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真濕夾得我好爽!_未婚先孕偷偷把孩子生下來

第九章 沖突與決定 (2) 《古典音樂大賽》,這是一場古典音樂界相當看重的比賽,比賽中的評審,則都是古典音樂界里的大老或是有成就的年輕新秀擔任,水準相當之高,但凡學音樂的年輕學子中成績較為優秀的,都會躍躍欲試,想要報名參加,只要能在比賽中打敗無數強勁的對手脫穎而出,就會被視為是一項極高的榮譽,受到古典音樂界的重視,為將來的成功鋪路,踏出第一步。反之,若是本身程度不夠好的學生來參加比賽,就只能是來鬧鬧笑話了。
也正因為如此,楊晴朗的擔憂也不是不無道理。夏茵茵年紀尚小,又不是古典音樂圈里的人,不懂這些事也就罷了,難道藍沐風也不懂嗎?要比賽,也可以隨便找些小型的業余比賽,輕輕鬆鬆的去比就好,何必要參加這種大型的專業比賽呢?雖然說他覺得茵茵去不一定會鬧出甚么笑話來,但要在眾多優秀的音樂學子當中一起去被無情殘酷的評比,這又是何苦呢?
「既然決定去參加比賽,我們就要把握時間練習,」藍沐風說:「首先我要先選好妳比賽時所要彈的曲目,只不過我聽你彈過的曲子有限,今天還不能馬上決定曲目,妳能先把我要妳練的拉威爾和德布西彈一次給我聽嗎?」藍沐風坐到椅子上翹起腳,兩手十指交握放在大腿上,已然是準備好要聽夏茵茵彈琴了。
「先彈德布西吧!」他說。
「好。」夏茵茵準備好,便按照順序,先彈了「印象」第一集,然后是第二集。藍沐風眼光望著天花板,認真地聽著。
由此看來,三人之中,楊晴朗顯然是多余的了,他看著他們兩人沉浸在音樂之中,全然忘記了他的存在,但這里可是他的地盤呀!楊晴朗在心里默默地感嘆了一回,無可奈何地搖搖頭,下去地下室做他自己的事了。
在花了二十幾分鐘后,藍沐風終于聽完夏茵茵的彈奏,夏茵茵側過身來看他,他摸著下巴沉吟了一會,說道:「妳應該有些地方還沒弄懂。」
一說就說到了夏茵茵的心坎里,「對,對,」夏茵茵點頭如搗蒜,立刻翻開譜指了好幾處說:「這里,這里,還有這里……為什么我總覺得彈不好?」
「這里妳感覺像甚么?」
「水的波光。但是我總覺得我彈不出那種感覺。」
「妳這樣試試看。」藍沐風走到了另一架鋼琴前,打開琴蓋示範了一小段。「妳的手腕要這樣動……」
只見藍沐風的手腕輕轉,頃刻間,夏茵茵宛若就到了水的世界。
然后她試彈了一次,不太成功,藍沐風放慢動作做了一次給夏茵茵看,夏茵茵依樣畫葫蘆的試了試,果然漸漸的有波光在她眼前出現,她高興得轉頭過去望著藍沐風,見藍沐風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這天下午,他們只練完了德布西,拉威爾還沒有時間練習就已經到了要回麵店的時間了。
「藍大哥,我必須要回去麵店里幫忙了,」夏茵茵萬分依依不捨的收著鋼琴與琴譜。

「那好,剩下的我們明天再彈。」藍沐風說。
這個時候,楊晴朗從地下室上來了,聽到藍沐風說明天再彈,連忙欸了幾聲跑過去說道:「沐風你忘了,明天我不開門,要到過年后才開門。」
藍沐風眉頭不覺皺了起來,沒錯,他的確又忘了這件事。這本是一樁無關緊要的小事,但卻會嚴重影響他和夏茵茵的練琴進度,如此一來可就不是小事,而是天大的事了。
「沒關係,藍大哥,我們過年后再練習。」夏茵茵黯然地說。

