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打開腿txt_有3p經歷的說說

第三十章:言不由衷(上) 30.
帶著程予嫣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沈東冬扶著她在沙發上坐下了。
「我沒事…」程予嫣喃喃,「妳不需要這樣…」
只是程予嫣說歸說,體力卻再也不愿意配合她的倔強,體力不支的她縱使再想強撐、再想掩飾,她的臉色已然蒼白如紙。
沈東冬心頭一緊。
「不要逞強,妳需要休息。」沈東冬說著,不顧程予嫣的阻撓,扶著她躺下了。
這么一躺下,鮮明的疲憊感一擁而上,程予嫣無法再支持了,她勉強抬眸,再看了沈東冬一眼,終是闔上眼,睡下了。
沈東冬擰眉,輕輕嘆息。
她脫下西裝外套,替程予嫣蓋上。
程予嫣這幾天的行徑,沈東冬無疑都看在眼里。
早上天剛亮就出門,晚上她接她回來的時候,已是凌晨時分。
每天都睡不到幾個小時,為了趕上單雪淇不合理的要求,怕是在影印室里連多休息一下都不敢,這樣沒日沒夜的逼自己…
沈東冬心一緊,她不明白,難道程予嫣沒有想過,就算她這次完成了這不公平的任務,那下一次、下下次呢…
為什么不想別的辦法?再不,為什么不找她求助?
──程予嫣怎么就這么傻、這么倔?想著,沈東冬不禁撫上程予嫣的臉龐。
「總經理…,不是我愛說話啦…」佟杰見狀,捏著一臉尷尬,挑眉插話,「妳確定妳要讓程特助在妳辦公室里睡覺嗎?」
蹲在沙發旁的沈東冬冷應了聲,「…嗯?」
「也不是不行啦…」佟杰抓抓臉,是不自在。
想來佟杰雖然之前都在各部門漂流,在哪里都待不久,但沈東冬是個例外。
轉眼間,他當了沈東冬的特助已經當了兩年,出于他對沈東冬的認識,他早察覺她老闆對程予嫣的心情應該是不簡單了。
佟杰是個聰明人,他心下有底。
她老闆果然喜歡女人,真特別、真有趣。他賭對了。
高興歸高興,身為特助,佟杰沒忘了他的身分。
他開口,試圖喚回沈東冬的一些理智,「…身為妳的特助,我不能不提醒妳,妳的辦公室這么人來人往的,誰跟妳報告就會隨時進來,我是怕…」
他嚥了下口水,「有哪個主管會放個女孩子在辦公室里大睡特睡,如果被看到的話,除了對妳的個人形象不太好以外,還有啊…」
佟杰這般啰里啰嗦,倒惹得沈東冬不耐煩了,打斷他,「你是擔心他們會傳我跟程特助有什么?」
沈東冬一開口便正中紅心,佟杰高興的嚷嚷,「賓果。」
他說的興奮,拳擊掌了下。
沈東冬回眸,她站起身來,冷冷一應,「今天上午沒什么重要會議,你幫我請上午的假。」
她抱著胸,淡定地看向佟杰,「這樣的話,有誰進了辦公室,就是你的責任。」
佟杰聽了一咋,俊秀的臉是要被無奈給堆滿了,「老闆啊…,妳干嘛這樣為難我,妳一年到頭都沒在請假的,妳忽然請假誰相信啊?」
「而且外頭的人又沒瞎,大家都知道妳人在辦公室啊?」佟杰苦惱地說。
沈東冬卻是掠過了他,把他的那些嚷嚷給忽視了。
走回辦公桌的她開了電腦、拿起文件處理,所有的步驟都一如以往,把那些緊張兮兮都留給了手足無措的佟杰。
「妳不要那么有異性沒人性好不好?」佟杰見狀,無助嚷嚷。
置身在文件海中的沈東冬抬眸,瞥了眼程予嫣,跟著,冷冷地掃了佟杰一眼。
佟杰尷尬,這才發現說錯了話,「對,不是異性,是同性…,那又怎樣,倒楣的都是我啊。」
他咕噥著,繼續絮絮叨叨。
可惜他的這些掙扎,只換得視線回到文件上的沈東冬一句…
「你怎么還在這?」她挑眉。
佟杰見狀,知道再掙扎也是無用。
他抹抹臉,終是認栽,「好啦…,我知道了,我去外面把風就是了。」
他拉開辦公室的門,臨走卻是想起了什么,「只能請到兩點喔…,妳下午因為時裝周有個重要的會議,妳應該沒忘吧。」站在門口的他忙不迭的補上一句。
「嗯。」
見大局已定,佟杰無奈,決定不再自討沒趣,他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佟杰走了,辦公室里就安靜了,沈東冬專心地看著她的文件,回著她的電子郵件,一切都一如以往。
而門外的佟杰顯然是使盡了渾身解數,于是沈東冬的內線電話不曾響起,敲門聲也沒找到機會叩上門板。
