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重生牛頭人的小說_有沒有寂寞女人電話

Chapter 59. 今天是林婕妤的複賽。
然而一早醒來,她就感覺到了下腹隱隱傳來一點一樣疼痛……到廁所去確認完畢后,她第N次的感嘆起了自己的衰運。
好朋友啊好朋友,為什么偏挑在這天來?
幸好複賽的時間是在下午……嘆了口氣,她想著,然后暗暗祈禱起這一次的生理痛不會影響到她的狀況太多。
身體上的不適讓她一整個早上基本沒有食慾也沒什么氣力,到學校后她裝了個熱敷袋便安置在小腹上,順道又蓋了層外套來保暖。因為附帶的腳痠,她幾乎是不想走動也不想說話,但還是盡量讓自己維持和平時一樣的外向活潑狀態。
「婕妤,妳身體不舒服嗎?」一到教室,何育清看著她有些虛弱的強撐著笑,皺了皺眉,馬上便發現了她的不對勁,神情帶了些擔心。「要不要去醫務室休息?」
這么明顯?林婕妤無奈地露出了一個個苦笑。「不用啦,不是什么大事,一下就好了。」她這通常痛個一兩個小時就會好很多了,況且她從以前就沒有所謂跑醫務室的習慣……又不是那么虛弱的人,連這么一點小痛都承受不起。
「嗯……是哪里不舒服嗎?」何育清還是覺得有些放心不下。身體不舒服怎么能強撐著?不過看她捂著肚子……是肚子痛嗎?
「呃,這個嘛……」愣了愣,林婕妤乾笑了兩聲,有些尷尬。總覺得很難為情啊,這要她怎么開口?「就呃……生理……痛。」支支吾吾了好半晌,她垂下了頭,覺得怪異得很。
生理痛?何育清愣了愣,總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抬手看了看手錶,他看著還有時間,于是放下了袋子便又走了出去。「等我一下。」笑笑向她說了聲,他小跑步地出了門口,離開了教室。
……欸?等他一下?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林婕妤有些摸不著頭緒的偏了偏頭。他要干什么?
沒有很久,她便看見那邊何育清微喘著跑了進來,手上還拿著一個……保溫紙杯?
「這是熱可可。」彎唇,他微笑著將杯子遞給了她。「趁熱喝吧,喝完了我再去買。」說著,他笑笑便在她身旁坐下。
他聽說女生生理期的時候喝這個會比較好……希望能夠幫到她。
看著手中還騰著熱氣的熱可可,林婕妤微微怔了怔,覺得心頭驀然溫暖了起來。「謝謝。」將紙杯遞到唇邊輕吹了下,她淺淺喝了一口,然后笑著向他道了聲謝。
育清……真的是很細心啊。
「對了,今天是妳的複賽吧。」想起之前她曾經說過的日期,何育清開口笑問。「我能去看嗎?」眨眨眼,他揚著笑,語氣里帶了點期待。
「可以啊,好像是下午兩點開始的樣子吧……」林婕妤也彎唇一笑。這次應該還會遇到會長吧,不曉得舒皙會不會去……嗯,會長大人有點可怕啊她說。
「嗯。不過……妳今天這個樣子,還能上去唱歌嗎?」有些擔憂地望著她似乎是越加蒼白的臉色,何育清覺得心里不太放心。她看起來似乎不太好啊,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唔,沒事啦,應該等一下就好了。」捂緊了熱敷袋,林婕妤苦笑得有些無奈。已經很久沒有這么難受過了……誰知道她今天運氣居然這么差呢?
☆ ☆ ☆
中午依舊是練團的時間。
一個上午的折磨到了午時總算是開始好轉,林婕妤心里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幸好幸好,不然這要她怎么上臺啊?
