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有天眼的都市小說_有朋自遠方來txt微盤

Chapter 48. 白色雪紡紗的上衣,七分牛仔褲搭上一雙休閑涼鞋,髮辮恬靜地垂在頸側胸前──難得早起的林婕妤惴惴不安地站在公寓門口,似是在等人。
周末上午的陽光伴著風透著柔和,她抬手看了看錶,心里有幾分緊張。
──她在等何育清。
那日比賽結束完,和他去吃飯的時候,他對她笑笑問了這么一句:「這禮拜日有沒有空?能不能陪我出去晃個一天……當作是慶功?」
他都那樣子和她說了她又怎么可能拒絕,何況她心里還有滿滿愧疚。但在此事后她才默默察覺……這似乎、就是傳說中的約會啊約會!
于是乎,抱著一顆期待而緊張的心,雖然沒有化妝,她倒難得的算是做了一點打扮,然后便早早地下來等了──天知道她今天設了三個鬧鐘,每五分鐘一次搖滾樂。
引擎聲轟隆隆地在她前方停下,俊秀少年摘下安全帽,看見似已等了一段時間的少女時,眼底浮現出一點訝然。
「婕妤。」揚著燦爛笑臉向她招招手,她一抬眸,便看見了眼前熟悉的修長身影。「妳今天起的真早。」莞爾笑笑,他打趣地看著她煞有其事地摸了摸下巴。
知道他話中指的是之前載她時她幾乎每天賴床的輝煌事蹟,林婕妤惱羞成怒地抬手「啪!」地就往他的背給打了下去,力道著實不輕。「吵死了。」撇了撇嘴,她不滿地瞪著他嘟噥了一聲。
下手真重……苦笑著撫了撫自己重傷的背,何育清整了整身上的白色外套,然后笑笑輕拍了拍她的頭。「是是是,是我不對。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嗎?」
林婕妤有些默然。怎么覺得他的語氣聽起來就像在哄小孩?「不知道。不是你找我出來的嗎?」
何育清偏了偏頭,「只是想問問妳的意見。」莞爾,他微勾起唇角,「還沒吃早餐吧?」微揚起的眉似是在邀請,他溫潤著眼,嘴角微暖的弧度像三月春風。
林婕妤怔怔,然后點點頭,隨著他坐上了后座。
將安全帽遞給她的時何育清的目光不住地在她身上停駐了幾秒。跟平常隨性的穿著不太一樣,她今天看起來似乎特別的……淘氣。「會不會冷?」他記得這種衣服的質料都較薄而透風,她似乎也沒有帶外套,再加上現在的氣候還偏涼……注意到她似乎微縮著脖頸,于是他關心地問。
「唔?還好……」林婕妤愣了愣。手臂是有點發涼,但并不礙事。況且是她自己犯蠢把外套丟在椅子上就忘了拿了,怪不得別人啊。
「……先暫時穿著吧,在摩托車上會比較冷。」聽了她的話,何育清心里終究還是放心不下,于是脫下自己身上外套并遞給了她,露出了里頭合身的淺灰色T恤。
「呃?那你……」手里捧著他方脫下來的白色外套,林婕妤再愣。說會冷還把外套給她……那他自己怎么辦?
「我的老家很冷,這種溫度不算什么的,早就習慣了。」聳聳肩,何育清揚唇笑笑,然后伸手再拍了拍她的頭,目光中有一點不易發現的寵溺。「今天這個樣子,很適合妳喔。」笑望著她說罷,他便轉回了身子準備發動機車。
雙頰倏地一紅,林婕妤定著聲音胡亂應了聲謝謝,然后忙是套上了外套,卻覺得臉上的溫度似乎是更熱了。
他的外套對她來說當然是過大的,她必須要拉下袖子才能勉強探出雙手。屬于他身上的乾凈清香一下子便隨著它傳到了鼻間,她抿了抿唇,覺得自己的臉現在一定很紅,于是將自己的臉給全部埋到了他身后,不敢讓他從后照鏡探望她的臉。
風從身旁呼嘯而過,吹得她髮絲不停亂飄著,像她還搖擺不定的心緒。抓緊了后方拉桿,她低頭屏起氣息,然后小心翼翼的將頭輕靠到了他的背上。
不知道,他會不會發現?
