對妳沒意思了?就算真沒有,妳也知道他對妳的態度并不會有任何改變、不是嗎?」揚了揚眉,她開口,聲音依舊是直得令林婕妤不住一愣。
其實當然她是大可直接跟她說何育清喜歡她之類等等的──不過說出來了又有什么意思呢?不讓他們自己去跨越那道門檻,有些東西是永遠也解不開的吧。況且他們對方都明顯到旁人都已經知道了,自己卻一點也沒有察覺還真是不可思議……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吧?
「可是……」林婕妤欲言又止。她心里當然有個底,也想過要說出口,但是心里還是很猶豫……
「還是說,妳還是會怕?」放下吹風機,方巧欣抓了抓頭髮,側頭淡然望向她。
林婕妤又是一愣。
「那些我都知道……」嘆了口氣,她起身拿起衣服欲走進浴室,語氣有些無奈,「但是,至少也要讓我做好準備啊。」
──她確實是怕。她怕知道那個結果,她怕說出口之后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沒有了。
地球上有五十多億的人口,能和一個人在某個巧合相遇是一種緣分,能夠相識已經很是難得,要和自己心動的那個人相戀……又該是多么微小的機率。
如果能夠擁有勇氣就好了。
如果她能不那么懦弱一點、如果能夠有向前跨出那一步的勇氣……她是不是,就能多給身邊的人一點回報了?
歛下眸,她如此想著。
☆ ☆ ☆
何育清的生日是所謂水瓶座的最后一天,或許正是因為如此而讓他擁有了水瓶的理性和雙魚的溫柔──雖說星座不過是個籠統的統計學,不過就這么套用在大部分的人身上倒也是挺有趣。
不過基本上他的生日是鮮少人知道的。他一般不怎么會提及有關自己的事,林婕妤會知道也是因為有特別問過,因此今天的社辦依舊是如往常平靜的苦悶練習。不過何鈺芯、范佑軒、江瑋恩和林婕妤等人已經約好了要替他慶祝了,蛋糕什么的自然是由他的神廚好友大媽一手包辦。
而何育清本人在聽到邀約時自然也是有推卻的,畢竟他一直都覺得自己的生日并不是那么重要。不過由于妹妹何鈺芯的態度十分強硬,他也只好無奈接受了。
「憑什么要失望,藏眼淚到心臟。往事不會說謊別跟他為難,我們兩人之間不需要這樣,我想……」
何育清唱的是歌手林俊杰的新歌《修練愛情》,悠緩溫柔的抒情歌帶有淡淡憂傷,被他溫和嗓音唱起來更顯細膩柔煦。
而高中有所謂熱音發表會,他們大學自然也有,且是更加盛大。距離那場發表會只剩下兩個月,也因此最近陳靖宏又開始嚴苛了起來。
中場休息的時候眾人幾乎都累得癱成了一片,尤其林婕妤還直接地趴了下去補眠,似乎很是疲倦的模樣。
「怎么這么累?」見她難得這樣疲憊,何育清忙上前關心詢問,「昨晚又沒睡好嗎?還是又熬夜了?」在她對面坐下,他支頭望著她擔憂地問,語氣含帶了些無奈。
聞言,林婕妤依舊是趴在桌子上,沒有抬頭看他。輕搖了搖頭,她嗚咽了一聲,有些無力的開口:「我需要午睡……」閉著眼,她有些含糊地應了一聲,然后便是沉沉睡去了。
這么說來,每天中午都這樣似乎是真的挺耗體力的啊……望著她的睡顏,何育清默默想著。雖然這對他來說影響不大,不過他記得她的身體確實是不太好的。
「啊啊啊蘇毅欣那小子居然有女朋友了!」社辦正安靜著,那邊周丞央倒突然拿著手機開始鬼吼鬼叫了起來,「小恩恩妳看,超正的啦──!」臉上的表情已經不知是忌妒還是羨慕,他拿著手機拼命大吼著。
「哦哦?」一聽到有正妹,江瑋恩耳朵一豎,立刻是圍了上去,「什么?居然真的是正妹!」湊到手機前細看了下照片,她審核了會眼前樣貌可愛的女孩相片,然后也跟著驚訝地瞪大了眼。居然有正妹!改天一定要叫那家伙帶來給她認識認識──是說也未免變心的太快了那家伙……她有些默。
「可惡,為什么我都沒有!」看著手機里炫耀似的正妹照,周丞央不甘地咬牙切齒了起來。不公平!他也要大胸正妹女友啊啊啊──!
