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爺爺是國家大佬_有本小說主角叫許默

Chapter 51. Third tune–最后的心意
有人說:
喜歡一個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那天,
你嘴角揚起的那抹溫柔笑意。
那天,
妳雙頰羞赧的微紅。
好幾次,我們都賭上真心,要告訴彼此
──最后的心意。

何鈺芯搬離公寓后倒真的讓何育清的耳根子清凈了不少。和他性格幾乎完全相反的妹妹總是喜歡挨著他說哪個韓星好帥、某個偶像劇好好看或是問他和林婕妤得進展如何之類……不過他也真有點擔心。畢竟她是第一次離開家、離開他,搬到外頭自己一個人住。
但不論怎么說,妹妹也已經快要成年了,他總也不能再去關心太多──不然他可是會被當成妹控的。
「小──佑──佑──」
和范佑軒并行走在路上準備去文學院上外文課,那邊遠遠的就奔來了一個身影。他愣了兩秒,隨即是識相地讓開,然后果真便見到那邊江瑋恩直直朝著友人沖了過來……接著是猛地伸出食指戳向了好友的肚子。
范佑軒也愣。下意識的趕忙用手防守住腹部,他還未反應過來,便感覺自己的咯吱窩被人猛地一戳。又中計了……忍著因為癢而快要彎起的嘴角,他向后一躲,然后無奈的伸手用身高優勢將眼前突襲他的人給擋住。「……江瑋恩,妳要干什么?」默默嘆了口氣,他道。
見自己是沒法再襲擊眼前的人,于是江瑋恩乾脆的便停了手。「嘖嘖,小佑佑我這么愛你,你居然對我這么冷淡……」嘆氣,她搖搖頭,滿臉的痛心疾首模樣。
范佑軒默默走掉。
「喂!喂喂!」見他絲毫不領情,江瑋恩忙追了過去擋到他身前,撇了撇嘴,似是有些不滿。「好啦,今天我想吃鳳梨蝦球──!」表情一換,她一手叉腰,一手開心的伸到他面前比了一個「耶!」,眼神像是詢問似地盯著他瞧。
聞言,范佑軒這才停下了腳步。微微垂眸,他想了想,半晌才緩緩開口:「冰箱里好像還有蝦子……應該可以。」認真淡定地回望向她,他啟唇回應。
「喔耶!大媽我果然最愛你了!」江瑋恩滿臉歡樂的作勢要跳躍著撲了上去。
「……」范佑軒默默再躲。
她對每個人,不是都這樣說嗎。
何育清在一旁默默看著兩人的互動,忍俊不住地有些想笑了起來。
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倒已經有點像新婚夫妻了啊?
☆ ☆ ☆
上午的課結束后,何育清便和林婕妤一同的學生餐廳去打包午餐,然后便準備到社辦去練團。
他們之間又恢復成了一派的平靜。何育清的比賽結束、林婕妤準備著幾周后的決賽……至于那個答案,誰也沒有再去問起。
不過身為好奇寶寶的林婕妤心里當然還是很想知道的,只是終究是不好意思再去問。她總覺得……那似乎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件事啊。
「對了,決賽那天沒能聽到你的演奏……真的好可惜。」腦中思緒轉了轉,她想著想著,然后一臉惋惜地開了口。「能夠拿到優勝的曲子,一定是超好聽的吧──」憶起他在社辦或是教室里專注的寫著樂譜的模樣,她無奈地嘆了口氣。
真的好可惜啊……她可是一直都很期待的說。
何育清莞爾。「那么想聽的話,這次樂團的表演結束后我再找機會拉給妳聽?」微笑開口,他提議,眼底一點淡淡溫煦,「還是……妳要來我家聽?」想起自己會帶小提琴來學校的機會似乎不多,就算有也都是因為上課,而且通常他們放學后都比較忙……于是他問。
「唔,都可以啊。」林婕妤也笑,似是有些開心的模樣。「不過這么聽起來,好像是得等到我比賽完了啊……」有些難過地垂下肩膀,她吐了一口氣,覺得自己最近真是忙翻天了。
樂團發表會就在決賽的前一天……雖然前提是她要入的了決賽。大家都喜歡把活動聚在一起辦的嗎?不然怎么時間總是這么緊湊啊──
然后「砰!」地一聲,她再次的在走進社辦時因為恍神而撞上了轉角的木桌。
「唔呃呃呃好痛!」兩手捂著左腳膝蓋,她蹲下身,心里默默覺得自己在這么撞下去這只腳大概真的會殘廢。
「怎么又撞到了?」被耳邊突然的撞擊聲給嚇了一跳,何育清愣了愣,然后有些哭笑不得地嘆了口氣。「還好嗎?」跟著她一同蹲下,他決定還是不要去碰她的傷口──上次被鄭重警告不要去碰了,不過他覺得以后果然還是在快到轉角的時候提醒一下比較好。
「……還可以,反正是撞習慣了。」吃痛地擠出了一個笑,林婕妤捲起褲管,不意外的又在相同的地方看到了一塊紫紅泛青的瘀血,還腫脹的發著疼。她開始憐憫起自己的腳了,傷口永遠也沒有好的那一天啊……
何育清默默,也只能再無奈地笑了笑。「怎么總是這么不小心?真的不要幫妳揉開瘀血嗎?」抬眸看她,他開口,然后便看到她隨即便是一縮。
……有這么可怕嗎?
