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別害羞把腿張開寶貝_朋友讓打電話催他回家

第三十九章:依依不捨(下) 39.(下)
只是當程予嫣小心翼翼地揭開門,四下張望,還沒見著沈東冬的身影,踏出浴室的她卻因使力不對,腳下一滑…
她驚呼了聲,緊張地伸手虛抓,一抓,卻捱進了一個溫暖的懷里。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抱住她的那人也一時站不穩,于是兩人雙雙跌坐到地上。
抱住程予嫣的那人自然是沈東冬,坐倒在地的她面色不善,睨著程予嫣的一臉歉疚。
「怎么自己跑出來了?」按捺著情緒,沈東冬問她。
「對不起嘛…」程予嫣閉著眼,就怕挨罵。
但她怎知,罵還沒來得及聽到,她的腳踝先襲上一陣癢。
她困惑地睜開眼,卻見沈東冬微慍的眼挾著溫柔,細心地檢視著她腳踝的傷口。
「傷口沒碰到水…,但妳不聽話,到時又扭到了怎么辦?」沈東冬問她。
程予嫣抬眸,沒有回話,她的思緒落在沈東冬的眼里,心跳一亂,再不想兩人一開始的那個約定,再不想要沈東冬只是假裝去愛她。
她想要這一切都是真的,不論對她也好,不論對沈東冬也好。
她的手撫上沈東冬的臉龐,像這樣就能把沈東冬給看盡了,像這樣,她就不會有一天,必須面臨跟沈東冬分離的時刻。
分離這個詞,想起,就讓程予嫣不敢細想下去。
「怎么了?」見著她眼里的思緒,沈東冬輕聲問她,「真的傷到了,不敢告訴我了?」
程予嫣搖搖頭,她捱進沈東冬的懷里。
「沒有…,我只是在想,還好,我剛剛猜拳輸了。」她說,聲音小小的,就怕沈東冬聽清似的。
沈東冬失笑,她把程予嫣的手握到胸前,兩人溫熱的手心交疊,程予嫣的心不知怎地,也跟著溫暖了。
「下次這種時候,我還是會猜贏的。」沈東冬淡聲說,溫柔地吻進程予嫣的髮。
「嗯。」窩在沈東冬的懷里,程予嫣被沈東冬逗笑了。
只是那笑意很快地便淡下了,因為程予嫣再也無法不想起,沈東冬的心里其實本就住著另外一個人。
程予嫣閉上眼,她終是無法不羨慕那個人,羨慕她在沈東冬心里佔去的位置。
—-
搭著計程車來到這間餐廳,楊瀚把鴨舌帽壓得低了點乖別害羞把腿張開寶貝_朋友讓打電話催他回家
但這舉止顯然是徒勞的,因為這餐廳接待多了像他一樣的客人。楊瀚一進餐廳,服務生連問他的名字都沒有,看他一眼,便領著他走進了一旁的小包廂。
他依著服務生的安排坐了下來,有些不安的等著后頭要來的那人。
那人在楊瀚抵達的十五分鐘后到了,她很準時,是楊瀚來早了。
「你打給我的時候我很訝異。」女人進了包廂,揀了個位置坐下,打電話招來服務生,替兩個人點了餐。
楊瀚把手埋在臉里,吁氣。
如果不是不得已,他的確不想動用這層關係。
「妳知道我之前有女友…,但因為一些緣故,加上為凱的處理方式讓她有點誤會,所以我們暫時分開了。」楊瀚說著,他直到此刻才拿下鴨舌帽,露出他憔悴的神色。
這幾天他是睡不好的,無論是因為程予嫣的離開、因為宋為凱的要脅、或是因為夏凝兒突然提出要跟他拆伙的這個決定。
女人挑眉,她困惑一笑,只因聽著楊瀚說完,她卻更不明白楊瀚找她來的目的。
「楊瀚,你是指望我幫你什么?」她問。
楊瀚抬眸,看著那名叫單雪淇的女人,他疲累的眼盡是無奈,「我前女友,現在在妳部門里做事,希望妳可以幫我多照顧她。」
「還有,如果可以,因為我的手機什么的現在都被為凱監控。」楊瀚說著,從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張紙條,寫上一串號碼,「這是我另外辦的電話,只有沒工作時會開機,想讓妳幫我交給她。」
單雪淇擰眉,她漂亮的眼盯著桌上那張紙,上著艷紅指甲油的纖指仍擱在杯子上。
她輕嗤了聲,「楊瀚…,你跟宋為凱之間的關係,真的是讓我想到就頭皮發麻。」
「因為一個宋為凱,你連你那已經退讓到讓人鼻酸的女朋友都保不住?」說著,她冷冷一笑,「你這么窩囊,身為女人,我實在找不到一個幫你的理由。」
楊瀚低眉,沒有反駁,「是嗎…」
單雪淇冷哼了聲,「不過你前女友在我手下做事,倒讓我覺得很有趣,我居然不知道我身邊有一個跟當年那件事這么接近的人…」
楊瀚抬起眼,立刻解釋,「Elsa,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根本是被蒙在鼓里,完全沒有參與。」
「我知道,宋為凱的手段我很清楚,不必要的人什么都不會知道的。」單雪淇抬眼,淡淡一笑,「楊瀚,你不用那么緊張,我只是想知道,誰跟我一樣那么倒楣而已。」
楊瀚聽著才放心了,他嘆息,這幾日宋為凱對他的一舉一動監視的很是嚴密,再加上宋為凱握在手里的那張照片,這讓楊瀚每天都與不安糾纏,沒有一一天好日子過。
「她叫什么名字?你跟我說,我再考慮幫不幫你。」
單雪淇忽地開口,打斷了楊瀚落入思緒。
「她是新人,但我打聽過她的職位,我想妳一定認識她。」楊瀚連忙說。
「嗯?」單雪淇更困惑了。
楊瀚開口,「她叫程予嫣,是妳剛聘任的助理。」
這話一落,是直到楊瀚走出餐廳時,單雪淇才對眼下的環境多了幾分真實感。
程予嫣…,嗎?
