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不許拿出回來我檢查_有肉的調教道具小說耿美

第二十四章:她的曾經(上) 24.
程予嫣不知道昨夜怎么過去的,也不知道怎么睡著的…
天已經亮了。
她張開眼,在模糊的意識間整理思緒,昨晚,她哭了一夜。
她捨不得楊瀚,可她累了,她想放過自己。
她看向床邊已經空了的那一半…,沈東冬今天比她早起,卻是不知道昨晚她哭泣時,有沒有吵到她。
沈東冬已經很常睡不好了。程予嫣不忍。
她是該跟程柏崴說,要程柏崴早點回去才對。
──早點,結束這場鬧劇。
她踏出房門,食物的香氣飄滿了屋子,程柏崴坐在餐桌邊,對程予嫣招手。
「予嫣,妳起來啦?快過來吃早餐。」程柏崴笑吟吟。
「嗯。」程予嫣點點頭,踩著拖鞋走到桌邊的她,見著餐盤上擱著的煎蛋和火腿,這才多了分清醒。
煎蛋和火腿個個、片片都排列的整整齊齊,像是依著劃齊的格線排序似的,一看就知道是誰的手筆,程予嫣被惹得笑了,那點笑意,稍稍亮起她的虛弱。
「醒了?」沈東冬走出廚房,擱了杯牛奶在程予嫣面前的餐桌上,「先吃,等等我們一起出門。」
程予嫣點點頭,她拿了片吐司,夾了火腿跟蛋,一抬眸,卻見程柏崴笑吟吟的看著她,眉眼都快被這笑意給壓彎。
程予嫣擰眉,「哥…你在看什么?」
「沒什么、沒什么,我就看你們這樣感情很好嗎。」程柏崴說著,故意似的,說得模糊不清、曖昧不明。

他喝了口牛奶,佯裝鎮定的拿起報紙,多般認真地端詳起今日的新聞。
婷婷捱近了他身邊,一張小臉貼著報紙,看得仔仔細細的,小大人的模樣,好像怕自己看漏了什么。
程予嫣失笑,她咬了口剛拚好的火腿蛋吐司,覺得心里暖暖的,心情好些了。
「爸爸,我長大以后要嫁給他。」
忽地,婷婷指著報紙一角嚷嚷。
程柏崴一愣,彷彿聽到了什么驚為天人的消息,大驚失色,「什么?妳要嫁給誰?妳也太快就要拋棄我了吧。」
「哥…」程予嫣嘆息,覺得程柏崴總是太小題大作。
「…楊瀚?」程柏崴嚷出了個程予嫣熟悉的名字,對婷婷殷殷告誡,「婷婷,妳不可以嫁給他。」
聽到這話,不自覺地,程予嫣的笑意淡了,她抿緊唇,忽然間沒有了食慾。
「為什么?」婷婷問著。
「妳沒看到嗎?報紙上寫他已經有女朋友啦,昨天還在超商門口被記者拍到呢…」程柏崴嘟嚷著,揉著婷婷的髮,「妳看,他已經找到自己的公主了,婷婷,妳就算要嫁,也要去找自己的王子啊。」
「那我要嫁給驊驊哥哥。」
「什么?妳為什么那么堅持、為什么那么早就想著要嫁人,妳爸我都還沒老?拜託妳,讓我多養妳幾年好嗎?」程柏崴悲憤。
「我不要,爸爸你好黏人。」
「蛤?妳好壞,爸爸要哭了…」
聽到楊瀚的名字…
「哥,我先去公司。」程予嫣開口,打斷了程柏崴父女倆的喧鬧,她拿起包包往門口走。
程柏崴愣了下,見著程予嫣盤子里還沒吃盡的三明治,喊她,「予嫣,妳怎么才吃一半?還有,妳不跟東冬一起去公司嗎?」
程予嫣停下腳步,看了他眼,「我不餓…總經理的話,你幫我跟她說,我早上要進公司趕東西,所以先過去了。」
「啊?怎么這樣?」程柏崴不放心,還要再問。「予嫣…妳怎么突然?」
只是他正說,程予嫣卻已開了門,走了出去。
走出屋子的程予嫣按了電梯下樓,早晨的街道上灑滿了燦爛的陽光,路上的行人卻神色匆匆,小小的街道塞滿了塞車的喇叭聲和交談聲,程予嫣循著路往前走,找著家里附近的公車站牌。
她的心思很亂,想一個人靜一靜。