「不用了不用了,這種傷放著讓它好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煩的。」乾笑著連忙捲下褲管,林婕妤迅速起身站直了腳想前進,然后馬上便感覺到了膝蓋上一陣疼痛,令她不住地皺起了眉。
「真的不用?……這樣傷口會腫起來的吧。」見她的模樣,何育清蹙了蹙眉,覺得不太認同。那樣子走路會痛的吧?
「沒關係,我覺得揉開會比較痛……」
何育清也只能無奈。
練團時候陳靖宏依舊是非常嚴苛的,不過倒從來不曾有人有過怨言,頂多是鬧著哀兩句,畢竟他的實力本就是沒話說的強。能把電子琴彈得好的人并不多,何育清便非常佩服他這些。
而在中午休息的時候,正在狼吞虎嚥的吃著飯的林婕妤接到了一通電話。
「喂?」接起電話,她困惑地開口應了一聲,聲音還有些模糊。「嗯,我是……真的嗎──!」
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吼讓社辦內眾人全都嚇了一大跳,并紛紛將目光焦點給全都聚集到了她身上,然后便見到了那邊才剛把飯吞下去,滿臉欣喜的林婕妤。
「好……嗯,我今天就去領……謝謝,掰掰!」
「怎么了嗎?」何育清滿臉困惑地問出了所有人的心聲,并側頭望向一旁已經講完了電話的她。「發生什么事,怎么這么開心?」微笑開口,他有些打趣地問。
「我的機車、我心愛的小綿羊被找到了!」林婕妤開心的揮舞雙手歡呼了起來。嗚嗚嗚太好了她還以為自己都還沒見到它最后一面就要永別了……雖然兇手還沒找到,但是能找回來就是萬幸了啊!
「唔?」何育清微愣,眨了眨眼,隨后也跟著她揚唇笑了起來。「恭喜啊。」偏頭,他笑望她開口道賀,卻掩不去自己眼中一點失落。
「哇──這樣以后就不能給育清每天接送了耶?」江瑋恩嘖嘖地搖了搖頭,盤手,裝模作樣地唉聲嘆氣了起來。「唉,可憐的育清……好啦,反正你們也可以直接去開房間了──」
「江瑋恩──!」
這樣每天都有的爭吵斗嘴在眾人眼里早已是見怪不怪……雖然其實大部分都是林婕妤被裱,其他人在一旁附和,然后再加上謝小韻和周丞央的每日必吵。
何育清默默在一旁看著,不禁有些失笑。
他其實覺得自己的心胸還真狹隘。明明應該要開心她總算是找回了失物,可是卻又不住的想著……這么一來,以后他就沒辦法像這樣每天和她相處了──他當然也明白自己這樣想是很自私的。
不過,看見她那么開心的模樣,他便也就覺得沒什么了。
☆ ☆ ☆
下課的時候,何育清便載著林婕妤到警局去領車。
辦理好一切手續,她牽車到附近加油站加油洗車,然后這才開開心心的跟他同路騎回了公寓。
警察說她的車是在一處公共停車場在收費時被發現的,不清楚偷的人是誰,還在追查中。而鑰匙就放在前方置物柜里,車身雖然有一點髒汙但整體還算完好……推測大概是順手騎了一段就被放在那了。
她原本打算再找不到,暑假就要攅著稿費再去買一臺了。沒想到還能尋回這臺小綿羊,對她來說簡直是萬分的幸運……她總不能一直拜託育清啊,再這樣下去,欠他的人情她要怎么還?
