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夾住不許流,晚上回來檢查_末世最強收女系統

第二十六章 (3) 精選禮物 — 平分秋色? 「還有,」藍沐風叫住正要拿衣服去結帳的Vicky:「幫茵茵再挑一個能把頭髮夾得緊一些的髮飾,上次買的那個太鬆了。」
驟然間夏茵茵心中又是一酸,不過,這回卻是帶著感動的甜蜜,而不是苦澀。比賽完時藍沐風為夏茵茵梳理她凌亂的頭髮時所說的話,他沒有忘記。
「沒問題!」Vicky使命必達,認真地找了一個可以綁馬尾的淡粉紅色蝴蝶結髮飾,還有一個乳白色鑲水鉆的髮夾,當場幫夏茵茵都試戴過了。
兩個髮飾都很好看,藍沐風讓夏茵茵一下把頭別到左邊去,一下把頭別到右邊去,一邊端詳一邊考慮著。
「都夾得很緊嗎?」藍沐風問夏茵茵。
故意上下左右地晃著可愛的小腦袋瓜,頭髮都仍是整整齊齊的,「對。」她說。
于是藍沐風一句話,又是兩樣都打包帶走,他甚至不讓夏茵茵有選擇的機會。
三個人一起走到柜檯去結帳。
「所以紀小姐的兩件小禮服和兩個包包,都是寄到美國吧?加州嗎?」
「不,曉薇現在人在科羅拉多,我把地址寫下來。」
科羅拉多,那是怎樣的一個地方啊?夏茵茵覺得他們的世界,怎么都離她那么遙遠……?
「我還要寫一張卡片。」藍沐風說。
「沒問題,沒問題。」Vicky立刻從柜臺里拿出了一張精美的小卡和一支筆遞給藍沐風,藍沐風接過小卡,在上面很迅速地寫著字。
掩飾著自己的刻意,假裝漫不經心地在瀏覽店內柜子上的鞋包,趁著Vicky和藍沐風都不注意的時候,小腦袋往藍沐風那邊一湊,眼睛往藍沐風正寫字的卡片上瞥了一眼,只見藍沐風寫得是英文草寫,鬼畫符一樣,她一個字也認不出來。
書到用時方很少,夏茵茵此時才悔恨平常不用功啊!
刷了卡,又寫下了美國的地址后,Vicky把裝著兩件外套的精美紙袋子拿在手中,恭送著藍沐風和夏茵茵走出專柜的大門。
「謝謝藍先生。」Vicky夸張地躬身彎著九十度的腰,恭送藍沐風和夏茵茵走出大門。
走出專柜,藍沐風邊戴上太陽眼鏡邊對夏茵茵說:「我們一起回家去等成績,晚上吃飽飯后我再送妳回家。」
「好。」夏茵茵此時的心情有些複雜。藍沐風送了紀曉薇四個禮物,可是自己平白無故也得了四件禮物。
四比四,這樣算是平手嗎?夏茵茵小心眼地計算著。
雖然她不是真的有心要與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做比較,她一向也不是這樣的人,但是她真的太在乎藍沐風了,在乎到她不時會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與念頭而不自知。
她在心里默默地琢磨著:紀曉薇和藍沐風的交情不同一般,藍沐風在她身上是花了心思的,這顯而易見。但自己是真如楊晴朗和吳敬宣教授所說的,被藍沐風令人羨慕的寵著,疼愛著呢?
論相貌,光看照片就知道自己不及紀曉薇的一半漂亮;論家世,那就更甭提了,人家是千金小姐,自己卻跟著繼母守著一家小小破破的麵店過生活;論認識時間長短,自己才與藍沐風認識半年多而已……
想到這里,夏茵茵心下不免有些黯然,藍沐風心情也不好,所以車內的空氣竟然有些凝滯起來,兩人就這樣悶悶地回到了藍沐風的家。
這時已經是傍晚時分,李媽在廚房里準備晚餐,藍沐風下午在店內沒有喝咖啡,一回家就要找咖啡喝。
「藍大哥,我幫你泡,你去客廳等我就好。」夏茵茵決定打起精神,殷勤地說著。
「妳會用嗎?」
「膠囊咖啡機那臺操作簡單,我看過好幾次藍大哥使用,我記得怎么用。」說著,夏茵茵就趿著拖鞋跑進廚房里去了。
藍沐風家里有兩臺咖啡機,其中一臺是膠囊咖啡機,夏茵茵觀察過了,它很好沖泡,不會有沖泡不好的問題,因此才敢說要幫藍沐風泡咖啡。夏茵茵沖好了之后端出去給藍沐風,自己只倒了一杯冷開水。咖啡端出去的時候,藍沐風正在客廳里來回乖,夾住不許流,晚上回來檢查_末世最強收女系統踱步,兩手插在口袋里,低垂著眼睛望著地板。
「藍大哥,咖啡……」
「先放到桌上吧!」藍沐風說著,抬頭看了看墻上的時鐘,也沒有過去喝咖啡。
客廳里隱隱約約的浮動著一絲焦慮和一絲不安,儘管藍沐風表現得相當冷靜。
過了幾分鐘,六點鐘一到,藍沐風立即招著手叫夏茵茵過去他身邊,夏茵茵一蹦一跳,假裝輕快地來到藍沐風身旁,挨著他坐下,他拿出手機來滑,果然見到網站的首頁上已經張貼出了入圍到最后一輪的四個名額。
沈秋白
陸予寧
葉哲
夏茵茵
懸在空中的心終于落了地,夏茵茵心里一鬆,馬上呼了口氣出來,別過頭去,目光恰巧與藍沐風對視到。
她見到在藍沐風的眸子里,閃爍著欣慰和喜悅之情,方才因為各有心事而存在于兩人之間的沈悶氣氛,終于一掃而逝。

