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夾住了,不準掉下來_末世男的平淡古代生活

第二十七章 (2) 乖,夾住了,不準掉下來_末世男的平淡古代生活總決賽前–茵的感覺,風的變化 被活蹦亂跳的夏茵茵拉出琴房之后,兩人愉快地踏上那條散步的山中小徑。不過,不同于六月時的散步路線,七月第一天散步的時候,藍沐風就突然心血來潮地帶著夏茵茵在途中轉向了另外一條岔路。
這條岔路上,人煙更為稀少,蜿蜒的山路旁,樹木生長得郁郁蔥蔥,陽光只能從樹葉的縫隙中灑下,削減了些盛夏的炙熱;山林里鳥聲啁啾,偶爾傳來花香,當微風吹過時,樹葉窸窸窣窣的發出熱烈的低語,夏茵茵覺得整座山都在羨慕她的幸福。
自從這回六月底住進藍沐風家里以來,夏茵茵時常會沒由來的有一種感覺,她覺得,他們已經習慣了彼此。
習慣對方的音樂,習慣對方的存在,習慣對方的呼吸,習慣對方的一頻一笑,習慣對方的每一個動作。
有時候,甚至還會有一些小小的默契,比方說,就像剛才在鋼琴前聽到鬧鐘響時他們的相視而笑。
似乎就連那美麗卻素未謀面的紀曉薇,也插不進她和藍沐風這緊緊黏在一起,黏到幾乎密不透風的練琴生活里。
真的好幸福啊……
然而,正是因為太過幸福了,夏茵茵突然間又沒由來的擔心起來。她怕,她怕她抓不住這份幸福,會不會這份幸福只是假象?
在音樂里的時候,她覺得他們之間離得好近好近,近到她幾乎要覺得藍大哥是屬于她一個人的了。
可是一旦離了音樂,她就覺得他們之間離得好遠好遠,藍大哥,只比陌生人親近一些……
她的世界,不論是外在或是內在,都簡單到像是一個透明的盒子,他一眼就能看透她的一切。可是他的世界,對她而言,卻是一個無法探索的宇宙,一個遙遠的神祕之境。
他的世界,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世界?究竟要怎么做,她才能踏進他的世界?到現在,她連拿到那把打開他世界之門的鑰匙都沒拿到,是嗎?
會不會藍沐風只是一陣風,吹過就不著痕跡的消失了?
一想到這里,強烈的不安襲上心頭,夏茵茵趕緊慌張的仰起頭來看著藍沐風。呼,還好,他還在,他在她身邊,眼睛注視著前方與四周的景色,在他的眉間,有著少見的安逸淡然。
但夏茵茵看不透這張擁有絕世風采的俊美面孔,她很用力的瞇著眼睛看,換來的卻只有徒勞。
可能是因為查覺到了夏茵茵仰頭注視他,藍沐風側過臉低下頭來,輕聲問:「怎么了?」他看見她的眸中有著一抹淡淡的感傷。
「沒甚么……」要怎么樣,她才可以永永遠遠待在他的身邊?看不透沒關係,進不去沒關係,只要能待在他的身邊就好……
對面山巒的山頭被夕陽染成一片金黃,兩人一邊望著那一片金黃一邊走著,靜默了半響后,藍沐風突然問:「茵茵今天累壞了吧?」
「啊?」夏茵茵愣了一愣,沒有反應過來,歪著脖子仰頭看著藍沐風,漆黑的眼珠子比天山的泉水還要清澈。
她傻傻的樣子真的很可愛。藍沐風微微一笑:「因為妳完全沒有說話。」
今天的夏茵茵太過沉靜,沉靜到藍沐風覺得奇怪。
不知道是從甚么時候開始,藍沐風發覺自己喜歡上聽夏茵茵說話,這種喜歡甚至慢慢變成了一種期待。
他期待著她跟他有一搭沒一搭的瞎扯,天馬行空地從南極說到北極。完全沒有主題,想到甚么就說甚么。
是因為太過寂寞而想有個人身邊說說話嗎?藍沐風問過自己。但他很快就否定了。
不,他不喜歡有人在他耳邊一直吵他。
吱吱喳喳地像個小雀鳥似的說個不停,應該是很吵的,但是透過夏茵茵單純的心思所說出口的每一件事,聽在藍沐風的耳里,竟然都不可思議的讓他覺得十分可愛。
都十五歲了,怎么她跟他說話的樣子還這般天真爛漫?
