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放松一點,不要咬這么緊_末世高手的農家子生活

05
「阿杰,媽呢?」徐子伶在電話那頭問。
「講電話。」他坐在書桌前翻著參考書,準備隔日的考試。
「怪不得,家里電話一直打不通,外公又打來鬧了?」
「嗯。」
「真是的。」她嘆一口氣,隨即問:「對了,聽說你有女朋友啦?」
徐子杰眉頭微擰,「妳聽誰講的?」
「媽說的呀,她說妳女友長得有點像我……」
「我要掛了。」
「唉唷,讓姊姊關心一下有什么關係?不想說的話就算了,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什么好消息?」
「我要結婚了!」她興奮叫著︰「啊哈哈,講太快了,是我前陣子跟我男朋友的父母見面,他們很喜歡我唷,甚至還說希望我一畢業,就直接嫁到他們家去呢。真的太好了,我一直很擔心他們會不喜歡我……」
徐子伶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他卻無法再專心聽下去,覺得胸口像被重重搗了一拳。
「喂,笨弟弟,有沒有在聽?都不恭喜姊姊的啊?」她抱怨。
「喔,恭喜。」
「很沒誠意耶,好啦好啦,不吵你了。下次我回臺灣,記得讓我見見你的女友喔!」
通完電話后,他靠著椅背,深深吸一口氣,仰頭盯著天花板,久久沒有移動。
回臺灣生活已經一年,和成楓也交往一年了,但身為國三考生的成楓,能夠與徐子杰相處的時間并不多。
他不曉得自己能為她做些什么,也不知道所謂的男朋友究竟該做些什么?那晚接到徐子伶的電話之后,從前那些刻意忽略的事,又再度涌上心頭。
他很難受,更對這樣的自己厭惡到極點。明明知道這么做根本是在傷害成楓,也在自欺欺人,這樣把她當作某個人的影子,他無法心安,更無法繼續藏匿這樣的罪惡感。
六月,成楓畢業了。
她考上臺北的一所名校,即將進入高中生活。
而他,依舊是個國中小鬼。
這樣的差距,讓徐子杰不由自主覺得自己離她好遠。畢業典禮當天晚上,他們坐在校園操場望著星空,在那一晚,他向她提出了分手。
他向她坦白一切,不再讓她對他有所期盼,因為他的自私而受到更大的傷害。
成楓聽完,先是沉默,最后微笑了。
「對不起喔,阿杰。」她吸吸鼻子,眼眶紅了,「每一次,我都讓你這樣自責。」
他愕然。
「我知道,雖然是你主動提分手,但其實你心里比我還難受。交往的這段期間,我就知道你并不會把心里的話全部跟我說,可是你卻肯聽我說話。不管我做什么,或是提出多任性的要求,你都會答應,不會生氣,不會抱怨,你對我太好了,好到有時連我都覺得自己根本不配得到這些。我也不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到底開不開心?好幾次都想問你,卻又不敢問。」
「……」
「這是我一次聽你說出這么多心里的話,我覺得很高興。跟你在一起的這一年,我很開心,能夠遇見你,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她眼眸泛淚,「我不是個貼心的女朋友,對不起。」
徐子杰想要開口,她卻已溫柔吻住了他。
她的話語和眼淚,讓他心里的罪惡感變得更深,更重。
無法原諒自己,卻連對不起三個字,都說不出口。


0. 指腹為婚 在一個陽光普照的日子里,一棟泛白的大別墅中,有兩對夫婦正在熱烈的聊著天。
一位懷孕的短髮婦女興高采烈的站了起來,「我們就這樣子說好了喔,你們葉家的女兒將來長大后要嫁給我們楊家的兒子。」說著,她摸摸她那才六個月大的肚子,好像能想到將來她肚子里面的兒子結婚的樣乖,放松一點,不要咬這么緊_末世高手的農家子生活子。
另外一位懷孕的長髮婦女也站了起來,拍著手,也一副興奮的樣子,「好啊好啊!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嘻嘻……」
接著,她們握著對方的手,兩人都顯得很興奮。
但她們倆的另一半卻似乎沒有很熱烈的樣子,反而一副擔心的表情。
「這……這樣子好嗎?這樣隨便就決定他們的未來……」
而那兩位婦女好像被潑了一桶冷水似的,興奮的表情通通淡卻了下來,短髮婦女雙手插著腰,「喂,我們兒子要娶你的女兒是有什么不好啊?你說啊!」
她旁邊那一位男士把她拉住,說:「美薰,妳先不要激動嘛!其實……其實我也覺得這樣子不太好耶,隨隨便便就決定他們的婚事,要是他們將來都看對方不順眼的話,這可怎么辦?」
長髮婦女聽了聽,「這個問題我們倒是沒有想過耶……」
「不會不會。」短髮婦女握住長髮婦女的手,「我跟妳的感情這么好,我們的孩子怎么可能感情會不好呢?」
她先生白了她一眼,這個跟那個不能比較吧?
「要不然,我倒是想到一個辦法……」長髮婦女的先生說著。
「什么方法?」其他三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就是啊……我們可以先對他們隱瞞,要不就是先跟他們說他們有一個指腹為婚的對象,但先不要透露是誰,然后先觀察個幾年,等到他們二十歲的時候再跟他們說,要不然你能想像一個小孩子如果知道自己有個未婚夫或未婚妻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打擊耶……」
「小孩子怎么知道未婚夫妻是什么嘛,搞不好他們以為那是可以吃的東西咧。」她先生這樣笑著對她說著后,反倒被白了一眼。
「也對,那我們到他們二十歲再跟他們說好了,二十歲知道了后,再交往個七八年就結婚。」
「這主意不錯欸。」
「可是,如果他們那時候的感情不好咧?」
對啊,這也是一個問題。
「別擔心啦,感情不好可以慢慢培養嘛,在他們出生后的那幾年,就常常讓他們玩在一起好了,反正小孩子嘛!一定馬上就會玩在一塊兒的。」
「小孩子是另當別論,我是怕他們青春期后會互看對方不順眼。」
「那……那就再看情況吧,如果他們的關係真的處得很不好的話,那我們指腹為婚這件事情,就當作從來沒有過吧。」
「嗯,就只能這樣子了,不過,我是真的希望我們的小孩將來可以結婚呢!」
「對啊,我也這么希望呢!」感情好的兩位婦女,又握起手來了。
她們的另一半,看著她們無奈的笑著。
而指腹為婚的事情,就這樣說定了。
然而,上一代決定的事情,卻為下一代帶來了不少的風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8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