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趴下乖把腿張開的_末世為王txt免費

第二十五章 (3) 古典音樂大賽–第二輪–森林的絮語 從舞臺上下來的陸予寧,在回到座位上時瞅了夏茵茵一眼,細長的眼睛里充滿了得意的神色,彷彿已經是在驕傲的跟向她預告自己的勝利似的。
終于輪到夏茵茵上臺了。她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走上舞臺,在經過舞臺上那通往后臺的半掩著的門邊時,一個黑影子正站在門邊,動也不動地由暗處中注視著她。夏茵茵轉過頭去,雖然她看不清楚藍沐風的臉,但這不重要,在她的腦海中,她已經勾勒出藍沐風此時的眼神了。
舞臺上的鋼琴,孤伶伶地佇立在亮麗的舞臺上,夏茵茵必須自己一個人孤單地坐在這孤獨的鋼琴前演奏完所有的曲目。不過,她并不覺得自己孤獨,因為,藍沐風在她身后陪著她。
敬禮,掌聲,撩起裙襬,坐下。
第一首曲目,當然是李斯特的練習曲。
前幾位參賽者清一色都是選擇彈李斯特的「超技練習曲」,展現自己技巧上的高超實力,以獲得評審的青睞。
但藍沐風早就猜到「超技練習曲」會是最多人的選擇,而能進到第二輪的學生,哪一個不是能將超技練習曲彈到零失誤的?哪一個不是擁有絕佳技巧的?因此若要在強手中凸顯出夏茵茵來,夏茵茵一定還要再比別人多些甚么才行。
與夏茵茵相處了這段日子,藍沐風早已深知夏茵茵的單純與善良,以及在她天性中那一份與世無爭的恬淡,所以他毫不猶豫地幫夏茵茵選擇了另一套被命名為「音樂會練習曲」中的一首曲子,「森林的絮語」。
這是一首有著像童話中的森林一般可愛愉悅曲子,雖然在一開頭的部分,它并沒有一個炫麗的開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清新愉快,彷彿微風吹過耳畔髮際一般,令人耳目一新,心曠神怡。
曲中所描述的音樂情境,絢麗繽紛,微風的吹拂,陽光透過樹葉縫隙撒下的點點晶亮,小動物們愉快的對話,森林里清新以及熱鬧的氛圍,都因為藍沐風帶著夏茵茵在山林中的散步而令夏茵茵更加容易想像。
再加上藍沐風指導她的各種技巧,使得夏茵茵能非常自然的將大自然中歡快的情景,用她靈巧的指尖去描述出來。
當然,因為有藍沐風在身邊的緣故,在山林中的散步簡直與在伊甸園里散步沒有兩樣。那是烏托邦,是香格里拉!
透過自己的指尖,夏茵茵把這些都傳達出來給聽眾與評審了。臺下的每一個人,雖然沒有聽到熱血沸騰,但心情卻都在不知不覺間被夏茵茵傳達出來的清新愉快所感染,在聽了一段之后,漸漸的臉上都掛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他們幾乎忘了這是一場令人緊張的比賽,只是非常愉悅地在欣賞享受著這可愛優美的音樂。
當然,曲中的高潮之處,夏茵茵非常自然地將它醞釀出來,然后爆發,最后在回歸于恬靜的氣氛之中……
接下來藍沐風為夏茵茵選的曲目是蕭邦「敘事曲」第二號與第三號。
蕭邦第二號「敘事曲」的開頭,便是一段極美的旋律。夏茵茵為了將情緒轉換過來,閉上了眼,先在心里哼唱了一句開頭的旋律。
驀然間,藍沐風方才為她取下頭髮上黏住的棉絮時那種溫柔親暱,還有那發自內心溫柔的叮嚀,都像甜蜜的彩色棉花糖般印在夏茵茵的心上,夏茵茵的嘴角邊不知不覺地泛起了淡淡的甜笑。
手指重新放回琴鍵上,帶著甜美的記憶,夏茵茵把她心中甜甜蜜蜜的棉花糖送到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嘴里,沒有一個人不享受著這甜美和平的樂音。
然而,到了暴風雨的段落,夏茵茵心情再度一轉,把暴風雨帶到了音樂廳內,刮得人人皆是膽戰心驚。幸虧最后是以平靜作為結束。
至于第三號「敘事曲」,藍沐風已經把夏茵茵教得比他們倆出認識時還要好,再加上與藍沐風這些時日的相處,夏茵茵不覺間將她心底最深處,那所有對藍沐風的愛慕之意盡數融入,還有存在于兩人之間的甜美,快樂,不安,風暴……
彈完了以后,臺下一片寂靜無聲。夏茵茵伸手抹去臉上的汗水,當她由椅子上站起來敬禮時,臺下的聽眾才彷彿醒過來一般,給了夏茵茵熱烈的掌聲。

第二十五章 (4) 古典音樂大賽–風的影子 不知道藍大哥覺得我今天表現得如何?走下臺的時候,夏茵茵在心里琢磨著。
今天這一場比賽,二十分鐘下來,夏茵茵覺得自己比昨天還要穩靜沉著,更能在舞臺上掌控琴鍵與自己的情緒了。這樣也算是一種進步吧?