「小恩恩,我的生日快要到了──」那邊周丞央挨著江瑋恩嚷嚷著叫了起來,撒嬌的模樣活像是一只不甘寂寞的大型犬。
這讓林婕妤想起了似乎是真有這么一回事……周丞央的生日啊,貌似是鼎鼎有名的四月一日來著。
不過說實話她覺得,在這一天出生一整個就有點悲劇啊。
「哦,是喔。」江瑋恩的反應是意料之中的冷淡,一副是全然與她無關的模樣。「有這回事?幾月幾號啊?」然后是裝傻地轉頭看他露出燦爛笑容。
生日要干麻?送禮物嗎?哎喲反正這家伙不是送他一碗狗糧就可以了嘛……
「小恩恩你好過份,是四月一號啦!」大型犬不滿地搖著尾巴汪汪叫了兩聲。
「四月一號?哦──愚人節嘛──」江瑋恩繼續歡樂的裝傻,接著是煞有其事地拍了下手。「愚人節不就整人嗎?哦小央央你剛剛是不是要我愚人節盡情的整你?」揚唇笑得無奈,她瞠著眼,滿臉的無辜。
「……」大型犬垂下了耳朵。
嗚嗚嗚小宏宏不在不能哭訴──雖然他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向來就只有被友人冷眼無視的份。
可是他最近的戲份好少,不甘心啊!
「好啦好啦,不然小韻我就……勉強送給你好啦。」見狀,江瑋恩不耐煩地撇了撇手,很是隨便的樣子。
「我才不要哩,他是什么東西啊?」謝小韻聞言,忙是搶先發話,滿臉嫌惡地開了口。
她萬分鄙夷地倒退了好幾步,彷彿那邊拿著電吉他的周丞央是什么噁心的嘔吐物似的。
「我、我也不要好不好!像妳這種平胸又沒臉的我才沒興趣!」大型犬炸毛的弓起了身子,開始做起完全沒有氣勢的恐嚇吼叫。
「沒胸沒臉又怎樣?至少也比你這種還要好……」
「我告訴妳,我的心里只有小靜靜!」
……
又吵起來了啊……林婕妤揉了揉耳朵,然后看到那個導火線已經歡樂的跑去找大媽蹭飯去了,登時有些無奈。
真是青春啊,她似乎已經有很久都沒有這樣跟男生斗過嘴了呢。
「喀啦」一聲社辦的門被打開,陳靖宏默默走了進來,看了眾人一眼,然后是淡淡的開口說了句:「開始練團。」
「團長你最近似乎很忙耶。」睜著眼,葉雅琪下巴支著貝斯,眼里滿是好奇地開口問。
每次總是最早來準備的團長最近居然都晚到……這一整個就超不尋常的啊。
「我去和發表會的主辦人排團序。」陳靖宏推了推眼鏡,「那天上臺要是有任何出錯──每個人都要下去跑操場十圈!」
在眾人滿片凄慘的哀嚎聲中,高中曾經是田徑隊的葉雅琪聳了聳肩表示……十圈是什么,能吃嗎?
☆ ☆ ☆
下午的歌唱複賽,方巧欣和何育清都陪著林婕妤到了現場。
「林婕妤,加油啊!」知道這場比賽實情的方巧欣豪邁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揚唇笑得很自信。「一定要給我拿到冠軍喔!我家小妤一定可以的。」說著,她瞥了一旁的何育清一眼,偏頭笑得燦爛。
拜託,這可是她方巧欣的好姊妹林婕妤啊!
「好啦好啦,謝謝妳。」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老實說,她到現在還是很怕自己會臨時怯場啊。
「那就不打擾你們啦!」方巧欣撇了撇手,嘻笑著便到后面找朋友去了。
哎喲,她這人一向不喜歡當電燈泡的。
林婕妤乾笑一陣,對著他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巧欣這家伙……
在場內環視了一周后,她在最前面的位置看到了宋承鈞和王舒皙的身影。
果然也來了啊……她想著,然后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不去打招呼了。
會長的氛圍有點可怕啊呃。不過,上次因為太急著走而沒有聽到他唱歌……不曉得是不是很好聽?她有點好奇和期待。
「婕妤。」在她去前頭抽完號碼回來時,何育清關心地望著她問了出口。「身體還好嗎?」看著她還捂在肚子上的熱敷袋,他有些擔心地開口問道。
「多虧你的可可,已經好很多啦。」林婕妤笑著,然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總是麻煩你在照顧我啊,抱歉。」
「不會。」何育清溫和地笑了笑。「反正我也很習慣照顧人了。」聳聳肩,他半開玩笑地偏了偏頭,眨眼笑得淘氣。
從小就被爸媽灌輸了「要照顧妹妹」這樣的觀念,再加上鈺芯又很讓人不省心,常常闖禍讓他收拾善后……對于照顧人什么的,他基本都已經很習慣了。
雖然他是真的挺擔心,像鈺芯這樣只會把廚房給燒了的人以后要怎么辦?
