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聽話,自己吐下去h_有趣的鮮網辣文

第二十七章:意想不到(上) 27.
「妳是…,予嫣的同事?」想起了秦子樺,沈東冬試著問。
秦子樺一陣緊張,「呃…,對啊,總經理好。」
是太緊張,她一雙漂亮的眼直盯著電梯的樓層顯示,餅乾的滋味也忘了,就盼快點到了一樓,速速逃離沈東冬的身邊。
沈東冬一時沉默,思忖著什么。
「妳等等。」電梯門一開,秦子樺前腳才跨出,沈東冬便叫住了她。
秦子樺乖巧的停下腳步,不禁暗罵自己倒了什么樣的楣,才會和沈東冬坐上同一部電梯。
「總經理…」秦子樺抬眸,見著從后頭走來的沈東冬,望進她眼里那攝人的一脈清冷…
秦子樺小小的心靈顫抖了一下,強作鎮定開口,「有什么事嗎?」
「…總經理,我是不是不該稱讚那包餅乾啊?妳不喜歡吃?」見沈東冬不語,秦子樺福至心靈。
沈東冬神色不定,依舊沉默。
秦子樺倒是猜沈東冬的心思猜上了癮,拳擊了下手心又猜,「啊?還是妳覺得我很貪吃…,總經理,那是因為那餅乾真的很難買嘛…,我不是故意的。」
沈東冬打斷了她,淡淡開口,「你們部門最近在忙什么?」
「啊?忙什么?」秦子樺愕然,她挖空心思也料不到沈東冬會找她問這種事情。
畢竟這有什么好問的,沈東冬是部門總經理,她有什么事會不知道?
秦子樺不解。
她遲疑了下,「…總經理妳應該比我還清楚?我們是月底發刊,送打樣之后就等印刷廠印刷,這段時間我們就是安排下一期的主題…,不會特別忙啊。」
「是嗎?」沈東冬應了聲,依然若有所思。
只因如果如秦子樺所說,他們部門最近一點都不忙,那,程予嫣又為何需要加班。
程予嫣騙她嗎?沈東冬猜著,卻不覺得程予嫣會這么做,或者,有必要這么做。
秦子樺見著,不禁擔心,「總經理…妳是不是覺得我們部門最近太閑了?所以才反著問我?」
她搖搖手,急忙撇清,「那妳不可以跟我們經理說是我說的喔。」
沈東冬抬眉,打斷了秦子樺,「蕭經理呢?他最近有沒有什么特別的計畫?比如,找幾個人先進行下期的選題?」
「總經理,妳真的好關心我們部門喔。」秦子樺揉著臉,似乎終于嗅出了沈東冬不住問問題的不對勁,「我們經理前幾天都在加班,今天看到打樣就開心的宣布他要提早下班,明天還請假呢。」
「總經理…,妳想問的到底是…」秦子樺抬眸,試圖從沈東冬的神色里面找到什么。
「沒什么,就是關心。」沈東冬被她瞧的回過神,一陣尷尬,深吸口氣便走。
秦子樺見著她的背影,歪頭,一時之間不解發生了什么事。
但下一秒,她卻想到件比猜測沈東冬心思更重要的事。
她連忙追上沈東冬,「總、總經理!」
「嗯?」沈東冬愣了下,終是停下腳步。
「我跟妳說,我們部門今天有一個很奇怪的人事異動。」秦子樺嚷嚷,氣喘吁吁,說得急急忙忙。
「人事異動?」沈東冬揚眉,秦子樺這么一說,讓沈東冬心下有了想像。
「對、對啊。」秦子樺應了聲,「總經理,如果這個人事異動是妳準的,妳不要不高興…,我只是覺得把人調走,又調的這么突然,很奇怪而已。」
沈東冬朱唇輕抿,一時間卻是想不起她最近有主動提過哪份人事異動令,「…妳說說看。」
「就是我們部門的程予嫣啊…,在妳家租房子的那個。」秦子樺提了口氣,抑下氣喘吁吁,「她今天突然從我們這里被調走,而且,還是調去當一個跟編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位置。」
沈東冬聽著這些,神色嚴肅起來。
她終于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秦子樺的話還沒說全,沈東冬的腦海已經浮現出跟這件事最可能有關係的人。
浮現,卻不愿相信。
經歷了這些年的事情,還有這幾天的沖突…
沈東冬卻是希望,主導這件事的人不要是她。
沈東冬知道她的個性。
如果她為了保護程予嫣而多做些什么,對她而言,都會是種傷害。
她不想再傷她…
──但又真能如她所愿?
