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往外爬有什么征兆_有秦時明月劇情的位面小說

第十六章:純屬意外(上) 16.
『我今天會晚點回來。』
『我也是。』
早上和沈東冬傳著的訊息還在程予嫣腦海,轉眼間卻已到了晚上。
華燈初上,程予嫣身處的這間越南菜餐廳高朋滿座、觥籌交錯。
「予嫣,還好妳陪我來,我一直想吃這間,可是店家不接受散客,尤其是禮拜五。」秦子樺夾了個生春捲,正要吃,聽見一旁的路紹凱把河粉吃的稀哩呼嚕,她睨了路紹凱一眼,「倒是你,平常找你來你都不來,為什么我找了予嫣,你就來湊熱鬧。」
路紹凱沒應聲,埋頭就顧著把那碗河粉給吃了個乾凈,更惹得秦子樺一肚子氣。
飯后,走出店家的三人踩著夜色上了街。
「吃得好飽。」秦子樺按著肚子問,「去續攤吧?路寶,你家最近剛裝潢好?可以去看看吧?」
路紹凱鬆開領口,舒緩剛吃撐的酒足飯飽,他看了程予嫣眼,「昨天剛買了些啤酒,的確是可以去。」
「誰要喝啤酒,我要喝好酒,最好是上好的紅酒或白酒那類的。」秦子樺搶聲。
「那妳去買。」路紹凱冷應。
秦子樺碎念,「你很不紳士,瞧瞧你那張斤斤計較的臉,我有說我不出錢了嗎?」
捱在兩人后頭的程予嫣卻是停下腳步,只因她在對街的那個轉角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卻是一時想不起在哪里看過。
「予嫣,怎么啦?」秦子樺注意到了,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啊了聲,推了路紹凱一把,「欸,是銅錢欸,他怎么在那?」
「銅錢?」路紹凱停下腳步,推了把戴著的黑框眼鏡,瞇眼,「嗯,是本人。」
「誰問你是不是本人了啊?」秦子樺白眼一翻,「我們公司那個愛錢如命的總裁,就連唯一的兒子都要取成銅錢這種爛名字,還幫他放了張特大的照片在公司每一個月的月刊上,全公司的人都認得出他來好嗎?」
秦子樺絮絮叨叨。
這么一說,程予嫣倒是想起來了,她確實見過這個人,除了公司月刊的封底之外,還有在…
那天,沈東冬的辦公室,程予嫣便見過秦子樺口里的『銅錢』。
她想起他是沈東冬的特助。
他在這里,那,沈東冬呢?她說她要晚點回來,所以她也在這里嗎?程予嫣不禁想。
「欸,他上去的那間酒吧門口好多人在排隊,感覺很好玩,要不要進去看看?」秦子樺拉著路紹凱的手問。
路紹凱嘆息,「人家去哪妳就要去哪?」
「好玩嘛?而且你不會很好奇銅錢的私生活是怎么樣的嗎?」
「妳就這么愛八卦,不能學學予嫣?一點氣質都沒有。」
「我哪有啊?」秦子樺氣得嚷嚷。
「哪里沒有?」路紹凱回嘴,「看看妳現在這一臉就想去湊熱鬧的樣子。」
「…嗯,可我想去。」程予嫣打斷了二人正說著的話,有些尷尬,笑笑,「一起去?」
怎么會不好呢?秦子樺幾乎要眉開眼笑了,她挽著程予嫣的手就要過街,「予嫣,妳一進公司我就覺得妳看起來特別有眼緣,果然沒錯,一點都不像路寶那么啰哩啰嗦。」
「妳罵我別以為我聽不到喔。」路紹凱見狀,摸摸鼻子,從后頭跟上了。
「誰理你啊。」秦子樺白了他眼,三人捱進了隊伍里。
「照順序排隊喔,特別聲明,今天是『Visit N』第一天開幕,我們只開放一定名額入場,請照順序排隊,拿號碼牌…」現場幾個戴著耳麥、西裝筆挺的工作人員指揮著隊伍。
隊伍里的人們棲棲簌簌,交頭接耳著。
