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一會兒久舒服了腿開一點_有肉又黃又暴力的短小說

第二十一章:心灰意冷(上) 21.
秦子樺不知程予嫣的心思,等楊瀚一走,她也不發聲了。畢竟她是個平常總愛私下碎念,但真要她出頭,她又撐不了多久的個性。
于是一看單雪淇這般強硬,秦子樺本想摸摸鼻子就這么算了,等蕭翊瀟知情之后在自個兒收拾,而她大不了就挨一頓罵,再了不起掃到風颱尾再換一份工作。說起來,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沒有道理要為了工作惹自己一身腥,何況,這本來就不是屬于她的戰爭。秦子樺想。
「既然你們都沒意見了,那來幫忙吧。」單雪淇拍拍手,指揮有度似的,把三人手上的文案都給抽走了,換成男人Gang的那一份。
程予嫣吐口氣,看一眼,才翻一頁,就看不下去了。
這分明是他們的文案。
「妳們要拍這個?」程予嫣驚呼了聲,想也沒想,便開口,「這不就是我們部門要拍的內容嗎?」
單雪淇抱胸,笑睨她眼,「是啊,誰跟妳說不是了,我拿給妳只是要通知妳,這個文案,換我們部門拍了。」
說著,她的笑容漾開了,嘴里的話意味更深,「先搶先贏嘛,妳們部門不是最會了嗎?更何況,我看過妳最初的文案,這分明不是妳寫的?是誰幫妳?總經理嗎?這寫法看起來就是她的風格。」
不吐不快,單雪淇繼續說著,「拿別人寫的東西還喊得這么大聲,這大概就是乖乖牌的特長,不要臉?」
這下,連秦子樺也忍不下去,「妳講話放尊重一點,妳的職權是比我們高沒有錯,但不代表我們是妳的下人,妳知道妳現在講話已經是在人身攻擊了?」
單雪淇冷冷一笑,「那又怎樣?我可以道歉啊,我又不在乎。」
說著,她瞇起眼,挨近了程予嫣,開口,「但文案啊…,還是我們要拍。」
程予嫣氣得想撥開她的手,秦子樺也拿她沒轍,一雙眼瞪著單雪淇的側臉,怕是這樣就能把她的側臉瞪出一個窟窿。
「原來,這就是妳更改版面編排的原因。」
忽地,有人說,她撥開了單雪淇擱在程予嫣臉上的手。
程予嫣抬眸,卻是見著了那雙清冷的眼,那雙眼的主人沒有望向她,相反的,只是直望著單雪淇,語聲淡淡。
是沈東冬。
「總經理…」
程予嫣見著她,心里的委屈這才清晰的涌上,她提了口氣,佯裝無事,就怕被沈東冬瞧見了蛛絲馬跡。
單雪淇見著沈東冬,她站起身來,笑笑,這才終于收斂了些。
只是她嗤了聲,卻沒有要退讓,「總經理,這文案跟時間都比較適合我們部門,妳很清楚的。」
「嗯。」沈東冬應了聲,「妳是這么想的?」
她拿起那文案,翻閱。
見著她這神情,程予嫣心一冷,以為她就要答應了。
只是怎料到,下一秒,沈東冬便把手里的文案,直接扔進了垃圾桶里。
啪。
文案沒有掙扎的滾落進了垃圾桶,一聲清響,剎那,歸于寧靜。
「單經理…」
她淡聲說,高冷的眸望進單雪淇嫵媚的眼,「妳并非是我,我想問,為什么妳能代替我,推翻我的決定?」
這眼神、這話語,換得單雪淇的一抹笑。
那笑,既驕傲,又狼狽…,然而,當中最掩不下的情緒,是悲傷。
「妳總是這樣對我…沈東冬。」單雪淇說,她笑,她的笑容像是被刻進了她的臉龐,因此,就算再悲傷,也無法做出更多的表情,「我跟了妳這么久,但這些年來妳都是這樣,永遠不會考慮我的心情,永遠要我接受妳的決定…,當年也是、現在也是。」