白日里,沈東冬辦公室難得這般寧靜。
程予嫣在這樣的安穩里好好的睡上了幾個小時,等她再次醒來,睡意朦朧的她環顧四周,發現偌大的辦公室里空蕩蕩的,不見佟杰,也不見沈東冬,只剩下她一人。
她揉著眼,對眼前的現實有些不適應。
坐起身的她低眉,見著滑落在腿上的短外套,想起了沈東冬。
程予嫣的心一暖,只是這溫暖短暫,轉眼,又被沮喪給取代。
程予嫣多少猜到,沈東冬之所以會出現在單雪淇的辦公室,是來幫她的。
但為什么要幫她?程予嫣想,拳心握緊了,她氣自己終是沒有處理好這一切。
而且,她無意之間,似乎導致單雪淇對沈東冬的不諒解又加深一層…
她似乎怎么做都不對…
程予嫣抬眸,就著沈東冬書柜旁的玻璃門,她看見里頭那一臉疲憊的自己。
程予嫣愣愣地望著,終是明白沈東冬剛剛為什么會那么擔心她乖乖打開腿txt_有3p經歷的說說了。
想起沈東冬的溫柔,程予嫣抿唇。
無疑地,那樣的沈東冬再度讓她感到迷惑。
程予嫣不明白,沈東冬對她到底是怎么樣的感情,而她自己呢,她對沈東冬,又是怎么樣的感情…
她的心里還有楊瀚,這樣的她,就算真的對沈東冬有感情,那,對沈東冬而言,公平嗎…
程予嫣的思緒正落,門卻推開了。
推門進來的是佟杰。
他對程予嫣笑笑,一臉的喜孜孜,「醒啦?醒了就好,我老闆嘴上不說,但是擔心妳擔心的要死。」
「妳醒來就好好跟我老闆一起吃午餐吧,我買了附近最──好吃的臘腸披薩欸。」佟杰興奮嚷嚷。
他把手里的披薩盒在程予嫣面前擱下了,一臉雀躍。

第三十章:言不由衷(下) 30.(下)
被佟杰的模樣逗得虛弱一笑,程予嫣接過佟杰遞給她的披薩。
她才咬了口,沈東冬便踏進門來,在她身旁坐下了。
「睡一覺,好一些了?」沈東冬輕聲問著她。
沈東冬冷慣了的聲音雖然一如以往,里頭的關心卻是欲蓋彌彰。
「當然好啦,我在門口擋了多久,什么陳經理、何經理、李組長的,通通都在我面前碰了個軟釘子,尤其是那個陳經理,他還覺得我是故意找他麻煩,不讓他見妳…」逮著了機會,佟杰趁勢發揮。
他一嘴的嘟嘟嚷嚷,邀功起來就像沒有個盡頭。
雖然他說在興頭上,但沈東冬顯然沒有聽他發揮的興致。
她沉聲開口,冷冷打斷他,「嗯?這么多抱怨。」
「不如…,你出去吃?」她冷聲,直接判他出場。
佟杰愣了下,忙不迭抗議。
「欸,為什么,老闆,妳這樣子太不夠義氣了,我會忘恩負義,到處跟別人說,說妳跟程特助之間…」佟杰忿忿。
只是他話還沒說完,沈東冬冷眼一掃…
那目光冷峻,看得佟杰心下一凜,嘴活脫脫就像被上了封條。
情勢如此,佟杰只得摸摸鼻子,拿起了兩片披薩,認命起身。
只是走歸走,他還不忘在內心做出結論。
──確實,他老闆沈東冬,就是個有同性沒人性的薄情寡義王八蛋。
對,王八蛋。
他狠咬口披薩,碎念,「我出去,我出去就是嘛…,外面的空氣比較新鮮自由,胡說八道也沒關係,這樣才不會影響披薩的味道…」
他邊咬邊念,走出門時還說個沒完,生怕沒給沈東冬聽到似的。
佟杰一走,沈東冬吁了口氣。
「妳其實不用這樣…」程予嫣開口,她擱下手里那片沒吃盡的披薩,整理著思緒,「今天的事情也是,其實妳不需要來幫我…」
沈東冬沉默了會,思忖著什么,「我知道,我知道妳不喜歡人幫妳…,但我不希望妳的倔強,會傷害到妳自己。」她過了會說。
「我并不是因為不喜歡人幫忙…」程予嫣抬眸。
對上沈東冬的視線,也見著沈東冬眼里的憂慮,那剎那,程予嫣的心慌了,后頭的話,不知道為什么說不清了。
她深吸口氣,低聲說,「妳應該照顧好單經理…,妳明明還很在意她,為什么要刻意惹她生氣?」
「我跟單經理沒有在交往,不是妳想的那種關係。」沈東冬說,難掩詫異。
她聽得出程予嫣的不開心…
沈東冬遲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
這不是第一次了…,她向來的沉穩,似乎從程予嫣住進來那天起,就像被人給打亂了節奏。
理不清其中的原因,沈東冬皺眉。
「我去,只是因為我擔心妳。」最后,沈東冬沉聲解釋,她說的真誠。
程予嫣望著她,心卻是空蕩蕩的,她知道沈東冬對她好,她也知道她越來越依賴沈東冬,只是她卻是不明白,沈東冬為什么要如此?