「聽說這間店請的公關跟酒保,都是帥哥欸…」
「拜託,連工作人員都很帥好嗎…」
「而且我看廣告,他們的酒保,是上次那個花式調酒比賽的冠軍耶…」
「真的嗎?那調酒很值得期待耶…」
程予嫣聽著她前面幾個女孩的交頭接耳,本不以為意,卻見她身旁的秦子樺聽得眼睛都要亮了,程予嫣失笑,她拿出手機。
上頭又是好幾通的未接來電,又是同一個人…
她擰眉,揉著太陽穴,想舒緩她隱隱約約泛起的頭疼。
『別打了,我之后會回你電話。』她發了封訊息出去,傳完訊息,她也才有心留意后頭的耳語。
「…這不重要,你們知道嗎,聽說這間店的老闆是楊瀚…,剛剛那些先進去的人,就是先參加開幕酒會的VIP。」
「真的假的,那個很有名的偶像男演員楊瀚嗎?」
「是啊,不知道等等開放入場的時候,還看不看得到他欸。」
──這間店,是楊瀚開的嗎?程予嫣愣了下。
她和楊瀚之間,似乎又多了件她不知道的事情…
程予嫣眨眨眼,她不自覺地捏緊手機。

第十六章:純屬意外(下) 16.(下)
「予嫣,妳在發什么愣?」秦子樺歪著頭問她。
此際,酒吧的大門口,不住有私家車停下,下了車的人各個光鮮亮麗,掠過排著隊著人群直接進了酒吧,彷彿那里排著隊的人只是襯托他們身分的風景之一。
「呃,嗯,我沒事。」程予嫣回過神,連忙應了聲。
酒吧不住停下的車吸引了她跟秦子樺的注意。
程予嫣又見著了一個她看過的人。
她從一臺艷紅色的保時捷上頭下了車,那一貫的女王風範、華麗的服飾、艷麗的妝容、撫媚的眼。
──是男人Gang的部門經理單雪淇。
單雪淇也出現在這、沈東冬的特助也出現在這,這間酒吧的主人即使不是楊瀚..,程予嫣想,但肯定跟飛擎有些什么干係了?
「欸,予嫣,這太好玩了,我們干嘛在這排隊,不如直接混進去看看?」也見著了單雪淇,亮起眼的秦子樺湊近程予嫣耳邊說。
「混進去?」程予嫣一愣,她似懂非懂,一眼的懵。
「妳別亂出餿主意。」路紹凱抱胸,一臉的鄙夷。
秦子樺挑眉,倒是有自信的很,「你沒看他們都是直接進去嗎?也沒檢查什么,就跟著進去不就好了。」
路紹凱舉起手,差點沒投降,他嗤了聲,「聽起來就沒計畫,我才不湊這熱鬧。」
「你真無聊,那你就留在這幫我們占位子。」秦子樺失去耐性,罵了聲,但見一臺車又停下,上頭下來四個男人,她拉著程予嫣便湊上去。
如果是平日,程予嫣肯定會留在原地陪路紹凱一起等的。
但這次程予嫣沒有拒絕,只因她對眼下的狀況實在太過好奇,她提了口氣,要自己鎮定下來。
可秦子樺畢竟是想漏了,這種場合怎么會沒有人確認身分?兩人跟著那幾個男人推開酒吧大門口的玻璃門,便遇上了確認的人員。
「你們…,一起的嗎?」穿著瑰麗色高叉旗袍的女公關問,眼光卻落在后頭程予嫣和秦子樺身上。
程予嫣胸口一陣緊,她瞥了秦子樺一眼,但見秦子樺一派悠然的左右張望,完全沒有半點提心吊膽之色。
程予嫣也真服了她了。
而前面的那四個高大男人顯然沒有特別留心后頭跟上的兩人,大概是沒想到會有人打著他們的主意,捱在他們后頭進場想要魚目混珠。
于是領頭的那人循著女公關的視線瞥了程予嫣和秦子樺一眼,沒多說什么,就嗯了聲。
兩人便這么順利的跟著四人搭了電梯上樓。
真是好險好險。
「我剛剛注意到,帶我們上樓的那四個男生,是很有名的香港地下樂團Manner’s耶。」
進了酒吧ㄝ順手從一旁的服務生那撈了杯調酒,秦子樺摀著胸絮叨,「如果不是剛剛那種狀況,我真想跟他們要簽名。」
「妳就想到這個,我都要嚇死了。」程予嫣吁氣,拎起調酒杯里的酒漬櫻桃,搖頭失笑,「還好成功了。」
