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張大點我進不去_未婚女夢見自己生女孩

第十六章 (1) 相處與訓練–相片美人 泡麵都是碗裝的,雖有好幾碗,但清一色都是牛肉麵口味,沒有其他選擇,夏茵茵和藍沐風一同站在廚房的料理檯前,各自撕開了調味包灑進泡麵碗里,加進了熱開水,端到餐桌上去放著。
華美的餐桌前,藍沐風和夏茵茵比肩而坐,亮晶晶的桌面上孤獨地放著兩碗泡麵,每一個泡碗上又都放著一雙筷子「鎮壓」住,熱氣夾雜著泡麵的香味由縫隙中死命向外竄出,直撲夏茵茵鼻子而去,惹得夏茵茵的肚子嘰哩咕嚕的叫,不但她自己聽見,連藍沐風也都聽到了,側過頭去望著她,夏茵茵羞得立刻用兩手抱住肚子,但肚子不爭氣,生怕藍沐風聽得不夠清楚似的,居然接二連三地叫著,只好瞇著一對眼睛,難為情地對藍沐風笑了笑。
「看來妳真的餓了,」藍沐風眨著他美麗的睫毛乖把腿張大點我進不去_未婚女夢見自己生女孩輕輕一笑:「開動吧!」
在藍沐風面前雖然很想要顧到形象,但是畢竟肚子餓這件事是忍不住的啊!夏茵茵就等著藍沐風說開動,因此藍沐風才一說完,夏茵茵立刻迫不及待的撕開碗上的鋁箔紙,用筷子攪了攪泡麵,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一面還發出了簌簌的聲音。夏茵茵通共只花了五分鐘就將麵條吃完,還把湯都喝到一滴不剩。
她吃東西很快,這也是生活中訓練出來的,更何況泡麵是老朋友,饑餓是催化劑,吃起來更快。
見她幾分鐘內就吃得一乾二凈,而自己的泡麵卻只動了幾口,藍沐風帶著一絲與其說是驚異,不如說是驚異中帶著有趣的神情睇著她。
「好飽啊!」夏茵茵恭恭敬敬的放好筷子,雙手在紅潤的嘴唇前輕輕合十,酒足飯飽地笑著。
怕她肚子還餓,藍沐風問道:「再來一碗?柜子里還有很多。」
「我夠了,不用再吃一碗,謝謝藍大哥。」夏茵茵拍拍肚子,臉上憨憨地笑著,不久又補了一句:「真好吃,真好吃。」
「這就是普通的泡麵而已,哪有那么好吃?」
「很好吃啊!藍大哥,我很好養的。」
其實,夏茵茵心里真正想說的是,和藍大哥在一起吃飯,這天底下還能有難吃的東西嗎?這泡麵平日里夏茵茵也是吃過的,她自已一個人吃的時候,就真的是沒有那么好吃嘛!
「我還沒吃完,妳看妳要到客廳里去坐坐或是要干甚么都隨妳意,等我吃完我們就可以上樓去了。」
「好。」夏茵茵口里應著,屁股卻還坐在椅子上沒有動,她想要陪著藍沐風吃飯,欣賞他吃飯的樣子。
可是就這么目不轉睛地盯著人家吃飯不也挺奇怪的?就在藍沐風察覺到夏茵茵的視線逗留在自己身上沒有移開的意思時,他不由得看向了她,就在這一瞬間,夏茵茵倏地站了起身,打算離開餐桌。
「藍大哥,我在客廳走一走,消化一下。」
開玩笑,若是讓藍沐風發現她像個花癡般的死命盯著他看,藍沐風要做何感想啊?夏茵茵兩手背在身后,趿著拖鞋,裝模作樣的,慢悠悠地從餐桌處走到客廳,又繞到壁爐旁的鋼琴前,瞧了一瞧,發現這架客廳里的鋼琴在近處一看,似乎比樓上琴房的兩臺更大更長。
「藍大哥,這臺鋼琴怎么那么大啊?它也是史坦威嗎?」夏茵茵站在鋼琴旁大聲問著。
「這臺是史坦威,它有二百四十七公分長,是演奏型的鋼琴,樓上的只有兩百二十幾公分,小了一點。」
「喔……」夏茵茵點點頭,樓上琴房里的那兩臺,可也都比楊晴朗那裏的鋼琴要來得大上許多呢!
裝飾壁爐就在旁邊,夏茵茵又晃到了壁爐前,壁爐上擺了一些可愛的裝飾品,還有一個精巧的雕花相框,里面放了一張相片,夏茵茵稍稍彎了身子,把眼睛湊到相片仔細看了看。
相片里是一男一女在一座歐洲古城堡前的合照,照片中的美男子是藍沐風,雖然跟現在一樣高高在上,驕傲冷漠,但他臉上的笑容比現在燦爛些,身上穿著一件風衣,風姿卓絕。他身旁站著一位曼妙的妙齡小姐,身上也穿著一件剪裁合身的米色風衣,親熱地把手勾著藍沐風的手臂,將頭輕輕貼在藍沐風的肩上。這位小姐的相貌極為美麗,臉上笑靨如花,既有成熟的女性魅力,又散發著清新可人的味道。
好美的小姐啊!
