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才剛進一點點_末世者古代寵夫生活

第二十八章 (6) 總決賽前– 颱風之夜,心與愿違 晚上他們練琴練到十二點半才停止,當琴聲嘎然而止的時候,風雨拍打窗子的聲響立即代替了琴聲充滿了琴房。
看來外面風雨已經相當的大了。
藍沐風走到窗前,把頭湊到玻璃窗前向外張望了一會兒后,轉身對夏茵茵說:「時間晚了,我們兩都很累了,不如早些去休息,睡了吧,明天我們再繼續。」
「好。」夏茵茵沮喪地站起身,垂頭喪氣地跟在藍沐風身后出了琴房。
由于兩個人的情緒雙雙處于低落狀態,因此存在于兩人之間的氣氛不似以往,藍沐風緊閉著雙唇沒有說話,當夏茵茵跟藍沐風說晚安的時候,夏茵茵看得出來藍沐風的微笑有些勉強,那是擠出來的笑容,在那微笑里,更多的是擔心。
洗澡時,夏茵茵趁著熱水沖著自己的身體的時候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場,她把蓮蓬頭的水扭到最大,希望藉水聲來掩蓋過自己的哭聲,儘管藍沐風應該是聽不到的。
洗完澡,帶著疲憊的身體與心情,夏茵茵爬上了床,從被窩里伸出手來關了床頭燈,然后整個人鉆進被窩里,用被子捲住自己的身體。
入夜之后風雨變得越來越強,在這山里,風雨又比平地來得更為強烈更為可怕,呼嘯的風聲不絕于耳,窗外的樹枝和滂沱的大雨瘋狂地拍打著緊閉的窗戶,窗子被風吹得嘎嘎作響,玻璃簡直都要被吹破了似的。
越聽越恐怖,縱使夏茵茵已經將身子蜷縮在棉被里,用棉被蓋住頭,但是這么做還是一點也抵擋不住玻璃顫慄的聲響,在黑暗中聽起來簡直就像是窗外有一群瘋狂拍打窗子的妖魔。
嚇得全身直哆嗦,夏茵茵從來沒有這么害怕過一個颱風。
在狂風的呼嘯聲與嘩啦嘩啦的暴雨聲中,驟然間夾雜了「咚」的一聲,這一聲音量可不小,聽起來像是甚么不知名的物體被狂風捲起撞擊到她房間的窗上。
躲在棉被里的夏茵茵嚇了一大跳,哆嗦得更厲害了。接下來,這撞擊聲不但沒有停止,反而不規律地每隔幾秒鐘就撞擊一次,她摀住耳朵,但卻檔不住這接二連三的撞擊聲,聽起來宛如窗外憤怒的冤魂不停地在敲著玻璃,哀號地想要進到房間里來一般。
無法停止的恐懼與顫慄讓夏茵茵哆嗦到上下兩排牙齒不停地互相敲打,黑暗的勢力強行進入了她的心思意念,如此一來,所有的風聲雨聲就更加倍的恐怖了。
彷彿永遠沒有止息的風的呼嘯聲,此時全部變成了鬼魅凄厲的哭喊聲。以前不小心在電視上看到的鬼片突然間一幕幕都在黑暗的眼前清清楚楚地上演了出來,夏茵茵怕得要死,身體抖得越來越厲害,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不過,這也不能怪夏茵茵,今晚山上的風雨著實恐怖,更何況天生具有豐富想像力的夏茵茵又把它們與各種可怕的幻想情境聯想在一起,那當然就更令人感到恐懼。
此時此刻,她真的好想沖到藍沐風的懷里,讓他那雙強壯的雙手緊緊抱著她,撫摸她的頭,保護她,安撫她,聽他對她說:「不用害怕,藍大哥在這里陪妳。」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
還是自己堅強點好了。夏茵茵從被窩里伸出手想要開床頭燈,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摸到開關,卻一連按了幾次按鈕燈都不亮。
這……不會是停電了吧?
慘了,這下連唯一的救星都沒了,該如何是好?
