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汁文漲奶小說_柳菁菁生殖器官欣賞

第五章 無眠眼看阻止不了他們,索性由得他們去笑,趁這機會又多放了好幾個全體的輔助法術。樂師這職業有個特點,就是所有的技能都搭配著一小段音樂,剎時間,這小橋邊、深林里,充滿著樂音,一群人嘻嘻笑笑,不像是打副本,卻像是來郊游踏青。
放完技能,無眠催促大家出發:「走了,技能有時間限制的。」
大家嘻笑夠了,也都站起來依序過橋。
關關雎鳩,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這副本的最后BOSS就是一位美豔女子,帶著一只大鳥兒,站在河中央的沙洲上。
過了橋,就身在沙洲上了,四周河流放肆的奔騰,水花驚起,在空中揚起一陣一陣的光彩。
這時候,子不語拿出了製作精良的人形護衛,讓它跟在一葉知秋身邊。這時候耳機里傳出了一個女聲,「我是一葉知秋,請大家聽我的指示站定位。」
那聲音,有些沉,卻不失女性的嬌柔,語氣堅定,感覺的出來一葉知秋應該是個很堅強的女子。
她先是報出了座標,再請某個人站到那個座標上頭。
這陣仗瀟湘看過,但她上次看見的時候,只是路過。而且那次也沒有施放成功,只是因為那些人站的形式很怪,所以她才記住了。
后來她去查過才知道這是術士的絕學「北斗七星」,不計職業,無關種族,只要扣掉術士本人,七個設定好的座標上都有隊友站著,術士就能施行這個技能。
但一般來講,這技能非常不好用。
因為怪不會等到大家都站好,還等術士詠唱之后才開始攻擊。但這個團隊是個什么團?是傳說中的精英團啊!這一點點小事情怎么可能難倒他們。
等一葉知秋說完了話,子不語就放出了十八銅人,這十八個銅人打人不太痛,但血厚的很,趁著他們擋著BOSS的時候,大家按照一葉知秋的指揮,站到了應該站的地方。
她立刻開始詠唱。
十八銅人果然耐打,撐到一葉知秋施放完絕學,都還有兩三只存活。技能一施放完,無眠立刻接著開口:「瀟湘,退到后面。」
看著BOSS瞬間減少一半的血量,她微一恍神,隨即就要退到后方。無眠慢她一步,本來兩人都要退到安全區內,但那只大藍鳥BOSS忽然朝著四周放射出七彩羽毛。瀟湘什么也沒想,她只是保護樂師保護成了習慣,加上操作太強,一瞬間就站到無眠身后,替他擋下了朝他而來了五根羽毛。
【系統】玩家 瀟湘 領悟絕學 捨身為人 。
世界頻道安靜了非常久。
瀟湘躺在地上,仰著藍天,身邊奔流的河水,濺濕了她半身。心里想著,現在應該全伺服器的人都在查這個絕學有什么用吧?
語音這邊也非常安靜,靜到她耳邊只傳來眾多的、紛亂的、劇烈的呼吸。
「發什么呆,繼續打。」無眠帶著一點惱怒出聲提醒眾人,大家這才恍如夢醒。
沒有人應聲,但大家都開始動作了。
「瀟湘妳……」
話沒說完,無眠先嘆了口氣,然后又被瀟湘打斷。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不小心習慣成自然,自然成枉然。」枉費大家特地帶她來跑副本,結果她還是一個大意,就躺著看藍天了。
「算了,反正妳那裝備也不值得修,壞了就壞了,等會兒去公會倉庫里看看有沒有妳能用的,有的話就直接拿走吧。」無眠在她身上撒下復活水,看著她又嘆氣,「妳……做什么呢……」
乾乾的笑了幾聲,她也不知道她干甚么啊,坐在一旁等著只有10%的血量慢慢回復。
唉,看這速度跟血量,等他們打完,大概只回了一半的血吧。
躲到安全的地方,瀟湘看著世界頻道上討論這絕學討論的如火如荼,好不熱鬧,差點都想下去聊天了。
【世界】江水滔滔 說:釋出的資料沒有這個技能,論壇上也沒有,麻煩瀟湘大姐測試完之后,記得來回報大家結果啊
【世界】大紅大綠 說:這游戲絕學真多,怎么都輪不到我領悟呢?
那是因為你不夠愚蠢。
瀟湘看著對話窗默默的心想。
唉,多想三秒鐘,她可以不用死。瀟湘拄著臉,看著螢幕上頭光彩逼人的各種技能,瀟湘忽然興致一來,很想試試看剛剛那絕學有什么特別的。
這可是她第一個領悟的絕學,也是史上第一人領悟的。看著技能視窗里剛剛才出現的技能,下方的解釋區打著一連串的問號。她想應該是要實地試過才會知道絕學的功用。
「大家,我想試試看,這個絕學的功用可以嗎?」
瀟湘對著麥克風問。
語音沉默了一會兒,還是無眠先答:「好,那妳等等。」他在瀟湘身上放出了一連串的輔助法術,還用上了一個樂師的專有技能「痛心泣血」犧牲自己50%的血量,把瀟湘的血條補滿。
無奈他剛剛已經先用了復活水,仇恨值已經岌岌可危,瀕臨崩毀。這個技能一施放出來,無眠馬上就OT了。
看著飛撲而來的大藍鳥BOSS,身為劍客的生理反應讓瀟湘立刻舉劍而上,擋住了比她頭還大的鳥嘴,然后戳下了絕學——捨身為人。
一陣炫目的白光過去。
鳥死了,她又死了。
眾人沉默。
瀟湘憤怒了,這叫什么「捨身為人」這分明就是人肉炸彈!
