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含進去小妖精書包網_朋友放蕩的新娘

第三十三章:將錯就錯(上) 33.
夜色褪去。
在清晨的曙光里,程予嫣醒了。
但迎接她的現實,怕是比噩夢還讓人難以接受。
「予嫣…」
聽到耳邊那句熟悉的呢喃,程予嫣徹底的醒了,她睜開眼,發現楊瀚望著她,一眼的思念。
沒有濃情密意,沒有難捨難分…,此時此刻,見著楊瀚的臉,程予嫣第一個想起的…
是害怕。
不知道發生什么事的害怕。
那害怕令她動彈不得。
楊瀚卻好像不在意,他的手覆上程予嫣的臉龐,雖是溫柔,卻惹得程予嫣的一陣緊張。
她本能地推開他,「不要碰我。」
楊瀚愕然,他鬍渣未凈的臉龐窘迫,「為什么?妳不是因為想念我,才會回來找我的嗎?」
「不、不是…」程予嫣按著額頭,她試圖整理昨日的記憶,卻發現除了昨晚莫名的倦意以外,她找不到任何之后的片段。
那空白的記憶本身就像是恐懼,它有多長,程予嫣的恐懼就跟著膨脹的有多大。
她看見自己身上凌亂不堪的服飾,也看見楊瀚的。
程予嫣忽然什么都懂了。
──是那瓶飲料。宋為凱遞給她的。
「你對我下藥嗎…,你指使為凱的?」程予嫣抓起了衣服,噙著淚,問他。
楊瀚搖搖頭,一臉的無辜,他舉起手,「予嫣,我沒有,我只是很想妳,我不可能會傷害妳。」
「那你告訴我,昨晚發生什么事?我們為什么會睡在一起?」程予嫣瞪著他問,眼里盡是心碎。
楊瀚愕然,他舉起手,只想證明自己的清白,「我發誓,予嫣,我真的不知道…,我以為,是妳…」
程予嫣愣了下。
她想清了什么,笑了,卻笑的凄涼,笑得黯淡,「…云翰,那你問問為凱,問問他,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予嫣…」楊瀚喃喃,他看了眼自己擱在床頭上的手機,遲疑了下,卻沒有動作,「不要吧…,或許這是誤會,妳這樣問,為凱也會嚇到的。」
「更何況,我們,本來就是情侶啊,就算妳真的被下藥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楊瀚淡聲說,他伸手,溫柔的想撫程予嫣的髮,「妳不要反應過度了…」
多少猜測到發生什么事,程予嫣再不猶豫的,揮開了他的手。
這件事,楊瀚并不無辜。
咬著唇,程予嫣徹底的醒了,她終于知道,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簡單了。
是她太笨了,傻傻地,還繼續相信眼前的男人。
相信他用愛情筑起的一切藉口。
「我跟你沒什么好說的了…」程予嫣低眉,穿好衣服的她帶著破碎的心,下了床。
她把擱在地上的包包拎了起來,鑰匙砸在床上,再也不愿看楊瀚一眼,「請你放過我,不要再跟我聯絡。」
不顧楊瀚的叫喚,她走出了那扇這些年她熟悉不過的門。
那門關上的撞擊聲,無情地令她痛徹心扉。
怎么會…
聽著門關上的聲音,楊瀚下了床。
他瞪著程予嫣離去的方向,卻是沒有去追程予嫣。
只因他沒有辦法給程予嫣任何解釋。
──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
聽見外頭電梯下樓的聲音,知道程予嫣走遠了,穿著睡袍的楊瀚踩著拖鞋,忿忿地抓起床頭柜上的手機。
當然,眼下這種情況,他只會打給一個人。
一個應該負責的人。
「宋為凱,你搞什么?我裝病是為了讓予嫣同情我、為了挽回她的心,吃安眠藥也只是為了讓她真的相信…,這不是都說好的嗎?」被玩弄的感覺太糟,根本抑制不了憤怒,楊瀚咆哮著,「你為什么要對予嫣下藥?還有那衣服…,你到底做了什么?」
電話那頭,宋為凱一改平日里的客客氣氣,他沉默著,把楊瀚的咆哮當成了背景音樂,一句話也聽不到似的。
「你說話啊?」不甘宋為凱的置身事外,楊瀚又吼。
