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輪中文字幕在線觀看_林芬王二柱小說免費閱讀

Chapter15-唯一的(1)。 柏安菲站在海關面前,正在等他檢查完她的護照。
「妳可以過去了。」將護照遞還給她,海關人員擺擺手。
她點頭一笑,只是笑容里多了份酸澀……,多了份離開的酸澀。
「別走。」一道低沉的聲音突然在背后響起,柏安菲的細脕同時被來人拉住。
「呀!」她低呼一聲,會是他嗎?這個聲音……緩緩地回頭一望,深邃的眼眸透露著熟悉,真的是他,閻書宇。
頭髮有些混亂,應該是被風吹的;襯衫有些汗水的印子,他用跑的來追她?
「你……。」她吃驚地說不出話,才想甩開手,下一秒卻被擁進他寬廣的懷里!
「聽完我的解釋,如果屆時妳還是堅持要回美國,我會讓妳走,但在妳離開之前,我想讓妳知道一切亂輪中文字幕在線觀看_林芬王二柱小說免費閱讀。」他緊擁著她,直到海關尷尬地請他們先離開,后面還有其他旅客。
這種情況她要怎么拒絕?嘆口氣,柏安菲只好點頭,被他牽著手,上了車,往市區直駛而去。
咖啡廳內,一雙男女面對而坐。
男人英俊有如模特兒,女人是混血兒,一頭閃亮金髮令人側目。
只是氣氛有點凝重,沒人說話。
「我跟安向語,并不是夫妻,更不是男女朋友,」深吸了口氣,他開口,率先打破沉默,「懷孕也是子虛烏有的事,只是假性的。」
「是嗎?又與我何干?我說過,要你離她遠一點的。」柏安菲直視著他,眼神里不見一絲信任,「可是你卻讓我在婦產科遇見你們。」
「我以為是她父親有事找我,才答應與她去吃飯的,沒想到是我大意,才會被她下藥,不過她說因為那天我完全昏迷,所以她只是把我的襯衫脫去而已,我們并沒有發生關係,」他認真地想解釋清楚。
「她說?哼,你就這么相信她說的?」她冷漠地別過頭,神情傲然。
大掌覆上她的,他誠懇地看著她,「聽我說吧,如果聽完妳仍然堅持回美國……我會讓妳走。」
深吸口氣,柏安菲點了頭,閻書宇開始述說一切的來龍去脈。
『我、我真的很愛你……所以才會這么做……嗚嗚……』那一天下午,安向語號啕大哭,并說出了一切。
『雖然、雖然我脫去你的衣服,但其實我們只有蓋著棉被睡覺而已……懷孕的一切都是假的,我一直都知道……。』她抹著流不盡似的眼淚,哭著。
『對不起,但我真的只是因為愛你……。』
『一切,都是我自導自演的……。』
當他沉著聲說完,對面的女人早已哭成淚人兒,「嗚嗚……她真的很過份……!」柏安菲大哭著,一點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我還以為你不愛我了……。」
閻書宇仍不住溫柔地道歉,「對不起,我已經解雇她了,以后也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了,所以,原諒我好嗎?」并坐到她身邊將她摟進懷里,充滿寵溺、歉意地安慰,「絕對不會再發生了,我保證。」
柏安菲抓著他的襯衫,「你說的,你保證的……。」她的眼淚浸濕了他的衣服。
「我保證。」
他低首擦拭她的眼淚,輕柔地在臉頰上落下一吻,「沒有妳,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所以,別走。」
「我、我原本想回美國接管柏氏然后打敗你……現在也走不了了……嗚嗚……都是你的錯,害我爸以為我真的要接手了還很高興地說他終于要退休了!現在怎么跟他交代!」柏安菲即使是大哭也不愿意示弱,邊哭邊罵。
「我們的婚紗還沒拍、喜帖還沒印、喜餅也還沒決定好,我的新娘怎么能落跑呢?柏叔叔那邊我相信他會諒解的,對吧?」他輕笑,撫著她的髮絲,「妳愿意留下來嗎?」
吸了吸鼻子,柏安菲漾出一抹笑容,抬起下巴,吻上他的唇,「我愿意。」

Chapter15-唯一的(2)。 隔天柏安菲起了一個大早,因為他倆今天要去挑喜餅。
換上雪白的長襯衫跟鵝黃色的長褲,她坐在梳妝臺前邊化妝邊喚醒還在賴床的男人。「你說今天要去挑喜餅的啊,還不起床?」她瞪著他,已經叫了十分鐘,她的耐性快要瓦解了!
「唔嗯……。」他瞇著眼,賴床的壞習慣改不掉。
「我叫你叫了十分鐘了!快起床!」柏安菲鎖上眼線液筆的蓋子,爬上床搖著,殊不知他倏地睜開雙眼,大手一勾就把她攬在胸前,「早安,老婆。」剛睡醒還略帶慵懶的聲音在她頭上響起,還帶著點笑意。
沒想到柏安菲沒好氣地掙脫他的懷抱,雙手抱胸,假裝生氣地睨著他,「今天要去挑喜餅,你再不起床我們就別去了。」她很想對他愛賴床這件事生氣,可此時她只想憋笑,因為他沒睡醒的樣子真的好可愛,令他捨不得發火。
抓抓因睡覺而亂翹的頭髮,閻書宇無辜的說:「妳就不會想到我們一起在回加州的飛機上的回憶喔……。」
聞言,柏安菲笑了起來,「我記得啊,你那時是因為想要我摔你才那樣說的嗎?」
「我記得我那時就愛上妳了,小貓咪。」他慵懶一笑,將她攬進自己懷里偷吻了一下,后者的臉龐立刻浮上紅云!
「你吃我豆腐!」她嘟起嘴,報復似地回親了好幾下,兩人就在床上打打鬧鬧了將近二十分鐘才換衣服出門,還差點遲到,唉。
「你覺得要有幾種口味?」托著下巴,柏安菲覺得她的味覺快要失靈了……他們已經試吃喜餅一個小時了,雖然每個都只嚐一小口,但吃了一個小時也是會飽的……。
「我覺得都不錯啊,嗯,妳還想吃嗎?」他自然地說。
「不要,我飽了,吃這么多,乾脆我們先不要結婚,然后每天來這里試吃喜餅……又不用錢還吃得飽!」不知道是吃太飽血糖太高還是怎么了,柏安菲竟然異想天開地說出這種話。
「嗯,這么說好像也可以……妳是白癡啊!當然不行!」他微笑了一秒,立刻伸出長指彈了彈她的額頭。
「好痛!你竟敢彈我!想死了啊!」她捂著額頭,怒氣騰騰地瞪著正在笑的他。「還笑!」
閻書宇聞言立刻狀似心疼地摸摸她,「對不起嘛,誰叫某人好傻好天真說什么不要結婚的話啊…。」
扁扁嘴,柏安菲真的覺得他的笑容好可怕!
閻書宇寵溺地摸摸她的頭,「這么難決定的話就全包起來。」
全、全包!?柏安菲的嘴巴張成O字型,太多了啦!
一旁的服務人員笑容可掬地立刻結帳,這個月的業績就靠他們了!Yes!
看著價格有些驚人的帳單,她也只能嘆口不情愿的氣,「要送人的買那么多干嘛…。」
「我只為了妳。」他淺笑,牽起她的手,往外走去,跟攝影師約好的時間快到了,今天拍婚紗的場景決定在森林里。
聞言,柏安菲也只能笑了笑。
「我愛你。」在他掠過她身前替她拉安全帶時,她輕聲地在他耳畔說。
他愉快地輕勾唇角,吻上了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21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