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綜合,久久鬼色_有沒有描寫得很細致的h文

Chapter END. 「XX大學第N屆歌唱大賽──正、式、開、始!」
六點鐘準時開辦的歌唱比賽在石潔如透過麥克風的活力聲音里正式拉開序幕,學生會的學生們花了一天所擺放的觀眾席現在是人山人海的全坐滿了人。
林婕妤坐在后臺的等候區,手指緊張地交握囁嚅著。昨天的事情讓她的思緒幾乎亂成了一團──她沒辦法理解何育清吻她的原因。但不論怎樣,她等會還是要上臺的……
不管了,反正她也都豁出去了!到時候會怎樣、就到時候再說吧!
「小學妹。」似乎是已經和干部交代完事務,宋承鈞從外頭走進了等候區,似笑非笑地望向了座位上看來有些不安的林婕妤。「真高興能在決賽和妳見面。」說著,他親切地彎唇笑了笑。
「唔呃,會長好!」愣了愣,林婕妤忙開口向他打了聲招呼。跟學長相處什么的一整個就好有壓力啊!「欸?會長今天也打算自彈自唱嗎?」看見了他手里那把熟悉的木吉他,她有些驚訝地微微瞠大了眼問。
上次彩排的時候他只上臺大概試了下音就下臺了,雖然那時手中似乎也有拿著插了音箱的木吉他不過……沒想到他居然決賽也打算這么做啊。
「嗯,是啊。」在她身旁落坐,宋承鈞笑了笑答。「對了,不要一直叫我會長啊,聽起來渾身不自在的。」聳聳肩,他有些無奈地揚了揚眉。要是到時后學生會長換人了怎么辦?
「……承鈞學長。」林婕妤想了想,決定還是用了上次何育清叫他的方式來稱呼。「學長等一下要唱什么?」
「蔡旻佑的《好不好》。」宋承鈞彎唇揚起一個笑。「希望這次能傳遞給她啊。」感慨地歎了口氣,他說著,笑容有幾分苦澀了起來。
「學長是打算……要和舒皙告白嗎?」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林婕妤憋不住自己心中的疑問,終究還是問了出來。
畢竟這個題目……很不尋常啊她說。
而且她總覺得,宋承鈞對舒皙并不像她所說的,只是「學妹控」。
「嗯,是啊。」聞言,宋承鈞爽朗地揚唇笑了開來,「今天還特地把她的工作排掉,叫人無論怎樣也要把她壓在位子上……唉,不過,我的告白似乎很廉價啊,總是被她當作笑話。」搖搖頭,他有些無奈地苦笑一陣,聲音里帶了幾分懊惱。
林婕妤微愣。怎么覺得會長跟江瑋恩的情況有某種異曲同工之妙呃……「唔,如果是舒皙的話……一定能夠明白會長的心意的吧。」說著,她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偏頭笑笑,「我們巨蟹座啊,就是性格比較彆扭嘛。」
「嗯……」宋承鈞瞇眼笑了起來。「學妹也有想要表明心意的人吧?」偏了偏頭,他微微揚眉,笑得有幾分燦爛。
「呃……是啊。」乾笑了兩聲,林婕妤有些尷尬地開口答。
「那么,婕妤學妹,妳也要加油啊。」眨了眨眼,宋承鈞看著外面差不多是要輪到他去旁邊準備,于是背著木吉他緩緩起了身。「育清的話……」望著她若有所思地開口,他喃喃輕聲唸了一句,最后是失笑地搖了搖頭,逕自走離了座位,留下滿臉不解的她。
那家伙的話,大概是巴不得直接把眼前這個學妹給狠狠抱住吧。
☆ ☆ ☆
逕自走在空蕩蕩的長廊,何育清聽著那邊體育館里熱鬧的歡呼加油聲,瞳孔微微有些失了焦。
──他該去嗎?