「我在讓你清醒。」宋為凱冷聲說,「程予嫣走了吧?她是不是很恨你,不肯多聽你解釋,就拋下你一個人走了?」
宋為凱實在太過鎮定,面對他這樣的態度,清楚宋為凱做事不是個沒有分寸的人,楊瀚的氣勢歛下了些。
他半信半疑的開口,「…你怎么知道予嫣的反應?」
乖全含進去小妖精書包網_朋友放蕩的新娘「因為你太傻了,你忘了,是程予嫣先拋下你們的感情,是她先不信任你,就是個變了心的女人。」宋為凱冷笑了聲,「說起來,她如果真的關心你,就知道你有多愛她,她應該好好陪在你身邊,怎么會離開你,讓你這么痛苦?」
「…是因為我先讓她傷心。」楊瀚吁了口氣,他揉揉臉,讓自己冷靜下來。
都是誤會,宋為凱誤會程予嫣了。
想著,楊瀚開口,「我想過了,她委屈太久了,發點脾氣,應該的。」
「那值得拿你的前途去賭?」早料到楊瀚會這么說,宋為凱好聲好氣,繼續解釋,「楊瀚,不要怪我沒提醒你,你能走到今天,花了多少的努力…,現在,就為了一個不知好歹的女人,你忍心拿你的前途冒險?」
楊瀚嘆息。因為宋為凱所說的那些,無疑就是他眼下最掙扎的部分。

第三十三章:將錯就錯(下) 33.(下)
他騙不了人。
為了挽回程予嫣的心,他已經不知道打了多少通電話,讓了多少步,甚至,還不顧可能會被認出的風險,去程予嫣的部門找她。
那里可是公眾場合啊?
可是,程予嫣是怎么對他的?電話依然不接,訊息依然不回。
就像是用沉默消耗他對她的耐性。
儘管如此,雖然對程予嫣的行徑生氣,楊瀚還是想起了曾經,「我跟予嫣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她個性本來就倔,過陣子…」
聽到這話,宋為凱幾乎忍不住要恥笑楊瀚、嘲諷楊瀚了。
多么優柔寡斷、成不了大事的一個人。
但宋為凱忍住了。
僅管再不屑楊瀚的個性,楊瀚依舊是飛擎的搖錢樹。葬送一株搖錢樹的前途,這種虧本買賣,宋為凱可是不做的。更不用說,楊瀚的這種個性,反倒讓宋為凱放心,因為代表他不可能脫離他的掌控。
一切,就只差臨門一腳。
想著,宋為凱拿起手機,找到昨晚那張『成果照』,他冷冷一笑,按下了發送鍵。
「你看一下手機吧。」
看著映入眼簾的照片,他沒有咆哮…,說實話,他根本沒有想起要咆哮。
照片上的她和他,互擁熟睡,衣衫不整。
乍看,便能挑起人無限遐思。
「這是…,什么?」他開口,聲音卻在發抖。
楊瀚很清楚,宋為凱發這張照片給他是什么意思。
宋為凱,飛擎的王牌經紀人,他可以捧起一個人,也可以毀了一個人。
「我可以讓這張照片見報,到時候你跟程予嫣的戀情全世界都會知道。」宋為凱淡然一笑,泰然自若。
一如當年那件事發生的時候一樣…
一樣,令楊瀚心驚。
宋為凱繼續說,「…楊瀚,你知道嗎?這就是她要的,她要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她程予嫣的,我讓它見報?如此一來,你一定可挽回她的心。」
「但楊瀚…,媒體會怎么說呢?說你對夏凝兒不忠、說你是個負心漢?還是把你當成個騙子、長年利用夏凝兒炒作聲勢、哄抬身價?」宋為凱的笑意更深了。
「楊瀚,我只想問…」
「拿你光明璀璨的未來跟程予嫣這個到處可見的女人比?值得嗎?」
這話一落,不出宋為凱所料,電話那頭的楊瀚沉默了,死寂似的沉默。
這就是宋為凱要的結果。
楊瀚終究是逃不掉的。掛上電話,宋為凱冷冷一笑。只可惜,他永遠不能告訴楊瀚,告訴他,他有多么可悲。
什么都不知道,對楊瀚而言,才是最好的。
對,他都是為他好。

程予嫣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那社區大樓的。
拉緊衣服的她,魂不守舍的在街上游蕩。路過的行人們見著她,都不免多瞧幾眼,隱約感覺她的神色不對勁,卻不知道她發生了什么事。
陽光正炙。