「廢話,因為人家比你帥啊。」不知何時也跟著圍了過去的謝小韻一臉理所當然的開口吐槽了一聲,語氣起伏得夸張,煞有其事的模樣。
「那家伙比我帥?」聞言,周丞央瞪大了眼轉頭看向她,向是看到了鬼的表情,「少說我們兩個也是同個Level的吧?那家伙怎么可能比我帥!」憤怒的炸了毛,他不滿地叫了起來。再怎樣好麻吉那家伙可是他的學弟啊學弟,這種恥辱……他怎么可能吞得下去!
「哎喲,隨便一個人都嘛比你帥。」謝小韻趕蒼蠅似的撇了撇手,彷彿鄙視螻蟻一樣的神情望著他,似乎很是不屑的樣子。
其實謝小韻對社辦里的每個人都還算禮貌可愛,就是不知道為什么特別針對周丞央。
「我、我明明就是世界上最帥氣的陽光美少年!」不甘被矮了自己一截的學妹鄙視,于是周丞央再次憤怒吶喊,已經有無理取鬧的味道。
「那個美應該要換成蠢吧?」謝小韻毫不留情的說出了在場眾人的心聲。
「什么嘛,妳這只雞──!」
就這樣兩人又吵了起來。
江瑋恩于是默默退到了一旁,眼神充滿了無奈。好恩愛啊這兩個人,還真是怎樣也吵不膩……眼珠子轉了轉,她望了一眼那邊氣氛安謐的林婕妤和何育清,然后頭一轉,滿臉深情的看向了身后的范佑軒,「噢──小佑佑,我們也來曬恩愛吧!」
范佑軒淡定的維持著他的面癱臉,表示不想理她。
☆ ☆ ☆
放學后他們便直接到何育清的公寓會合。
由于林婕妤那臺失蹤已久的小綿羊至今依舊沒有蹤跡,于是自然便還是由何育清來接送,而江瑋恩則和范佑軒一起出發。
范佑軒帶著做好的一塊約六吋的蛋糕抵達了現場,而江瑋恩也在之后不久隨后到達。
「育清生日快樂──」一開門進到里頭,江瑋恩便笑著開了口大聲道。
其實她今天是空手來的,沒有帶禮物,只有一張臨時到不行的小卡片──她今天的目標基本上是范佑軒的蛋糕,那家伙在做的時候打死也不肯給她吃個一小口呿……要是沒蛋糕的話她其實基本是不會來的,畢竟──打擾人家小倆口親熱干什么呢?
五個人圍在一方小小的桌子旁,室內因為刻意拉上窗簾、關了燈的關係而顯得有些昏暗,而蛋糕上的蠟燭便更顯溫暖明亮了起來。
「哥,許愿、許愿──」在帶頭唱完生日歌后何鈺芯忙推著他催促了起來,笑臉燦爛,似乎很是興奮的模樣。
「好。」何育清無奈的笑了笑。其實他是不怎么在乎自己生日的,而且去年的也沒什么過……不過看著鈺芯這么堅持,說是二十歲的成年日一定得慶祝什么的,他也就只好依著她了。
「嗯……希望大家每天都平安。」閉著眼,他想了一想后輕聲開口,「希望……大家都能夠開開心心的。」
唔呃都是好平和的愿望……何鈺芯有點無言。哥你一點爆點也沒有啊!
