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把它吞下去就不疼了_朋友圈文字怎么不重疊

第三十一章:難捨難分(上) 31.
聽著程予嫣說,那個當下,沈東冬終是明白程予嫣的意思。
一切,已經失控了…
看著程予嫣的模樣,沈東冬不是個木頭,她自然明白,多多少少地,程予嫣已經對她多了些感情。
但那并非沈東冬的本意。
程予嫣還有很好的未來,她可以陪程予嫣走過她的未來,卻不希望程予嫣把她的未來投注在她身上。
那樣,不值得。
沈東冬抿唇,在這個社會的眼光里、在人性的脆弱里、在不住掙扎的痛苦里…,過去的她,已經學過一次教訓了。
──沒必要把程予嫣也搭進來。
她伸手,輕輕把程予嫣拉近她身旁。
她低眉,溫柔的吻,覆上程予嫣的額間。
「我會假裝不知道,無論真相為何。」沈東冬道。
那聲音輕輕地,盤進程予嫣的耳際,「我下午要開會,妳待在這里…,休息好了,再回去。」
說著,沈東冬拿起那件被扔在沙發上的短外套,就要走出門。
程予嫣擰眉,她看著沈東冬的背影…
無法自欺欺人,她是意識到她對沈東冬的感情,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得那么複雜了。
「妳說謊,其實妳什么都知道。」程予嫣開口,她的眼眶紅了,她的清醒卻也多了。
沈東冬停下了腳步,那個剎那,不知怎地,她想起了那天、想起了好幾年以前,也曾有一個人讓她管不住自己的心。
而這兩個人,另一個相像的地方,是也都逼得她,必須做出最痛徹心扉的決定…
沈東冬想著,深吸口氣,終是開口,「不知道是一種幸福…,我寧愿,妳什么都不知道。」
就停在此刻吧。
「這樣,對妳跟我而言,都是最好的。」沈東冬淡聲說。
程予嫣盯著她的背影,抿唇。她的心在聽到那沈東冬那句話時,疼了起來,但程予嫣卻無力阻止。
攀著那令人心痛的清醒,程予嫣終究知道該怎么做。
「…我會搬走。」她說,字字清晰,也字字倔強。
聽到這話的沈東冬沒有回頭,她擱在門把上的手只是短暫的猶豫了下。
終究,她帶上門。
門關上時砰的一聲,似乎也把她對程予嫣的心疼,留在那間辦公室里。
按下電梯的沈東冬抿唇,一進電梯,電梯闔上,在那小小的空間里,沈東冬冷酷的武裝短暫卸下了。
沈東冬曾以為,程予嫣不會對她有其她的感情。
于是沈東冬再再越線,肆無忌憚的對程予嫣好、對程予嫣溫柔,認為,一切都不會失控。
沈東冬按住臉,她這才發現她自己是故意的,她根本是曚著眼睛,假裝看不到自己做的那些事。
都是她的錯。她知道程予嫣的脆弱,又用自己的溫柔,自作主張的填補了那些脆弱。
──程予嫣對她的感情是依賴。
就算是愛,愛的也是她對她的溫柔。沈東冬吁了口氣,她想明白了。
電梯門開了,走出電梯的她,望著闔上的電梯門,嘆息。
她打了通電話。
「嗯,我是沈總。」電話接起,沈東冬看著外頭來來往往的人,淡聲說,「…好久不見了,打給你,是想請你幫我找一戶新的房子。」
「…對,我打算搬家了。」
—-
「予嫣,妳跟沈小姐鬧什么脾氣阿?」
下了班的程予嫣坐在計程車上,縱使如此,電話那頭的程柏崴仍不住地碎碎念。
「不是你想的那樣…」程予嫣撐著額頭,她怎么想也想不到,沈東冬會這么做。
明明說好是她要搬走的,怎么,連這件事情沈東冬也要搶去做嗎?
為什么…
程予嫣抿唇,她怎能告訴程柏崴,對于沈東冬搬走這件事…,她其實,比他,還要困惑。
──沈東冬要搬去哪呢?
「您撥的電話現在無人接聽,請稍后再撥。」程予嫣按著話筒,試著再撥了一次、兩次、三次。
都是一樣的,沈東冬關機了,她擺明不打算接程予嫣的電話。
程予嫣的神色黯然了,她打開手機,叫出了沈東冬最后留給她的那封訊息。
『那是妳租來的房子,該走的是房東,不是妳。』
程予嫣看著那訊息,不自覺的把手里的手機握緊了。
沈東冬為什么要對她這么好?為什么明明愛著別人還要對她這么好?
程予嫣迷惘了,她對自己的感情一向清楚,可這次,她覺得她無法清楚了。
──她對沈東冬的感情,到底,是不是愛情?