接下來第七號以及八號,表現也相當出色,四十分鐘的時間好像十分鐘,一晃眼就過去了。彈得好才能讓人有覺得時間很短的感受。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夏茵茵覺得下臺之后,陸予寧瞧她的眼神里,敵意比原先又多了好幾分。本來就不友善了,現在又更讓夏茵茵連與她打招呼都不敢了。
第二輪的比賽結束之后,司儀宣布晚上六點整會在網頁上面宣布成績,將會有四個名額可以進入到七月暑假時最后的總決賽。
在每一位參賽者都離席后,夏茵茵還坐在座位上等吳教授,正東張西望時,吳教授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從另一邊拍了拍夏茵茵的肩膀。
「茵茵,跟我來,我帶妳去找沐風。」臉上的笑容還是這么的慈祥。
「是。」夏茵茵立刻起身。
「茵茵,妳今天表現很好,比昨天還要穩,還要好,每一首曲子我都很欣賞,妳的音樂里,有沐風的影子。」吳教授笑得眼睛都只剩下一條縫了。
這么和藹可親的老教授,應該對每個學生都是這么鼓勵的吧!夏茵茵思忖著。可是他的鼓勵又像是發自肺腑,不像是場面話。
而且那一句「有沐風的影子」,著實讓夏茵茵聽了,打從心底就雀躍不已,開心乖趴下乖把腿張開的_末世為王txt免費不已。
能當藍沐風的影子,那敢情好,如此一來,不就可以一輩子與藍沐風形影不離了嗎?所以,就算是影子也沒有關係……雖然吳敬宣教授不是這個意思,但夏茵茵硬是要這么想,還沾沾自喜。
跟著老教授九拐十八彎,在長廊的盡頭,藍沐風就像港灣,在那裏在等候她歸來。兩個人的視線,從夏茵茵出現在長廊的這一頭時,就緊緊地對在一起了。
喜孜孜地走到藍沐風的身邊,藍沐風看夏茵茵頭髮有些亂了,微笑道:「茵茵,過來。」
于是夏茵茵又走近了一點,幾乎要貼到藍沐風的胸前了。
一面伸出手來幫她整理撥平頭髮,一面用著寵溺的口吻說:「怎么彈得頭髮都亂了?下次得要再買個夾得緊些的髮夾了。」藍沐風的話語里,包含著無限的寵愛。
嘟著嘴,抬起眼睛眉毛,夏茵茵直要往自己的頭上瞧,但是這當然是徒勞一場。不過因為這模樣有些傻氣,藍沐風忍不住微微一笑。
這時,吳敬宣教授說話了:「沐風,這可真是你一手調教出來的,我在茵茵的音樂里,聽見了你的音樂,但你又讓茵茵同時保有了屬于她原本的性格,你還真好樣兒的!」吳敬宣教授看看藍沐風,又看看夏茵茵,一只手搭在藍沐風肩上,另一只手搭在夏茵茵肩上,笑吟吟地說:「你們倆,真是讓我驚艷啊!」
「我可是藍大哥的影子喔!」夏茵茵在心里自己跟自己說,因為太開心,怕自己笑得太過燦爛,讓人生疑,因此連忙緊緊地抿著嘴,只把眼睛都給笑彎了。
「沐風,帶著茵茵跟我和靜敏一起吃飯?」吳敬宣教授今天又問了藍沐風一次。
「吳教授,我……」藍沐風的表情明顯為難了起來。
「呵呵,不免強,不免強,我也沒告訴靜敏那丫頭你回來了,省得你不待見她,她又傷心。」吳敬宣教授看起來比昨天還要釋懷。
「對不起。」藍沐風低下頭來,面帶歉疚。
「千萬別說對不起,你知道,我們都尊重你的選擇。我相信如果不是為了要帶茵茵來比賽,你也不會找我。」
「對不起。」被這樣一說,藍沐風更加內疚了。
在一旁靜靜地聽著藍沐風和吳敬宣教授對話的夏茵茵,本來正暗中絞盡腦汁的猜測他們口中這位「靜敏」的身分時,霍地被吳敬宣教授在肩頭重重的壓了一下,「茵茵,妳真是有福氣的孩子啊!」
「喔,謝謝。」被這一說,夏茵茵的眼睛又笑彎了。
點了點頭后,吳敬宣教授把兩手背在身后,轉身離去。
這時,藍沐風的手機響了,他拿出手機低頭看了看來電顯示,眉頭一皺,遲了兩秒鐘才接起電話。
「喂,伯母。」
伯母?甚么伯母?
對方說了幾句話后。
「……您說甚么?」藍沐風語氣中充滿了驚異,瞄了一眼夏茵茵,然后邊聽著電話邊往轉角處走去,似乎是有甚么不方便讓人聽到的事情要講。
站在原地望著藍沐風講電話,夏茵茵看他的神情凝重,猜測這通電話講得并不是甚么令人高興的事。
掛下電話后,藍沐風單手撐在墻上,低頭看著地板。
雖然看不見藍沐風此刻臉上的表情,但夏茵茵猜想他一定是正在煩心,因為這種動作在夏茵茵的認知里,是懊惱,是沮喪,亦或是心煩意亂。良久之后,藍沐風才鬆開了他現在的姿勢,轉身朝夏茵茵走來。
「我們先離開這里吧!去吃飯,吃完飯后我們去一個地方。」方才藍沐風眼中的溫柔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果然是一臉的煩愁。
「去哪里?」
「上次買禮服的地方。」
再不多看夏茵茵一眼,藍沐風沉著一張臉,快步朝停車場走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7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