望著面前的那張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條,單雪淇抿唇。
她一聲不吭地把那張紙條揉爛了,揉爛在那一室的沉默里。

第四十章:情真意切(上) 40.
五天后。
廚房盈滿煎蛋捲的香氣,穿著圍裙的程予嫣插著腰,微笑,滿意地看著鍋子里的成品。
煎蛋捲。
煎得鵝黃的蛋捲,她一一把它們擱進便當盒里,和配菜一起排列整齊,模仿著沈東冬的井然有序。
檢查了一下,放下了盒蓋,喀的一聲,程予嫣把便當蓋好了。
完成任務的程予嫣小心翼翼地揭開窗簾,確定屋子里的那扇房門還沒開,代表房里的沈東冬還熟睡著,程予嫣吁了口氣。
這次終于成功了。
她把便當盒跟做好的早餐擱上餐桌,洗了手,腳傷好多了的她慢慢地走到了房門口。
只是她開了門,令她失望的是…
沈東冬早已醒了。
她靠著床頭用著筆電,看見程予嫣進門,淡然抬眼。
「我今天會進公司。」
「嗯。」喪氣了的程予嫣吐了口氣,捱在沈東冬身旁坐下了。
沈東冬淡淡一笑,她知道程予嫣是懷著什么心思,現在才早上五點多,并不是一個一般人會起床的時間。
這幾天程予嫣的鬧鐘一天調得比一天早,就像想摸透她到底是幾點起床一般。
「妳知道我常常睡不好。」沈東冬擱下電腦,清冷的眸有一絲倦,她伸手,揉開了程予嫣的眉心,「我不是故意的。」
程予嫣抬眸,玩著沈東冬的短髮,一時不語。
「好不容易成功了,卻是妳讓我的。」程予嫣喃喃,有些不甘愿。
「不,我沒有讓妳。」沈東冬低眉,輕聲說,「妳比我早起了十分鐘。」
「真的?」程予嫣開心了,她抬眼,就想確認。
「真的。」沈東冬輕輕一應,回應程予嫣的孩子氣。
程予嫣甘愿了,她捱在沈東冬懷里,沈東冬的頸間有著恬淡的檸檬香氣,這是這幾日來程予嫣越來越慣了的味道。
她不知道,原來愛情可以這么簡單,一個人依著另一個人生活,如此而已。
不用隱瞞、不用壓抑…
她抬眸,看著沈東冬電腦里敲打著的東西,那是時裝週的採訪文案,看起來是蕭翊瀟發過來的。
程予嫣看了幾眼,里頭的文字像極了秦子樺的手筆,但蕭翊瀟依然在信件尾端標示這份文件是他起草的。
程予嫣輕笑了聲,只覺蕭翊瀟也算是始終如一。
沈東冬見她笑著,出于好奇,她輕捧起程予嫣的臉,「企劃案怎么了?」
「只是看到蕭經理的電子郵件,覺得很熟悉…」程予嫣喃喃,這幾日以來,不知怎地,只要對上沈東冬的眼神,她的腦子就有些混亂,心跳也有些失序。
這樣的感覺,是越來越清晰了。
「不像他寫的?」沈東冬輕聲問。
聽見她說,程予嫣這才回神。
「嗯…」她應了聲,揉揉臉頰,想揉去她混亂的心思。
沒注意到她的異狀,沈東冬輕輕一嘆,「在我看來,蕭經理的風格每次寄來都不一樣,有時候真想調侃他風格的千變萬化。」
程予嫣一聽便笑了,她不知道沈東冬還是會說笑話的。
見她笑,沈東冬也淡淡一笑。
程予嫣的視線卻擱在沈東冬小指的那只尾戒上,銀製的尾戒沒有太多的綴飾,簡約典雅的一如沈東冬的精明洗鍊。
程予嫣想起她曾問過沈東冬那只戒指的緣由,想起沈東冬愣了下才告訴她,那是她前女友送給她的週年禮物。
那樣的過去,讓眼下的現實變得像夢,程予嫣覺得心惶惶的,有點不真實了。
不知程予嫣的心思,沈東冬是忙得差不多了,她闔上了電腦,輕揉了揉程予嫣的鼻尖,打算下床。
程予嫣卻捨不得她走,她還沒細想,便拉住了沈東冬的手。
「外頭的食物很香…」見著程予嫣拉著的手,沈東冬低聲說,她坐回床沿,「妳不是希望我吃?」
「嗯…,是希望妳吃。」程予嫣說,卻說不出自己為什么這么的不理智,明明知道該讓沈東冬早早準備出門的,只是身體跟心思好像各自為政了,「但也不想妳立刻就進公司…」
她說,小聲地。
沈東冬坐回程予嫣身旁,清晨的陽光把程予嫣白皙的臉龐照上了一點清亮,那讓跟她撒著嬌的程予嫣多了一絲無瑕,讓沈東冬看著她時想起了貪婪。
意圖越界的貪婪。
這幾日沈東冬是把守的很好的,一直都是。
有時,她會忍不住去猜想程予嫣對她的感情是不是複雜了,是不是再不像最初那樣,一切只是假裝。
但面對觸手可及的答案,沈東冬噤聲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2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