「妳就是這么對我的,嗯?」單雪淇說著,多般憤怒似的,她拽下手腕上的鍊子,一把,扔進垃圾桶里。
「夠了,我再也不要妳的施捨。」說著,她瞪了沈東冬一眼,有那么一瞬間,那眼里的恨意太清楚,程予嫣剎那間以為自己看錯了什么。
只是那眼神太短,等程予嫣再回神,單雪淇已經把現場的其他人給招來,領著她的人馬,帶著她殘余的驕傲,離開了攝影棚。
沈東冬見著她的背影,抿唇。
「總經理怎么會來…」秦子樺低聲問著路紹凱。
「不重要吧,重點是終于有個人出來主持正義,不能拍就算了,她對予嫣說的那些是什么鬼話…」
「…是我的幻覺嗎?我怎么覺得單經理特別針對予嫣,就算是總經理幫忙寫文案又怎么樣,予嫣還是新人啊,而且這文案本來就是給我們公司拍的,為何分得那么清楚…」
程予嫣聽著這些話,卻不想加入討論,她瞥了桌上的文案一眼,在上頭瞧見了自己的名字,她看著,擰眉。
那短暫的一瞬間,她再也不想面對這一切。
「我去一下洗手間。」她說。
也不管有沒有誰聽到這句話,程予嫣便往后門的方向走去。
她走、一直走,掠過了洗手間,讓她停下腳步的,是后門那扇厚重的鐵門。
挫敗的感覺太清晰,程予嫣推開那扇鐵門,外頭的空氣涌入、車聲、人聲。
充斥在這個世界的聲音,好吵、好亂,沒有一點秩序。
程予嫣按著胸口,試圖舒緩自己的情緒,眼淚卻忍不住了,不住落下。
她想起她來應徵這份工作之前,那最后一次的投稿,她還記得,她告訴自己,寫完這份稿子再不能應徵上編劇工作,她就再不寫了。
──也很巧,楊瀚在那時也是這么要求她的。

第二十一章:心灰意冷(下) 21.(下)
『妳如果真的有能力…,予嫣,對不起我必須說這種話,但只有我能告訴妳現實的不是嗎?我看過的編劇,如果照妳的努力,早獲得該有的工作,甚至是名氣和成就。』
『予嫣,為夢想努力是很好,我也很謝謝妳一直支持我的夢想…,但對為不切實際的目標而努力、為自己永遠做不到的事情而努力,那不是追求夢想,那是在奢求、在浪費時間、在蹉跎妳自己的人生。更何況,妳的人生早不是妳一個人了…,妳有我,我跟妳,都必須為了妳的人生負責。』
『予嫣…妳明白嗎?』
她明白嗎?
程予嫣吁了口氣。
她拿起手機,按開了通訊錄,在那按著筆畫順序分門別類的名字里,找到了楊瀚的電話號碼。
她看著那號碼,想著,她可不可以為自己的人生爭取一個意外、爭取一次不要循規蹈矩、爭取一個剎那不要裝著若無其事。
一次就好。
如果她是他最愛的人,那么,可不可以在同一個屋檐下,有那么一分鐘,不要再裝著彼此是陌生人…
她太貪心了嗎?程予嫣想著,還沒想清,卻已按下了通話鍵。
電話撥出了,等待接通的聲音,一聲、兩聲…
程予嫣聽著那聲音,覺得那聲音令她心悸,令她想起自己的卑微、想起自己的脆弱、想起自己對眼下一切的無能為力。
她知道他不會接電話的。程予嫣正想,只是,電話卻是在那瞬間被接通了。
程予嫣詫異,一時間想說話,卻發不出聲音。
「喂?予嫣嗎?」
聽清那聲音,程予嫣卻是清醒了。
接電話的人不是楊瀚,是楊瀚的經紀人宋為凱。
「為凱…」
「剛剛外頭的事情我和楊瀚都看到了…,是不是當中有什么誤會,妳沒事嗎?」宋為凱問,殷殷關切,「楊瀚要我問妳,需不需要晚上去他家找他,他等等還有一個拍攝,但大概十點就結束了…」
程予嫣聽著,抿唇,「不用了…」
「真的不用嗎?予嫣,還是我去找妳…,我們可以約在公司樓下乖一會兒久舒服了腿開一點_有肉又黃又暴力的短小說的咖啡廳,理由的話我想辦法編一個就是了,不礙事。」宋為凱又說。
