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膠慕容雪調教改造小說_梔子花開歌詞是什么意思

第十七章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
這碩鼠的副本就是要打一只藏在穀倉里的大老鼠。
瀟湘跟無眠各自整理過自己的包袱跟武器之后,天地交會的盡頭已經帶著一點靛色的明亮,走在大街上,他們并肩往穀倉走去。
主街旁的店舖一如以為的圍著不少人,買東西吃的、逛武器的、挑飾品的,應有盡有。瀟湘跟無眠安靜的并肩從人群中穿過,沒有多做交談。等到兩人站在穀倉苦臉老闆之前的時候,天色早已經大亮。
身為一個敬業的NPC,老闆非常仔細的抱怨這大老鼠有多么多么的可惡,吃光了所有糧食。叨叨絮絮念了一大串,瀟湘還小的時候,曾經很認真的看完了整篇對話,后來才發現一點用都沒有,這些對話根本就可以不用看。
兩人組隊,隊長是無眠,只要由他去跟老闆對話即可,所以瀟湘只是站在一邊發呆等著。
游戲里的時間是非常快的,不一會兒,就已經日正當中。
「瀟湘,我們走吧。」他喊著她。
「喔,好。」瀟湘把大刀背在背上,「走吧。」
這個副本對初心者是有意義的,這是這游戲里最低等級的副本,打過了這副本,一來算是通過了考驗,二來可以從穀倉老闆手上拿到十五級的好裝,穿上之后練等也比較輕鬆,不過她跟無眠只是要測試游戲有沒有BUG,那個什么意義不意義的,其實也沒什么關係。
瀟湘原本心情是十分輕鬆,但在無眠推開了那扇門之后,才知道全息游戲的恐怖在哪。
空無一物的穀倉里,又黑又悶,迎面撲來有一種霉味,到處都有著耗子吱吱叫的聲音,瀟湘渾身的寒毛都束了起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讓她緊緊皺著眉頭。從背上抽出大刀,握在手上。
正在思索應該怎么辦才好,身后卻亮起了光芒。
無眠手上握著點燃的火把,「剛剛老闆給我們的。」
鬆了口氣,她還以為真的要摸黑打呢。「那麻煩你替我照路吧,那些小老鼠什么的,就交給我就好。」大刀揮了幾下,順手清掉了幾只沖上來的小黑耗子。
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是很煩,她想放範圍技能,但是耗子散的太遠,就算放範圍技,也只能清掉四、五只小耗子,完全不劃算。
「瀟湘,反正我們不急,慢慢打吧。」他道。「那些太遠的,乾脆算了吧。」
「好。」
瀟湘很豪爽的把刀扛在肩上,原本想打,是因為習慣,她還沒有進公會之前,都是習慣替樂師賺經驗的。如果沒有劍客擋在前頭均分經驗值,樂師要升級就太難了,不過既然無眠不在意,那她也無所謂。而且事實上,這個副本的經驗對現在的他們而言也是九牛一毛。
走了一會兒,「我好像有點太緊張了。」瀟湘摸了摸發涼的手臂,她每次一緊張身體就發涼。
舉著火把,無眠略略低頭看她,溫聲道:「嗯?別緊張,就算很逼真,我們也會贏的。」
「理智上明白,不過……」她扁嘴,指了指自己的手臂,「這個不聽話。」
無眠不解,但空著的那只手,順著她的指示撫上她如粉藕的手臂。「好涼。妳冷嗎?」
「不是,我每次一緊張手就發冷。」她解釋著,困惑的接過無眠遞來的火把。卻看見他把身上的外袍脫下,披在她肩上。
「雖然不會感冒,不過冷可是貨真價實的。」他把外袍前扣在她胸前扣上,拿過了火把,「暫且披著,等會兒打BOSS再還我吧。」
沒穿裝備,他也沒把握能挨上BOSS三、五個爪子。「在這之前,只能仰賴姑娘保護我了。」
她實在不太明白應該說什么,想說他無須如此,她不冷的,但心里卻覺得感動。想了好一會兒,乾脆模糊棋詞,不正面回答。「我、我們走吧。」
「好。」
兩人安靜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起來很平靜,其實瀟湘把全副心力都拿去打老鼠了,大刀揮的又快又準,確實把無眠保護的密不透風,但倒像是老鼠跟她有仇似的。
「行了行了,收收手,老鼠都要哭了。」停在最后的門前,他微微笑,「要進去了,外袍。」
他幫她穿,還算溫馨,他幫她脫,那就……
瀟湘臉上顯出運動過后的紅潤,趕忙把身上的外袍脫下來,遞給無眠。他接下袍子的時候,有意無意的用手背碰了碰瀟湘的臂膀,嗯,溫的。
很快就穿戴整齊,他高舉火把,瀟湘在前頭,用力的往左右兩邊推開了厚重的大門。木門的輪軸在推動下,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最后的穀倉,上頭的屋頂早已殘破,也不知道撒進來的是日光或是月色,只知眼前光線明亮,瀟湘眨了眨眼睛,被自己看見的景象嚇住。
最后的BOSS竟然是只比人還大上好多倍的……天竺鼠?