毒辣辣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眼下,那炙熱的陽光彷彿是這世界上唯一真實的東西,曬得她白皙的臉龐透出一層薄薄的汗。
但程予嫣不在意,因為她開始流淚了,眼淚滾滾而下,陽光卻來不及曬乾那些淚,只是任由她滴下的淚水,在地上浸成一個小小的印子,再讓來來往往的路人踩碎。
叭──
在刺耳的喇叭聲中,程予嫣終于想起了現實。
她回過神來,迎面而來的,卻是臺就要沖上的大貨車…
她征征然。
一個路人見狀,把她拉上了人行道。
「謝謝。」程予嫣抹去臉上的淚水,強作鎮定跟路人致謝。
路人瞥了她一眼,冷然的嗤了聲,彷彿瞧進程予嫣的脆弱可憐,卻又不屑一顧,走遠了。
程予嫣留在原地,她愣愣地看著路人離開的方向,忽然意識到,她在這城市里,沒有向任何人索取同情的權利。
每個人,都是陌生人。
程予嫣抿唇,感覺到包包里的震動,這才發現里頭的手機似乎響了。
程予嫣半信半疑的從包包里找出它,發現是沈東冬打來的。
看到這個名字,程予嫣本來止息的淚水就像是找著了縫隙,再不矯飾的潸然落下。
只因這個名字,或許是這座城市里,除了親人以外,唯一還讓程予嫣牽絆的人。
她很想她。程予嫣摀住臉,卻在那思緒里想起了現實。
──但她不該如此。
想著,程予嫣任著那電話的響聲在數次揚起后,沉默了。
那個剎那,程予嫣下定了決心,或許,她該做的不只是搬家。
她該做的,是離開這座城市。
程予嫣思緒正落,卻是有個人拉住了她的手,不由分說的,逼著她面向她,逼著她面向現實。
「為什么不接電話?」
那人說著,聲音里再無往日的淡然與處變不驚。
相反得,她滿是血絲的眸,有著一夜未睡的慌張與擔心。
──是沈東冬。
無疑的,單雪淇那通電話過后,她找了程予嫣一整夜。
她開了一晚的車,去了所有程予嫣可能會去的地方、打給她知道程予嫣可能會聯絡的人。
這樣一晚的折騰,沈東冬終是發現,這城市雖然不大,但這樣的大小,這樣的櫛比鱗次,已經足以讓沈東冬找不到一個人。
她心急如焚。
只是,就算如此,她看著程予嫣,見著了程予嫣的淚水,那氣勢卻是歛下了。
她深吸口氣,遲疑了下,終是伸手,輕撫去程予嫣的淚水。
程予嫣望著她,望進她眼里的疲憊、望見她眼里的在乎,忽然,程予嫣什么都不想管了。
不管沈東冬能不能愛她。
因為如果問程予嫣,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她是否還能愛一個人,程予嫣只剩下一個答案。
那人會是沈東冬。除了對她以外,程予嫣已經不能想像什么是愛了。
她開口,喃喃,「總經理,妳可以…,假裝妳真的愛我嗎?」
「予嫣…」沈東冬愕然,她感受到程予嫣的心碎,卻摸不清她發生什么事。
昨晚,程予嫣究竟經歷了什么?
「我可不可以要求妳,不要再離開我…」程予嫣低聲呢喃,她躲進沈東冬懷里,窩在那里,再不想離開。
她開始哭泣。
沈東冬抿唇,只是一夜的分離,卻讓她再也放不開懷里的女子。
她低聲開口,「予嫣,這是妳要的嗎?」
沈東冬問著,卻對答案顯得毫不在意,因為不管程予嫣的答案是什么,沈東冬都再也無法放心、無法再放程予嫣一個人。
程予嫣抬眸,她看著沈東冬,輕捧起她的臉,「總經理,妳愿意…,吻我嗎?」
「予嫣…」沈東冬愣了下,擰眉。
她不知道,程予嫣為什么變得這么脆弱。
但她知道,她想保護她。
沈東冬沒再說話,她只是低眉,輕輕的吻上程予嫣的唇,吻進她的淚光里、吻進她的脆弱里。
她放不開她,她也是。
儘管,她們的心里都還有另一個人,還有著那些往日累積的,說不清、擱不下的傷痛,她和她,她們都清楚。
但此際,這些,都已經不再重要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2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