昨天自己失控做了那樣的事,她會不會,已經不愿意再見到他……
「──哥!」
從走廊另一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何鈺芯喘著氣沖到了他面前,臉上滿滿的都是焦急。「你在干什么?快要輪到大嫂了啊!」說著,她拉著他的手便準備要往回跑進體育館。
何育清的腳步卻是頓在原地沒有移動。「鈺芯,我……」他還有那個資格、去見證她的幸福嗎……?
「哥。」見他不打算走,何鈺芯便也跟著停下了腳步,回望向他的神情是異常的認真。「要是沒去的話,你會后悔一久久綜合,久久鬼色_有沒有描寫得很細致的h文輩子的。」嚴肅地盯著他的眼睛,她開口,聲音有幾分沉。
這種時候給她臨陣脫逃、她的哥哥什么時候這么俗辣了啊!
何育清一愣。「知道了,我會去的。」無奈地笑歎了口氣,他認命的被她拉著踏步走進了體育館,覺得自己的腳步有點沉重了起來。
他原本只是想……待在那里的話,也是可以聽見她的歌聲的吧。
「十五號,音二三班林婕妤。」
坐下的同時他聽見了石潔茹叫喚出她的名字。身子微微一震,他努力壓抑住自己想要逃跑的感覺,勾起一個微笑,仰頭望向舞臺。
她似乎沒戴隱形眼鏡,一雙眼睛望著臺下的目光有些失焦,還不斷眨著眼,從緊握的雙手終能感覺出她的不安。是因為怕會緊張吧?這么說來,她應該也是看不見他的……如此想著,他嘴角的弧度隨即是無力的垂了下來。
「那么,林婕妤同學今天要唱的歌是《是什么讓我遇見這樣的你》。這和這次的題目『表白』有什么關聯嗎?」待是她走到舞臺中央,石潔茹旋即便笑瞇瞇的開口重複了今天已經實行第十五次的例行問答。
「我……」林婕妤閉了閉眼,深深吸了一口氣。「我想要、用這首歌向一個人表白。」心臟緊張地在胸口狂跳著,她拿著麥克風,努力讓自己的聲音維持鎮定,不去顫抖。
臺下登時一片嘩然──繼學生會會長宋承鈞后,這居然又來了個大膽的!
「哦?這個人是誰呢?」聞言,石潔如含笑開口,頗有幾分明知故問的味道。
「我不能說出他的名字……但,他是我一年前在聯誼上認識的人。」林婕妤緊張得已經連聲音里的顫抖都開始克制不住。她沒戴隱形眼鏡果然是對的啊,要是讓她看見育清的臉,她一定會半句話都吐不出來的吧。
聽著她的話,臺下的何育清卻是不住一愣。一年前……?她和杜宇誠,不是上個月的聯誼嗎?一年前,她并不常去聯誼這種東西,合理推斷的話只有可能是他和佑軒有去的那一次。那么她所說的人……不是杜宇誠?
「不能說出名字也沒關係,但能不能請林婕妤同學說說他是怎樣的人呢?」石潔茹依舊是笑得燦爛。能給人牽線的感覺真不錯啊──
「……他很溫柔,對每個人都非常好,總是一直微笑著,卻從來不讓人知道他的難過……在我難過的時候,是他一直一直陪在我身邊,總是一直支持鼓勵著我,給了我好多的勇氣和信心。」吁了一口氣,林婕妤抿了抿唇,閉上眼,然后是下定決心地開了口:「雖然像我這樣的人,他根本不可能會喜歡我的吧……但是,昨天還有上次,他問我的那個問題,我還是想在這里認真的回答他──」
語句頓了一頓,所有人全都安靜的看著她,等著她再次發話。而坐在臺下的何育清卻是徹徹底底的傻住了。
她說的那個人、是……
「我喜歡的人──一直一直,都是你。」
張開眼睛,她咬著唇,臉又開始不受控制地紅了起來。這么露骨的告白已經是她的最大極限了,只要想著育清就在下面她就好想逃跑啊啊啊啊啊──她是個不怎么會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的人,更何況是這樣直白的表白。
但是、為了要傳遞這份心意……她無論怎樣都豁出去了!
