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把荔枝一個個擠出來_木馬凸起坐上去調教

第五章 瘋子禮物 (2) 「送給妳的喔!」楊晴朗笑瞇瞇的說。
「真……真的嗎?楊大哥你要送給我嗎?」夏茵茵眨了眨眼睛,她短短翹翹的睫毛便像把小扇子似地搧了兩下。
「不是我要送給妳,是沐風要送給妳的。」
「啊!」竟然是藍沐風!夏茵茵又驚又喜。但她東張西望了一回,并未見到藍沐風人影。
楊晴朗知道她在找藍沐風,便說道:「沐風下午有事,已經先回去了,是他託我把這本譜拿給妳的。」
「喔……」夏茵茵看著手中的譜,心里雖欣喜萬分,但隨之馬上就有些猶豫起來了。
這譜若是楊晴朗送的也就罷了,他們認識已久,偶然間心血來潮送點禮物給小妹妹還說得過去,但這藍沐風是與她只有兩面之緣的人,她怎好意思接受僅有兩面之緣的人所送的禮物?
同時,另一方面聽到藍沐風回去了,她心里又感到頗為失望。
短短的幾秒鐘里,夏茵茵的心情從驚喜到猶豫,再到失望,這些全都寫在臉上。
楊晴朗笑問:「怎么了?」他只看得出夏茵茵的表情變化,哪里知道這個小妹妹的輾轉心思。
「為什么藍大哥要送我這一本譜?」夏茵茵抓著手中的譜問。
「他的一番心意。」
「是因為我中午請你們吃麵嗎?」
「呃……」楊晴朗先是愣了一愣,接著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不是啦!他想送妳就送妳,沒有為什么,如果妳要這樣想,那也行。」
夢想已久的譜就在自己的手中,夏茵茵實在是太想看看里面的音符了,便情不自禁的低頭翻看著手中的譜,不發一語。翻著翻著,居然發現上面一個中文字也沒有,便問:「為什么這上面都是原文?」
「妳發現了,」楊晴朗笑道:「這本譜是原版譜,這是沐風以前特別去波蘭買回來的,他說他有兩本,現在送妳一本。」
「甚么!去波蘭買回來的!」夏茵茵張大了眼睛,驚訝不已。
「不用這么驚訝吧?」
當然要驚訝啊,波蘭,這是一個多么遙遠而又陌生的國家呀!這個國家不是應該只會在地理課本上出現的陌生國度嗎?
「去波蘭買回來的?」難以置信似地,夏茵茵又問了一次。
「對。」
驚訝之余,夏茵茵那只會加減乘除,但對金錢沒有邏輯概念的腦袋瓜,在每天都在麵店里算錢的磨練之下,已經自動開啟了頭腦里的電子計算機程式:「中午一碗麵是幾十塊錢,現在藍大哥要送我的這本是外國的原版譜,聽說外國譜都很貴,我算一本一千塊好了,不不不,或許超過一千塊,再加上去波蘭的來回機票和旅費,媽呀,那可不是要好幾萬!」光是用想的,夏茵茵就猛搖頭。
從來都沒有出過國的夏茵茵其實并不知道去一趟歐洲要多少錢,幾萬塊是她猜的,以夏茵茵的家境而言,幾萬塊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如果楊晴朗告訴她藍沐風實際上那貴族一般的生活型態,她一定會倒退三步,因為那完全是她無法想像的世界。
「妳搖甚么頭?」楊晴朗不解地問。
夏茵茵立刻伸出手想把譜還給楊晴朗:「謝謝藍大哥的好意,但這禮物我不能收。」
「為什么?」
夏茵茵老老實實地把她方才腦中所「精算」的,口頭上重新算了一次給楊晴朗聽。
「呃……」楊晴朗先是愣了一愣,然后旋即從他的嘴里爆出一連串的大笑,他捧著肚子,笑到眼淚都出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哪有人這樣算錢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那么好笑嗎?」看楊晴朗如此不留情面地捧腹大笑,夏茵茵不禁有些懊惱起來。她心想這楊晴朗從來沒缺過錢,哪里知道她用錢處處都要先算好的煩惱?因此她不高興地嘟著嘴說:「楊大哥你不懂啦!」
「不懂甚么?我才不懂勒。」楊晴朗還在笑,笑到腰直不起來。
「我自己可以存錢去買。」夏茵茵有骨氣的說,一雙水靈靈的眼睛似怒非怒的瞪著楊晴朗。
「好啦好啦,不笑妳。」看夏茵茵一副快要生氣的樣子,也怕自己笑過頭了,楊晴朗這才努力抑制住那想笑的感覺,擦去眼角邊笑出來的眼淚。
一方面,楊晴朗看夏茵茵明明對那本譜愛不釋手,卻不敢收下。另一方面,藍沐風對楊晴朗千叮萬囑,說這譜一定要送給夏茵茵,因此楊晴朗便在心底暗暗琢磨了起來。
他知道夏茵茵因為家庭環境及林瓊玉的關係,生活比較狹隘,見識也少,但現在最重要的,不是讓夏茵茵明白藍沐風那種貴族一般的生活,而是要想一個說詞,是可以令夏茵茵不能拒絕的。
半響后,楊晴朗腦子突然想到了藍沐風另外交代的一句話,便對一直把譜翻來又翻去,捨不得放下譜的夏茵茵說道:「沐風要我告訴妳,他買的這個版本是權威的版本,要妳照這本譜彈。」
「甚么?鋼琴譜還有分權威不權威的嗎?」夏茵茵瞪大了眼睛,聽得一愣一愣的,因為她可從來沒聽過這種事!

