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真濕夾得我好爽3p_未婚先孕堅持生下孩子

第十章 交涉 (1) 當藍沐風將車子駛到夏茵茵家的麵店前時,恰好麵店右前方有輛本來停在停車格里的車子剛開走,藍沐風眼明手快,立即將車子停了進去。停好后,藍沐風不等夏茵茵,逕自開車門下了車,快步走進了麵店里。
那時店里還沒有客人,林瓊玉正坐在店里和一個街坊鄰居一面扯著嗓門說話一面包餛飩,一眼瞥見藍沐風走了進來,只當是客人上門,連忙將手一擺,隨便指著店內的桌子漫不經心地說:「都可以坐。」
但是藍沐風直直地走到她跟前,直接了當地說道:「我不是來吃東西的。」
及至藍沐風走到林瓊玉和那位鄰居大嬸的面前,他那俊美的外表赫然讓兩位不修邊幅的中年大嬸心底暗暗吃了一大驚,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
「蛤……不是來吃東西的喔?那你是……?」上下打量著藍沐風,林瓊玉覺得此人似乎有些眼熟,好似在哪里見過似地。
這時夏茵茵才跑進麵店里,看到夏茵茵,又見夏茵茵一進來就站在藍沐風的身旁,分明就是和他一起回來的樣子,林瓊玉這才猛然想起,眼前這位俊美的男子,不正是借鋼琴給夏茵茵練琴的樂器行老闆的朋友嗎?她還記得他們上次才一起來過麵店里找夏茵茵,夏茵茵還自掏腰包的請他們吃飯。沒錯,就是這個人!
「可否借一步說話?」藍沐風劈頭就問林瓊玉,一樣是沒有問候語,聽起來語調也不是很客氣,甚至可以說是沒有禮貌。但藍沐風就是有一股魔力,讓人無法對他說不。
「可以啊,可以啊!」林瓊玉連聲應著,心里一陣狐疑,瞄了一眼藍沐風身旁怯生生的夏茵茵,放下手中的餛飩,兩手在旁邊揉成一坨的衛生紙上隨便擦拭了兩下后,撇下鄰居大嬸準備跟著藍沐風走到店外。
夏茵茵見狀,也要跟著出去,卻被藍沐風伸手橫在她面前擋下,「妳在這里待著。」這是近乎命令般的口吻。
「茵茵妳去幫我包剩下沒包完的餛飩。」林瓊玉指著桌上沒包完的餛飩說。
既然他們二人都這么說了,夏茵茵沒得選擇,只好乖乖待在店內,目送著他們走出麵店的背影。
藍沐風和林瓊玉一起走到店外,在騎樓下轉角處的柱子下說話。夏茵茵一顆心七上八下地吊著,待要坐下包餛飩卻又沒有心思,忍不住將腳一步一步地挪到店門口,把身子倚在門邊,想要聽聽他們到底在說些甚么,無奈馬路上車聲鼎沸,她是一句也聽不清楚,不過,臉上的表情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光看那林瓊玉的臉色,夏茵茵就知道事情難辦。每年過年在家,就算麵店不開門,林瓊玉那幾個姊妹淘一來,四個人打牌打到不分晝夜,難分難解,所有一應斟茶遞水、出門跑腿、買菸買酒買小菜,還有一日三餐,哪一樣不都是夏茵茵在家里伺候著,倘若夏茵茵不在了,誰來伺候她們?
只見藍沐風說一句,那林瓊玉便要比手畫腳地說上十句,夏茵茵只當情形不妙,琢磨著那藍沐風雖然冷漠,但畢竟是個有學識涵養的人,且不多話,如何能夠對付林瓊玉這種會在菜市場里不顧形象大聲殺價的市井婦人?
