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吵的作文100字_樹葉拼一個簡單小動物

CH3-8 喜歡妳 學校還不錯的一點就是,在舞會這天他們租了許多小游戲,讓同學不會這么無聊,「舞」會當真是舞會,藝術課學了一個月的華爾姿有人已在大廳跳了起來,陸星琪在其他女孩的邀約下歡快的沖到游戲機旁大玩特玩,常瑜坐在我旁邊一邊嫌棄著我怎么一點也沒有想跳舞的浪漫想法,一邊陪著我吃各式各樣的蛋糕。
「靠,妳也吃太多了吧。」
常瑜傻眼的望著我身邊一疊的盤子,眼神上下瞄了我幾眼:「小心,妳已經開始肥了。」
我一手往他的肩膀拍過去,由于口中含著蛋糕的關係,我只能瞪著他,來表達心中的不滿。
一天兩個人嫌我胖,是怎樣?眼睛脫窗還是腦袋要問題,我堂堂一個大美女被他們說成這樣,嘖,他們會有報應的!
瞎聊了幾句話,真心覺得我能跟他坐一起聊很久也算厲害了,我們的聊天內容根本天差地遠各說各的偶爾卻還是會回到同一線,也真服了我們自己。
「真的不考慮當我女人嗎?看,我們挺配的。」他又露出一副不正經的臉,明明剛剛的話題還在哪間學校的小混混闖了什么禍還牽扯到他自己,結果現在突然一個跳躍冒出了這句。
「你又犯病了是不是?」
「我認真的,小可愛。」
發毛了一會兒,只能說這家伙耍嘴皮子的功力真的是一流的,還等不及回話就被一道強勁的拉力給拉了起來,踉蹌了一下,正要開罵,卻發現拉住我手的人眼神好殺。
傻傻的看著兩個男人在那邊對看演內心戲,又莫名其妙的被拉出舞會。
回家的路上只有我和韓世禹,一條路上安靜的只剩下時不時傳來的貓叫聲,沈默的氣氛瀰漫空中。
「哈啾!」
噴嚏這種東西真的是忍不得的,還沒等到我尷尬就又來了一次……「哈啾!」
聽見一聲微不可見的嘆氣聲,然后肩上傳來的厚重感及身上出現的暖意,令我不禁將低了很久的頭給抬了起來。
「捨得抬頭了?」韓世禹輕輕一挑眉。
我撇了撇嘴,又低下頭一邊踢著小石子一邊讓腦袋轟隆隆的運轉著。
要說什么?
要聊什么?
每次回家的路上都是我一個人不停不停的在說話,可是現在卻有點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把他的外套給我,那等于他只剩一件薄薄的襯衫,那他肯定冷死了,我是不是應該將外套還給他?
那我要怎么還?怎么開口,天啊,我怎么這么困擾。
又傳來了一聲輕輕的哼聲,接著是手上傳來的熱度令我驚了一下,「你干嘛?」我慌張的對上他帶笑的雙眼。爭吵的作文100字_樹葉拼一個簡單小動物
「沒干嘛啊。」他不顧我努力想扯開手的樣子,以一種讓我莫名想打人的輕鬆語氣道。
「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我皺眉,放棄掙脫出他越握越緊的手。
「又不是沒牽過。」他好笑看著我。
唉。
對啊,我也覺得我超怪,牽手這檔事在我們之間其實挺常見的,常常在說話說到一半時突然地意識到,怎么被牽住了,這種后知后覺反應過來也不好把別人甩開,顯得矯情,倒也就放任他抓著我的手了。
但現在心境卻有了些許的改變,覺得好像不對,我們怎么可以做這種情人間才可以做的牽牽小手的事呢。
就像今天,他怎么可以親我,異性朋友是不可以親親的,就算是好朋友也不可以。
突然被拉住,回過神來才發覺原來已經到家了,甩開他的手蹦蹦跳的就要去按電鈴。
「安以樂。」
回頭對上的是他無奈的笑臉。
「嗯?」
他向前走進,我則不自覺的退后,一直到后背撞到了墻后才發現無路可退了。
他俯視著我,「我今天下午才說過的話,妳到底有沒有聽?」
「……什么?」
他跟我說了什么?