那份被她、不小心快要洩漏出來的心情……
☆ ☆ ☆
日光稀薄。
吃完早餐后,何育清便帶著她到附近的商店街隨意晃晃,然后不久便也順便吃了午餐。他聽鈺芯說大多數的女孩子都喜歡逛街,可是她卻都只是走走看看,似乎是完全不感興趣的樣子。他有些無奈,怎么辦?他也沒什么跟女生出來逛街的經驗,更別說是由他主動約別人什么的……
然后他看見了,她望著那邊大大的「誠品書店」字樣,突然發亮起來的眼睛。
這么說起來……他倒想起了她似乎非常喜歡看書。
「要進去逛逛嗎?」揚了揚眉,他側頭望向她笑問。
發覺自己眼睛似乎是發亮得太明顯,林婕妤有些尷尬的別開了目光,輕咳了聲,「咳嗯,好啊。」乾笑兩聲,她眨了眨眼,有些不好意思。
她確實是逛得有些悶了,畢竟她對于買衣服什么的一向不感興趣。不過想想她也在電腦前窩得夠久了,就當出門走走,透透氣也不錯。
見她這副模樣,何育清不禁失笑,忍俊不住地揚唇笑了開來。
走進書店時,書的香氣伴隨冷氣的風朝著他們撲面襲來,林婕妤閉著眼大大吸了一口,似乎很是享受。
比起現在時下流行的電子書,她果然還是喜歡實體書厚實的紙張味道,摸著看著也覺得十分舒心。那些所謂買衣服飾品的錢她都寧可通通砸在這里,她喜歡寫,而更喜歡看。
「妳真的很喜歡看書呢。」看著她專注細看著書架上各式各樣琳瑯滿目書籍的模樣,何育清晃了一圈又遇見她,于是不禁笑著開了口。他記起第一次在聯誼見面時她似乎也是拉著江瑋恩就往書店跑了,第二次遇見她時是在買書,那之后也還有好幾次都是在書店和她見面……或許書就是她的世界也說不定。望著她的認真神情,他笑著想。
「是啊。」目光沒有從書架上移開,林婕妤伸手拿了一本下來翻閱,然后是拿著面向他,接著笑笑晃了晃手中的書本。「不覺得這樣拿著實體書的感覺就很棒嗎?」笑著揮了揮手中還包著一層薄薄塑膠膜的書,她眨了眨眼,
笑容很是燦爛。
「唔,是嗎?」微微有些怔然,何育清看著她手中的書,揚唇笑了起來。「妳喜歡看這一類的書啊?」無意間望見了她手里拿著的是一本厚厚的世界史,他驚訝地問。
高中時候他念的是自然組,像這類的社會類科經常要讓他在考前苦讀好久才能拿到較好的成績……沒想到她居然喜歡這些嗎?
「是啊。」眨眨眼,她亦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書籍,然后是揚唇笑了開來,「我從以前就很喜歡歷史,選修的課程里也有特地去選喔。」她高國中時除了國文外就屬這科最好了,她喜歡這些浩瀚如大海般的無數個故事,尤其將它們混入小說中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不過興趣也僅僅是興趣,和自己真正想做的還是有差。因此她也只是選修,當初并沒有填選歷史類科系作志愿。
「這樣啊。」何育清莞爾,「那么買完書后,要不要去旁邊點個東西,坐下來看?」微笑指向一旁書店附設的coffee shop,他偏了偏頭問。總之她對外頭那些衣物飾品也沒有興趣,走這么久了應該也累了……不如就順便吃個下午茶當作休息也不錯?