第九章 沖突與決定 (3) 默默地看著夏茵茵收拾東西,忽然藍沐風說道:「茵茵,明天我一早去妳家接妳,晚上再把妳送回家去。」
這話夏茵茵沒聽懂:「要去哪里?」
「我家。」藍沐風說:「過年這期間,妳每天到我家來,用我的琴練琴,一天可以練上八小時。」
夏茵茵還沒驚叫,那楊晴朗就已經先跳腳了:「沐風!」
「這……我阿姨不會答應的。」夏茵茵心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林瓊玉。
「我等一下就去和她說。」當藍沐風說這句話的時候,就好像他在說「我等一下就去吃飯」那樣簡單。
但是夏茵茵面有難色,她不是不愿意,而是林瓊玉怎么可能放她走?
「沐風,這樣不好吧?」楊晴朗從旁說道:「你也知道茵茵家里的情況,茵茵根本沒辦法為自己作主,你是不是該為她想一想?」他試圖由夏茵茵的立場幫她說話解圍,至少他自己認為這是在幫她。乖寶貝真濕夾得我好爽!_未婚先孕偷偷把孩子生下來
「為了練琴,有何不好?」藍沐風冷冷地說,一臉的不以為然。「更何況,茵茵已經答應了要去比賽了,對她而言,現在還有甚么比比賽更重要的?」
「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樣,為了音樂可以不顧一切。還有,你要怎么對她阿姨開口說過年期間你都要把茵茵接到你家去練琴?」面對藍沐風的不以為然,楊晴朗不禁有些惱火起來。
「直接說明。」
「萬一她阿姨不答應呢?」
「不會。」
「你哪里來的把握?」
「不是我有把握,而是一定要這么做才行。」
「為什么非得這么做不可?」楊晴朗的聲調越來越高,因為這已經不光是因為藍沐風要在過年期間把夏茵茵從她那苛刻的繼母身邊帶走,會引響到夏茵茵和她家人相處的問題了,而還是藍沐風為什么非得這么固執和一意孤行?他是茵茵的甚么人,憑甚么幫她安排這么多的事?
從小到大,藍沐風那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唯我獨尊的傲氣,不總是會把他惹得火冒三丈?縱然藍沐風的才華世間罕見,也的確值得他如此驕傲。
「就是得這么做。」藍沐風連一句解釋都不愿多說。
看!就是這種態度!那種不可一世的神情!
「給我一個理由!」楊晴朗幾乎要咆哮起來了,從他們在「討論」鋼琴比賽的事情起,他就已經在忍住他的脾氣了。「你有甚么權力做這些事?」
不甘示弱,藍沐風緊接著楊晴朗的話之后大聲回道:「你忘了我告訴過你的事了嗎?」
「甚么事?」楊晴朗吼著。
「天賦!」藍沐風只大聲回答了這兩個字,簡單,而又凜然。
這兩個字像閃電一般劃過兩人當中,驟然間兩個人都同時靜默了下來,一聲不吭的怒視著對方。
上回藍沐風在地下室里對楊晴朗說的話在他耳邊一字一句地迴響起來:「茵茵是塊未經琢磨的稀世寶玉,她已經有了一切這世上想把鋼琴彈好的人所擁有的驚人天分,只要有人好好的來雕琢她,為她鋪路,茵茵他日必成大器。」
看來良馬果真需要伯樂!聽夏茵茵彈琴這么多年,楊晴朗只覺得她在沒有老師教導的情況下可以彈得絲毫不比學音樂的學生遜色,實在難得,但這世上彈琴彈得好的人太多了,有音樂天分,這也并不是甚么稀奇的事。可是他也相信藍沐風,他知道藍沐風不可能看走眼。
在旁邊聽著藍沐風和楊晴朗為了她而爭執的夏茵茵不禁濕了眼眶,「藍大哥,楊大哥,你們別吵了,好嗎?」
看到夏茵茵眼圈兒都紅了,楊晴朗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氣,他退一步想,自己不是也沒有權力阻止藍沐風來幫助眼前這個無父無母的小妹妹嗎 ?或許藍沐風的安排雖然看似無理,其實卻是對的呢?
「沐風,對不起……」楊晴朗軟化了自己的態度。
「我也激動了……」藍沐風的語氣也和緩了下來。
火藥味終于解除了。
「茵茵,妳阿姨的問題交給我解決,好嗎?」藍沐風溫和的對夏茵茵說。
「嗯……」夏茵茵眼中噙著淚水點頭。她覺得很感動,除了在天堂守護著她的媽媽之外,原來這世界上還有人關心她。
這時,墻上的鐘已經指著五點鐘了,楊晴朗一發現五點鐘,立刻用手指著墻上的時鐘,夏茵茵往墻上一看,不覺驚叫一聲,慌忙要走。
「茵茵!」藍沐風叫住夏茵茵:「我先開車帶妳回去,順便見見妳阿姨。」語畢,藍沐風一手拎起大衣,一手拉了行李箱先行走出樂器行。夏茵茵匆匆和楊晴朗道了再見,跟著藍沐風的后面跑了出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4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