注視著相片中美人的同時,林瓊玉她們的話猛然間變成了一只大槌子,重重地往夏茵茵的心里槌了下去。登時夏茵茵心里與耳邊都嗡嗡作響起來。
–「那個藍先生條件那么好,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
不過,也有可能是妹妹。
–「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
天啊!最后那一句為什么像一個糾纏不清的幽靈,拼命的在夏茵茵耳畔瘋狂地重複著?是妹妹的這個念頭,一下就被淹沒掉了。

第十六章 (2) 相處與訓練–心儀之人 「茵茵,茵茵,在發甚么愣?」
直到藍沐風從背后搖著夏茵茵的肩膀,夏茵茵才從被幽靈的糾纏中解脫出來。
「呃……我……」夏茵茵的舌頭打了結似的:「我,我在看,相片。」
瞄了一眼相片,藍沐風沒有針對相片多說甚么,只說:「我也吃飽了,我們上樓去練琴吧!」
從藍沐風的臉上夏茵茵完全看不出來他在看那張相片時心里的感受或是想法,夏茵茵很想問照片中的美人是誰,但是又不敢問,她因為有心事所以走得很慢,望著走在前面的藍沐風的背影,看著他被照片中美人靠過的肩頭,勾過的手臂,心里茫茫然地有種失落感。
回到琴房后,藍沐風對夏茵茵說:「茵茵,雖然妳才剛剛練習了李斯特的敘事曲,但是妳可以先彈第一個大段落給我聽聽看嗎?我想要先看看有沒有甚么問題,畢竟到比賽的時間有點匆促,如果有問題,我可以先告訴妳。」
「好。」夏茵茵遵照藍沐風的指示,將第一大段彈了一次。
不過因為夏茵茵心事重重,所以彈得并不好,藍沐風皺了皺眉。「以妳的能力,就算曲子是昨天才練的新曲子,妳也沒有理由會彈成這樣啊!」
并不是夏茵茵彈錯了許多音符,而是她完全沒有投入。藍沐風的聲調里聽得出來有那么一點點的不悅,因此夏茵茵像做錯了事的小孩,低下頭來沒有吭聲。
「茵茵,」過了一會兒,藍沐風把鋼琴椅子從另一架鋼琴前拉到夏茵茵的身邊,口氣已然溫和了下來,「我知道妳年紀還小,但是,妳應該從來沒交過男朋友吧?」
沒由來的問了這么一句,夏茵茵心里有鬼,猛地抬起頭來,「沒,沒有啊!」
「不用如此緊張,」藍沐風眼中含笑道:「我也猜是沒有,不過妳之前彈蕭邦第一號和第三號敘事曲給我聽的時候,我卻覺得妳是一個感情相當豐富而又細膩的孩子,如果要彈李斯特這首曲子,就算沒談過戀愛也一定能彈得比別的同年齡的孩子好。」
「是……」夏茵茵輕聲嚅囁著。
藍沐風沒有通天眼或讀心術,他不可能知道本來心情極好的夏茵茵,在那極短的時間里面,是因為看到了照片和被林瓊玉他們的談話所影響,因而導致她心神不寧,無法盡全力投入情感去彈。
「不過,我知道這也怪不得妳,」藍沐風試圖著循循善誘:「不如這樣,妳想想看,妳有沒有曾經有過心儀的異性對象?」
這話雖不是沖著夏茵茵而來,但夏茵茵的心臟卻差點停止了跳動,她抿著嘴,張大眼睛看著離她只有那么一點距離的藍沐風,深深吸了一口氣。
「看妳的樣子是有了?」藍沐風眼中的笑意更濃了:「那我現在要妳試著想想那位曾經是,或現在仍然是妳的心儀對象,用想念他的心情來彈這一段。」藍沐風指著譜上剛才彈過的一段說。
這不難,夏茵茵為了不想再讓藍沐風失望,她轉身面對鋼琴,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幾下,忘記照片中的美人,忘記林瓊玉她們的話,讓這個地球變成一個只有她和藍沐風的世界……
手指輕輕放到琴鍵上,夏茵茵想著藍沐風,彈出了這一段……
彈完之后。
「很好,茵茵,是這樣的感覺,」藍沐風高興地說。
夏茵茵靦腆地瞄了藍沐風一眼,然后害羞別開視線,不敢注視藍沐風,只從嘴里輕輕的「嗯」了一聲。
「現在我要跟妳說說李斯特這首曲子的故事,妳就會知道為什么我要妳這么做了。」
「這首曲子是有故事的嗎?」帶著一絲好奇,夏茵茵緩緩的又將眼光移回到了藍沐風的身上。
「對,我現在就先把這個曲子的故事講給妳聽吧!」
「好。」
「但是,首先我要告訴妳,不同的學者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認為這首曲子與神話里的愛情故事有關連,有些人則認為它是李斯特由德國詩人布爾格的一首敘事詩中得到靈感而作。」藍沐風拿著譜說,兩人離得更近了,藍沐風身上飄散著一種像是春天草原上混和著青草與花朵香味的氣息,這氣息不斷地飄進夏茵茵的鼻子里,像是迷魂香似的迷得夏茵茵暈陶陶的。
「那我要聽哪個故事?」夏茵茵輕飄飄地問。
「我先告訴妳希臘神話里的故事,因為它比較容易想像。」
「好。」夏茵茵輕飄飄地點點頭。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5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