否則他還真的是挺懊惱,所謂約會到底該去什么地方?
「好啊。」看了看那邊燈光明亮的寧靜氣氛,林婕妤笑著欣然答應。
拿了一兩本自己想看的書去結帳,何育清在她對面坐下,輕啜了一口咖啡,翻開厚厚的外文書低頭正想閱讀,再余光瞥見她時卻是不經意被她的專注神情給吸引住。
他怔怔,然后忙低頭看起了書,不想讓她發現他的異狀。
這份心意,他到底還能藏在心里多久呢?
明明想說出口,卻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才好。
☆ ☆ ☆
夜晚,何育清帶著她來到了他工作的餐廳。
暗色調的低調奢華襯出這里的不斐,眾人說話的聲音都不自覺放輕,獨留臺上樂手沙啞慵懶的薩克斯風。
雖然并不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也已經不第一次來到這里,可是想到何育清居然能在這樣的地方工作,林婕妤還是感到很驚奇。這里的消費水準并不低啊,而且樂手的程度都很有水準……她真的覺得這個人好厲害啊。
「在想什么?」手里還拿著menu,何育清看向那邊望著舞臺出神,又不似是在研究樂聲的女孩困惑地出聲詢問。
「只是覺得……從這里去看育清在這里演奏的樣子,一定很帥吧。」望著舞臺,林婕妤由衷地出聲讚嘆,腦中已然幻想起了他站在舞臺上專注的拉奏著小提琴的溫文模樣──那一定會殺死一堆女性同胞的。「搞不好還會有人特地來聽你演奏呢!」轉頭回望向他,她笑笑猜測地道。
「我沒這么厲害。」聞言,何育清靦腆地搔了搔頭,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這里有很多前輩都比我厲害多了。」
望回桌上的菜單正想專心點餐,林婕妤看到上頭價格時不禁是吃了一驚。好貴!雖然沒有大飯店什么的可怕,可是這個價格實在……「育清,這里的消費會不會太高啊?」湊近他低聲開口,她有些不安地問。雖然他說了今天的早午晚餐全部由他請,可是她還沒有這么奢華啊!
何育清聞言先是微微愣了一愣,然后是「噗」一聲笑了出來。「放心,」他低笑。「這里的員工每半年有一次免費用餐機會,我可是從來都沒用過的。」說著,他揚了揚眉,眼底滿是笑意,「所以想吃什么就盡量點,不用客氣。」
林婕妤有些愣。福利這么好?「那你這不就破先例了嗎?」就算是那樣說,她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啊。
「沒關係,」何育清莞爾,「不用白不用啰。」望著她眨眨眼,他有些淘氣地笑了笑說。
林婕妤跟著他眨了眨眼,然后也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
☆ ☆ ☆
回到公寓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鐘。
初春的夜風微涼,吹得林婕妤單薄的身子有些發冷。
「外套先借妳吧,明天再還我就好。」注意到她似乎有些冷地抖了抖身子,還打了個噴嚏,于是何育清將她原本要把外套退還給他的動作給擋了回去。「謝謝妳今天愿意陪我出來散心。」勾起唇角,他眼底的笑意溫潤,「雖然好像害妳很無聊……但我很開心。」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他歉然道。
「哪會,我才要謝謝你不嫌棄我給你添了一天的麻煩吧。」跨步下了摩托車,林婕妤拿下安全帽,伸手理了理自己有些亂的頭髮,然后仰頭與他對視,「今天我沒有無聊,也很開心喔。」說著,她揚唇漾開一抹笑靨。
原想叫她早些上去休息,何育清眼角卻是不經意瞥見她耳鬢處不知是哪時卡上了一小片樹葉,似乎是方才風吹時弄進去的。「妳的頭髮卡了一片葉子……」下意識地伸手想把它摘掉,他突然觸碰湊近的舉動卻是令她倏地一愣,臉頰「轟」地燒紅了起來!
