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斯年葉佳期全部章節_有肉又好看的重生文

第二十章:漸漸明白(上) 20.
「對,李總,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照原訂的計畫安排,那兩個月后的時裝周企畫專題,希望可以由我們飛擎獨家喬斯年葉佳期全部章節_有肉又好看的重生文撰寫…」
「嗯,我明白你的顧慮,曝光度的確是會影響到時裝周的成效跟收益,但如果我們用獨家撰寫后轉稿的方式呢?對…,就是由我們這邊先出,之后再由我們周刊掛名把報導賣給其他雜誌社…」
沈東冬講著電話。
佟杰抱了一疊文件進門,沈東冬按著電話看了眼,本不以為意。
只是怎料,文件擱下了,佟杰人卻沒走,一眼好奇地盯著她瞧,賊頭賊腦的模樣,不知道從她臉上瞧出了什么端倪。
沈東冬抿唇,把佟杰當成了空氣,別過身,繼續挨著話筒講著她后頭的內容。
「…這樣一方面你可以掌握版面的安排、確定內容呈現的方式,我們這邊也可以有效提升雜誌的銷量,何況,我們的電子周刊的市場佔有率,已經遠遠高出市場上其他競爭對手…」
「好,很高興你愿意考慮這個方案,我們再聊。」
電話掛上,沈東冬旋回椅子,瞥了眼一臉鬼鬼祟祟的佟杰,目光已回到面前的文件上。
這份文件是急件,沈東冬瞧著文件上的印鑒,是單雪淇送來的。
『本期版面安排調整』文件標題這么寫。
沈東冬瞇眼,正要打開文件,卻是有個人不甘被忽視,頭挨近了她面前,朝她不住打量,擋住了她正閱讀的內容。
自然是佟杰。
「有什么話要說?」沈東冬瞟了他眼。
「我擔心妳啊。」佟杰拍拍臉,一臉的嬉皮笑臉,擱了個紙袋到沈東冬桌上,「妳需要吧?我剛剛特別請人去買的。」
沈東冬瞥了眼,手撥開紙袋一看,發現里頭盡是些雞精、眼霜、面膜什么的。
──這是干什么?
佟杰呵呵笑,沒忘了解釋,「總經理,我知道妳一向睡不好,不過最近好像特別嚴重?妳是我們公司的門面,所以為了大家,妳還是花點勞力,保護一下自己的臉面?」
沈東冬瞪了他眼,吁了口氣,怕是得忍住沖動、倚靠修養,才不會對著佟杰破口大罵。
「出去。」她冷聲說。
佟杰揉揉臉,被罵得皮肉不痛的樣子,退了幾步,臨走前還不忘勸,「…那要記得吃啊?至少喝個雞精吧?」
「出去。」她說,不想再說第三次的語氣。
「好嘛,忠言逆耳,我知道、我知道…」
佟杰搖著手,乖乖退下。
門終于關上了,沈東冬的心思回到面前的文件上,但看沒兩頁,她終究是被佟杰的舉動惹得心思不定。
──她最近確實是睡不好。
但為什么?沈東冬想,是因為她家現在住了太多人,還是因為她天天跟程予嫣睡在同一張床上?
早安、晚安。
每天早晨和夜晚,睡前跟睡醒看到的都是同一個人,那個名叫程予嫣的女孩,她睡著時恬然的讓人看了忘了白日里沒有止盡的紛擾,她睡醒時純然的彷彿這一屋子的陽光都映進了晨光初綻的笑容里。
那樣的日常,讓人不知不覺便會養成習慣、耽溺其中…。沈東冬不斷提醒著自己,但有時還是會短暫地忘了這一切是假的,一不小心便淪陷…。
如此這般,反反覆覆的數個夜晚,沈東冬又怎么睡得著?就算睡著了,又怎么睡得好。
沈東冬按著額頭,把佟杰留下的事物擱進一旁的置物柜里,嘆息,只覺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秩序,就要被程予嫣打亂到再也找不到一點規則。
──不要忘了,對方是個有男友的人。
此際,她桌上的手機震了一下。
『東冬,我今天要加班,驊驊今晚也麻煩妳跟予嫣了。』
沈東冬瞧了眼,抿唇,是許謜傳來的,沈葳葳確實是離家出走了,在程柏崴搬來沒多久以后。
許謜發現時十分震驚,但沈東冬安撫了他,要他給兩人彼此一點時間和空間,許謜是答應了,但一個人父兼母職的日子可不好過,得拜託人幫忙的事情便少不了。
比如照顧放學回家的驊驊。
沈東冬擰眉,不知怎地,她的直覺告訴她許謜不一定是真的加班,或許,只是想要逃避而已。
沈東冬嘆息,這想法還是別告訴程予嫣了。
她可以想像那小妮子會正義凜然、對她說教,要她好好去說服許謜。
她失笑,是不明白程予嫣倔起來的時候,怎么就那么執著、那么勸不得。

第二十章:漸漸明白(下) 20(下).