另外一個美女BOSS再三秒后也被眾人推倒。
大家慢慢的圍在瀟湘身邊。
「呦呦,妳還有水嗎?復活瀟湘吧。」無眠平靜的說:「我沒料到有這種情況,只帶了一瓶水。」
「……我用技能吧。」這技能CD的時間要三十分鐘,不過她半小時內,應該用不到第二次吧……
等到呦呦詠唱結束,一陣綠色光芒,慢慢匯聚在瀟湘身上。
「這游戲太變態了!不帶這么虐人的啊!」瀟湘壓不住心里的激動,喊了出來。「有絕學這么悽慘的嗎?我是劍客,又不是人肉炸彈……叫什么捨身為人,應該要叫同歸于盡啊!」
她激動的語氣,戳到了大家的笑穴,一笑出來,眾人就停不了,這其中還混著一個低沉的淺淺笑聲,若有似無的搔著瀟湘的耳朵。
這游戲的設計者實在太惡質了!
要是真有機會見到,她一定把他吊起來鞭數十,驅之別院!

第六章 跟高手中的高手,精英中的精英出團,那感覺就是不同反響。一整個就是行云流水,吃過絕對會上癮的那種爽度。
扣掉第一次的烏龍事件,在大家的幫忙下,瀟湘很快就換上了屬于高手應該要穿的裝備。距離重回封頂,也只剩下5%。
瀟湘能夠在那種程度的裝備,沖到高手排行榜上,是因為操作良好,反應又快。也就是用后天彌補了先天的不足,現在換上了跟等級能夠相稱的裝備,她的傷害輸出的數字又往上跳了幾番,跟龍吟天下的大家也培養出了默契,特別是無眠。
不過也僅只于出團的時候,其他的時候,仍然是各人忙各人的,說到底,瀟湘跟小玫瑰他們還比較熟,甚至還做了幾個高等級的飾品給她們。
男人工匠多半都嫌這東西用處不大,很少有人花點數在這上頭,更少有人跟瀟湘一樣,練到能做封頂飾品,大多數的人都是到商店買原裝貨,然后再自己用加強卷精練,勉強用用就行了,反正飾品再怎么好,影響也不大。
這日跑完團,大家分配完戰利品,無眠問她:「瀟湘,妳今日還有事嗎?如果沒有,愿意陪我去鋸木頭嗎?」
瀟湘拿開耳機,摸了摸耳朵,她現在聽無眠的聲音已經習慣了,就是偶爾耳朵還是有點麻。然后才道:「好啊。那我先回城里把東西弄一弄,等一下我們西城門見,我帶你過去。」
大家還在嘰嘰喳喳的說話,瀟湘手上已經戳下了回城,螢幕一黑,再亮起來時她已經在蘭皋城了。
瀟湘跟無眠的設定點都在蘭皋城里,這是高地上的一個城市,是全伺服器的第二大主城,雖然比不上樹蕙城(二十級以下的人物都要窩在這兒解任務),但好就好在人少了點,瀟湘比較不會一步一頓的卡著進城,所以就把鋪子設立在蘭皋城,大部分的玩家,有時也用二城來稱呼它。
把店舖設立在這城里也有好處,蘭皋城附近有很多副本的入口,很多高級裝備的需求量大,貨品的流動率快,加上瀟湘只做封頂的飾品(拿紫杉木這種頂級木頭作低等飾品會天打雷劈的),所以反而將鋪子設立在蘭皋城比較妥當。
回到城里,她把剛剛打到的東西一股腦先塞進倉庫,之前的瀟湘只會留下做飾品的材料,用不到的就丟店舖,或者是賤賣NPC,但既然她現在想要把工匠這個副技能練上來,自然就要多留點東西,免得要做什么東西的時候,還要到處去收。
看了看倉庫,瀟湘放了五瓶胖紅在身上,上次的慘劇她還印象深刻,是她出了新手村之后最丟臉的一次,帶著樂師雙雙死在紫杉木林,簡直羞愧到無臉見人。把店舖的價錢調整好之后,瀟湘走到了西城門,遠遠地就看見無眠的身影。
【私語】瀟湘 說:無眠,我們組對開語音吧?