看著他身上那明顯的色塊,瀟湘回頭看了無眠一眼,又困惑的偏著腦袋。
天竺鼠,不是吃葵花子的嗎?
跑來人家糧倉做什么?而且一點也不怕人的樣子,睜著兩只圓圓的眼睛,一邊梳毛,一邊還盯著他們瞧。
瀟湘頓時有種跑錯棚的奇異感受,總覺得剛剛一路過來,那些黑乎乎的耗子都比眼前這只具有攻擊性。而在她遲疑的時候,無眠已經揚手就扔了好幾瓶高級毒藥出去,空氣里又瀰漫著五彩的霧氣,瀟湘一愣,扛起大刀往前才普攻了一下,大天竺鼠就轟然倒地了。
這一切結束的太快,讓瀟湘半天回不了神。
天竺鼠的尸體在無眠撿完牠身上的裝備之后就消失在他們眼前,他側臉問著好久沒動的瀟湘。「怎么了?覺得牠很可憐?」
如今兩人站在穀倉的正中央,從頭上撒下了光芒,無比神圣的照在他們兩人身上,彷彿兩人完成了什么偉大的志業。
搔搔頭,瀟湘答:「不,就是有點……不知道自己來這里干嘛。」
這BOSS太弱,而這樂師又太強了,剛才根本不用她出手,無眠一個人單刷也能搞定。
「別想這么多了,我們還要刷過所有副本呢。」拍拍她的腦袋。「每個副本都想,不是想破頭了嗎?」
咦?什么時候決定的?重點是,「我們每個副本都要刷?」她追在無眠身后跑了出去。
站在穀倉后門,無眠停住了腳,望出去,一片煙雨濛濛。
「下雨了。」他道。
雨絲夾帶著涼意撲面,「嗯。」
從包袱里拿出一把傘,無眠淺聲含笑問:「只有一把,與我共撐可好?」
「好。」她走到傘下,「你為什么要帶傘?」這傘又沒有特別功能,擺在包袱里頭還佔格子。
「為了這種時刻呀。」他柔聲答。「先去回報任務?」
「嗯。」
兩人背影,逐漸消失在霪霪細雨之中。

第十八章 「所以,我們真的要把所有的副本都打過嗎?」
雨還在下著,石板路上偶有積水,但卻都不會沾了他們的衣角。
只有情致,沒有煩事。
瀟湘跟無眠在同一把傘下,慢悠悠的往公會屋子里走著。
「當然,都拿了人家的感應艙了,當然要好好幫忙。」他拉了瀟湘一把,轉進公會大門的屋檐下。「先回大廳再說吧,免得弄了一身水汽。」
推開大門,他仍是與瀟湘并肩,走過一小段的院落,進入了大廳。
瀟湘撢了撢身上的衣袍,衣角雖然沒有被路上的積水沾濕,不過身上卻有點潮。屋里溫暖,不多久身上的潮氣就沒那么重了。
她站在窗前,從木格子窗里往外望出去,這雨顯得格外典雅。或許日后設計的時候也可以,把這中國素材融入設計圖中。
無眠悄悄的走到她身邊駐足,隨著她的眼光看出去。問:「想不想喝點熱湯,我去廚房替你做。」
瀟湘眼畔帶著淺淺笑意,略略側首仰望著他。「你也會做飯嗎?」
他用看著有趣東西的眼神看她。「我有點廚藝,這是生活技能,妳沒學嗎?」
眨了眨眼,對喔,她都忘了。
拍了拍自己腦袋,瀟湘不好意思的道:「我到現在還有點分不清楚這是游戲還是現實。第一次玩全息游戲,真的很容易搞混。」
「慢慢來吧。久了就明白了。」
她摸了摸窗欞,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猛然回頭。「可是我昨天去廚房的時候,那里什么食材都沒有。」
「我今天上線的時候已經先補了一些城里買得到的食材進去了。」他一頓,轉了別的話題,「與其站在這里聊天,不如邊走邊說。」
她一時接不上他飛快的思緒,傻愣愣的問:「去哪?」
無眠見她這模樣,忍不住又微微彎起眼角,「廚房啊。」
瀟湘見到他那個眼笑嘴不笑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在心里笑她了。她偏過臉,臉上緋紅。她最討厭自己這種身體了,一緊張就發冷,還動不動就臉紅!