沈東冬知道程予嫣有她的堅持,那些堅持就像是程予嫣的人格骨干一樣,撼動不了。這點,沈東冬知道。
她也知道,如果問起沈葳葳,沈葳葳肯定會說沈東冬固執起來的時候比程予嫣還難說服。
某個程度上,她和她,真的是很像的人。
也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她才總會對程予嫣多留上一分心。
沈東冬正想,訊息又來。
這次,是程予嫣傳來的。
『妳今天會很晚走嗎?晚餐我想吃鮮蝦豆腐煲跟苦瓜鹹蛋,妳沒意見的話我去買菜,姊夫一定有事吧,那,我哥說他會去接驊驊。』
程予嫣已經開始叫許謜為姊夫了,當然,是為了應付程柏崴。她們兩人都知道,這是戲碼的一部份。
可沈東冬看著那訊息,抿唇,她按著臉,長長的吁了口氣。
不行了。
──她快要陷下去了。
然而,她的手機卻又再震動了下,這聲震動,打亂了她此刻的思緒。
『今天下午有拍攝,在公司,妳,能來找我嗎?』
沈東冬看著那訊息,剎那,便回復了清醒。
—-
「予嫣,妳最近看起來都心情很好欸。」
看攝影棚內的工作人員有條不紊的處理著設備和燈光,秦子樺抱胸,笑睨身旁的程予嫣,「是不是因為男朋友啊?」
程予嫣沒有正面回答她,「我們跟經紀部門那邊敲的時間只剩半小時,這樣來得及嗎?」
秦子樺失笑,「來得及、來得及,他們來了之后還要梳化什么的,也不是立刻就要拍,而且,比起這個,我還更怕他們遲到咧…」
說著,她揉揉臉,氣定神閑的模樣,「我跟妳說,邀這種大牌藝人拍攝,遲到很常見…,就算是我們自家藝人,一天到晚遲到都是很正常的,每個人來得時候都說他們工作忙到天邊去了,真是無言,好像準時到就顯得自己不夠紅似的。」
「喔…」程予嫣應了聲,一旁的玻璃門開了,路紹凱揹著相機,氣喘吁吁的跑進來。
「你來啦?真慢,你不怕楊瀚他們早到?」秦子樺看了他眼道。
「怎么可能早到,我還怕他們遲到…」路紹凱吁著氣說。
秦子樺看了程予嫣一眼,一臉『妳看吧』的神情,惹得程予嫣笑了。
只是這笑,卻是留不久。
玻璃門再度開了。
一陣清亮的高跟鞋聲踩了進來,程予嫣三人尋聲望去。
兩個面熟的行政助理走在前頭,而他們后頭跟著的無疑是單雪淇,不僅如此,單雪淇把男人Gang的攝影師跟編輯一干人等也都給帶來了。
「不會吧,這時間不是敲給我們了嗎?她們又來干嘛?」秦子樺忍不住叨念。
就像回應秦子華的疑惑一樣,單雪淇一見他們,嫣然一笑。
卻笑得讓人心里直寒。
「我想過了,我們是月初發刊,妳們是月底,沒有道理讓妳們先拍。」單雪淇說,揚手,她身旁的助理便湊近現場的工作人員,要他們改變接下來的整個規劃。
一屋子的拆卸聲響起,他們剛布置好的場地就要被這群人硬生生給拆了。
秦子樺見狀簡直要瘋了,她連聲阻止卻徒勞無功。
束手無策的她被逼得和單雪淇正面迎戰,「我們經理不在,妳要談,也是找我們經理談啊。」
「既然妳們經理不在,那現場論職權就是我最大,我的決策當然優先。」單雪淇冷笑聲說,「而且,我們兩個部門不是一家人嗎?當然要互相幫助、考量彼此的共同利益啊?」
「妳!」秦子樺擰眉,她拉了程予嫣,低聲開口,「妳去找笑一笑,他在開會,不會接電話,快點。」
「好。」程予嫣點點頭,人正要走,卻是被單雪淇伸手攔住,「妳要去哪?我們人不夠,需要你們部門的人支援。」
程予嫣抿唇,抬眸,吁了口氣,「我還有其他業務要辦。」
「辦什么?」單雪淇捧起她的臉,嫣唇勾起,「是要找你們經理來幫妳撐腰,還是要找總經理來幫妳救火?還有我們公司的大少爺佟杰呢…?」
她一語的酸,「程予嫣,妳才進公司沒多久,但妳身邊的靠山好多,我好怕啊?」
「也是,這么善良的一張臉,誰看妳都心疼,對不對?這樣也好,妳不用花多大力氣,多睡幾張床,不用幾年,肯定換我當妳下屬,要對妳卑躬屈膝的了?那妳現在行行好,讓我高高在上一下子,嗯?」單雪淇輕拍程予嫣的臉。
「妳在胡說什么?」路紹凱聽不下去,上前就要把兩人拉開。
也就在此時,有另一批人進了攝影棚。
程予嫣看見了那批人,先認出了宋為凱,跟著也看見了他身旁的楊瀚。
見著他們,單雪淇悻悻然的鬆開手。
楊瀚走過兩人身邊時,與程予嫣的視線短短的對上了,程予嫣不確定,剛剛兩人間的爭執,楊瀚到底聽到了多少。
但這不重要了,因為楊瀚與她匆匆一瞥過后,便和單雪淇點頭致意,跟著掠過了兩人,走進了化妝間。
一如以往,就像不認識她的樣子。
程予嫣心一緊。
她終是想起她早該習慣的一切。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1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