「我就說沒問題的嘛,不過是個酒吧開幕,是會檢查的有多仔細。」秦子樺吐舌,見過多少大風大浪的模樣,「…欸,不過我們得小心點,雖然單經理跟銅錢那種隔了一堆部門的人認不出我們,但他們都來了,我怕笑一笑也會來,到時就有得尷尬。」
「嗯。」程予嫣應了聲,她抬眸,打量著周遭的環境。
只是,在這一處華麗非凡、熱鬧不已的酒吧里,她捱著身著高雅的人群們,彷彿先瞧見的,便是自己的格格不入。
她正有些失神,肩膀卻是捱了一記輕拍。
「我記得妳?妳也來玩?」
她聽見身旁的秦子樺啊了聲,「銅錢?」
程予嫣轉頭,對上那紈褲子弟的輕鬆笑臉,想起秦子樺那個被秦子樺喚作『銅錢』的男人。
──更正,是佟杰。程予嫣想起來了。
佟杰笑笑,俊秀的臉龐上滿是玩興,「原來妳也會來玩?妳有男伴嘛…,沒有吧?」他朝程予嫣的身后望。
佟杰可高興了,「太好了,妳就假裝是我的女伴?開幕酒會來的人實在太無聊,這些人正經八百的根本就忘了這里是間酒吧嘛,每個人看到我就飛擎的營運長、飛擎的經營短的,煩死了。」
「我爸如果看到我難得帶個乖乖巧巧的女生出席晚宴,大概可以多活三百歲吧我猜。」說到此處,佟杰還挽起程予嫣的手,一派自然而然。
程予嫣抿唇,她尷尬抽開手,卻是想起楊瀚、想起自己不能隨意提起有男友這件事,「我跟朋友一起來的,不太方便。」
「妳朋友?」佟杰瞇著眼,看向程予嫣身旁的秦子樺,「挺可愛的,妳跟她一樣也是飛擎的員工嗎?」
秦子樺笑笑,她雖然早聽說佟杰就是個公子哥的模樣,倒沒想到他一點架子也沒有,「是啊,而且我們都認識你呢。」
「也對,我剛剛有聽見妳叫我銅錢?」佟杰哈哈兩聲,灌下一大口酒,一眼的調皮。
「呃…」秦子樺尷尬,有些不自在了,「你是不是聽錯了?沒有,我們都知道你叫佟杰嘛…」
「銅錢就銅錢,有什么關係?我才不在乎。」佟杰抓抓脖子,順手從服務生那邊拿了杯新酒,遞給秦子樺,「換一杯吧,我試過了,這種的比較好喝。」
「謝謝。」秦子樺點點頭,鬆了口氣。
怎料,佟杰卻又在下一秒撈起程予嫣的手,拋下了句,「看妳頗堅強的,那妳朋友我借走啰,妳好好玩。」
「什么?」
等秦子樺反應過來,程予嫣就這么活生生被佟杰給帶走了。
—-
「等等,我只見過你一次?你可以不要這樣嗎?」給佟杰撈進了人群里,程予嫣掰開佟杰勾得老緊的手。
烏龜往外爬有什么征兆_有秦時明月劇情的位面小說佟杰可沒放棄,執著的像個孩子,「妳就陪我演一下?算我拜託妳,妳喜歡包包還是衣服,哪種款,我明天就派人送到妳家給妳?」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程予嫣無法好聲好氣。
「假裝一下我的女伴,應付一下我老爸嘛,他等等就來了,我原本找好的臨時演員卻放我鴿子,妳放心,不是要妳當我女朋友,只是假裝一個晚上…」聽著佟杰一派的絮絮叨叨,說得可歌可泣,怕是再給他瓶眼藥水,他就要淚灑當場了。
「予嫣?」
程予嫣循聲抬眸,在人群里見著那個她熟悉不過的人,而她的身邊,則站著另一個她見過的人。
──是沈東冬和單雪淇。
佟杰也見著了她們,只是見著的剎那,像找著浮木似的,他立刻又挽緊了程予嫣的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0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