見他笑得燦爛,林婕妤也跟著笑了開來,大概是知道了他在指誰。
她這次抽到的是三十八號,挺前面的順序。而在比賽開始前后不久她便看見了那邊宋承鈞抱著一把吉他就上了臺。
唔,原來會長會彈吉他?
「承鈞學長是吉他社的。」何育清側頭望著她驚訝的表情,低聲笑了笑。「妳也認識他嗎?」揚了揚眉,他有些好奇地問。
「嗯,上次初賽的時候因為舒皙的關係算是打了招呼……」其實林婕妤覺得他人還不錯,至少還答應了跟她換順序呢。「育清你呢?」理學院和藝術學院的交集應該不多吧?她有些困惑地想。而且這么聽起來,他們關係似乎不錯……
「嗯……我大四的直屬學長和他是朋友。」何育清微笑開口答。
直屬制度基本上是延續制的,也就是說林婕妤的直屬也就直接等于是何鈺芯的直屬。她這才記起了他以前就是理學院的,而他們是因為文、理、藝三學院合辦的聯誼才會認識……
真的是、時光飛逝啊。
刷了幾個和弦似是在試音,宋承鈞清了清嗓,彈著手中音調清澈的木吉他,閉眼緩緩開了口:
「你說呢 明知你不在 還是會問 空氣卻不能代替你 出聲
習慣 像永不癒合 的固執傷痕 一思念就撕裂靈魂
把相片 讓你能保存 多洗一本 毛衣也為你準備多 一層
但是 你孤單時刻 安慰的體溫 怎么為你多留一份
我不愿讓你一個人 一個人在人海浮沉 我不愿你獨自走過 風雨的時分
我不愿讓你一個人 承受這世界的殘忍 我不愿眼淚陪你到永恆
你走后 愛情的遺跡 像是空城 遺落你杯子手套和 笑聲
最后 你只帶走你 脆弱和單純 和我最放不下的人
也許未來 你會找到 懂你疼你 更好的人
下段旅程 你一定要 更幸福豐盛
你說呢 明知你不在 還是會問 只因習慣你滿足的 眼神
只是 我最后一個 奢求的可能 只求你有快樂人生
只求命運 帶你去一段 全新的旅程 往幸福的天涯飛奔
別回頭就往前飛奔 請忘了我還 一個人……
(五月天-《我不愿讓你一個人》,詞/阿信,曲/阿信、冠佑)」
低沉醇厚的嗓音配著簡單的木吉他便已顯得十分動聽,他的聲音有種特別的磁性,彷彿會讓人深陷其中。
林婕妤發現宋承鈞的目光總是若有似無含笑望向王舒皙,但是舒皙卻似幾乎沒什么察覺,依然是那副怡然自得的模樣。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是「表白」啊。
她要唱的歌是《給未來的自己》。可以算是……她對她自己的表白吧。
而如果可以的話,決賽那天的歌……她也已經想好了。
假使能夠、有那個機會的話──
☆ ☆ ☆
比賽結束時已經是四五點的黃昏時刻。
夕陽將他們并肩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林婕妤望著那抹橘黃的暮色,覺得自己的心緒又飄回了好久以前。
最近她似乎、經常想起以前的事啊。
「決賽要唱的歌,妳有想好了嗎?」側頭望向她,何育清開口笑問。
「都還不確定能不能晉級咧。」林婕妤有些無奈地扯了扯嘴角。「不過是已經想好了啦。」聳聳肩,她揚了揚眉,不置可否地彎唇笑笑。