我只記得他說了一句:妳知道嗎。然后就沒下文啦。
他嘆了一口氣,伸出右手溫柔的將我的頭髮勾到耳后。
「真懷疑妳的大腦是用來干嘛的。不過……忘了就算了。」他輕輕道。
留下的是一個人看起來略為孤寂的背影。
晚上我想了好久好久,就是沒有任何關于他親完我后的記憶。
但那天夜里我做了一場夢,夢里有我有韓世禹,我們兩個維持著今天下午充滿曖昧的姿勢,他坐在馬桶蓋上,而我坐在他的腿上,他雙手環著我的腰,我們兩額頭抵著額頭,他的眼里蕩漾著無限溫柔,嘴邊的笑容看起來是那么的和煦。
「喜歡妳,所以妳也只能是我韓世禹一個人的。」

新年特輯—過去式之因為她所以才變得有意義 升國三這年的暑假,安以樂搬家了。
少了她的半年感覺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都顯得特別漫長。少了陪我一起上下學的人,沒有人在我耳邊嘰哩呱啦講話講個不停,沒有人可以讓我欺負讓我抱,少了一個只要待在身邊就覺得安心的人,少了一個我最喜歡的女孩。
「你說你現在要搭車去高雄?」爸看著我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有沒有搞錯今天是跨年欸,高鐵上倒數了。」
「又沒關係,跨年這種事對我來說不是很重要。」我把幾件衣服塞進行李箱,然后拉上拉鍊道。
「對,說得太好了,陪伴小媳婦兒才是最重要的!寶貝快出發吧。」媽笑得一臉燦爛道。
從小我媽就一直很希望我跟安以樂在一起,而我的回應每次都只是無奈的笑著。
反正她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在一起那種小事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哎呦,真是的,都因為他們搬家啦,害得我也沒辦法天天見到樂樂了,小禹你得加把勁,高雄那兒也不知道有沒有臭小子在追我們家小美女。」媽媽著急的催著我出門,深怕她最喜歡的「小媳婦」被別人惦記。
「放心,媽,有我呢沒事的。」
是呀,有我呢,安以樂那女人才不敢隨便招惹男孩子,就算有人喜歡她好了,也沒關係,這趟去不僅是為了見她更是為了所謂宣示主權。
搭車的路上想了很多,從小到大我和安以樂基本上都是一起跨年的,除了六歲的那一年,她爸媽帶著她去臺中玩個幾天幾夜,我原以為他們跨年夜就在那兒度過了,誰知道離倒數不到五分鐘時,電鈴突然響起,在媽媽大喊著我的名字要我下樓時我就猜到了來的是誰。
安以樂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沖過來抱我的,映像很深刻,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在心里覺得我才不是愛哭鬼她才是。
聽著安媽媽無奈的對我媽媽說不好意思,但我媽媽只是樂得開懷,顯然一副開心見到此景的臉。
那時候我就覺得決定了,每年的最后一天和第一天,都要跟她一起過,跨年對我來說原本不是很重要,但因為她在我身邊,因為她會笑、會開心,所以才變的有意義。
『怎么這么慢?』
震動傳來,滑開手機一看便看到安以樂傳來的簡訊。
『地址給我,我快到了』
看著螢幕上接著顯示的一串地址后,不自覺得勾起嘴角。
去年的最后一天,我們跟一群同學一起到101去跨年,對于這種熱鬧氛圍,我實在是煩的很,一路上擺著臭臉也幾乎不說什么話但安以樂卻顯得異常開心,而且由于人擠人的關係,我們必須手牽著手才能確保不走散,結果到最后,一群人變得只剩下我們兩個人,對于那天冷到鼻子都發紅了,抬頭望著我露出那燦爛笑容的安以樂,突然覺得這些煩躁像是被風給吹散了,怎么樣也氣不起來。
「韓世禹!」
「……妳怎么跑來了?干嘛不待在家里等我。」我愣愣的看著站在站外把全身包的極為溫暖的女孩。
「怕你找不到我家嘛。」
「妳覺得我有這么笨嗎?外面這么冷還跑出來。」敲了一下她的頭,熟悉的笑臉讓我心里涌起了一份暖意。
「好啦,我這不是因為想你所以才來找你的嗎。」安以樂露出調皮的笑容。
我哼笑了一聲,張開雙臂,而她則撲進來,來個久違的擁抱。軟軟小小的人兒在他懷里好似在做夢,溫暖卻真真切切的傳到了他的身、他的心。
「新年快樂。」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27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