何育清怔然。這樣微側著頭接近它的距離、似乎很剛好……
彷彿從他眼里看見了她從未見過的惘然,林婕妤只能呆呆地看著他,腦袋靜得心跳聲「砰咚砰咚」的很清晰,連呼吸都不自覺放輕了起來。
她似乎知道會發生什么,又似乎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的腳像被固定了一樣無法移動,大腦無法思考,彷彿還能感覺到他越來越近的呼吸聲──
「什么樣的愛,埋伏在未來,有一個人正拿著號碼牌……」
黃美珍清亮的歌聲在寂靜空氣中顯得格外響亮,從口袋里傳出的鈴聲和震動聲讓她剎時回過了神,他也尷尬地收回手,沒事一樣地退回了原位。
「喂?巧欣喔……嗯我在樓下了,馬上上去、掰掰!」
接完友人的關心電話,空氣一下子又恢復寧靜,兩個人僵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一時之間都尷尬得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早點上去休息吧。」將手中的葉子給隨風放走,何育清率先開口打了冗長沉靜,嘴角的笑意溫和依舊,像是剛才他就真的只是幫她拿掉了片葉子。
「呃、嗯。」怔怔的點了點頭,林婕妤向他招招手,然后轉身,小跑步上了樓。
──幸好剛才那個鈴聲阻止了自己。
吁了一口氣,何育清望著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Chapter 49. 清晨五點半的鬧鈴準時地在房間里響起,天際方泛起一絲光亮,暖紅的顏彩便從云端潑灑蔓延,渲染暈成了新生的暮色。
緊閉的雙眸飽含倦意地微微睜開,俊秀面容上還散著凌亂髮絲,他抬手看了看錶,然后睡眼惺忪地坐了起來,怔忡了半晌才起身走進浴室梳洗。
每天的晨起慢跑已經成為何育清和范佑軒默契的習慣,只是因為現在所住的公寓是反方向,因此他們通常會慢跑到校門口見個面,稍喘口氣,約莫休息個十幾分鐘再各自慢跑回去準備上課。
穿上運動外套,他隨手帶了手機便出了門。一路上也有少許人在街道上慢跑著,他揚著一貫親切微笑向路人打招呼,初春的冷意還深,運動正好是最好的暖身活動。
沒有花太多時間,他微喘著跑到了校門口時便見到了從另一端同樣跑著過來的好友,然后是習慣地上前打了個招呼:「佑軒,早安。」
「早安。」略頓了一頓,范佑軒緩緩開口答。
學校內附有投幣機和便利商店,他們隨手投了瓶礦泉水便在校內操場開始漫步。第一堂課的時間最早也不過六點半,因此除了少許教授和早起的住校生外,此時的學校幾乎沒有一點人煙。
或許因為天生話就不多的關係,他們之間的氣氛一直很安靜。高中時候也一直都是何育清屬于主動開口的那一方,因此他若不說話,他們兩人便幾乎就成了一片沉靜了。
「育清,」約莫是持續了幾分鐘的沉默,范佑軒想了一想,終于還是開了口,「你為什么喜歡林婕妤?」
雖然這問句聽起來很基情很曖昧──不過事實上范佑軒其實也只是單純的感到疑惑而已。他一直以來都不怎么喜歡「女生」這種生物,明明完全不認識卻可以因為他這一張沒什么用的臉就說喜歡他。當然也不乏有男生是這樣子的,也常常那些男生們會因為羨慕他什么的而眼紅……雖然他一直不明白這種事情到底有什么值得羨慕,不過對他來說,至少男生們就不會纏著他。
因為種種原因他基本到后來是一看到女生就躲的──一直到,去年的聯誼會上主角有天眼的都市小說_有朋自遠方來txt微盤、那個任何事情都能超出他意料之外的奇怪「女生」……
「唔?」聞言,何育清微怔了一怔,隨即是馬上便明白了好友問這問題的含意。「那么,你為什么喜歡江瑋恩?」揚揚眉,他嘴角勾起一個飽含深意的微笑,目光盈著了然的笑意,看起來倒有幾分調侃意味。
瞬時被他的話給一噎,范佑軒腳步一迾,險些要從口中噴出血來。「我什么時候說過……」他喜歡江瑋恩這種……想起來都令他想撞墻自殺的郁卒事了?