「婕妤的話,一定可以的啊。」眼角盈著淺淺笑意,何育清溫潤笑開。「那決賽妳打算唱什么?能夠告訴我嗎。」眨眨眼,他眼里帶著期待,微勾的嘴角和暮色相映成一片和煦燦爛。
就像是,那一日的夕照一般。
「這個嘛……」揚著笑,林婕妤側頭望他,刻意是賣關子似地拖長了語末尾音,「到時候你就知道啦!」
現在就讓她再賣一下關子吧。雖然多少是忐忑害怕著那個結果的,但是……
她只希望那天、能夠好好的把這份心意,用她的歌聲一字一句細細說給他聽。

Chapter 60. 愚人節──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卻是幾乎眾所皆知的娛樂節日。在這一天愚弄人都會變成合理的玩笑,一句「愚人節快樂」幾乎便可以帶過一切。因此也常有人利用這天來向心儀的對象表白──反正失敗了再說聲愚人節快樂就行了,自己回家心傷也沒人知道嘛。
而與此同時的,今天也是周丞央的生日。
「小恩恩──今天是我生日!」
「哦,愚人節快樂。」
「是生日不是愚人!」
一大早在前往教室的路上周丞央就挨著偶遇的江瑋恩開始在校園里嚷嚷,雖然她幾乎是毫不領情的完全不想甩他──這家伙搞什么?去年還沒這么吵的,今年是吃錯藥嗎他……
「好啦好啦,我去叫小韻跟你說生日快樂,不要吵我。」撇撇手,她敷衍地揮了揮,表示自己還想趕快到教室去補眠。
「誰、誰要那個矮子跟我說生日快樂啊?」似是沒料到她會忽然這樣說,周丞央忽地就暴沖向前走離了她,結結巴巴的有些心虛。
江瑋恩默默搖頭嘆了口氣。這又是個不坦率的孩子啊──
于是為了因應節日,她上午第二節課在文學院遇見范佑軒時便一臉認真地停下了腳步,盯了對方好一會。
「……怎么了?」被盯得發毛,范佑軒很是困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臉。他的臉上有什么嗎?為什么要這樣盯著他?
「小佑佑。」看了他半晌,江瑋恩終于是滿臉嚴肅地開了口。
「嗯?」
「我討厭你。」
「……」
范佑軒眨眨眼,愣了一愣,心底竟開始莫名的慌了。他有做了什么嗎?是因為不讓她吃泡麵?還是因為上次阻止了她去買冰?又或者是因為……每次她不吃飯,他就在她門前搧開食物香味?
「為……什么?」沉默了會,他想半天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于是有些猶豫地看著她開了口問。
「因為今天是愚人節。」江瑋恩開口,依舊是滿臉的認真嚴肅──然后下一秒,她便淡定而滿足地轉身離去,留下在原地一臉無言的范佑軒。
所以他這是、又被耍了是嗎?
☆ ☆ ☆
中午練團的休息時間,林婕妤偷著閑在吃飯時刷了一下臉書動態,果不其然便看到了滿屏的愚人節。
這么說來……倒似乎真有這么一回事啊。
「小妤──」角落那邊葉雅琪貓一樣的抓著便當就跑了過去,似乎很是興奮的模樣,「今天一起吃飯吧?」眨了眨眼,她開口,滿臉的燦爛。
「好啊。」林婕妤微愣著答。今天這么突然?
「育清,小妤可以借我嗎?」得了她的回答,葉雅琪又拉了拉一旁何育清的衣袖,無限天真的睜著一雙大眼。
林婕妤囧了。沒事問他干什么?