「那么──讓我們歡迎林婕妤同學帶來的表白之歌!」看著她已經說完想說的話,石潔茹于是笑著開口發話讓音樂開始播放。「林婕妤,真有妳的。」走下臺的時候,她笑著小聲對她說了一句。
這兩個人啊,經過這么一年,總算是要修成正果了吧?
何育清愣愣的看著臺上暗下來的燈光,目光怔然。
「妳有……喜歡的人嗎?」
一年前的聯誼、她所說的那些話,還有昨天他問她的那個問題──
「我喜歡的人──一直一直,都是你。」
她今天要表白的人、她剛才鼓起勇氣說出口的那句話、她說的那個人……是他?
她說她,喜歡他?
聽了石潔茹的話,林婕妤也只能無奈地撇了撇唇。什么跟什么啊……她欲哭無淚。
前奏的琴音落下,她輕閉上眼,淺淺吸了口氣,然后開了口開始輕聲唱起:
「我是宇宙間的塵埃 漂泊在這茫茫人海
偶然掉入誰的胸懷 多想從此不再離開
我是宇宙間的塵埃 微不足道的一種狀態
偶然成了誰的最愛 多想相信永恆存在
是什么 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是什么 讓我不再懷疑自己
是什么 讓我不再害怕失去 在這茫茫人海里 我不要變得透明
我是宇宙間的塵埃 漂泊在這茫茫人海
若你是我必然的存在 多想從此不再離開
是什么 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是什么 讓我不再懷疑自己
是什么 讓我不再害怕失去 在這茫茫人海里 我不要變得透明
若時間注定要讓你離開 我又該怎么學會不依賴……
(白安-《是什么讓我遇見這樣的你》,詞/白安,曲/白安)」
歌詞和她的心境很相同──她一直一直都想要這樣感謝他。是什么讓她能夠遇見這樣的他呢?如果不是何育清,她不知道要自己努力多久才能像這樣堅強地站起來。所以她才無論怎樣都想要對他說出口,就算會被拒絕也好,她只是想讓他知道──對她來說,他有多么的重要。
林婕妤清亮嗓音透過麥克風在體育館回蕩徘徊,真假音的轉換流暢悅耳,也滿滿的流露出她所要表達的那些感情。
何育清聽著聽著,然后便彎唇笑了。
這就是,她想要告訴他的嗎?
尾聲最后的琴音落下,林婕妤彎腰鞠了躬,然后便在掌聲中匆匆進了后臺。
「謝謝十五號林婕妤的真情大告白!接下來讓我們歡迎十六號……」
「哥你在干麻?快去追啊!」見那邊下一號參賽者的訪問已經開始,何鈺芯忙是推了推他,「笨蛋,大嫂一定跑去躲起來了啦!」看著那邊始終沒有著落的后臺,她催促著盯著他道。
這么說來剛剛確實是看到她往后臺跑了……何育清愣愣,然后是失笑地起了身。「知道了,這就去。」說著,他加快了腳步便跟著跑離了體育館。
這一次,可不能再讓她跑掉了啊。
☆ ☆ ☆
從體育館跑出,林婕妤獨自走在空蕩蕩的走廊上,心里思忖起應該往哪里走。
應該要躲去哪里好呢?廁所?還是直接回家?可是領獎要怎么辦……所以果然還是躲廁所吧!思及自此,她邁步便往離這里最近的女廁小跑步了起來。
「婕妤!」
隨后追過來的何育清一眼便認出了她的身影,忙是開口叫喚了聲想讓她停下。
完了完了,追來啦!聽見他的聲音,林婕妤腳下速度忙是倏地加快了起來。總之是先躲進女廁再說!
何育清見她跑,只好是也跟著她跑了起來。而天生就缺乏良好運動細胞的林婕妤怎么可能會是他的對手,馬上就被他給抓住了。
「你、你干麻?我要去上廁所啦!」背對著他,林婕妤的右手被牢牢抓住,臉頰微紅,還直喘著氣。
她沒有轉頭,她不敢看他。
「都已經鼓起勇氣在臺上向我告白了,卻不愿意聽我的答案嗎?」沒有回答她明顯是在逃避自己的問題,何育清微笑開口,抓著她的力道不大,卻足夠讓她無法掙脫。
他這次一定得說出口……否則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才有機會說了。
他們錯過了太多次,怎么能再繼續浪費時間?