第二十七章 (1) 總決賽前–茵的感覺,風的變化 六月底的期末考夏茵茵考壞了,不過她早有心理準備,她的時間都奉獻給鋼琴了,滿腦子都是音樂,不僅看書的時候書本上的字盡數變成了DoReMi,就連做夢時也都在哼唱她曲子里的旋律,試問在這種情況之下,期末又怎么可能考好?
因此所有的科目都只求在及格邊緣,能夠低空飛過就好,為此,不管是東方的諸位神佛,還是西方的上帝,她都在書桌前拼命拜過求過了。
也不知究竟是哪位聽了她的祈禱,總之,在嚴重的睡眠不足之下,她安全過關了,沒有一科是不及格的,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接著就是暑假,結業式的那天,夏茵茵連家都沒回,直接就被藍沐風接到他家里去住。
對于藍沐風常常把夏茵茵接到他家里去住一事,林瓊玉和月姨早就習以為常了,當著夏茵茵的面甚么也沒說,不過背地里夏茵茵可就不知道了。
自從夏茵茵進了古典音樂大賽的總決賽后,藍沐風逼她練琴逼得很緊,要求得極度嚴格,不但連一分鐘都不愿意放過,譜上的每一個音符也都要求要彈到到極致。
此外,以往大部分都是早上練琴,下午及晚飯后上課,但現在是連練琴時間藍沐風都陪著夏茵茵了,若有不好之處立即指點,以免浪費了不必要浪費的時間。

偌大的別墅里關著這兩個瘋狂練琴的狂人,連休息時間他們也都在一起,兩人幾乎可說是「形影不離」、「如膠似漆」了。
「喂,大琴魔小琴魔,」有一次楊晴朗打電話來說,「如果把你們兩個流放到一個杳無人煙的無人荒島上,我敢說,那荒島上只要有一架鋼琴,你們兩個一樣還是會過得很充實,很快樂,就算這輩子都回不到人群里也無所謂啦!」他覺得這兩個人實在是太夸張了。
認真說來,現在每天被關在陽明山上練琴,其實也跟在荒島沒有兩樣了吧?夏茵茵是這么想的。
轉瞬間,一個星期就這么過了,現在只剩下不到一個星期就要比賽了。午飯后,藍沐風和夏茵茵練了一下午作為自選曲其中一首的拉威爾的「水妖」,這是一首不管在音樂性上或是技巧上都極為困難的曲目,練起來極費精神,就在兩個人都練到白熱化,揮汗如雨,筋疲力竭的時候,藍沐風的手機鬧鐘響了。
現在正值盛夏,由于天氣真的是太熱了,所以藍沐風把散步時間調整到下午五點鐘,并且在手機里設定了提醒的鬧鐘。
因此當鬧鐘響起的時候,藍沐風和夏茵茵兩個人在鋼琴前對望了一眼,兩秒鐘后一同雙雙笑了出來。
太好了,他們真的是累到不行了,鬧鐘可真是救星啊!
「快,藍大哥,我好累,我們快去散步!」夏茵茵馬上喜孜孜地從鋼琴椅子上跳了起來,拉著藍沐風的手就要往琴房外走。
「這么急啊……」藍沐風邊笑著邊搖頭,「真是拿妳沒辦法……」就這樣被蹦蹦跳跳的夏茵茵拉著手,拖著走出了琴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7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