睜開眼看了下四周眾人,他嘴角揚起一抹溫和微笑,然后才又再次閉上了眼。
希望……能夠一直守護她下去。
「呼」地將眼前的蠟燭吹熄,何育清這才睜開了雙眼,然后四個人便紛紛交上了卡片和禮物──范佑軒的禮物無疑便是那塊蛋糕,江瑋恩是一方小小的卡片,林婕妤因為已經送過的關係便也只送了張手工卡片,而何鈺芯則是給了……一條領帶。
「欸欸,領帶不是成年男子的象徵嘛──」何鈺芯燦笑著撇了撇手,滿臉無所謂的樣子。事實上她是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該送什么了,總不是讓她買BL漫送給哥哥吧……
而范佑軒的手藝自然是好得沒話說的,六吋大的蛋糕一下子便被五個人給狼吞虎嚥的一點也不剩了。
「哥我跟朋友還有約先走啰──」
「啊我稿子還沒畫完……」
「小Ki還沒有餵……」
才方將蛋糕給解決掉,其余三人便趕火車般爭先恐后地一同溜了出去。其意圖之明顯程度讓被拋下的兩人一下子陷入了一陣尷尬。
「……我送妳回家吧?」沉默半晌,何育清想了想,然后看向她,開口提議。
「呃……」林婕妤默默掃了一眼桌面上那一片的杯盤狼藉,「我幫忙整里吧。」嘆了口氣,她起身難得主動的收拾起了碗盤,心里覺得那三人也未免太不道德。想要製造獨處機會什么的也不是這樣干的……要是她不留下來,不就要讓壽星自己收拾殘局了嗎?那一整個感覺就很沒品啊她說。
何育清見狀,微怔了一怔,「謝謝。」笑著對她開口,他轉身去把燈和窗簾打開,然后忙也跟著她一起整理了起來。
而收拾好整個桌面的垃圾和碗盤之后,兩個人便在廚房開始清洗物品。
杯盤碰撞的聲響和水聲刷拉刷拉的聲音充斥在狹小空間里,不知是尷尬還是無言,她們之間一下子又陷入了安靜。
「對了,」沉默了半晌,何育清忽地便開口打破了寂靜,「謝謝妳的卡片和禮物。」笑了笑,他微微側頭望向她,眼里一點溫煦,「雖然圍巾現在用不到,不過我都有好好的收著喔。」將她洗好的碗盤擦拭乾凈后收放好,他微笑說著,語氣柔和。
「這、這樣啊?」聞言,林婕妤愣了一愣,突然有些結巴了起來,「你喜歡就好。」
「何育清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嗎?何不趁著那時候告白算了?」
方巧欣前幾日說的話忽地就在她腦子里迴蕩了起來,她有些怔忡,忙搖了搖頭想把那聲音給揮去。
現在還不可以說、她還沒做好準備,還不能說出口……
「怎么了?」見她突然搖了搖頭,面上似乎正沉思著什么,于是何育清不住困惑地問了出口。
……可是卻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嘗試看看。
「……育清。」嚥了口口水,林婕妤低著頭,整張臉緊繃地紅成了一片。
主角是機械文明的小說_有有黃的小說細節越細越好她可以說嗎?她應該說嗎?她真的已經,準備好去問那個答案了嗎?
「嗯?」何育清更是困惑地應了一聲。怎么了嗎?怎么她看起來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
現在說出來的話會不會后悔?時機真的足夠了嗎、她──
「我、我想說的是,祝你生日快樂。」抬頭,林婕妤彎唇露出一個笑,然后洗洗手,逕自走到了門口。「我們走吧?」
終究她還是不敢啊……每次總是這樣,錯過了之后才在心里默默后悔。她很討厭這樣的自己,明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卻因為懦弱而不敢伸手抓住。
明明「我喜歡你」是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她卻沒有勇氣說出口告訴他。
這樣的自己……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真正勇敢起來呢。
「……嗯。」何育清一怔,隨后又是如往常般綻開了溫煦微笑,「謝謝。」說著,他做最后一點小整理,然后便領著她走出了公寓。
她剛剛想說的話不是那個吧。明明前面說了個「我」字很是猶豫的模樣……然后就硬生生的轉成了生日祝福。
她想對他說的,到底會是什么呢?