「……」林婕妤沒有說話,也乾脆地放棄了掙扎。
她不是不愿意聽。她只是……
她只是又退縮了、害怕了……只是想讓自己,多少再好好的冷靜一下。
「既然妳不說,那么就聽我說吧?」放開了箝制著她的手,何育清緩步走到她面前,目光是她從未見過的認真堅定。「在雨中追上妳的時候,在民宿看日出的時候、在妳沒來的決賽舞臺上……還有很多很多時候,那個我說過會告訴妳,卻一直沒能說出口的話……」
笑意和煦,他伸手抱住她,目光一點一點的溫柔了起來。
「……唔?」林婕妤有些驚訝地倒吸了口氣。他說過會告訴她的那個「原因」……原來從那么早的時候,育清就已經對她──
「我喜歡妳。」
下巴輕抵在她頭上,他笑著輕聲開口。
我喜歡妳。
全文完

番外-《不按牌理出牌》(1) 鐘聲自校園中響起,充斥了整間學校的「叮咚」聲響宣告著上課時間的開始。走廊上空蕩蕩的寥無人煙,只有幾個偶爾抱著書或提著袋子、祈禱著教授還沒來的學生在長廊上奔馳著跑走。
而一頭醒目的亞麻色短髮,俏麗少女也在長廊上奔跑著。死定了死定了這堂課的教授會點名的啊啊啊啊啊──!她內心著急大吼了起來。
從岔路的盡頭走出一名少年,黑色短髮呆版地貼著臉頰、鼻梁上還架著一副黑色的粗框眼鏡,他連身上的襯衫都嚴密的扣到了最上層,右手則拿了一個突兀的大畫板,裝著書籍的袋子里放著幾卷白紙。
而正走到岔路處準備走出建筑物,他便聽見了那邊傳來一陣匆促紊亂的腳步聲。
「唔呃呃呃呃!借過借過哇啊啊啊啊──」一股腦的向前奔跑著,少女還來不及反應便迎頭「砰」地撞上了同樣還反應不過的少年。「抱歉、抱歉!」一心想著要趕緊到教室去,她趕忙是隨意地彎身替他撿了幾樣掉落的物品便準備要再跑走,手邊一本書上的名字卻吸引了他的注意。這是……
「啊,你就是那個程咬金學長!」
少年──杜宇誠還逕自在地上摸索尋找著自己被撞掉的眼鏡,沉默著沒有多家說話去搭理她。程咬金?什么東西啊……眼前因為視力不佳而一片模糊,他有些無奈的想著。
少女──何鈺芯看著書面和紙卷上的姓名,瞠大眼,有些驚奇了起來。「史三四杜宇誠」……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杜宇誠學長?感覺有點書呆的一個人啊,不過臉還算乾凈能看……一面整理著他的書,她收拾著那些散落了一地的紙卷,內心有些困惑了起來。這是什么東西?也忘了自己還趕著要去上課,她好奇的打開了其中一個只隨意捲了起來的圖畫紙,然后便是忍不住地讚歎訝異了起來──
那是屬于夏的景色。青翠大樹被油彩點綴成斑斑黃綠光影交織的顏色,青綠草地旁一洼寧靜的池塘隱約可以見到有鯉魚在悠游,光影交疊的色彩被淺藍的顏料暈染得極生動。她認出來這是文學院外一區小小的休憩處,只是怎么她以前卻從未覺得這里有這么漂亮?
一連又去翻開撿起了地上的幾張畫紙,她看著看著便是越發驚歎。里頭的景色有各種季節各種顏色,每張畫所運用的上色工具和方式都不盡相同。也許是清晨街道上乾凈的天空映出的清冷灰藍、也許是黃昏的顏彩潑灑蔓延成迷眩的色調、又或許是夜空中點點閃爍的螢亮星光,明明是她日常可見的景色,卻被這些水彩顏料刻劃得極美。
好厲害……!何鈺芯的雙眼發光了起來。這全部都是、這個人畫的?