「…妳繼續說。」深吸口氣,沈東冬凝神,讓秦子樺把話說完,「她調去哪了?」
看沈東冬狀況外的樣子,秦子樺是詫異了,「總經理,妳真的不知道嗎?」
「…予嫣被調去男人Gang雜誌當單經理的特助了。」秦子樺嚷嚷。
沈東冬抿唇。
…果然,是她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而見沈東冬如此驚訝,秦子樺倒是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第二十七章:意想不到(下) 27.(下)
秦子樺小心翼翼開了口,「總經理,聽說…」
說秦子樺努努嘴,說出她今天一整天得到的八卦,「…是因為總經理的關係,單經理才會把予嫣給調去男人Gang的經理特助的。」
說到此處,她抬眸,望向沈東冬清麗面容上的神色不定。
「總經理,妳可能,被人刻意隱瞞了吧…」秦子樺最后猜測。
—-
叩叩。
身在影印機不住掃描的運作里,程予嫣忽然聽見影印室的門傳來一聲輕響。
不知道幾個小時沒有聽到其他聲音,一度,程予嫣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叩叩叩。
門聲又來,程予嫣愣了下,凝神,提了口氣,知道這聲音卻是不是錯覺。
她擱下手邊正在進行的工作,打開了門縫,認出了門外的人。
站在外頭的,是公司保全。
見著他,程予嫣放鬆了下來,她淡淡一笑,「…怎么了嗎?」
「在加班?」保全看了下手錶,「今天到這么晚?」
「對…」程予嫣回頭,看著桌子上擱置的那些文件,在那數不出多少分的文件里,她已經感覺不到時間的重量,「可能還要一點時間。」
「好。」循著程予嫣的目光看去,保全露出一絲同情,「那妳要離開前記得打分機下來給我,我要鎖門。」
「嗯,我知道了。」程予嫣點點頭,目送保全離開,她才再把門關上。
把門上了鎖,她背靠著門。
目光對上了影印機旁那只已經沒電了的手機,程予嫣吁了口氣。
楊瀚后來又打了很多通電話給她,但她都沒有接,那手機,怕是被楊瀚打到沒電的。
不是不愿意接楊瀚的電話,而是在她沒想清楚、沒下定決心以前,接到楊瀚的電話,便會像今天早上一樣,她會輕易心軟,再度接受這個男人…
接受他,也接受他為了自己的目標,把傷害包裝在他們的愛情里,要她包容、要她習慣。
程予嫣知道自己需要想一想,她需要想一想這到底是不是她要的。
而且比起楊瀚…
她還有更迫切得面對的事情。看著那一屋子的文件,程予嫣咬緊了唇。
她正想,身后的門再度被敲響了。
又是保全嗎?程予嫣她猶豫了下,打開門。
是她…
程予嫣沒料到,她會在門外見著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女人對程予嫣綻開了笑容,「妳…,我是不是見過妳?」
她溫柔的笑容化解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我剛剛問樓下保全,他說男人Gang雜誌有人還沒走,我就上來看看了。」
她拎起手上的塑膠袋,袋子里食物的香氣無法被包裝阻隔,女人一拎起,香味便飄散出來,溜進了程予嫣的鼻子里。
加了一晚上的班,又加以被不住忙碌和紛擾心思給挾持,于是直到此刻,程予嫣才想起了饑餓。
女人見狀,淡淡一笑。
她柔聲問程予嫣,「妳有空嗎?我想找人陪我吃消夜。」
「嗯?」程予嫣詫異,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
如果是公司同事、朋友這么說,程予嫣都還可以理解,但,眼下的狀況,她和她,無疑是剛剛才交談過的兩個陌生人。
她應該不認識她才對…
女人似乎發現了她的心思,她對程予嫣伸出了手,那手白皙柔嫩,像是件精心雕琢的瓷器,一碰,就怕碎了。
女人開口,「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
「我知道妳的。」程予嫣打斷了她,她幾乎是在和女人對上眼時,就認出了她是誰。
儘管這淵源,她不能告訴女人。
不是因為怕嚇壞女人,而是因為程予嫣過往的承諾、對楊瀚的承諾…
見女人愣了下,程予嫣回握了女人的手,開口,語聲淡淡,「飛擎的人都該認識妳…,就算不是,常看電視的人也應該認得出妳。」
「也對。」女人笑笑,一臉無邪,「既然如此,妳介不介意我…,我是說,我不喜歡一個人吃消夜。」
說著,見程予嫣沉默不語,女人低眉,理解似的淡淡一笑,「如果妳不愿意,我明白的…,是剛剛聽保全說還有人在公司,我想說太好了,才跑上樓來。」
「但我這么突然跑來,跟妳毫不認識還突然邀請妳,妳一定覺得莫名其妙。」女人解釋著程予嫣的心思,用笑容掩飾她的尷尬,「沒關係,那我自己帶回去吃好了…」
說著,女人鬆開程予嫣的手,她轉身便要離開。
程予嫣見著她這模樣,是覺得自己太小心眼了。
女人是無辜的,她不該把她乖乖聽話,自己吐下去h_有趣的鮮網辣文跟楊瀚關係的演變怪罪到女人身上。
女人只是在做她該做的工作而已…
程予嫣想著,她喚住了女人,也喚出了女人的名字。
「…夏凝兒。」程予嫣喚她,沒想過會有這樣喊她名字的一天。
夏凝兒聽見她的聲音,回頭,對程予嫣露出一絲溫柔的笑容。
程予嫣試著開口,「嗯…在這邊吃不方便,我們去員工休息室,會比較好。」
夏凝兒點點頭,嫣然一笑,答應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1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