沈東冬難道不知道,她這么恣意妄為的對她好,會讓她在她心中騰開越來越多的位置,只會讓她越來越離不開她…
程予嫣擰眉,心一緊。
因為沈東冬明明不愛她啊…
沈東冬明明愛的就是她的前女友…,是單雪淇,是那個視她為眼中釘的女人。
何況,就算沈東冬真的愛上她好了,現在的她,又有什么能力跟資格回應沈東冬的感情?程予嫣想不下去了。
「我不用妳擔心我…,妳這么做,單經理只會越來越討厭我。」程予嫣淡聲作結,不愿再看沈東冬一眼。
「予嫣…」不明白程予嫣的情緒,沈東冬慌了,她伸手,輕覆程予嫣的臉頰。「…妳在生氣?」
程予嫣低眉,知道自己不理智,她也說不清為什么自己會這么不開心。
就連以前跟楊瀚交往的時候,她都不曾這么的蠻不講理…
她開口,卻是無助,「我只是不知道…,妳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尤其,妳應該好好對待的人,不該是我。」
「予嫣,妳在說什么…」沈東冬擰眉,那剎那,她幾乎要抑不住把程予嫣抱在懷里的沖動。
她幾乎就要忘了,程予嫣有一個交往多年的地下男友,為了這個男人,程予嫣不惜在她哥哥面前和她假扮成情侶。
沈東冬幾乎就要忘了。
──她,終究愛上程予嫣了嗎?
見沈東冬不答,程予嫣站起身來。
她不想繼續待在這里。
不想…,她不想面對眼下自己這凌亂的思緒、凌亂的人生,不想面對她心里因沈東冬沉默而掀起的慌亂不安。
心緊的是要窒息,程予嫣把沈東冬的外套拋在沙發上。
外套里的手機滾了出來。
程予嫣本想走,但見著那手機,心一軟,還是撿了起來。
那是沈東冬的手機。程予嫣撿起來時,螢幕因為觸碰,短短地,亮了下。
于是程予嫣見著了那亮在螢幕上的未讀訊息,是單雪淇發來的。
『沈東冬,妳明明知道我多想保護妳,妳為什么就偏偏要愛上像程予嫣那種女人,為什么要在我面前重蹈覆轍,妳到底,把我當成了什么?』
程予嫣看著那訊息,征征然。
她看錯了…,什么嗎?
「予嫣?」見她拿著手機不動,沈東冬困惑上前。
見著了程予嫣手里的訊息,沈東冬愣住了。
「不是妳想的那樣,我并不愛妳。」沈東冬低眉,抽走了手機,在剎那之間回復了清醒,「單經理也誤會了。」
她不能讓一切失序。
程予嫣還愛著她的男友,沈東冬知道,她知道她不能對程予嫣說破她心中的感情。
即使那感情,在不知不覺間…,失控地,與日俱增。
「我知道妳不會愛上我。」程予嫣低聲說。
她剛剛的任性脫口而出的剎那歛下,她沒有再看向沈東冬。
她該清醒了。程予嫣深吸口氣。
她和沈東冬之間,因為沈東冬對單雪淇的感情;又或者,因為她自己對楊瀚還有著的放不下…
──兩顆不清不楚的心,是沒有擁抱彼此的可能。
程予嫣提醒自己,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思緒蔓延。
沈東冬素來是那么理智的一個人…,她低眉,沈東冬剛剛說的那幾個字,那幾個關于不愛她的字眼,卻不住在她耳際繞。
沈東冬是不是…,是吧,她一定已經多多少少看出她的貪心,看出她對她多出的那份感情,所以,才會把話說得那么絕,那么不留余地。
是她自己糊涂,她早該知道…,早該管住自己失序的心、管住自己的荒唐。
程予嫣想著,手不自覺地掐緊了。
她不住、不住,提醒著自己,強逼自己面對現實。
儘管如此,她是分不清了…,分不清她對沈東冬的感情,究竟是愛,還是依賴。
那樣的她,沒有資格開口,要求沈東冬為她撤下兩人之間最后的界線。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總經理。」
思緒紛紛,程予嫣開口,聲音輕輕,「…如果有一天,我假裝我愛妳…,或者我假裝我不愛妳,妳,會發現嗎?」
她抬眸,「如果妳發現了,妳,會怎么做?」語聲淡淡,程予嫣試圖掩飾她的慌亂不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2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