她是很想忍,可是忍不住,哪像這人!
「還是妳要在這里等我?」無眠已經收起那彎彎的眼角,此時臉上表情正經莫名,莫名正經,正經到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算了,是她錯了。她果然不應該期待別人的。「我跟你去,簡單的廚藝我也會的。」
走在前頭出了大廳,說不過,轉個話題還不行嗎?
無眠跟在她身后,看著她一身長衣,在她走動之時,翻起浪花。若無其事的問:「瀟湘,妳這么隱忍的性子,到底是從哪里練來的?」
他這次光明正大的笑意暖暖,絲毫沒有在戳破別人面具的自覺。可口氣里那十足的調侃,任誰也聽得明白。
猛然止步,她回頭一瞪。還不就你!
「看我做什么?我們才認識沒幾天呢。我非常肯定,妳這性子絕對是在認識我之前就是這樣了。」
這人!「我才想問你這么表里不一的無賴性子是怎么來的呢。」
「妳可是頭一個說我無賴的人。所以我很難回答妳這問題。」他淺笑,語氣轉溫。「別生氣了,逗逗妳而已。」
瀟湘微怔,急忙辯解,「我沒有生氣。」
「是,妳沒有對我生氣。妳只是辯不贏,氣不過,打算隱忍在心了。」
她有點手足無措,但腦子里一片空白,最后還是乳膠慕容雪調教改造小說_梔子花開歌詞是什么意思只能說:「我沒有生氣。」
「我知道。」他笑吟吟的望著她。「那現在,我們可以繼續往廚房前進了嗎?」
看著瀟湘圓圓的眼眸無辜的轉來轉去,真的有點像四妹小時候養得那只小白兔,每次看牠,都不知道小兔子腦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但逮著機會就要跑。
「妳剛剛是不是要問我什么副本的事情?」他起步往廚房走,狀若無意的問了她。
副本?喔,對啊。跟上他的腳步,「只有我們兩個怎么打得完所有副本?低階的還可以,高階的要兩個人打,那就太困難了吧?」
「我沒說要兩個人打啊,過幾天,攻無不克他們也應該會上來,到時候先跟他們去練練中型的,然后再去推高階副本。」
走進廚房,無眠從一旁架子上挑了幾樣食材下來。又繼續道:「到時候我們兩個比較熟練,也比較有默契,要是他們出了什么錯,應該也彌補的起來。」
瀟湘也從琳瑯滿目的架上選了幾項調味料跟香草,雖然是中國風的游戲,不過飲食卻很天下大同(只是非中式的食譜都算罕見食譜,一本要好幾千兩,要學可不便宜。),因此比較西方口味的香草葉子,像是薄荷、迷迭香之類的,架上也都有。
「看起來你都是有計劃的。」瀟湘順手拿了幾條魚,灑上香料,「我來做清蒸鱸魚。」
「好。那就麻煩妳了。」無眠朝著瀟湘點頭微笑,「那是因為我不喜歡做沒有計畫的事情,準備的越周全,有意外的時候才能應變的越從容。」瞄了一眼瀟湘進行中的動作,「妳的手勢挺熟練的,現實生活妳應該也是會做菜的?」
「嗯,我會,不過你看我動作就知道,所以你也會吧?」
「我會,要養五個弟妹,不會做菜不行。總不能叫他們天天吃外食。」他云淡風輕的笑答。
用手腕抹掉額角的汗,廚房真熱。瀟湘繞過他,把魚擺進蒸籠里,好奇問道:「我一直很想問你,你的思緒怎么這么跳躍式?」她真的跟不上他。
無眠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認真的想了想,才答:「大概是因為我有五個弟妹吧。小時候他們一起說話的時候,我也沒有五張嘴,只好先記下來,一個一個輪流回答。」
瀟湘本來想問他父母的事情,但又覺得這樣有些冒犯,索性就不問了,走到一邊去用清水把手洗了乾凈。
在游戲里做菜就是好,魚腥味清水一沖就沒了。
「瀟湘來,替我包燒賣吧。」
咦?「燒賣?可是我沒做過欸。」他剛剛喊她的口氣,就像是在喊小孩子一樣。真的把她當妹妹啊?「要是包的像水餃怎么辦?」
「那妳就改吃蒸餃吧。」無眠完全不介意,「反正妳吃妳做的,我吃我做的,完全不相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25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