程予嫣當然知道楊瀚跟夏凝兒昨天約在那兒是要拍什么,今天早上的照片,無乖不許拿出回來我檢查_有肉的調教道具小說耿美疑證實了她昨晚的認知。
找記者假裝偷偷拍攝兩人的甜蜜,這是宋為凱常用的宣傳手法──當然,兩人是裝出來的,只是演戲的場景,從攝影棚換成了便利商店,劇本的演繹方式從古裝劇換成了影劇版新聞。
程予嫣記得楊瀚第一次跟她提這件事的神情,那時,程予嫣才剛妥協,接受楊瀚要和夏凝兒搭檔成螢幕情侶的這件事。
『那你還能跟我去見我哥嗎…,我哥一直很想看看你,我會跟他說好,不會把你的事情說出去。』
『云翰,我一個人在臺北,他很擔心我…』
兩人那時說著的話還盤旋在程予嫣的耳際,程予嫣終是想起,她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真真正正的學會了妥協。
『予嫣,抱歉,我問過為凱,他覺得我禁不起任何一點風險…』
『妳會理解我的吧,我的事業剛起步,這是我的機會…,不,是我們的機會。』
程予嫣望向天空,她的心很痛。
如果當他口里的『我們』,代表的就是程予嫣必須欺騙自己,必須欺騙自己的感受。
那她累了,她想放手了。
──楊瀚有他的天空,她想讓他放手去追。
她想找回自己,也不想再牽絆他。
儘管,做出這個決定,她的心,依然隱隱作痛。
她正想著,一臺熟悉的房車卻是停在她面前。
車窗搖下。
程予嫣抿唇,是不意外沈東冬找著了她。

第二十四章:她的曾經(下) 24.(下)
──但她不想上車。
望著沈東冬的車窗,程予嫣揹緊包包。
見程予嫣不上車,沈東冬心一橫。
她索性下了車,幫程予嫣開了車門。
看著面前敞開的車門,程予嫣卻是想起了妥協、想起了她現在最討厭面對的一種情緒。
在沈東冬面前,她不想妥協。更應該說,在沈東冬面前,程予嫣覺得,她不需要妥協。
她任性的往前走,手卻被沈東冬牽住了。
沈東冬的手心總泛著涼意,有時,甚至是冰冷的,但不知怎地,卻總讓程予嫣覺得溫暖。
程予嫣停下腳步。
她不得不承認,見著沈東冬,她的心情好些了,內心里的酸澀也淡些了。
沈東冬開口,聲音淡淡,「妳哥擔心妳,要我出來找妳。」
程予嫣看了她眼,又見著街上盯著她倆看的人們,程予嫣抿唇,因為終于恣意的這一點任性,甘愿了。
她低眉,跟著沈東冬往車子的方向走。
此際,不遠處幾個站在公車站牌下的婦女,見著她們的親暱,卻是討論起來,旁若無人似的。
「不會吧,她們是蕾絲邊嗎?大街上欸…」
「蕾絲邊好多喔,看了就不舒服,女人就該跟男人在一起啊,莫名其妙…」
「聽說這是一種心理疾病欸…」
無法管住竄進耳里的聲音,沈東冬抿唇,她停下腳步,淡淡望了程予嫣一眼,猶豫了下,手微微鬆開了。
程予嫣這才回過神來,她抬眸,那被沈東冬鬆開的手,少了涼意,卻賸下了不安。
程予嫣沒多想,她牽緊了沈東冬的手。
「予嫣?」沈東冬抬眸,愕然。
程予嫣抿唇,出于一種直覺,她感覺到沈東冬的不安,雖然她不知道原因,「我覺得…,我們這樣,沒什么大不了的。」
沈東冬看著她,神色染上一絲複雜。
想著什么似的,過了會,她才按開車門,「上車吧。」
車上,兩人一度靜默著,過了會,沈東冬才開口,「我一直在想,妳是不是不喜歡現在的工作?」
「啊…」程予嫣愣了下,一時不明白沈東冬為什么這么說。
沈東冬抿唇,整理著思緒,她伸手,指了指她擱在一旁的公事包。
「第二層,打開它。」
程予嫣聽著,低眉,順從的照辦了。
她在里頭見著了一只文件夾,里頭是幾分講義和課程時間,程予嫣翻閱著,剎那還不明白沈東冬此舉的意義。