「呃……這段時間麻煩了、真的非常謝謝你。」停好機車,林婕妤彎腰給他鞠了個禮貌的九十度的躬,心里算是鬆了口氣。
是說這么一來,她肯定又會每天賴床到打鐘前一分鐘才趕到學校了啊。
「不會麻煩,當初本來就是我忘了幫妳注意。」歉然微笑,何育清開口,覺得被她這樣鞠躬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起來。「總之,恭喜妳找回了車。」
走上樓的時候,林婕妤終于還是不住地大大嘆了口氣。
她當然不是不覺得可惜……不過她總不能這么自私,讓一個人一直無條件的對她好……她會會錯意的。
況且,她還需要自己一個人好好的去蓄積那一天的勇氣啊。

Chapter 52. 手里拿著一方精緻的白色紙盒,何育清微笑踏步走在往教室的途中,心里有些尷尬,連嘴角的弧度也僵硬了了起來。
──今天是,三月十四日的西洋白色情人節。
前面提過了,這天通常是給二月十四日時有送禮的人回禮的日子。不過通常回禮是只給自己有心儀的對象的,而且這樣的習俗已經幾乎要失傳了。
鮮少去注意這種小節日也鮮少會送禮的何育清基本本來也沒想到要送……或許應該要說,他根本就忘了還有這么一回事。
「哥,你準備好明天的回禮了嗎?」閑著沒事沒有約會就跑回哥哥公寓里串門子的何鈺芯一面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啃著零食,一面含糊不清地隨意開口問了一句,還很是沒有形象的翹著腿。
「回禮?」正無奈給妹妹倒著水的何育清一臉困惑地回頭問。「什么回禮?」將水遞到她手上,他望著她,滿臉的不解。
「欸欸?哥你不知道回禮?」何鈺芯停下啃食動作,滿臉驚訝地瞠大了眼。「大嫂不是有送你巧克力嗎?明天是送回禮的日子啊!」訝然開口回答,她眼底滿是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像是難以理解她怎么會有這樣不懂浪漫的哥哥。
「……唔呃?」眨眨眼,何育清偏了偏頭,表示自己依舊不太能夠理解妹妹的明白。
見狀,何鈺芯大大地搖頭嘆了口氣,然后是嚴肅地看著他再次認真開口:「聽好了,哥。你明天要是沒送回禮,大嫂很有可能會以為你不喜歡她喔──!」
聽著妹妹將來由大致是說了一遍,何育清其實有些哭笑不得。這些他當然有聽過,但基本也不過都是商人拿來炒作賺錢的話題罷了,所以他才從來都沒有在在意。不過……
就當被這個節日給騙了一次、似乎也不錯。
但其實他比較疑惑的是,為什么鈺芯堅持他一定得當面拿給她,還說了得拿在手上什么的……
于是就這樣,在何育清所經過的地方,女孩們的玻璃心全都刷啦啦碎了一地。
嘛,這年頭品質不錯的單身漢不多了啊。
走進教室的時候他毫無意外地接收道了眾人的灼熱視線。無視地走到窗邊他和她最常坐的位置,他放下袋子,然后將買了的巧克力擺到了正專心的不知寫著什么的林婕妤面前。
「情人節快樂,婕妤。」低頭望著她,何育清揚著微笑開口,「這是那天的回禮。」溫潤眼眸飽含笑意,他說著,然后眾人倒吸一口氣的驚詫聲響旋即傳入了他耳里。
「唔呃?」望著眼前那一方精緻的白色盒子,林婕妤愣了愣,然后才抬頭回給了他一個笑。「謝謝!」彎唇笑得燦爛,她說。
寫了好幾年小說的她當然不可能會不知道所謂情人節回禮的代表意思。不過,天真如當事者,她很自然而然的就把那合理化為「禮貌性朋友上的回禮」了。
但是旁人當然是不會這么想的。如此自然的反應讓他們都不禁開始猜想……這兩個人,不會早就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走在一起了吧?