司機把車停下了,卻停不住程予嫣的思緒,她下了車、付了錢,看著眼前的社區大門,想到等等踏進屋子里時,那屋里,已再不會有沈東冬的身影。
程予嫣咬住唇,一滴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不管她對沈東冬的感情是什么…
她已經,開始想她了。
「予嫣?妳是予嫣,對不對?」
程予嫣循聲回眸,卻是見著一個她意想不到的人。
夏凝兒掬著溫柔的笑,看著程予嫣。
她溫順可人的樣子一如平日,見著程予嫣的淚水,她愣了下,「怎么哭了?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了?」
程予嫣回神,她擦乾眼淚,吸吸鼻子,盡快的讓自己回復鎮定,「凝兒,妳怎么會在這里…」
夏凝兒柔柔一笑,淡淡地望了眼前的門牌一眼,「妳住在這里?」

第三十一章:難捨難分(下) 31.(下)
聽到夏凝兒這般說,不知道是不是程予嫣的錯覺,她總覺得夏凝兒的問她這問題時,聲音有些冷,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陌生。
應該是她多心了吧。程予嫣想。
「對…」程予嫣應了聲,「租的。」
「我想也是。」夏凝兒回復熱情,那模樣,是太刻意…
她拉起程予嫣的手,「抱歉…,我其實是來找妳的。」
「找我的?」程予嫣愕然,一時間不明所以。
夏凝兒見狀,歉然一笑,她附在程予嫣的耳際輕聲開口,「…予嫣,我都知道了,其實,妳就是楊瀚的正牌女友吧?」
「所以妳是因為楊瀚…」程予嫣愕然,她深吸口氣,試圖在混亂的思緒里釐清眼下的情況,「…妳不用擔心,我跟他已經分開了…所以,我的存在不會影響你們之間的關係。」
夏凝兒聽著,柔柔一嘆,澄然的眸關心地看著她,「予嫣,妳多心了,我一直都知道妳,只是我不適合多說些什么,畢竟,我也是同意這件事的…,予嫣,我幫著楊瀚,傷害了妳。」
「對不起。」
程予嫣愣住了,她著實沒想到夏凝兒會跟她道歉。
程予嫣提了口氣,搖搖頭。
她要的,從來,不是任何人的道歉。
「所以妳來找我…,是為了?」程予嫣困惑的問。
夏凝兒擰眉,她輕輕地吁了口氣,「我自作主張來的,因為楊瀚生病了,他不想讓妳知道,可是我覺得,妳應該不會不想知道…」
聽到楊瀚生病,程予嫣的心思像給人挖空了,徒剩空白。
「怎么會…」她喃喃,在她的印象里,楊瀚很少生病,除了因為過度勞累需要睡幾天,平常的日子里,連感冒都很少得。
不生病的人,一生病,通常都是大病。
而楊瀚在這個城市里,除了她以外,并沒有別的家人。
程予嫣的心思有些慌了,但她很快地鎮定下來,試圖用理智逼自己筑起一絲冷漠,「為凱呢…,為凱會照顧他吧?」
她這么回答,反倒換夏凝兒驚訝了。
「予嫣?妳怎么這么說?」夏凝兒拉著程予嫣的手,「妳跟楊瀚這么久的感情,不要因為我,因為那些公司的決定,就逼自己對他冷漠好嗎?」
夏凝兒這話多多少少道破了程予嫣的心思。
程予嫣沉默了,她的心思又亂了,她發現自己面對跟楊瀚有關的事,還是沒有辦法斬釘截鐵的置之不顧。
「我看得出來,妳還是在乎他的…」
夏凝兒見程予嫣沒有再反駁,她伸手攔了計程車,「我跟妳一起去看他…,我想等妳見了他,才能真的放心。」
計程車在兩人面前停下了…,程予嫣抬眸,若有所思地看了夏凝兒一眼,終究,同意了這個決乖乖把它吞下去就不疼了_朋友圈文字怎么不重疊定。
—-
「東冬…,妳突然想換房子,我接到電話的時候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拿著鑰匙替沈冬東開了門,馮席修看著沈冬東手里的那只行李箱和提袋,一眼擔憂,「上次妳搬走,是因為那件事,導致妳一時想逃離妳家…那,東冬,這次呢?妳沒事吧?」
面對馮席修這認識多年的好友,沈東冬淡淡開口,「沒事,沒有特別必要說。」
馮席修聳聳肩,神色仍然緊張,「嗯…,妳就當我雞婆嘛?畢竟不雞婆怎么管好我手下那些藝人?每個人都神神秘秘的,私生活我不問就不交代,到時候爆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辦,我每天都很緊張的。」
逮著時機,馮席修趁機向沈冬東報告他的經紀人任職心得。
沈東冬沒搭理他,她看著眼前這屋子,三房兩廳的設計,還備置了家具,雖然并不是她用慣了的那些,但要幫助她適應新的生活倒是挺適合的。
她擱下了行李箱,拿了濕紙巾擦拭過沙發,坐了下來。
馮席修遞給她一瓶剛剛超市買的礦泉水。
「你今晚沒約?」沈東冬喝了口水,問著他。
「我跟蕭翊瀟在一起太多久了,老夫老妻,他在家里睡他的美容覺,天氣熱,他需要的是冷氣…,這人,一點也不需要我的體溫。」馮席修挑眉,無奈地看了沈東冬一眼,「不過,東冬,妳最近常惹他?他回到家都在罵妳。」
沈東冬自嘲似的笑笑,也不辯解,「我不意外。」
「東冬,妳別這樣,怎么總喜歡當箭靶,連開脫一下都不會?」馮席修不解。
沈東冬依然沉默,而馮席修對沈東冬這種省話省解釋的態度很習慣了。
他淡淡一笑,釋然,「算了,隨便妳。」
他想起另一件事,帶笑揚眉,「東冬,比起關心我,妳更該關心的是別人?」
沈東冬朱唇輕抿,馮席修一開這個話題,她心下便有底了。
沈東冬無奈,她太熟悉馮席修這種婆婆媽媽兼街坊鄰居的性格。
「妳不問我,她最近好不好?」馮席修托著下巴,饒富興味地看著她,「…還是,妳們都私下聯絡,不透過我了?」
「凝兒現在是我手下的主力藝人,妳們這樣私下聯絡不告訴我,我的好東冬,別這樣,這樣是會讓我覺得很緊張的喔?」見沈東冬不答,馮席修又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2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