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把葡萄從下面一個個擠出來_木馬玉勢姜

第六章 跨年之夜 (3) 「我記得妳這里的踏板沒有踩好,」原來藍沐風剛剛早就聽出問題了:「妳現在彈一次這里給我聽聽看。」說時,藍沐風站了起來,把譜放到了鋼琴上。
此時藍沐風那俊挺的身軀站得離夏茵茵這般靠近,他身上一股迷人的男性魅力一陣又一陣的襲來,簡直像一陣迷魂煙似地,迷得夏茵茵有些不知所措,同時彷彿又再一次聽到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差點連耳根都紅了。
「妳不彈嗎?」藍沐風只看到夏茵茵在發楞,卻不知道這完全是因為由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男性魅力激得她那顆懵懂的少女之心失了方寸所致。
「嗯……好……」被藍沐風一說,夏茵茵羞紅了臉,連忙低下頭來彈了一次,彈得亂七八糟。
「妳怎么拉?怎么彈成這樣?」藍沐風皺眉問。
「藍大哥,我再彈一次!」夏茵茵暗暗嘖了一聲責怪自己,立刻又彈了一次,這次因為有刻意提醒自己,所以彈得比剛才那一次是好些了。
「嗯,」藍沐風只嗯了一聲沒說話。
「我可以再彈一次。」夏茵茵知道自己失了水準,馬上要再補救。
誰知藍沐風卻說:「不用了。妳這里的問題是因為妳沒有使用顫音踏板的緣故。」
「甚么?顫音踏板是甚么?」這個名詞夏茵茵連聽都沒聽過,她眨了兩下大眼睛,征征的抬頭望向藍沐風。
「就是你必須將踏板踩淺一些,然后不斷的更換踏板,」藍沐風拍拍她的肩:「妳起來。」
夏茵茵從椅子上起來。
藍沐風坐到鋼琴椅子上,「看著我踩踏板的的腳。」說完,就親自彈了一次這一小段。
只見藍沐風踩著踏板的腳輕鬆而又迅速的小動作更換著,清晰而又精彩的低音部音響伴隨著右手短小的旋律響起,夏茵茵頓時驚呆了。
太好聽了!太好聽了!怎么會這么好聽?頃刻間,剛剛才因為藍沐風的男性魅力而差點失魂的夏茵茵,此時此刻又轉為因他的琴聲而忘我。
「看清楚了嗎?聽清楚了嗎?」藍沐風問。
「是。」夏茵茵輕輕點著頭。
「妳試一次看看。」
夏茵茵坐回鋼琴椅子上,深呼吸了一下。
「像是這樣?」等到略略回神后,夏茵茵試了一次。
「腳還要再快一點。」
這不是很容易,夏茵茵又再試了幾次。邊彈的時候藍沐風邊在一旁大聲說道:「手不要被腳影響了,左手和右手都要盡情的歌唱!」
腳要快,手要像歌唱一般的彈出來……夏茵茵盡可能的照著藍沐風所說的去做,在此當中,她的情緒和思緒都已經完完全全被藍沐風牽引著走了!
不知道試了幾次之后,突然間藍沐風將手放在她的肩上拍了拍,說道:「妳做對了!」
夏茵茵聽到了自己的琴聲,的確是有比較接近藍沐風方才所彈的音樂了,一時興奮,抬起頭來對藍沐風高興地喊道:「藍大哥,我成功了!」這一抬頭,才發現藍沐風一手撐在鋼琴上,一手拍完了她的肩后又放回到椅背上,兩人相距如此之近,瞬間兩頰都羞紅了。
藍沐風微微一笑,說道:「你等我一下。」才剛說完,人已經離開了夏茵茵身邊,大步走出了樂器行到了外面去。

第六章 跨年之夜 (4) 不知道藍沐風為什么突然跑了出去,夏茵茵的視線追隨著藍沐風的身影由樂器行的櫥窗向外望去,見藍沐風走到黑色休旅車處,拿出鑰匙打開后座的門,很快的從車子后座拿出一本書來,然后回到樂器行里把手上的書遞給夏茵茵:「這本書妳拿回去看看吧!」
夏茵茵接過書,書上的封面寫著「名曲解說」,書里的某一頁夾了一張書籤。
「妳翻到書籤那頁看看。」藍沐風說。
夏茵茵依言翻到了書籤夾著的那一頁,望了一下標題,稍稍乖寶貝把葡萄從下面一個個擠出來_木馬玉勢姜瀏覽一下內容,發現這一頁是有關于蕭邦敘事曲的樂曲解說,從第一首到第四首都有。