見她那樣的反應,何育清心里也是一愣。鈺芯不是說了什么一定得送之類的嗎……無奈笑嘆了口氣,他拉開椅子,在她身旁落坐。
看來又是被擺了一道啊。
「又沒吃早餐了?」正想開口說些什么閑聊,何育清看了看她桌面,忽地就這么開口說了一句,眉頭微微皺起。
「呃……」被抓包了。正埋頭趕稿的林婕妤只得尷尬地笑了兩聲。「那個,出門時急急忙忙的快遲到了所以……」乾笑著撇撇手,她有些無奈。都第二節課了他為什么還看得出來啊她說……
何育清嘆氣。「怎么一拿回摩托車,就又開始賴床了?」
她每次早餐的飲料可都要喝到中午的,他又怎么可能會不知道?
「啊哈哈哈……」能睡多少是多少嘛。林婕妤乾笑兩聲,打哈哈地搔了搔頭。
大致猜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何育清莞爾,無奈輕嘆了口氣。「比賽準備得還好嗎?複賽在什么時候?」沒有再繼續糾結于這個問題上,他暗忖著複賽決賽總得讓他一同參與到,于是望著她關心地開口詢問。
「在三月底,我還有一點時間準備。」林婕妤偏頭想了一想。「不過我有點緊張啊,這次要從一百個里面挑出二十個呢。」
要是沒有通過複賽的話,她所計畫的那些就完全沒有意義了,更何況這次還有強大的學生會會長宋承鈞參賽啊她說……難不成,她要去賄賂舒皙?
「加油。」何育清鼓勵地對著她笑了笑,「我還等著去看妳的決賽呢。」眨了眨眼主角爺爺是國家大佬_有本小說主角叫許默,他淘氣地彎唇勾起一個微笑。
林婕妤愣愣,然后也隨著他的笑容揚唇笑了起來。
下課的時候,她依舊是慢慢的收拾得很緩。
何育清撐頰望著她,想了想,半晌后是緩緩地開了口:「婕妤,」嘴角微勾,他墨黑雙瞳微斂,「妳有……喜歡的人嗎?」微笑望著她,他聲音溫和地開口問。
上個月的這個時候她也是這么問他的……那么他也問個這么一句,應該沒有關係吧?
而且,他也想要知道,她藏在心里的那個答案。
「唔?」聞言,林婕妤手上動作一頓,心里猛地怔然。怎么育清也問起這個問題了……思索一陣,她心里苦惱許久,然后才終于是想到了一個好答案。
「嗯……誰知道呢?」笑得輕盈,她眨了眨眼,決定是什么都不說,然后便拿著收拾完畢的袋子璨笑著踏步離開了教室。
何育清愣了愣,望著她離開的背影,接著是無奈地勾起了笑。
是啊,誰知道呢?
☆ ☆ ☆
下午上完最后一堂課,林婕妤方從教室走出,便遇見了那邊似乎也剛下課的何鈺芯。
「大嫂!」揚著燦爛笑容向著她叫喊了一聲,何鈺芯一眼便看見了她袋子里滿滿的紙稿,又是滿臉驚喜地湊了過去。「唔哦哦哦──大嫂妳又有新作品了嗎!」滿眼期待地望著她,她睜著一雙無辜大眼睛,開口問得懇切。
呃啊好大聲……!林婕妤有些緊張地攅著袋子緊張地望了望四周,又看向眼前單純無比還放著閃光的眼睛,最后是無奈嘆了口氣。「是啊,到時候妳可要捧場喔。」偏頭笑了笑,她揚揚眉,聲音卻透出一絲疲憊。
趕稿真的不是人干的事啊……扭了扭全身上下僵硬的筋骨,她嘆了口氣想。
「那當然。」何鈺芯笑咪咪地應了一聲。
湊過去看袋子的時候她看到了袋子里被安放著的那只白色盒子,心里暗想著哥幸好是送了,不曉得那時候是碎了多少少女心呀嘖嘖……不過呢,示威宣示什么的當然是必要嘛。「是說,大嫂。」盯著白色盒子沉默半晌,她開口,依舊是揚著燦爛天真的笑。「上次妳送哥的巧克力,是情人還是人情呢?」眼底閃過一抹精光,她側頭觀察起她的表情,嘴角的弧度多了幾分狡詰。
「咳咳咳、什么?」被她的話給嚇得一噎,林婕妤驚了。為什么突然問她這問題啊她的老天……目光不自覺地有些閃避,她頓了頓,支吾了會方開口回答:「當、當然是人情吧?」扯了扯唇試圖讓自己像是在笑,她幾乎是抽起了嘴角,眼底有些無奈。她有傻到會讓暗戀對象的妹妹知道自己喜歡人家嗎……
「這樣啊……」眼珠子轉了轉,何鈺芯偷瞄了她一眼,嘴角悄悄勾起一個滿意笑容,然后又是狡然地揚唇一笑。「那妳覺得,哥的巧克力,會是人情……還是情人呢?」
他們那樣拖拖拉拉的遲遲不告白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都已經多久了才這么點進展、是想要急死讀者嗎她說……
所以說,這就到她出馬的時間啦!