「唔?」何育清被問得也是一愣。呃,跟他「借」……婕妤?「噗──嗯,好,妳借去吧。」有些失笑地垂頭「噗哧」笑了一聲,他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
和葉雅琪移動了位置到一邊去聊天吃飯,林婕妤抬手敲了下她的頭,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妳很無聊耶。」
「嗚喵!」葉雅琪裝模作樣地捂著頭哀嚎了一聲。「小妤妳虐貓……」然后是可憐兮兮的瞧著她吸了吸鼻子。
林婕妤斜睨了她一眼,接著是埋頭開始吃午餐,決定不理她。
葉雅琪只好委屈萬分的扁了扁嘴。「啊對了,是說今天不是愚人節嗎?」見她不理自己,她只得把那個可憐的表情給收起來,然后是抬頭看了她一眼,也低頭吃了口飯。「妳有打算要耍育清嗎?」
林婕妤默默。「……要怎么耍?」那家伙看起來是很無害純良,實際上腦子可精明得很,哪有那么好騙?她無奈。
唉唉,愚人節耍不到人她心頭可是很悶的啊。
「唔……」葉雅琪嚼了嚼口中的飯,歪頭思索了會。「跟他說妳喜歡大媽?」揚揚眉,她施施然地開口提議。
「……我覺得我會先被江瑋恩干掉。」腦中演練了一次可能的情形,林婕妤抖主角重生牛頭人的小說_有沒有寂寞女人電話了抖。要是到時候那家伙一天到晚裱她跟大媽有一腿怎么辦?而且那家伙的占有慾可是一等一強的啊……
「那……說妳喜歡團長?」眨眨眼,葉雅琪偏頭想了想。既然不能大媽,那換人不就行啦!
「我會被團長干掉、還有我不要周丞央。」默默開口阻止了她繼續複製貼上所有人名,林婕妤有點無言地扯了扯唇。就沒別的梗了嗎?而且說她喜歡誰什么的……突然去告訴他也很奇怪吧?有什么意義嗎?
「嗯──」眼珠子轉了轉,葉雅琪嚥下一口飯,然后又是再度抬眸望向她:「那就跟他說,妳喜歡他?」一雙眼睛眨巴眨巴閃呀閃的,她笑得很無害,心里倒竊笑得十分得意。
哼哼哼,愚人節這種另類情人日──不玩告白豈不是太可惜了嗎?
「呃?」林婕妤一頓。雖然早就知道她一定會這么干了,那么明顯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不過──「嘛,我跟他說我喜歡妳怎么樣?」陰惻惻的瞇起眼,她彎唇笑得極燦爛,背后卻隱隱開始有了可疑的黑氣。
「喵?不、不用了……對對對不起我錯了啊喵──!」
滿意地看著那邊瑟瑟發抖著的小貓,林婕妤拍了拍手,逕自哼著歌去處理午餐垃圾去了。
想玩她?再去跟江瑋恩修練個幾年唄!
☆ ☆ ☆
因為下午和晚上都有打工要忙的關係,周丞央的生日一向是不用多去慶祝的。反正他也沒什么關係,而且因為在校內的好人緣他也已經得到不少祝福了。
「唉啊,小宏宏今天愚人節你真的不打算跟雅琪表示一下嘛?」在社辦留到最后和陳靖宏一起收拾,他轉頭對著他眨了眨眼,試圖要再次開口說服這個死腦筋。
「那里有墻,自己去撞。」連瞥也懶得多瞥他一眼,陳靖宏淡定開口,聲音冷然,還有著明顯的濃厚鄙視意味。
他并不想去做勉強別人的事。況且,愚人節這種既不正式又無聊的節日,他怎么可能會拿來表明心意?那么做根本就是在汙辱他的人格。
「什么嘛,我才不想撞墻咧。」摸摸鼻子,周丞央不滿地嘀咕了一句,沒敢再去向他提起,以免對方直接抓著他的頭去撞墻。
拜託,他還想保命啊。
「今天早點回來。」擦拭完器具,陳靖宏微側著頭淡淡瞥了他一眼,聲音冷硬,情緒倒柔和了幾分。「十點前沒到我就把蛋糕丟了。」
周丞央一愣。這、這個意思是──
「嗚哇小宏宏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放開你的髒手,別往我身上蹭,噁心死了。」
無視友人一臉嫌惡的神情,周丞央賴著一張厚臉皮歡樂地往他身上蹭了一蹭,然后便背著自己的吉他一溜煙的跑走了。
唉呀,小宏宏這個人就是這樣,口是心非呀。