「咚!咚!咚!」陡然間窗外撞擊聲變得頻繁猛烈起來,聽起來玻璃似乎快要被敲破了。
「讓我們進去……」在牙齒打顫的格格聲中,夏茵茵彷彿聽到了窗外幽靈的說話聲。
這一刻,再也無法壓抑住心中的恐懼,夏茵茵從床上一躍而起,連拖鞋都來不及穿,光著腳丫子一跛一跛的就沖出了房門外……
往左邊跑,就是她心中渴慕之人的房間。房間里,有她百般渴望著的溫暖懷抱。
然而,她卻連那么一絲一毫的勇氣也沒有……
于是,夏茵茵的行動違背了她的心意,她向右轉,雙手緊抱著樓梯的欄桿,一拐一拐地用她此時最快的速度下到了一樓,跛著腳繞過客廳,去敲了李媽的房門。
「李媽,李媽……」夏茵茵一邊喊著,一邊急速的敲門。
沒多久,房門「咿呀」一聲地開了,李媽穿著睡衣站在門口,一臉驚訝地看著夏茵茵。
「茵茵,怎么啦?」
「李媽,我好怕……」
「哎呀,妳這孩子,被嚇到了是嗎?」
「李媽,我可以跟妳一起睡嗎?」
「唉呦,這,我的床是單人床呢!妳要睡不好,明天怎么練琴哪?」李媽的身形,在許多中年發福的婦人里雖算是中等身材,但其實還是偏胖一些,會佔掉很大的床位。
「李媽,拜託了,我真的好害怕……」夏茵茵用幾乎快要哭出來的聲音哀求著
「這……好吧,妳進來吧!」看夏茵茵臉上極其害怕的神色,李媽也不忍心丟下夏茵茵一個人,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快進來吧!」
「謝謝李媽。」夏茵茵高興得好像溺水的人抓到浮木得救一般。
勾著夏茵茵的肩膀,李媽將她帶了進去,讓她在床上先坐了,自己也坐在一旁,陪她說說話,緩解緩解她恐懼的情緒:「今晚的風雨還真的挺嚇人的,連我都睡不著,也難怪妳會害怕。」
「真的是太可怕了。」夏茵茵鄭重地附和著。
閑聊了幾句,看夏茵茵好一些了,李媽便起身,想要再找出一條被子來給夏茵茵蓋,不料,這時突然她房門外又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第二十八章 (7) 總決賽前– 心急如焚的風 「李媽,李媽!」在那一陣慌亂緊急的敲門聲中,夾雜著藍沐風的聲音。
那音調,聽起來是慌張的。
房間里的夏茵茵和李媽不禁面面相覷。她們倆從沒聽過藍沐風這種失去了沉著冷靜的聲音。
「這可奇了,」李媽詫異道:「乖,才剛進一點點_末世者古代寵夫生活這是少爺的聲音,但他的聲音怎么會這么慌張?一點也不像平常的他。」李媽匆忙丟下她才剛由衣柜里翻箱倒柜才拿出來的棉被枕頭,連忙走去開了房門,一邊回頭對夏茵茵開玩笑道:「難不成少爺也害怕?」。
「……」夏茵茵也覺得奇怪。
門才剛打開來,黑暗中夏茵茵甚至連藍沐風的臉都沒看清,就聽到藍沐風氣極敗壞地問到李媽臉上來:「李媽,妳看見茵茵了嗎?」
「啊,茵茵……」李媽愣了一愣,倒不是因為藍沐風問她夏茵茵在哪里,而是因為藍沐風的這種態度與口吻。藍沐風看起來真的很著急,語氣里充滿了擔心。
幾乎沒見過藍沐風這樣心急慌亂,所以一時之間李媽愣著站在那兒,沒有立刻回答。
「李媽,茵茵不見了!」見李媽沒有馬上回答,焦急的藍沐風又緊接著問:「茵茵房間的門是開的,人不在里面,也沒在客廳或是琴房里,我已經把整個家找得都快掀了過來,就是沒看見她。現在是大半夜的,外面又風雨交加,妳說,這傻孩子會跑到哪里去了?」
原來,跟夏茵茵各自回房后,藍沐風還因為自己對夏茵茵發了脾氣,惹得夏茵茵大哭一場而自責不已,洗完澡躺到床上后,夏茵茵那淚眼汪汪、可憐兮兮的模樣猶在他腦海中盤旋,揮之不去,使得他在床上翻來覆去,竟是輾轉難眠。
既然在床上翻了許久都睡不著,躺著也是難過,藍沐風便想下樓來倒杯水喝,只是沒想到才出房門,就看到夏茵茵的房間門是打開著的,當時他心里覺得奇怪,走到門邊探頭進去望了一望,發覺床上沒有人,只有那張被擠成一團像饅頭一般隆起的棉被。
去廁所了嗎?他轉頭望著夏茵茵專用的那間廁所,是空著的。
這丫頭,摸黑跛腳的跑下樓去喝水了嗎?藍沐風急急忙忙下樓走到一樓廚房,廚房里冷冰冰的空無一人。又到了二樓琴房去,仍然沒有夏茵茵的影子。
只是一到琴房,夏茵茵今晚抽抽搭搭的哭泣聲旋即在耳畔響起,還有兩人道晚安時那垂頭喪氣,忍住不哭的可憐模樣,頓時又在他眼前浮現出來,好像看電影一般。藍沐風心里一緊,感覺胸口有些隱隱抽痛,如此一來,就更想立刻找到夏茵茵了。
因此連忙又從三樓開始一層一層的找,只是每一個房間都找遍了,居然連個人影都沒有,藍沐風越來越著急,焦慮中忽然想起還沒來問過李媽,因此才又慌忙跑過來敲李媽的房門。
「少爺,」李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愣愣地回:「茵茵在我這兒呀!」
「甚么!茵茵在妳房里?」這個答案是藍沐風萬萬沒有想到的。
「是啊,茵茵在我床上坐著呢!」
這時剛好一道閃電下來,登時漆黑的房間里亮如白晝。在這一瞬間,坐在床上的夏茵茵與站在房門口的藍沐風目光恰好對視。
在藍沐風那一向冷靜的美麗面孔上,竟出現了如此焦慮慌亂的神色。這種因為著急而失了方寸的樣子,夏茵茵從沒看過。
「藍大哥,我在這里。」夏茵茵坐在床上,發出細細幽幽的聲音說。
閃電之后,房里立刻又暗了下來。
噠,噠,噠,黑暗中只聽得幾聲拖鞋摩擦敲擊地板的聲響,漆黑里隱約一個人影三步併作兩步地快步走到床邊,夏茵茵順勢仰起脖子來,望著在黑暗中藍沐風那張看不清楚輪廓的臉。唯一看得清的,是他那因為焦急而如黑曜石般閃著炯炯暗光的瞳孔。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8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