「飛擎的電視部門那里固定有編劇訓練課程,是針對我們公司內部人員設計的,之后,假日去上課。」開著車,沈東冬說
程予嫣訝異,她在這圈子跌跌撞撞了那么久,自然知道沈東冬的意思。
因為這種內部訓練課程,表面上是單純上課,但其實是給公司新人機會,藉此找出有潛力的新人、選出之后電視臺要拍的劇本。所以,如果表現得好的話,程予嫣就可以少走許多冤枉路。
但這種機會,想當然是電視部門那專屬的,本不該出現在周刊部門才對。
程予嫣大概猜到沈東冬做了什么…
「妳為什么要這樣…」程予嫣喃喃,她吁了口氣,心裏頭的酸澀卻停不下來。
一個紅綠燈前,沈東冬停下了車,她看了程予嫣一眼,擰眉,「妳在周刊部有妳的潛力,但我想…」
她提了口氣,「人,最重要的還是快樂。」
她伸手,抹去程予嫣眼角的一點淚,「我聽妳哥說,妳為這件事情努力很久了,如果這件事會讓妳快樂…,那,就別放棄。」
程予嫣點點頭,抱著那張報名表,像是再也不愿、也不能鬆開手似的。
「好…,我會加油、我會努力。」她說,說得認真,因為這是她眼下唯一能做的了。
「那當然,我會盯著妳的。」沈東冬淡淡一笑,視線回到了車道上。
程予嫣見著沈東冬的側臉,思緒卻陷落了,只因這是第一次,她覺得被理解了…
一個人跟一個人之間的距離可以這么近…,連她跟楊瀚之前,程予嫣都不曾有過這種感覺。
第一次,程予嫣覺得她再也不是一個人。
至少,她愿意理解她…,至少,有她陪伴。
心情忽然好了起來。程予嫣吸吸鼻子,擦乾眼淚,按開了車里的音響。
說起來,這不是程予嫣第一次搭沈東冬的車,卻是程予嫣第一次按開音響。
沈東冬喜歡聽什么樣的歌,程予嫣不知道。
她好奇。
音響運轉了起來,傳出的人聲輕柔,只是那歌,卻是唱到一半的,「…因為愛情,不會輕易悲傷,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這旋律程予嫣不陌生,是王菲唱的『因為愛情』,是首曾經紅遍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
只是程予嫣正聽著,沈東冬卻是伸手把音響給關了。
「我不喜歡聽歌。」
她忽地說,聲音多了一絲情緒,也多了一絲冷,「以后沒問我,不要自己打開。」
「嗯…」程予嫣訝異,只因她感覺到沈東冬語里的怒意,多多少少。
沈東冬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她提了口氣,歛下了情緒,「快到公司了,等等我先把車停在大門那,妳從大門進去…」
「…這樣,比較快?」
車里的氣氛剎那之間變了,程予嫣措手不及,只能點頭答應。
「好…」
一路上兩人都沒再說過話,徒留沉默在車里恣意妄為。
那剎那,程予嫣想起她不是頭一次看過沈東冬如此模樣,第一次,是她剛要住進來的時候,那時,沈葳葳打算把家里的另一個房間租給她。
那房間,是沈東冬前女友的房間,程予嫣記得。
那這次,是不是也是因為…
程予嫣想,不知怎地,想到此處,她的心里有些悶。
此際,下了車進了女孩Ask辦公室的她,卻是被人叫住了。
「程予嫣,妳來我辦公室。」程予嫣轉頭,站在經理辦公室門口的蕭翊瀟神色嚴肅。
他一雙精明的眼蘊著怒意,直盯著程予嫣,像是程予嫣給他惹上了什么天大的麻煩。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1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