第五章 瘋子禮物 (3) 看夏茵茵臉上的表情先是征了一征,然后漆黑的眼珠子開始一閃一閃的,楊晴朗便知道夏茵茵的心已經開始動搖。
于是,楊晴朗決定趁勝追擊,他要告訴夏茵茵,對藍沐風來說,錢,永遠都不是問題與煩惱。楊晴朗本身也不懂缺錢的煩惱,但他很努力揣摩夏茵茵的心情與心態。
「茵茵啊,我告訴妳,」楊晴朗伸出一只手,一把勾住夏茵茵的肩膀,另一只手指手畫腳大喇喇地說道:「區區這幾個錢,沐風是不會看在眼里的。光是沐風他們藍家,就已經富可敵國,沐風自己本身也是有金山銀山花不完的錢……」
「這么多啊……」夏茵茵略皺了皺眉。
說到了興頭上,楊晴朗自己又一邊說一邊摀著乖寶貝把荔枝一個個擠出來_木馬凸起坐上去調教嘴竊笑:「還有啊,妳別看沐風外表英俊瀟灑就被他給騙了,他那個人啊,我告訴妳,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瘋子做事情不按牌理出牌,完全是妳沒有辦法想像的,今天就算他去南極買譜,妳也不用驚訝。」
聽到「南極」兩個字,夏茵茵「蛤」了一聲。甚么跟甚么嘛!剛才笑自己也就算了,現在聽楊晴朗還一併揶揄到了藍沐風的頭上,夏茵茵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一把甩開楊晴朗的肩膀沒好氣地說:「楊大哥,最好是南極有賣譜啦!」
或許好朋友之間開個玩笑沒甚么,反正楊晴朗天生就愛開玩笑,她也犯不著不高興,但她不能理解是,她是這么認真的在跟楊晴朗說這件事,為什么他的態度還可以這么不正經。
可是楊晴朗說道:「我是說真的啊!如果蕭邦是南極人,他真的會為了蕭邦去南極喔!就算是火星、天王星、冥王星,他都會不辭千里迢迢地搭太空船飛過去買,真的!」說完,又是一連串的哈哈大笑。
這種態度讓夏茵茵快要說不下去了,她氣鼓鼓的白了楊晴朗一眼。
「好啦好啦!別翻白眼瞪我,我要說正經的了。」看到夏茵茵瞪他,楊晴朗在胸前揮了揮手,擠著他的臉非常努力地要收起笑容,臉上的五官因為用力過度而變形。
夏茵茵又好氣又好笑,雙手叉腰,忍住不笑,裝出一臉兇巴巴地在旁邊等著。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后,跟著楊晴朗又清了清喉嚨,拉了拉衣服領子,半響后方才正色說道:「我早就告訴過沐風有關于妳的故事了,這妳是知道的」。
夏茵茵從鼻子里「嗯」了一聲,見楊晴朗眼中笑意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聽起來這回是真的要認真說話了,夏茵茵這才收回了她那副兇巴巴的樣子,放下了插在腰間的雙手。
楊晴朗把身體斜倚在一架鋼琴上說:「沐風天生是個為音樂癡狂的人,我從沒看過比他更愛音樂的人,他……」只不過才剛說了兩句,楊晴朗忽然驚覺差點說出不該說的話來,急忙假裝咳嗽。
「甚么?」不見了下文,夏茵茵問:「他甚么?」
咳了幾聲后,楊晴朗馬上面不改色地改口說道:「不如這樣說吧!或許是因為妳的身世較為特別,又或許是因為看妳這么喜歡彈琴而觸動了他心中愛樂成癡的那一部分,總之,他對妳的事好像頗為放在心上,今天一早打電話給我便說要送給妳這本譜,讓妳有新的曲子可練,不必一直重複練舊的。」
夏茵茵靜靜地聽著,沒有說話。她心思單純,對于楊晴朗沒有說完的話,也不覺有甚么。
「相信我,妳只要把里面的曲子用心練熟,沐風就會覺得他沒白送妳這本譜了。」
這句話倒是說得挺中肯的。
「是嗎……那好吧!」夏茵茵終于愿意收下這本譜了。她將譜揣在懷里,心里感到一陣甜甜的、暖暖的滋味。
「那就從今天起好好的練習吧!我不吵妳了。」說完,楊晴朗拍拍下茵茵的肩,然后逕自下地下室去了,留下夏茵茵一個人在一樓。
蕭邦的敘事曲一共有四首,夏茵茵走到她最常練的那一架琴前,掀開鋼琴,把譜放到譜架上,迫不及待的先翻到了第三號敘事曲,先看了一遍第一頁,接著從頭到尾視奏了一次這首曲子,然后分出前面的段落,一段一段的練習過去,到了她要回去麵店里的時間時,她已經可以掌握一些東西了。
這一整個晚上在麵店里,夏茵茵整個腦海里都是第三號敘事曲的旋律,因而發生了不小心切錯小菜及把麵送錯的情形。
「妳認真一點啦!」林瓊玉罵她,一副要揍人的樣子。
媽呀!還是不要惹林瓊玉生為妙,夏茵茵當機立斷,當下立即把腦中蕭邦的旋律換成了菜刀節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4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