其實他是聽了育清說喜歡林婕妤什么的才開始去想這些的。他一直認為江瑋恩對他來說不過就是跟育清一樣的朋友、自己從來就都沒有去特別照顧,是旁人想太多。畢竟是那家伙本來就讓人不省心,不吃飯也不會照顧自己的身體,而且她身邊也有很多像他這樣會照顧她的人,他一直覺得如果換作是育清他一定也會這么做──
所以說「朋友」和關于那種的「喜歡」到底有什么不同?他糾結了很久,雖然模模糊糊好像有了答案,但仍舊不能明白中間那些所以然。
他只知道他一定是瘋了才會覺得自己「喜歡」江瑋恩。
何育清沒有回答,只對著他莞爾笑笑。「喜歡這種東西,就是再多的理由也是解釋不了的吧?」輕嘆口氣,他望回前方,話落的同時正好是走完了一整圈的操場,于是便順勢走出了圓圈。
再多的理由也解釋不了?意思是……沒有原因嗎?
和何育清并行走出校門口,范佑軒腦中懸著他的話,一時竟有些愣。
☆ ☆ ☆
回到公寓時約莫是六點半,何育清將身上沾滿汗水的運動POLO衫脫下丟進洗衣籃,然后卸下衣物,進了浴室略作梳洗,將身上的黏膩感給洗去。
披著襯衫走出浴室的時后他正好見到了剛睡醒的何鈺芯。記憶中這個妹妹長大后就沒有了賴床問題,總是早早便起來要梳妝打扮了……這讓他深深覺得,當女生果然是很麻煩又很辛苦的啊。
「哥,早安……」抓著一頭亂糟糟翹著的頭髮走進浴室,何鈺芯一手揉著眼,還有些睡眼惺忪,但身為愛美的女人她并沒有所謂賴床的權利。
是說那個衣衫半敞的樣子怎么看怎么誘人啊。可惜她看了太久沒感覺,但是如果拍下來一定可以賣很多錢的……看了一眼自家哥哥在家中才有的隨性模樣,她第N次的惋惜起自己又忘了把相機隨身攜帶在身上。
「嗯,早安。」沒有去在意妹妹臉上異樣的打量表情,何育清一面扣著襯衫鈕扣,一面踏步往自己房間走去。
──上午七點四十五分。
約莫是練習了半小時的小提琴,他抬手看錶確定時間差不多,于是拿起早已收拾好的袋子走出門,接著拿起手機撥給了聯絡人里的「婕妤」。
「喂……?」
電話那頭的聲音依舊還是鬆鬆懶懶的帶著氣音,聽起來就是還沒睡醒的樣子。何育清一面走著,然后不住地勾起了嘴角。「婕妤,今天的課是八點半喔。」溫潤嗓音含著笑意,他開口提醒,同時將袋子放上了摩托車。
「唔……八點半……?」因為還困倦著的關係,電話那頭有著起床氣的女孩聲音還帶有一點不耐煩。「呃啊啊啊啊對不起我我起來了──」
聽著電話里剎然緊張起來的聲音,他忍俊不住地揚唇笑了開來。輕應一聲,他和她作了道別便發動了機車。
到林婕妤公寓門口時差不多正好是五十分。也不曉得是不是所謂「趕稿」得太晚,她坐上后座沒多久便抵著他的背脊昏昏沉沉的打起了瞌睡,似乎很是疲憊的模樣。
他有些無奈,心中卻也有點竊喜。
聽說,能讓女孩子在這個人身邊睡著,就代表她相信這個人。
到達學校的時候約莫正好是二十分,在路上習慣地買了兩份早餐,他在車棚停下,然后輕搖了搖身后的女孩。
「婕妤,」溫潤嗓音輕盈著笑,他將自己說話音量稍放大了些,「到了喔。」
雙手抓著對方的肩膀,林婕妤從恍惚中醒過來時險些要沖去撞豆腐自殺。她居然靠著人家的背睡著了啊啊啊啊好丟臉!