Chapter 43. 距離初賽只剩兩天。
他們初賽的曲子是浪漫時期音樂家舒曼著名的音樂小品《童年情景》中的《夢幻曲》,算是為數不多的鋼琴及小提琴協奏曲中很是經典的曲子。
因為要和何育清合奏的關係,林婕妤戰戰兢兢的練得很勤,為的就是不拖累對方。這首曲子她其實原本就因為很喜歡的關係已經有練過了,只是后來不怎么常彈,也就不算太熟練。知道初賽的曲子是這個之后其實她心里著實小小鬆了口氣,幸好是練過的曲子,要不然她的路途可就更坎坷了啊……
「這里要再放輕一點……」站在鋼琴旁,何育清神情專注地歛眸指導著,并伸手在高八階音處給她做了一遍示範,讓她自己試著再彈一遍。「對,就是這樣。妳彈得很好、不用這么緊張。」側頭望著她露出一抹溫和微笑,他淺然柔聲說。
「嗯……」驀然停下手上動作,林婕妤大大嘆了口氣,有些疲憊地鬆了肩頭的緊繃,「抱歉,害你都沒有練到琴,還要來教我……」歉然垂下眼簾,她抬頭看了他一眼,聲音帶著滿滿愧疚。
「不會,我在公寓每天都有練習,不要緊的。」聞言,何育清偏了偏頭,揚唇笑得溫煦。他在公寓那個小小的練琴室有隔音效果,雖然不是非常好,不過總是比較不會吵到鄰居,也因此他總是很放心地在里頭天天練琴。「要不要再來合一次看看?」彎唇,他開口笑問。
「啊,好!」愣了愣,林婕妤滿臉堅定地點了點頭,并再次伸手覆上琴鍵。這次她一定要彈得更好!
見她那樣認真的神情,何育清忍俊不住,險些便要「噗哧」笑了出來。將小提琴架在左肩上安放好,他站定在她身旁,待是她準備好地對著他點了點頭,他便輕移動右手,落下了第一個音。
林婕妤原是戰戰兢兢的盯著樂譜彈奏著,在聽見他的琴聲后卻是不禁怔了剎那。他的樂音總是那樣溫煦如風,只需一點旋律就能打動人心,讓人不禁同他一起揚起溫和笑容。相較于她,她實在是遜色太多……其實自己當初為什么會選擇音樂系呢?她未來恐怕是不會繼續往這條路走了,像育清那樣的人……才適合當音樂家吧。
他的琴聲,連路人也會被深深吸引。
惶然的情緒一下子被撫平,她想,或許一個人的文字和音樂真的會和個性有關也說不定。他的音符溫暖得像那無數個替她撐起傘的雨天、像每個他給她的那些問候關懷……
然后讓她越陷越深。
「喜歡」這樣的情感似乎是有增無減的,尤其是能夠每天見到那個人的時候。她一天比一天還要喜歡他、還要更在乎他……可是越是這樣她就越害怕,他會不會也有討厭她的一天?
雖然明明知道是自己的恐慌在作祟,但她還是止不住地去想、去慌。
因此她更害怕自己拖累他──配不上他。
樂聲只到了一半便猛地戛然而止。林婕妤困惑地抬頭望向他,卻見何育清若有所思的垂眼看著自己,眼神卻沒有焦距,似是還在思考著什么。
「……育清?」怔忡半晌,林婕妤困惑地開口喚了他一聲。
「啊。抱歉、走神了。」被她的聲音給喚得回過了神來,何育清歉然笑笑,然后將小提琴收回了盒子里。「今天就先到這里吧,明天再繼續。」一面收拾著自己其他的物品,他對著她笑了笑說。
「哦、嗯。」怔怔的應聲,林婕妤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眨了眨眼,隨后才跟著默默收拾起自己的東西,小心翼翼地闔上了琴蓋。是因為自己彈得不好吧?她有些喪氣的想著。也許是、不想勉強她,又或許是因為心里失望所以才讓她停下……
「妳等一下有事嗎?」見她似乎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何育清提著小提琴,面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欸?」被突然這么一問,林婕妤愣了愣,有些反應不過來,「……沒有。」她打工的時間通常不會排在晚上,畢竟她還得趕稿。
「那……能不能陪我去一個地方?」側過身子,何育清望著她,眼底一片笑意盈盈。
去一個地方?林婕妤被他神秘的笑容弄得有些迷惑了。他想要帶她去……什么地方?
☆ ☆ ☆
四周燈光昏暗。
偌大餐廳里輕揚著鋼琴清澈悠緩的抒情曲調,黑紫的色調襯著昏黃燈光,有些朦朧。從低調而奢華的裝潢風格和客人的衣著里可以看出這里的消費并不低,而何育清那一身輕便白襯衫便顯得醒目了起來。
他領著林婕妤到一旁等候區坐下,然后笑著對她急急說了聲「等我一下。」便又匆匆離開,似乎是要去找人。
林婕妤偏了偏頭,心里很困惑,不過依舊是安坐著沒有亂動。育清帶她來這里做什么?總不是請她來吃飯的吧……剛才都已經吃過了,他們身上也沒有這么多錢,育清也不是傳說中的高富帥。而且……
他跟那些服務生、怎么看起來似乎很熟啊?
