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自己拿著坐下去霸道總裁_本子庫全彩之奧特曼

7. 我要怎么幫妳啊? 天殺的,為什么我有一位整天都在做白日夢、整天都以為電視連續劇或偶像劇情節會發生在自己身邊的好朋友?
真的是每跟她相處一次,我就會想逼自己自殺一次啊!
搞什么東西嘛……
我沉住氣,忍住自己那快要爆發的脾氣,一字一字得慢慢說出口:「所以,余大小姐,妳到底有沒有要幫我?」
彩薇聽完微微一笑,「好朋友有困難我當然會幫啊!」
「那就真是太、好、了!」我把那摩擦已久的拳頭鬆開,如果她剛剛再這樣下去,我真的不能控制住我那往她臉上送去的拳頭。
會幫就早點說,講一堆有的沒有的廢話做什么?
「不過……我要怎么幫妳啊?妳又不像長髮公主有那種長到可以攀爬的頭髮,妳是要拿窗簾然后綁一堆衣服然后從窗戶跳下去嗎?」
「妳神經病啊!我這三樓耶,還有,百葉窗妳綁給我看。」我冷冷的說,還什么長髮公主咧!
「呃……哈哈哈,也對吼,那妳要我怎么幫?」
我用很有自信的笑容對著彩薇,然后慢慢的說出口:「最簡單又最基礎的三十六計之聲東擊西。」
彩薇愣住了,也對,連我也都想佩服我自己竟然能想出這么一個高招。
凡是最複雜的事往往用最簡單的方法就能解決,所以,聲東擊西再加上走為上策是最適合這件事情又是最簡單的方法。
我已經能想到等不到女兒的爸媽發現女兒的房間早已空無一人時的吃驚樣……
哈哈哈哈……我真是佩服我自己的頭腦,既然能想出這樣的決策!
正當我自信滿滿的時候,卻看到彩薇一臉疑惑樣,讓我有點不確定的問:「妳知道聲東擊西是什么吧?」連這么簡單的東西都不知道的話,那她是怎么考上圣陽高中的啊?
「聲東擊西我知道啊……妳打算要怎么做?」
我吞了吞口水,開始慢慢地敘述我的計畫,「『聲東』這件事妳來做,妳來負責引開所有人的注意力,就在妳引開所有人注意力的同時,我會趁這時候跑到門外,而當妳發現我已逃走后,就趁亂離開我家,這樣就可以了。」
哇哈哈哈,我真佩服我這聰明的腦袋,竟然能想出這么妙的方法。
「可是,如果反倒是我被妳們家的人抓到那怎么辦?」彩薇歪著頭問。
「這時候,妳就要裝做什么都不知道,不管我媽怎么問,妳都要裝做什么都不知情,就算我媽拿出菜刀威脅妳,妳也要說不知道喔!」
「菜、菜刀耶……」她雙眼睜大。
「沒錯,妳也要裝做什么都不知道!」我命令她。為了好朋友我那美好的未來,犧牲這一下不算什么吧?
「可、可是……拜託,我還沒有保險耶!」
「唉呦,妳放心啦!沒這么夸張,妳又不是我媽的女兒,我媽她不會為難妳的……」我拍拍她的肩膀。
講到菜刀,老實講這在我家一點也不夸張,記得有一次我弟因為超過門禁太晚回來,怎么問都問不出晚歸的理由,這時候我媽就拿出菜刀來要脅我弟,說什么當初他是從她身上所生出來的,如果因為不孝這理由要回歸一切,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我弟剁來自己吃掉。也因為那一次,我弟才承認他在外面交了個女朋友。
不過要我媽不拿出菜刀也行,前提是我爸也得在場的情況下……
而完全不用擔心的是:我爸明天晚上一定會在場的。
畢竟菜刀可真是個危險物品,但我媽好像都故意拿那把已經很久沒磨的鈍刀來嚇我們姊弟倆。
正當我要開口跟彩薇講叫她不用擔心的時候,她卻突然握住我的手,然后泛著淚光看著我。
這莫名的舉動也使我嚇了一跳。
「……!」
她……她干嘛?