「那個,能不能幫我找一下眼鏡……」度數深得幾乎是沒了眼鏡就活不下去,基本已經成了半個瞎子的杜宇誠以為她是還在替自己收拾東西,于是無奈開了口道了一句,表示自己還在找眼鏡中。
「哦,好!」忙先放下了手中的圖畫紙,何鈺芯愣了愣,睜著眼便開始在身周仔細搜尋了起來。這么說來她是記得他剛才確實是戴著眼鏡的……
然后「喀答」一聲,隨著她腳下一陣碎裂聲響,杜宇誠和她都同時僵住了。
「那個……學長……」顫巍巍地從腳下撈出一個歪七扭八的金屬框架,何鈺芯嚥了口口水,尷尬地乾笑了兩聲,緩緩抬頭望向他。「對不起,我好像不小心把你的眼鏡,踩壞了……」
模模糊糊的看著她手上他的「眼鏡」,杜宇誠打從心里覺得,今天一定是他的災難日。
☆ ☆ ☆
「杜宇誠學長──」
歷史系三年四班的教室外,清亮女聲在下課時間的嘈雜人聲中突兀地響起。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中,杜宇誠按著發疼的太陽穴走了出來,一向認真正經的臉上有一點無奈。
「請問,有什么事嗎?」站在教室門口,他離她約有三步遠,彷彿眼前的女孩是什么可怕的生物似地。
「那個,我是音樂系二年二班的何鈺芯。」搔了搔頭,她望著眼前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來……賠學長眼鏡的錢的。」眨眨眼,她開口,覺得有些尷尬。
他看著她的目光很清晰,這么說來是戴了隱形眼鏡?她有些困惑。他的眼睛很好看啊,為什么要戴那種書呆眼鏡?
「不用了。」默默回了她一句,杜宇誠轉身便想回教室。是說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班級的?算了,反正不重要,只要她別再來找他就好……這根本是災難啊。
「不行啦,這樣我會良心不安的!」見他要離開,何鈺芯忙是跨了一步,伸手就握住了他的手腕將他抓住,并將手中的幾張大鈔塞到了他手里。正想把他的手掌給握緊然后逃跑,然后她便感覺到了他身形是猛地一僵!
呃,怎么了嗎?
「我、我就說了不用了……!」趕忙想抽出手來,杜宇誠的動作很僵硬,連聲音也因為心理上的緊張而跟著結巴了起來。
是的,沒錯,從小就和哥哥被父親獨自帶大的他──非常怕女生。
至于為什么他對林婕妤就沒這種反應?事實上一開始還是有的,只是被她鬧久了也就只好習慣了……也可以說久了他就不把她當女生看了。
而第一次真正見到他的何鈺芯當然不可能知道這些。
「唉喲不行啦!沒有把錢給你我會被哥罵的……」硬是又牢牢抓回他的手把錢塞了回去,何鈺芯很堅持。她昨天可是被老哥那張笑臉給唸了好久啊!
杜宇誠和何鈺芯的滑稽行徑讓一旁四班的學生已經開始議論著偷笑了起來。他見狀,只好是握著她硬塞的錢抽回了手,表情僵硬得很不自在。「隨、隨便妳吧!」說著,他再次轉身便趕忙走回了教室。
「對了,學長!」想起昨天的事,何鈺芯頓了頓,忙又開口叫了一聲:「你的畫,非常漂亮哦──!」
杜宇誠一愣。那些練習用的畫……被她看到了?
「唉喲──宇誠,什么時候也把上正妹學妹了啊?」
「沒有,只是昨天不小心撞到……」
沒有回頭,他頓了頓腳步,隨著旁邊同學的調戲便又繼續往前走回座位,決定不再搭理她。
何鈺芯則望著他的背影思索著揚唇笑了起來。
這個程咬金學長,還蠻可愛的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99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