程予嫣卻是再也不想聽這些了,她提了口氣,「為凱,沒關係,你請他可以講電話時再打給我?」
宋為凱聽著一愣,靜默了會,怕是也嗅出這話里的不對勁,「予嫣,當然可以,但我跟楊瀚都很擔心妳…,楊瀚說,妳最近剛換工作,似乎變得很不開心,楊瀚雖然很忙,但妳可以盡量跟我說?」
認識宋為凱太久,程予嫣知道,宋為凱最想說的其實是『希望妳保持正常,不要影響到楊瀚的情緒』。
「我明白,你放心…,我沒事,你幫我把后頭的話轉達給楊瀚就好。」程予嫣說著,她掛上電話,思緒卻不止。
她知道宋為凱是個生意人,是因為有他,楊瀚才能有今天。
包含,和夏凝兒搭檔成螢幕情侶,當年,宋為凱也是大力支持公司的這個提議。
說到底,她和楊瀚的感情,如果不是礙于楊瀚堅持,那么,在宋為凱的眼里,或者是飛擎經紀部人們的眼里,不過就是阻礙楊瀚星途的絆腳石而已。
想清的剎那,程予嫣忽然覺得好累,徹徹底底地累了,她再也不想堅持什么了,她可以接受自己的失敗,可以接受自己的無能,甚至,她可以接受失去楊瀚。
她只想找回她自己,拼湊出屬于她自己的快樂、屬于她自己的人生。
她好像就這么自私的過下去,不用背負誰的期待、不用扛起誰的盼望、不用思考誰是她的責任。
她可以是個失敗的程予嫣,但她不想當個不快樂的程予嫣。
她可以這樣嗎?她可不可以這樣…,程予嫣痛苦的擰眉、她摀著臉,把手機扔到了地上。
被摔到地上的手機,欲振乏力的微微彈了幾下,沉默了。
后門,卻被打開。
程予嫣循聲回頭,看見了門內的沈東冬。
沈東冬似乎因為找著她而放心了,她吁了口氣。
「抱歉,連累妳了。」沈東冬說,她話素來很少,但必須說的話,她不曾省略,「…我跟單經理有些過節,她本就情緒化,不是針對妳。」
說著,她闔上門,見著落在地上的手機,她擰眉,撿了起來。
「我還沒回妳訊息。」沈東冬說著,她拍乾凈手機上髒染的灰塵,遞給了程予嫣,「妳的提議很好,我沒有意見。」
她淡聲說,只是話還沒說完,當她對上程予嫣的眼神,卻是愣住了。
程予嫣是傷了怎么樣的心,才會讓沈東冬看到這樣的悲傷。
沈東冬還來不及想清,下一秒,程予嫣卻是拉住了她的手,抱住了她。
「妳…」
「這里不算是公司了,所以,站在這里,妳也不算是總經理。」
「予嫣…」
「一下下就好,拜託妳,不要推開我…」
沈東冬聽著,抱著程予嫣的她閉上眼,抿唇,順著程予嫣的意,沉默了。
程予嫣抱著她哭泣,一哭,便停不下來。
沈東冬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輕輕地拍著程予嫣的背,聽著她的哽咽,沈東冬只覺心疼。
「我累了、好累了…」在那陣哭泣里,程予嫣說,「我好想離開,不管是感情、或者是工作…」
「我知道。」沈東冬聽著,撫著程予嫣的背,她抿唇,接納下程予嫣的委屈和脆弱。
程予嫣抬眸,淚未盡的眼對上沈東冬的視線,有那么一瞬間,程予嫣覺得自己愛的人不再是楊瀚,而是她面前這種冷漠淡然的女子。
有那么一瞬間。
只是程予嫣和沈東冬都沒有注意到,后門的門在那時又被推開了。
門內的人,看著門外的她們,擰眉。
是單雪淇。
她站在那兒,終究,做了一個決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1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