【私語】無眠 說:好。
瀟湘邀請無眠進了隊伍,然后又設定了一下子,語音也弄好了。
「那你跟隨我吧。」瀟湘開口。
平時兩人開語音都是跟著大家一起出團,語音系統里面有很多人在說話,彼此也不會這么尷尬,但這一次就只有他們兩個人,瀟湘默默的覺得有點彆扭,但開語音是自己提出來的,這時候也不好反悔。
只是不知道無眠那頭是怎么了,也是沉默了很久之后才淺淺的應了聲「嗯」。
那聲音,又沉又穩又輕,沒有其他人的干擾,乾凈的嗓音透過全罩式耳機,彷彿這一聲是在瀟湘耳邊說的一樣,讓她抖了又抖,一路從肩膀到臉頰都失去知覺的麻了起來。
太過分了,這聲音,好聽的讓人髮指!
她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美好的東西大多有毒,不可沈迷,千萬不可啊!
聽見這頭傳來不正常的拍擊聲音,無眠困惑的喊:「瀟湘?」
她抹了把臉,悶悶的說:「沒事,有蚊子而已……我們走吧。」
一邊說,瀟湘手上立刻熟練的操作,帶著無眠站上了劍。從蘭皋城飛到紫杉樹林,不需要多少時間。
瀟湘不是個多話的人,無眠或許也不知該跟瀟湘說些什么。兩人一路人竟沒多說半句話,瀟湘看著螢幕上頭的銀白云海,左手托著沒有麥克風的臉頰,忽然錚錚琴聲從耳機里流瀉而出。
「這是廣陵散,我前幾天解任務拿到的琴譜,沒有什么用處,就是曲子好聽。」無眠的聲音在樂音漸弱的時候,適時的插入解說。
有的人的聲音就是有這特質,單聽的時候覺得非常有特色,搭配上音樂的時候,又覺得他的聲音跟那音樂是如此的協調。
「無眠,你的聲音真好聽。」她讚嘆。
「謝謝。」他答,像是已經被人這樣說過太多次,所以答的十分平靜。
這時候目的地也到了,兩人一劍緩緩下降,景緻悄悄變換,瀟湘一在地上站穩,就有些傻住了。
有人了啊,而且還是認識的。這就叫天涯何處不相逢?瀟湘抹了一把臉,都什么時候了,她還想這有的沒的。
看著前方那有些熟悉的樂師名字跟劍客,瀟湘沉默了一會兒。
「如果妳不自在,那我們換個地方吧?」無眠開口問她。
「唔……也好。」瀟湘又想了一會兒,「雖然有些遠……」話未說完,那水色衣裳的劍客,青衣飄飄,走到了她的面前。
【鄰近】青衣飄飄 說:好久不見。
說真的,瀟湘并不討厭這個女生,捍衛自己愛情沒有什么錯,何況,她并沒有對自己做出不禮貌的行為。若是易地而處,未必可以處理的比她更好,所以瀟湘有些遲疑,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她還在想,無眠卻先說話了。
【鄰近】無眠 說:既然有人了,那點給你們,我們去別的地方採。
【鄰近】萬年 說:瀟湘,這真的是妳的原因?
萬年也走到她們身邊,四人對立,倒有點要組隊PK的樣子。
瀟湘是很想轉身就走,但這樣就等于是把這件事情賴到無眠頭上,讓他吃了一計悶虧。沒有的事情,別賴人家比較好。
【鄰近】瀟湘 說:我不知道什么真的假的,但這人是我的公會會長。
【鄰近】無眠 說:謝謝你先前對我家瀟湘的照顧。
這句話一說,眾人相繼沉默。
瀟湘心里雖然知道無眠的意思只不過是指公會,但不知道為什么這話一說,就是讓人頭歪歪、眼歪歪,心里也跟想歪歪……
而且顯然萬年跟青衣飄飄也歪了,否則螢幕上也不會沉默這么久。
【鄰近】萬年 說:原來你一句話都不交待,就是攀上了這會長。
瀟湘嘆了口氣,認識了這么些天,她還真是不知道萬年原來這么幼稚。是說自己一言不發就走,也沒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鄰近】瀟湘 說:沒有什么好說的,這件事情跟無眠沒有關係,你不要賴他,我跟無眠沒有什么關係。青衣飄飄,妳打算作壁上觀嗎?
她這是在提醒青衣飄飄,別忘記當初兩人的約定。否則再這樣下去,她很保證,會不會真的說出些什么來,到時候大家都難看。
【鄰近】青衣飄飄 說:點給你們,我跟萬年也差不多該走了。
這女子比萬年還要識趣多了,看著螢幕上的字串,瀟湘想著。
【鄰近】瀟湘 說:那我不客氣了。
然后瀟湘就關了所有的頻道,對著麥克風道:
「無眠,真抱歉,我沒想到會遇見他們,我把鄰近頻道跟私語都關掉了,你也關吧。眼不見為凈,當成沒看見就好。」
「好。」
無眠的角色移動到樹下,瀟湘看著那開始在跑的採集條,又看了停在原地好一會兒的萬年乳汁文漲奶小說_柳菁菁生殖器官欣賞一眼,想來他一定不知道說了多少難聽話,但既然自己都打算息事寧人了,這事情還是就這樣揭過吧。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雖然這風浪有點洶涌,天空也有點陰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24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