她總是一臉笑瞇瞇的,用著她清亮的嗓音喊著「藍大哥」。
「藍大哥,你知道嗎?我們學校里……」
「藍大哥,我告訴你喔……」
「藍大哥,你有聽過一件很好笑的事嗎……」
「藍大哥……」
很吵嗎?不,藍沐風一點也不嫌吵,最不可思議的是,實際上反而是恰恰相反。他覺得很平靜,夏茵茵所帶給他的,是他與別人在一起時得不到的寧靜、恬淡,隱隱約約中,似乎還有包含著一種心靈上的滿足。
淡淡的,卻總是令人的嘴角不自覺的就會微微上揚。
關于這點,連藍沐風自己都感覺到相當意外,他曾試圖要找出理由來解釋,不過卻是徒勞一場,他找不出任何解釋。
每當夏茵茵彎著眼睛邊笑邊喊著「藍大哥」時,她那清亮如銀鈴般的嗓音,就會像風鈴般的在山谷中清脆悅耳地傳送出去,迴響一圈,最后迴響回到了他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在他的心中蕩著,旋著,繞著……
「藍大哥……」
「藍大哥……」

第二十八章 (1) 總決賽前– 小貓睡著了 21:00加更一章
**************************************************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在廚房里忙的李媽,正一邊做飯一邊奇怪著藍沐風和夏茵茵怎么還沒有回家。現在已經六點多了,而通常藍沐風跟夏茵茵都會在六點以前回到家。
六點半的時候,李媽晚飯都差不多準備好了,就等藍沐風和夏茵茵散步回來開飯。此時,門鈴忽然響起,李媽在廚房里聽見了,心里一陣狐疑,猜測著這幾乎是半與世隔絕,若非在特殊情況之下是絕不會有人來拜訪的別墅,在這個時候會是誰突然來訪。
由廚房跑出去開門一看,門前的人倒是唬了李媽一跳。
門前站著的,可不是他家少爺嗎?這本來是沒甚么,但少爺的背上,竟然背著趴在他肩上睡著了的夏茵茵。
瞧夏茵茵兩只白白瘦瘦的手臂在藍沐風的脖子兩旁楊柳似的垂吊著,穿著牛仔小短褲露出的兩條細腿,毫無分量的被藍沐風夾在手臂上,一張趴在藍沐風肩上的小臉睡得既香甜又舒服。但是再轉而看看藍沐風,俊美的臉龐上滿是涔涔的汗珠。
天氣這么熱,藍沐風背著夏茵茵走了這么一段山路回來,就算夏茵茵再怎么輕盈,藍沐風不汗流浹背也不行了。
「哎呀,少爺,這……」李媽這一驚嚇,可是不小。她家尊貴無比的少爺,怎么會得要做出這么辛苦的事?
只是李媽連話都話沒說完,藍沐風便嘟起兩片性感的嘴唇輕輕發出「噓」的聲音,「茵茵睡著了,小聲點,別吵醒她。」
「喔,好,好,」李媽趕緊放低音量。
從來沒見過藍沐風做這般辛苦的事,李媽心疼藍沐風,就算放低音量,卻忍不住叨唸了起來:「少爺,這我可就不明白了,茵茵是跟您去散步的,怎么就睡著了?雖然少爺您把她當個孩子似的寵著,但茵茵也不是真的就是小孩子,怎么可以說睡就睡,還讓您給背了回來?雖說現在太陽已經下山了,但還是熱呀,少爺您若是中暑了,該如何是好?茵茵一向乖巧,今天怎么就……」
因為喜歡夏茵茵,所以李媽想要責備夏茵茵的話便有些不忍心說出口。
背著夏茵茵走到沙發邊,李媽幫著藍沐風一起把夏茵茵輕輕地放到沙發上,藍沐風又異常小心翼翼地脫了夏茵茵的鞋子讓李媽拿出去放。夏茵茵呻吟了一聲,卻沒有醒。李媽很快就放好鞋子回來了。
「李媽,去拿些冰塊來幫茵茵冰敷一下吧,」藍沐風正拿著一個靠枕給夏茵茵墊在頭下面,頭也沒回地囑咐著李媽:「茵茵是因為扭傷了腳,走不了那么遠的路,所以我才背她回來,但是她應該是真的太累了,我背了她沒多久,她就睡著了。」
為了怕驚醒夏茵茵,藍沐風的動作既輕且柔。從來都不知道少爺這么會照顧人,李媽在一旁看著,心里倒是相當詫異。
「甚么,扭傷腳啦?」后來一知道原來是因為扭傷腳,李媽這會兒又心疼夏茵茵了,連忙去廚房里包了一袋冰袋出來。
「是左腳給扭了,」藍沐風輕輕抓著夏茵茵略為紅腫的左腳腳踝給李媽看:「應該不是很嚴重,你幫我給她冰敷一下,我上樓去沖澡。」說完,眉宇間又充滿關愛之色地望了一眼躺在沙發上睡著的夏茵茵,然后才上樓去了。
這里李媽拿著一包冰袋按在夏茵茵的腳踝上,夏茵茵輕輕嗯啊了一聲,還是沒有醒。過不多久,藍沐風沖好澡下樓來,見夏茵茵還睡著,便從李媽手中接過冰袋,坐到沙發上,把夏茵茵的腳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親自幫她按著。
「少爺,飯菜都做好了,現在是……」
「等茵茵醒了我再跟她一起吃,妳先去吃飯吧。」
「好,那等茵茵醒了,我再去幫你們熱飯菜。」李媽說完便自去廚房里吃飯了。
一面坐在沙發上幫夏茵茵冰敷著腳,藍沐風一面望著外面的花園出神了好一會兒。
此際天色幾乎要全部暗下來了,天邊殘存的紫紅色夕陽余暉逐漸被深藍色的夜幕壟罩,漸漸地,外面的景致是看不到了,到后來,藍沐風只看到玻璃上反映著自己和夏茵茵的身影。
一個纖細瘦小的身軀,就這么靜靜地躺在他身邊,沉靜地睡著。夏茵茵的頭微微傾向了落地窗這邊,她的臉與外面花園在殘余的光輝中僅存的一點景象重疊,藍沐風默默地凝視著落地窗上這張半透明熟睡中的小臉,她纖細的手指就枕在她的臉旁,白玉青蔥般地彎曲著。
睡得這么沉,看來這陣子瘋狂嚴格的練琴特訓真的是把她給累壞了……就這么看著夏茵茵沉睡中的臉,藍沐風竟在不知不覺間又恍恍惚惚的出了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7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