「黛婷,沒想到我能再見到妳的日子就只剩今天,明天我就要……」
我聽了聽,二話不說馬上往她頭上打下去。
「妳白癡啊?要不要順便講講妳的遺愿算了?」
「對吼,我還要寫個遺書……」
這女的真是……
「余小姐,妳不要再跟我玩了啦!不會死人的啦!」
她腦袋從頭到尾到底有沒有給我清醒過?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當我這樣想的同時,彩薇冷眼的望著我說:「廢話!如果會死人妳認為我還會乖乖得讓妳媽砍嗎?我又不是白癡……」
「……」搞了半天,她真的是在跟我玩。
「哈哈哈,黛婷,怎么樣?我果然有去念演藝科的料耶,早知道就不要考什么圣陽高中……」
「……」
我剛剛真的是不應該阻止她去寫遺書的,因為她的有些行為反應真的會令人無言到想揍死她。

8. 明晚的逃跑計劃 「好……好,我不玩了、不玩了……」好像察覺我那快要發飆的情緒一樣,彩薇趕緊陪笑的說。
我也常常拿她沒辦法,明明就在講一些很正經、很嚴重的事,她卻一直開玩笑。
「不玩了?」我確認著,但卻用要殺死人的雙眼瞪著她。
「不玩了。」她搖搖頭。
「真的?」我抬眉。
「真的。」她還舉起手作勢要發誓。
「好,所以妳明天下午三點左右來我家報到,可以嗎?」
「三點?會不會太早了?妳們不是六點半才要出門嗎?」
「妳如果六點才來,妳認為我媽還會讓妳進門來嗎?她一定會以『待會兒我們要出門,改天再來玩』的理由把妳轟出去的。」
「也對,那我還是三點來乖,自己拿著坐下去霸道總裁_本子庫全彩之奧特曼好了……」她點點頭。
「嗯,所以妳有想到什么能夠引開我家人注意力的方法嗎?」
我看向她,沒想到她馬上點頭并答有。
「真的?說來聽聽!」沒想到她效率挺快的……
「就大喊『失火了、失火了……』,這方法一定能很快的引起妳媽他們的注意力的。」
我聽了聽,隨即搖搖頭說:「不行,要是鄰居有人聽到真的打電話叫消防車來怎么辦?」
「也對,那……那我大喊『有小偷』呢?」
我再度搖搖頭,「這跟妳大喊失火了差不多,如果有人聽到去真的幫忙抓小偷怎么辦?」
「這也不行啊……那……那我要喊什么?」
「這個……」這還真是個傷腦筋的問題。
要喊什么才不會驚動鄰居們呢?
在思考的同時,我也一邊在房里東看看西看看的,看有什么東西能聯想到什么點子。
就當我看到了我床頭那一球藍色的背影,有個東西突然闖進我腦子。
我想到了……,「哆啦A夢!」
「啊?哆啦A夢?」彩薇用一副『妳頭殼壞掉啦?』的眼神看著我。
「不是啦!怎么可能叫妳喊哆啦A夢?」我頓了一下,接著說:「妳想想看嘛,哆啦A夢他最怕什么?」
「哆啦A夢怕什么……哆啦A夢怕老鼠……哦!」她恍然大悟:「所以,妳是要我大喊『有老鼠』?」
「沒錯,就是要妳大喊『有老鼠』……」
哈哈哈,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我媽她可是超怕老鼠的,這招一定特別有效,至于我爸,只要我媽嚇到尖叫,他一定也會緊張起來的,到時場面一定很混亂,我只要趁這時趕快跑出去就行了。
哈哈哈,這招真是超讚的!
「可是,妳弟呢?他怕老鼠嗎?」正當我幻想明晚那混亂的場面時,彩薇卻突然迸出這句話。
……對吼,我都忘記那家伙的存在了。
昨晚那家伙一聽到我有一位指腹為婚的未婚夫,就一直嘆著氣說哪么家伙這么倒楣,上輩子一定沒有燒香拜拜,這輩子才要娶個丑八怪回家之類的話來損我。
拜託,倒楣的是我吧?
還有,請搞清楚,娶到我是對方的榮幸,才不是對方的衰運咧!
「我弟那家伙啊……不要管他啦……」我撇撇嘴,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啊?不要管他?這樣可以嗎?」
「妳不用擔心啦!我媽她只要聽到有老鼠這三個字一定會開始哀哀叫的,到時場面一定比世界大戰還要混亂還要難控制,就算我弟他不怕老鼠好了,他也會被我媽的尖叫聲給嚇到傻住的。」
曾經就有一次,我們家出現一只小蟑螂,只不過是一只指甲片大小的小蟑螂,我媽就嚇得跳到餐桌上順便抱著我爸的頸部在那邊狂尖叫,我弟則傻在一旁,動作完全停格,至于那只小蟑螂的后果,則是死在我的拖鞋攻擊之下,之后還被我媽叫說要用衛生紙包成厚厚的一團,然后拿給她用拖鞋給砸爛,但其實我那時拿給我媽的只是我剛擤完鼻涕的衛生紙,就這樣莫名的看著她拿拖鞋打那團鼻涕衛生紙然后邊咒罵,至于我爸的后果則是脖子嚴重扭到到中醫看了一整個月才好,我弟則是被帶去收驚。我覺得如果那只小蟑螂沒有死在我手下的話,該收驚的應該是牠吧……
就這樣,我把這曾經發生在我們家的蠢事說給彩薇聽。
想當然爾,她整個是笑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說家丑不可以外揚,可是,老實說身為家中成員一份子的我也為此事感到很無奈。
「所以,明晚的計劃一定會很成功的,對吧?」
「對對對,哈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啦你們家……哈哈哈哈……」
沒錯,之前僅是一只小蟑螂就可以鬧得天翻地覆了,這次雖然沒有實體只是空口說白話而已,但是是老鼠耶!我保證我媽光是聽到老鼠兩字就開始哭天喊地了。
明晚的逃跑計劃,一定會很成功的!哈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09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