「妳讀一讀,會有一些幫助的。」藍沐風說。
還來不及說個謝字,這時突然由后面傳來楊晴朗呼喚的聲音:「沐風,茵茵!」
藍沐風和夏茵茵同時回過頭去,只見楊晴朗的身子露出半截在樓梯之上,另外半截在樓梯之下,朝著他們兩人興奮地大聲呼道:「你們快下來,再過兩分鐘就要倒數了!」
這么一呼,藍沐風和夏茵茵對看了一眼,夏茵茵便從鋼琴椅子上站起身,和藍沐風一同隨楊晴朗下到地下室里去。
地下室里燈光明亮,一旁的桌子上已經有三杯斟滿黃色透明液體的高腳杯,桌子前的液晶電視是打開的,節目是市政府廣場前的現場直播,鏡頭照著101大樓,大家都準備要倒數計時了。
「來來來,一人一杯。」楊晴朗把高腳杯分別遞給了藍沐風和夏茵茵。
「這是甚么?」夏茵茵看著杯中黃澄澄的透明液體問。
「香檳啊!」
「我不能喝吧?」夏茵茵搖頭,想把酒杯還回去。
「今天是跨年夜耶,哪有甚么能喝不能喝的,妳就喝吧!」楊晴朗硬是把酒杯推回給夏茵茵。
夏茵茵無法,只好拿了香檳,心里一面滴咕:還說藍大哥是瘋子,楊大哥你分明也好不到哪里去,竟然讓我這未成年的小孩喝酒!
很快的,電視里跨年晚會的主持人開始帶著群眾大聲倒數,「五、四、三、二、一,Happy new year!」緊接著,眾所矚面的煙火就開始由101大樓綻放出來了,五顏六色,繽紛絢麗,精彩燦爛,煞是好看。
與此同時,楊晴朗大喊了聲乾杯,然后與藍沐風和夏茵茵一起碰杯。那楊晴朗是一飲而盡,藍沐風卻是只輕碰了一小口,夏茵茵學著藍沐風,也是如此,小啜一口,但覺味道甜甜的,還挺好喝的,跟著又喝了兩口。
看夏茵茵連喝兩三口,楊晴朗輕晃高腳杯笑問:「怎么樣?好喝吧!」
「是不錯啦。」夏茵茵臉上微醺,她不得不承認香檳的確好喝,然后也學著楊晴朗輕晃酒杯。
本來在倒數之前楊晴朗就喝了酒,現在又是香檳下肚,整個人早就興奮了起來,忽然說道:「這里太安靜了,沒有跨年的狂歡氣氛,這可不行!我來打個鼓吧,大家熱鬧熱鬧!」
才說完,他放下酒杯,轉身跑到了他在地下室搭的一個小小舞臺上,舞臺上有一組爵士鼓,地上橫放著一把貝斯,原來這個小小舞臺是為了他和朋友自組的樂團練習而搭的。本來楊晴朗已經走到了爵士鼓那裏去,驀地一眼瞥見了藍沐風眉頭略略一皺,心里默默的嘆了口氣,罷了,罷了,這位藍少爺還是不喜歡爵士鼓!腳下立即踩了煞車,轉了方向坐到了鋼琴前,自彈自唱起了一首英文老歌。
在樂團中楊晴朗雖不是主唱,但本身歌喉卻是極好的,低沉、略帶沙啞,自有一番迷人的魅力。楊晴朗唱得忘我,一首接著一首,有活潑有抒情,忽而曲風一轉,又唱起了近幾年流行的國語歌曲。
夏茵茵坐在藍沐風對面,一邊喝著香檳一邊欣賞楊晴朗的歌聲,聽著聽著,一杯香檳也喝得差不多見底了,兩頰熱辣辣的,整個人有些飄飄然。
楊晴朗所唱的流行歌曲中,歌詞總不乏一些情情愛愛、傷心失戀,夏茵茵雖對于情愛之事還在懵懵懂懂的階段,但那些動人的旋律配上楊晴朗的歌聲,難免觸動了她稚嫩的少女情懷,一對水靈靈的眸子常常情不自禁的就往藍沐風身上飄去。
那藍沐風背靠著沙發,左腳翹在右腳之上,手里拿著香檳杯,有時默默地凝視著杯里還沒喝完的香檳,有時凝視著鋼琴前自彈自唱的楊晴朗,但更多的時候,他的目光卻彷彿不在這個時空里,反而像是在陷在另一個不知名的時空里飄蕩。
在藍沐風那一對如湖水般深邃迷人的眼眸中,瀰漫著一股夏茵茵所不能理解的、濃烈而又深沉的悲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4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