「育清?」正欲將盤子端回廚房的男服務生看向他,眼底帶了一些困惑,「你怎么會在這里?」他記得今天不是他的工作日吧,他怎么會來?
「嗯……」微歛了歛眸,何育清看了一眼臺上正演奏著鋼琴的女孩,沉沉應了聲,似是在思考著該怎么開口。「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坐在等候區沒有很久,林婕妤便見那邊何育清向著她走了回來。
「走吧。」他對她伸出手,嘴角依舊是掛著淺淺微笑。
「……要去哪里?」困惑地望了望四周,林婕妤終是忍不住的問了出口,「這里是哪里?」為什么要把她帶來這種一看就很高檔的餐廳?就算是吃飯也不會隨便來這種地方的吧……她不解。
「這里是我打工的地方。」何育清揚唇笑笑,「我剛剛拜託了經理讓我們上臺演奏一首、經理很爽快的答應了喔。」朝著她伸出的手沒有縮回,他開口一字一句清晰地解釋著,笑意溫潤。
原來是他打工的地方嗎?林婕妤正想了然點點頭,然后終于發現了好像有哪里不太對勁。「哦……啊?」淡然神情猛地一頓,他第二句話讓她險些便要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你、你說,上、上──」上臺演奏、在在在這么多人面前?
「嗯,就演奏《夢幻曲》。」笑著將呆愣狀態中的她伸手拉了起來,何育清完全無視了她面上瞠目結舌的惶恐表情,依舊是笑得一臉純良無害,「當作是賽前演練啊。」說著,他輕拉著她的手便要走往舞臺。
林婕妤一愣,忙是止住了腳步想要掙脫。「不行啊,我根本就……」她從來沒有在這種地方演奏過,也完全沒有這種勇氣,更何況她根本就還沒練好……要是她因為太緊張而出了糗怎么辦?
沒有強制拉走她,感受到她頓下腳步,何育清也跟著停下,然后緩緩走到了她身旁。
「婕妤,」他定睛看著她,盈著淺笑的眸子卻有令她無法拒絕的堅定,「相信我。」
他知道她一直都在害怕,雖然不能明確的了解她在害怕些什么……但他確實從她的琴聲里感受到了比平常還要多上了許多的緊張。合奏曲必須要有相當的默契和信任,如果她沒辦法相信他,那么他們又該怎么合作?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有沒有用,但也只能一試了。
被他的眼神一懾,林婕妤猶豫地垂眸咬了咬唇,終于還是應聲答應。
畢竟他都跟人家說好了,她這樣反而會顯得很無理取鬧啊……
輕顫著腳步走上臺,她感覺自己的呼吸有些凝窒,一顆心砰咚砰咚的幾乎要越了出來。
而一旁的何育清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不安。輕握住了她的手,他堅定溫厚的力量暖暖的像是想把所有能量通通傳達到她心里,「閉上眼睛。」輕闔著眼,他用只有她聽得到的聲音在她耳畔,「沒事的,我在這里。」微微側頭望向她,他嘴角勾起一抹溫煦淺笑,那七個輕風般柔和的字句卻彷彿咒語一般輕易的便定住了她的心神。
他說,沒事的,我在這里。
就好像、她就真的再也不會被丟下了似的。
──再也不是一個人。
客人們看著臺上騷動,不禁紛紛疑惑的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何育清走上前去從容行了個禮,架起小提琴,然后揚著微笑望了她一眼,像是在等待著她的指令。
她一怔,然后終于也坐定,深吸一口氣,最后是輕點了點頭。
──餐廳里又再度飄揚起了輕柔樂聲。
林婕妤微閉著眼,手指如流水般奏出輕柔樂聲。她耳畔聽著他的清澈旋律,雙手彷彿有了記憶,不用她使力便自己流暢的彈奏了起來。
一直以為這個世界不再需要她,一直尋找著自己所存在的意義。
可是他的每一句話卻都像是給了她一個歸宿,好像她除了家人,也終于有了不在徬徨流浪的理由。
就好像她,也可以期待他對她有所回應。
也終于可以,安心的倚靠在誰身邊、不用逞強假裝……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7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