「欸?」林婕妤又是一愣。隨即她微斂下眼眸,目光有些黯然了下來。「當然是,人情吧……」
她又怎么敢去期望、他會喜歡她的那個可能。
「是嗎?」何鈺芯挑挑眉,勾唇露出一個微笑。「但是,這可是哥第一次送巧克力給女孩子喔。」彎唇笑得嫣然,她走到她面前偏頭笑了笑,然后便轉身踏著輕快腳步往下一堂課的教室蹦蹦跳跳地走去了。
而聽完她的話,林婕妤怔怔地停在原地,一下子回不過神來……
☆ ☆ ☆
回到公寓后,林婕妤開了音樂準備要練歌,卻總是在唱了一半,心緒便不住地給分散掉了。
那句話,到底是……
「小妤?」開門聲「喀嗒」一聲響起,方巧欣一進門便聽見了音樂聲,于是勾唇揚起了笑。「在練歌喔?」笑著探頭湊進她,她問。
「嗯,對啊。」關掉樂聲,林婕妤拉回心思,望向好友,也跟著露出了笑容。「妳今天還要打工嗎?」望著她有些疲憊的倦容,她擔心地開口問。
「沒有,我今天想要好好的睡個一覺……」嘆了口氣,方巧欣沉沉放下身上袋子,覺得眼皮已經重得快要闔上。終于是做完作業了,幸好今天打工的老闆好心給她特例放了一天假,否則她都覺得自己快要累掛了……「嗯?這個是……何育清送的?」拿起桌上的精緻盒子好奇地看了看,她莞爾,揚眉一笑。
「呃,是啊。」林婕妤搔了搔頭,從電腦前起身,笑得有些尷尬。
「喔喔,是什么樣子的?」放下盒子,方巧欣看向她好奇地問。
「呃嗯,其實我也還沒打開來看……」默默走上前,林婕妤有些猶豫地頓了頓,然后才拿起盒子,緩緩拆開了白色緞帶。
而才方打開盒子她便聞到了撲鼻的巧克力香,九個造型不一的小巧克力做得十分精緻,有些是濃郁的咖啡色、有些是香醇的白色。最上頭還擺了張寫著「Happy Valentine’s Day.」英文書寫體的卡片,是何育清的字跡,上頭還有簽有他的英文名字「Allen」。
「哇,看起來不錯耶──」身為巧克力頂級愛好者的方巧欣不住地讚嘆出了聲。看起來就是一副很好吃的樣子啊……嘖嘖,真羨慕,感覺就是很不隨便的東西哪。
「嗯……」拿起其中一塊咖啡顏色的,林婕妤放進嘴里細細嘗了嘗,然后也跟著讚嘆了一聲。「真的很好吃耶,巧欣妳要吃嗎?」將盒子遞到她面前,她笑著開口詢問,表示毫不在意將東西給分享出去。
「這樣好嗎?妳家育清送的耶──」狐疑地抬頭瞧了她一眼,方巧欣挑了挑眉,語氣有幾分玩味。她還以為她會想要自己獨佔什么的呢……
「沒差啦。」林婕妤聳聳肩,很是無所謂的模樣。拜託,愛情哪有她的好姊妹重要?「是說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今天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哦哦,好啊!」
濃郁的巧克力香盈滿在鼻間,林婕妤望著那張字跡眷秀而漂亮的小卡片,剎那間有半刻怔忡。
「但是,這可是哥第一次送巧克力給女孩子喔。」
那么……她在他的心里,或許是有那么一點特別的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8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