正暗自擔心著,忽然林瓊玉一瞥眼,發現了夏茵茵在門口處探頭探腦,把手一揮,口里粗魯地大聲喊著:「趕快去包餛飩啦!」這一喊,連藍沐風都轉過頭來,夏茵茵趕緊縮回身子,乖乖地回去包餛飩。

第十章 交涉 (2) 只是夏茵茵才在放著肉和餛飩皮的桌前一坐下,那個打從剛剛藍沐風進門后到現在都坐在桌子前冷眼旁觀一切的鄰居大嬸張媽媽就再也隱忍不住了,她把身子往前傾,好奇地問夏茵茵:「茵茵,妳認識那個帥哥喔?」
口里輕輕的嗯了一聲,看也不看張媽媽一眼,夏茵茵兩只手已經開始熟練的包起餛飩來了。包餛飩這種事,就算閉著眼睛她也能做好。
「你們很熟嗎?」張媽媽刻意又把頭湊近了些問,一張想要打探些八卦消息的嘴臉。
「還好。」那張嘴臉夏茵茵看了心里不是喜歡,基本上她一向不太與這個喜歡說人是非道人隱私的張媽媽聊天說話,因此只是懶懶地應著。
「剛剛是他帶妳回來的喔?」
「對。」
「開車嗎?」
「對。」
「甚么車?」
「不知道。」
「他家住哪里?」
「不知道。」
「那個帥哥是干甚么的?」
「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妳甚么都不知道?他看起來很有錢捏!」
「是真的不知道。」夏茵茵有點不乖寶貝真濕夾得我好爽3p_未婚先孕堅持生下孩子難耐煩,又兼一心掛著外面藍沐風和林瓊玉的對話情形,不知他們談得如何,反正張媽媽問的有關一切藍沐風的事她是真的都不知道,所以就都乾脆一律用「不知道」三個字回應就好了。張媽媽見她懶懶的,甚么話都套不出來,自覺有些自討沒趣,撇了一下嘴,也就不再多問了,翻了個白眼,轉身將被靠在墻壁上,拿起桌上的一杯珍珠奶茶用吸管吸著。
等待的時間一分鐘就像一小時那么久,包完了一整盤的餛飩后,藍沐風和林瓊玉終于走進來了,由藍沐風的臉上夏茵茵看不出事情的進展如何,但藍沐風身后的林瓊玉則是笑容滿面,春風得意,看起來高興極了。
或許是因為林瓊玉笑得太高興了,夏茵茵覺得她臉上油光氾濫,一閃一閃的。
「餛飩包完啰?那去后面洗菜!」林瓊玉慣性的對著夏茵茵頤指氣使,才說完,忽然自己用手摀了摀嘴,笑著看了一眼藍沐風,立即改口道:「啊!不用不用,妳先坐著休息一下,等客人來了再去煮麵。」說時,一面把夏茵茵推到另一張桌子旁的椅子上坐下,又殷勤的對藍沐風笑瞇瞇地說道:「藍先生,我煮碗餛飩麵給你吃,我叫茵茵陪你齁!」
態度是三百六十度,不,根本是七百二十度的大轉變,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不用了,謝謝妳。」藍沐風冷冰冰的謝絕:「我要走了。」
「啊!要走了,這么快,好的好的,藍先生一定是很忙,你慢走!」又轉身對夏茵茵招手笑罵:「還坐在那裏干嘛,趕快起來送藍先生啊!」
夏茵茵連忙從椅子上起身,連同林瓊玉一同把藍沐風送到門口。
臨走前,藍沐風轉身對夏茵茵交待道:「從明天早上開始,我每天會開車到妳家樓下接妳去我家里,晚上送妳回來,直到妳的寒假結束。」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了,身后留下鞠躬哈腰的林瓊玉,和如墮五里霧中的夏茵茵。
到底藍沐風和林瓊玉都說了些甚么,竟可以把林瓊玉治得服服貼貼的?
這天晚上,一改往日對夏茵茵不是臭著一張臉,就是呼呼喝喝的態度,林瓊玉對夏茵茵特別的好,簡直是好極了,不但整晚都掛著笑容,還怕她太累,說累了就要休息之類的話,讓夏茵茵非常不習慣,她差點要以為藍沐風給林瓊玉灌了甚么迷魂湯,或是施了甚么法術,才能夠把林瓊玉一整個人都給改變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4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