他每天晚上都在麥當勞打四小時的工,從六點到十點,當然在此之前的一些時間他還有別的工作。不過因為平時工作還算是認真又肯學的關係,所以經理特別準許了他提早半小時回去,還開玩笑地說了會送他兒童餐的附贈禮物。
「謝謝經理!」站得挺直,他揚著陽光笑臉,聲音爽朗而充滿活力。「不過,兒童餐的玩具就不用了……我可不想被小朋友們追著打啊。」
聞言,幾個和他關係不錯的員工都不住地笑了起來。
「生日快樂啊。」和他同樣班次的方巧欣整整制服,然后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接著遞出了一個裝著衣服的塑膠袋。「上次你說很喜歡的那件,反正是作業,就送給你吧。」
同樣是打工魔人的方巧欣和周丞央經常在同個地方一起工作,也因此兩人關係還算不錯,對彼此而言可以算是兄弟麻吉一樣的關係。有時心情不好他們也會找對方出去飆個機車或是喝點小酒──當然是在安全範圍內,不會超出範圍發生危險。
「謝啦。」收到禮物,周丞央看了看內容物,揚著燦爛笑臉道了聲謝。
「是說今天好像是愚人節吧?」摸摸下巴,方巧欣想起了那個每一年總想整她卻老整不到的好友小妤,然后是意味不明地對著他笑了笑。「今天不打算跟小韻表示一下嗎?」挑眉,她半開玩笑地推了推他的肩膀,笑得幾分邪惡。
「我要和她表示什么啊?」不出所料的,周丞央馬上便炸毛了。「那個可惡的矮子,笑我的生日是愚人節就算了,而且居然還沒有……」
氣沖沖的開口抱怨起謝小韻的種種惡劣行徑,他語句落到了一半,卻是猛地頓住。
沒有什么?他不高興的是什么?
難道他希望,謝小韻和他說生日快樂?
「沒有什么?」見他神情忽地一滯,方巧欣有些困惑地伸手在他面前揮了一揮想確認他魂魄是否還在。這人怎么著?怎么話才說到一半,突然就停住了?
「……沒什么。」周丞央晃了晃腦袋,揚唇便將自己若有所思的表情給掩埋了過去。「有客人來了,我先到前面去了。」向她笑了笑,他話落便跑到了柜臺前去點餐,又是那個同以往的開朗模樣。
剛剛是他一時想錯了吧……嗯,一定是這樣的。
九點半他便脫去了員工制服開始收拾。正整理著東西,袋子里那一個發著光的手機屏幕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奇怪地想著是誰傳了來簡訊又或是什么未接來電……然后他看到未讀訊息上的內容時,徹底傻住。
他居然看到,謝小韻傳了封簡訊……內容是,「我喜歡你」!
一時也忘了要去注意這簡訊哪里不對勁,他連自己嘴角揚起的傻笑都沒注意到,然后便得意地抬著下巴哼了哼。看嘛,他就知道她遲早也會敗在他的石榴褲下的──
然而下一秒,手機隨即是又傳來了同一人的訊息。
這次的內容居然是「祝大家愚人節快樂──」……后面還附贈一個顏文字。周丞央默了。兩封相隔一小時啊啊啊啊,還是群發簡訊來著!萬分憤怒的將手機丟入了袋子里,他收拾好東西向大家道別,卻意外的發現自己心里除了憤怒,還有些沮喪和……難過?
他為什么難過?這種惡作劇簡訊也不是沒收過,還不都是默默看了就算了……又難道他,喜歡謝小韻?
不不不這怎么可能──被自己腦中突然蹦出來的想法給嚇了一跳,他加快了機車車速,試圖用風速來麻痺自己渾沌的腦袋,卻發現思緒是清晰得可怕。
不可能的,一定是他太累了才會開始胡思亂想嗯。
「砰」地一聲打開公寓大門,他看著那邊皺著眉滿臉不解的陳靖宏,氣喘吁吁地大聲叫出了口:「小宏宏,你覺得我喜歡謝小韻嗎!」
他不是蘿莉控、他不是蘿莉控、他不是蘿莉控──
「你不是喜歡她很久了?」多少知道了這家伙又是發生了什么事,陳靖宏淡定的揚了揚眉,語調依舊從容。
于事自詡為陽光美少年的周丞央第一次陷入了人生中最大的經神崩潰。
他、他、他──他不是蘿莉控啊啊啊啊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8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