「呃、抱歉,因為很睏所以就……」低頭抹了抹唇角以妨自己睡像太差有流口水卻不自知,她忙是跳下了車,覺得現在這情況真是尷尬得可以。
「沒關係。」何育清莞爾。「看妳睡得這么熟,我就不好意思叫妳了。」彎唇,他溫和地笑了笑說。
不好意思的應該是她吧、靠在別人背上睡著什么的……林婕妤默默想著,覺得現在真該挖個洞把自己給埋進去。
她真的覺得她在他面前似乎永遠都只有出糗的份啊嗚嗚嗚。
☆ ☆ ☆
昏昏沉沉的撐完一小時半的課,林婕妤拍了拍臉頰抖擻精神,便趕緊拿著袋子沖到公布欄前去了。
──今天是複賽公布的日子。雖然去年她有入決賽,可是不免還是有些緊張,畢竟參加的人這么多,而且這次還有新生……
公布欄前擠了不少人,個子矮的她在人群最末端著實看得很痛苦,跳呀跳得怎么也看不到,前面太洶涌她又擠不進去……
「在看什么?」因為好奇而跟上來的何育清點了點她的肩膀困惑出聲。那里貼了什么嗎?為什么有這么多人通通都要往這邊塞?
「嗯唔……歌唱比賽的複賽名單……」一面回答著他的問題,林婕妤一面努力的繼續仰頭向前看著,無奈還是只看到了一堆人頭。
「我帶妳擠進去吧。」心中登時明白了這里人潮洶涌的原因,何育清無奈的笑笑,一手輕扶她的肩膀,憑著身高優勢就往人潮深處擠了進去。
這樣的場景還真熟悉……聽著身周眾人的謾罵聲,林婕妤想著,居然愣愣的有些想笑。
開口向他道了聲謝,她一下子就在名單上看見了學生會長宋承鈞三個大字,然后揣著一顆不安的心努力在上頭搜索了下,終于是在一百人的名單中看到了自己那個不起眼的名字。
「怎么樣?有看到了嗎?」原本就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再加上他們還是硬擠進去的……何育清暗忖著這里不能待太久,以為她還沒看完,于是抬頭跟著在名單上搜尋了起來。
「嗯,看到了。」回頭對他笑了笑表示可以出去,林婕妤的目光帶了一點感激。「我有晉級了喔。」
從人群中脫離,何育清收回了放在她肩頭的手然后微笑道了聲恭喜,心中卻不住地想起那場她沒參與到的決賽。
微微有些苦澀地輕斂了斂眸,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但他心中不免還是存有遺憾。
「那個……」嚥了口口水,林婕妤心中反覆思考許久,終于還是鼓起勇氣開了口:「雖然你的決賽我食了言……但是、如果我能進到決賽,能請育清你、一定要來嗎?」抿了抿唇,她似是下了決心,望著他的目光帶了一點懇求。
她知道自己這樣很自私,明明沒資格要求他什么的、但是……
「唔?」似是沒想到她會突然這么說,何育清愣了愣,旋即是溫和笑開。「好,我一定會去的。」雖然不明白突然間她是怎么了,但是看她的表情……想是對她來說很重要之類的吧?望著她格外認真的目光,他想。
──但是,如果能將心里好不容易開始凝聚的勇氣給把握住,也許到時候,就會有力量說出口了也說不定。
握了握拳頭,即使是滿滿的不確定,但她依舊這樣期許著自己。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8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